Actions

Work Header

【团兵】落幕之后

Work Text:

1
这是自由之翼芭蕾舞团涅槃重生之后第一百零四场公演。
舞台上依旧没有艾伦想要看的人,他出离的愤怒了!
曾经的首席舞者利威尔·阿克曼在舞团复活之后就被团长弃用。大家都这么传。
艾伦虽然不相信那个笑得一脸温和的大人会做出如此残忍的决定,但连续四场公演都没有看到利威尔的身影,让他不得不相信报纸上的报道。
舞团壮大起来,舞者越来越多,票房也开始高涨,当初靠反串为噱头吸引观众的手段已经不必要了。
所以就弃掉了吗?舞团复兴不过才两年不到的时间!就要这么打压功臣吗?
泪水溢满了眼眶,艾伦不服气、不甘心。

艾伦是自由之翼的忠实观众,是利威尔的超级粉丝。
当初舞团落魄不堪,连团长在内只有十来人,排一出舞剧人都凑不齐,也没钱雇佣舞者。舞团票再便宜也卖不出去,每个团员都上街推销。
在埃尔温团长的卖力推销下,艾伦省掉一次哈根达斯的钱,去看了生平第一场芭蕾舞。
那是只有十个人演出的《天鹅湖》,进行了大量的改编,由于成员少,甚至没有女性团员,天鹅公主和黑天鹅都是由利威尔反串饰演。他们舍弃经典的蓬蓬裙,重新设计了偏中性的舞衣,就连舞剧的结局也改了。
白天鹅代表纯洁,黑天鹅代表诱惑,他们是同一人。王子爱上的一个人纯真的一面,却又被黑暗一面吸引着。剩下的,艾伦还看不懂,包括最后的结局。他只觉得正邪之间不断转换的利威尔美极了。
艾伦从此成为利威尔的粉丝,也是舞团最重视的观众。舞团每周一次的公演,艾伦一场不拉。他不懂芭蕾,却喜欢着舞台上的利威尔。台上每一次举手投足,每一次旋转跳跃都拥有致命的诱惑力,吸引所有人的目光。
这出反串改编的《天鹅湖》火了,遭到各大媒体、专业评论家的一致批判。风口浪尖的,就是亵渎经典、胡编乱造的团长,然后就是舞团首席,反串角色的利威尔。
哗众取宠、以色惑人、难登大雅之堂,这是当时对利威尔铺天盖地的批判声。完全没有道理。
但自由之翼舞团,就这么在评论家的评判中火了起来。票房才是一切,哪怕利威尔再受争议,他能卖出票,观众喜欢他。
然后,将舞团带向辉煌的利威尔,居然在这个时候被抛弃了!
艾伦觉得不可原谅!

2
利威尔靠在后台化妆室的门口,身上披着一件过于宽大的黑色西装。
他听着埃尔温宣布着下一场公演的名单。
米克是雷打不动的男一号,女一号的位置却是个谜团。
埃尔温究竟是选择风格细腻具有古典美的佩特拉,还是选择感染力强更具现代感的三笠,这要根据下一场剧目来定。
利威尔期待是佩特拉,三笠桀骜不驯,对他有着莫名其妙的敌意,他也不想面对她。
不能上台,对他来说非常遗憾。他受身高所限,连群舞都很少有他的份,是埃尔温发现了而他,将他捧上现在的位置。
但现在来说,他对舞团是无用之人。也只能当好指导老师的职责。

下一处公演剧目是《卡门》,女一号是三笠。
利威尔有些头大,他不认为这是个合适的人选。
卡门是个非常性感热情的角色。三笠确实可以跳得很性感,但那是她反串男角的时候。女性的妖娆魅惑在她身上是完全没有的,而这次舞团演出准备正经演出经典剧目。
名单宣布完毕,有人欣喜,有人失落。人群很快就散去,整个后台,突然就剩下他和埃尔温,四周安静到寒冷。
“佩特拉确实不适合卡门这个角色,但三笠也不行吧。”利威尔知道和埃尔文说这些没用,木已成舟,但不说不痛快。
“观众喜欢她。”埃尔温心不在焉的回应着,他奋笔疾书不知道写些什么。
“所以才不要勉强她挑战不擅长的角色呀,埃尔温。明明有更合适的人选,希琪、妮法都很不错的。”利威尔建议道。
“你是担心她不听你指导吗,利威尔?”
“也是吧,不知道哪里得罪她了,总是摆着臭脸对我。”
“那么,指导她的工作就交给别人吧。”
利威尔愣了愣,心里有些不舒服,这样他就是彻底的无用之人了。但他最后并没有反驳埃尔温的提议。
“那我就相信你的判断吧。”
利威尔这么说着走出了后台。

利威尔不是第一次在谢幕之后站上舞台。
不能站在台上公演,还是寂寞得很,不管再怎么安慰自己,都无法摆脱心中的不舍。
没有人能独霸舞台,站上舞台其实就是成功。他也是熬了好久才有了登台的机会,每周一次的公演,连续两年他都是绝对的主角,也没有什么不满意的了。
社团要发展壮大,就不能成为离开他就无法生存的舞团。所以埃尔温才在这个时间推出佩特拉、三笠还有克里斯塔三个女舞者。希琪、妮法的成长也非常快。
女舞者很多,过一段时间,恐怕挑战米克绝对王者地位的男舞者也要出现了吧。
利威尔就这么陷入沉思中,突然一阵小声的呜咽将他拉出了自我的世界。
舞台下,观众席上,一个十来岁的小孩正在默默哭泣着。
这是哪个不负责任的家长把自己孩子丢在剧场了?
利威尔走到舞台边,坐下,深深吸了一口气,准备从高处滑下。

3
“利威尔!”埃尔温惊慌失措的尖叫起来。
他正在改编《卡门》的舞步,从工作中抬起头想和利威尔说说话,没看到人就慌忙的寻找。结果找到他的时候就发现他准备做惊险动作,魂都差点被吓没了。
这才一会儿没看住,就差点出事!!
“那儿有个小鬼走丢了,在哭。”自知理亏的利威尔也没有给埃尔温责备他机会,指着观众席哭泣的小孩对他说着。
埃尔温果断从舞台跳下,向利威尔伸出了手。看对方一脸不情不愿最后不得不接受他帮助的委屈样子,埃尔温心情突然好转起来。
他知道利威尔只是想让他扶一下,但埃尔温顺势将利威尔拉入怀中整个人横抱起来。利威尔真的没什么重量,抱在华丽轻飘飘的,一只手就能支撑。
“喂!我只是伤了脚,又不是残废!”利威尔无力的抗议着。
“你离开我视线不过五分钟就作出危险动作,利威尔你完全不值得信赖,我得看好你。” 埃尔温忽略掉那只在他背后狠狠掐他腰的手,微笑着将利威尔搂得更紧了。他得承认,他很享受照顾利威尔的感觉。
“这不是着急吗?!”利威尔为自己辩解,“有小孩在,你注意影响!”
“不用害羞,我什么都没做好不好,”埃尔温笑得一脸灿烂,“当然如果你想我做点什么我会恭敬不如从命的。”
“你还没睡醒吗?”利威尔别过头不再理会他,但埃尔温没有错过他脸上的微微的红晕。

4
艾伦还在那里气愤的哭泣着。
看到团长埃尔温向他走来,他控制不住就想要尖叫、咒骂这个笑面虎。凭什么他抛弃利威尔?!
但看团长怀里正抱着利威尔,艾伦震惊得连眼泪都停止了。
无法忽视的,是利威尔脚上打着的厚重石膏。为什么这段时间利威尔都没有上台,答案很清楚了。
原来不是团长抛弃了利威尔,而是利威尔再也不能跳舞了。
他也不要这样!!
眼泪越掉越凶。

5
小孩子有些怕大人吧,所以见到埃尔温来了就哭得越凶。埃尔温这样的身高对小孩会有压迫感,小孩看到会害怕也是正常。
利威尔示意埃尔温将他放下,他坐在小孩子傍边的位子,准备和他交谈。
然后,安慰小孩的话还没说出口,他就扑倒他怀里哭起来了。
利威尔拿哭鼻子小鬼最没办法了!

小孩叫艾伦·耶格尔,十二岁。现在他哭够了,正抽泣着告诉他痛哭的原因。
艾伦说得断断续续的,但利威尔还是明白。
搞了半天,原来自己是惹哭小鬼的罪魁祸首呀。
“你是不是再也不能上舞台了?”艾伦担忧地问着他。
“只是受伤了而已,休息一段时间就能重返舞台。”利威尔没有告诉艾伦,他并不知道这次休息需要多长时间。就算能重返舞台,如往常那样高强度高密度的公演,也是不可能了。
“一定!一定要重返舞台!!我最喜欢利威尔的舞蹈了!”艾伦激动的说着。得到了想要的答复,他终于破涕为笑。又滔滔不绝倾诉着对利威尔的仰慕起来。
利威尔不知道该如何应对激动的粉丝,尤其这个粉丝还是个小鬼。而埃尔温只是坐在一边傻笑,并不准备帮助他,非常气人!

6.
艾伦就住在剧院对面的公寓里面,埃尔温去送他了。
原来自己被观众这样喜爱着,小粉丝担心他都担心到哭了。很难想象,自己也会受欢迎。毕竟他被大舞团因为身高问题一次次刷下去,曾是连群演都拿不到、没什么指望的舞者。
虽然告诉艾伦他伤好之后就能重返舞台,但利威尔自己却没有自信。
也许,舞蹈生涯会就此结束,从此告别芭蕾。
散场之后的剧场非常冷,利威尔将身上衣服拉紧,似乎这样就能温暖一点。
除开舞蹈一无是处的自己,不能跳舞,对这个好不容易复兴起来的舞团又有什么用了?
重返舞台,说起来是那么轻松一件事。
但厉害的新人不断涌入,观众也是喜新厌旧的,哪怕腿伤痊愈,这个舞台还会等待自己吗?
舞者台前表演,大幕一落下,一切回到起点。下一次上场的是不是自己,都是未知数。
今天的女一号佩特拉,在下一出剧目中一个角色都没有捞到。自己这腿,卸下石膏还要一个月,复健需要更久。那个时侯,还有他的位置吗?
利威尔并非想要独霸舞台,任何一个舞者都不可能永远站在舞台上,总有退下去的一天。但利威尔只是想尽可能的让自己舞台生命延长,再延长。

6
将艾伦送回公寓,埃尔温回到剧场,看到就是利威尔不安地坐在舞台下沉思的样子。
他完全能体会利威尔的心情,自己也是因为一次受伤,就无法在上台。
但利威尔和他不同,利威尔是为舞台而生的天生的舞者,拥有超凡的才华。
虽然不是每个人都如同艾伦那般会因为利威尔而哭泣,但见过他舞蹈的人绝对无法忘掉这样独特卓越的舞者。就连那些口无遮拦的评论家,也无法忘记利威尔,针对他这个无情无义的团长口诛笔伐了。
不管过去多久,观众总会等待他的回归,他就是那么的优秀。
不管需要多久,利威尔也会努力回到舞台之上。
在利威尔养伤的时间里,就让他好好照顾他。

7.
三笠非常不开心的回到后台。
她再也无法接受现在这种状态。
她争强好胜非要跳高难度舞步,结果自己差点摔下舞台。利威尔为救她从舞台摔下,脚踝骨碎了,那是可能断送舞台生命的伤势。
她准备好被团长开除,但却一次又一次被提拔为女一号。利威尔还不当一会儿事对她进行指导。
这一切都她无法忍受!

本应该在后台办公的埃尔温没有踪影。
一番寻找之后,她才在剧场的观众席上发现了团长的身影。
剧场大灯已经关闭,整个剧场非常昏暗。但埃尔温的金发非常耀眼,不会认错。
三笠正准备招呼团长,却发现那个她无法面对的人也坐在埃尔温身边。
利威尔正蜷缩在埃尔温的怀里,脸埋在高大男人的胸前,看不见表情。
埃尔温则不停抚摸着利威尔的头发,脸上带着苦涩而甜蜜的笑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