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团兵】刀锋上的探戈

Work Text:

希纳最豪华赌场的顶层举行这一场酒会。出席的自然商政两届的要员,还有所谓的贵族。
美酒佳肴,各种刺激的赌博游戏,当然少不了的性感妖娆的各色美人。
觥筹交错之际,以亿为单位的交易就这么轻松达成了。玩笑游戏之间,关乎人命的事情轻易谈妥。数万甚至上百万人名的利益甚至不如场内一个筹码的输赢,比不上高级应召女郎的一个热吻。
男人,再精明、再狡猾,终归是下半身动物。

利威尔踩着高跟鞋,走着优雅的步子,大大方方进入了会场。
这次刺杀佣金非常可观,是伊莎贝尔的命。
鲁莽的小丫头着了别人的道,下手又是外国势力,不得不照做。为了伊莎贝尔,不要说伪装成女人,让他真的变成女人也无所谓。
混进会场很简单,轻轻笑了笑,用手轻轻抚摸保安的臂膀,就这么简单混了进去。连他盗来的邀请卡都没有用到。
一路走过,那么多保镖,也没有一个拦着他。
他经过的地方,男人们会忍不住将眼神在他身上停留,上下打量。女人会警觉的阻挡他的身影映入身边人的视线。
在这群芳争艳的会场,利威尔依旧出彩。虽然没有那些性感妖娆、珠光宝气的女郎光彩夺目,但精致优雅的妆容却显得他清丽脱俗。比其他美人更有吸引力的是他强大的气场,召唤全场的注意力,夺走了所有人的目光。
这么引人注目是利威尔没有料到了。他的猎物,是会场里某位贵族的性命。猎人需要低调,注意到他的人越多,形势对他越不利。

男人要伪装成一位绝世美女是件非常麻烦的事情。好在特效化妆是法兰的专长,利威尔对这个效果很满意。
粉底腮红的巧妙结合将属于利威尔的冷峻修饰为诱人冷艳。眼线眼影的充分发挥,让他那双煞气过重的灰色眼睛变得异常妩媚。再点上水润光泽的唇膏,就变成了一张女人脸。不得不说化妆品是拥有魔法的,男人伪装不出来的女性媚态,全是法兰给他画上去的。
硅胶装点出魅力十足的女性身材,精心设计剪裁的华服和长发,遮住他稍宽的肩膀。
不仅仅是打扮,仪态方面也得像女人。踩着细高跟,走着女模的猫步,他练了好久。甚至拿杯子的方法,饮酒的姿态,说话的声音都经过特殊的训练。
外表上,他现在确实变成是一位的美人。
如果进入会场的时候,能把自己的气势收敛一下,没有吸引这么多的目光就好了

利威尔并没有立刻接近他的猎物,而是不经意路过他身边,和坐在他身边不远处那个不起眼的同伴搭话。他的猎物,最爱抢夺别人的东西,尤其是他那位唯唯诺诺的同伴的东西,这一点非常好利用。
这个男人虽然也是贵族,却并没有多大的权势。长得也不好看,脾气还臭,应召女郎自然也懒得搭理他。利威尔认识这人,他跟伊莎贝尔在同一家俱乐部出没过。虽然是个脾气不好,没啥能力在家族斗争中输了的笨蛋,却上擅长养马。只要面对马,他就收敛了一切的坏毛病。以马为话题很快展开了交谈。对话非常无趣,但对方兴致高昂,完全把他当倾诉对象开始自说自话。
利威尔趁机留意了一下这次行动的目标,果然对他生出了浓厚的兴趣,一直给他暗示。利威尔没有回应,刻意做出躲闪他目光的行动,将注意力移回到正在滔滔不绝的男人身上,时不时殷勤地为他填满酒杯。
猎物已经慢慢上钩,只要引诱到他自己靠近为止就好。
支开马男非常容易,利威尔将某位贵族决定收购他的俱乐部的消息透露给了他,他急匆匆就跑了。那无趣男人离开之后,猎物的眼光就越发放肆,越发贪婪地看着他。非常露骨紧盯着他的后背,似乎在这个地方就要把他扒光一般。利威尔在酒杯的倒影中看着猎物缓缓靠近。他静静等待。
然而,酒杯的倒影里面也出现另外一个人的身影。
埃尔温·史密斯。
不该出现的人总是喜欢在最不合适的时间出现在最不合适的地方。

杀手,是一把刀。
最高级别的杀手,最终也只是杀手,一件工具而已。
比如,利威尔。
流氓混到最高级别却成了绅士。
比如,埃尔温。
埃尔温·史密斯就是这样的流氓头子,黑帮大佬。伪装在豪华的定制西装下,他比在场的贵族更有贵族的样子。对待身边环绕的美女也是彬彬有礼,不冷漠却又保持距离感,绝对的绅士。非常的正人君子。
十年前这家伙还满身血污在他家门口讨饭,现在就爬到这样显赫的位置。据说这个国家未来的总统都放下身段为他点烟。
他讨厌这样的埃尔温·史密斯。
并非他嫉妒,只是始终觉得可惜。
当年那个温柔体贴的老实男人,如今居然变成现在这副鬼样子。满口的仁义,一肚子坏水,视人命如草芥。
可自己也没什么立场说他,他自己也是靠夺取别人的性命过活的。
利威尔其实有点怕埃尔温,碰到他就走霉运,实在是太扫把星!
出任务遇到他,总是会搞出多余事情。
好在埃尔温现在被众位佳人环绕,并没有留意到他。
利威尔决定速战速决。

猎物灼热的视线正聚焦在他的裸背上,他人正在缓缓的靠近。利威尔回头看了自己的猎物一眼。对方挑了挑眉,露出自认非常性感实则滑稽可笑的笑容。
利威尔并没有回应他的笑容,反而用有点挑衅的眼神盯着他,用特意训练出的性感姿势喝下了红酒。
猎物被挑动了,他的下身非常明显的肿胀起来。
利威尔不是太明白直男怎么定义性感的,反正他按照法兰说的做,管用了。那个姿势有些矫情有些可笑,但能达到目的什么都可以。
时机到了。
会场这么多人自然不好动手,这个鬼地方到处都是监控镜头,他要把目标勾到没有监控的地方。
利威尔将空酒杯交给了侍者,回头看了猎物一样,转身向会场洗手间走去。
那条他预定要屠宰的鱼就毫不犹豫就跟在自己身后。

这会场真的非常方便,为了保护所谓隐私,应召女郎招待贵客的包厢从走廊开始就没有安放摄像头。
从安保角度来说实在不妙,对利威尔来说则是可乘之机。
还没等他找到一间空包厢,猎物就猴急的扑了过来。将他从背后抱住,一双手不规矩的揉捏这他胸前两团硅胶,还用下身蹭着他的臀部。
利威尔不想在走廊里面动手,因为不确定会被什么看到。所以忍受着身后那蠢货在自己脖子上、背上不停蹭口水,还不得不伪装出来了兴致,装模作样呻吟几声。
总算是找到了空的包厢,拖着发情的男人,就走了进去。
然后利威尔的嘴唇就被袭击了,发情男人的腥臭味,通过唇舌的接触就这么瞬间传递到每一个细胞。利威尔觉得浑身都染上死鱼一般的恶臭,也不顾上关门不关门,直接伸手拧断了男人的脖子。
尸体从他身上滑落下去之后,利威尔开始思考撤退方案。然而,一个高大的人影霸占了门口拦住了出路。
埃尔温·史密斯正拿着一把消音枪,满脸肃杀地瞄准他。
“原来你还记得要动手呀!”埃尔温冰冷的目光死死盯着利威尔,然后在尸体上补了七枪。
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包厢里的空气被血腥味污染。再混杂着刚才男人的腥臭,一起刺激着利威尔的嗅觉。好脏!真的很想吐。
有严重洁癖的利威尔杀人从不见血,偏偏眼前这混蛋每次都搞得鲜血四溅。
“我知道你爱干净。放心,利威尔。先换一间房,会把你洗干干净净的!”埃尔温松开了系得工工整整的领带,眼神非常地狠戾,脸却笑得非常和蔼。
每次他这么笑,自己总是要倒霉。

两个小时之后,利威尔脚步虚浮地离开了赌场。
发丝凌乱,衣衫不整,妆也有点花。手腕、脚腕上都是捆绑的印记,背部、脖子上布满紫红色半点,一看就知道他被狠狠艹过。
流氓就是流氓,混成了绅士,也改不了骨子里面的无耻。
每次都是这样,完全不讲道理,偏偏对他又恨不起来。
这样的自己,也算是自作自受。
利威尔走到银色保时捷前面。颤巍巍地打开车门,闷闷不乐的坐上去。他把从猎物哪里取到的芯片交给了正在车上耐心等待的法兰。
“东西到手,开车!”利威尔简单交代着。
法兰一脸焦急看着自己的伙伴,他比预定时间多半小时,正想要好好说教一番,却看到利威尔脖子上出现了熟悉的牙印,上面还渗出血。
“你怎么弄的!”法兰心疼自己的朋友,不要每次都玩得这么厉害好不好。
“被狗咬了!”利威尔赌气地说着,“快开车。”
和上次、上上次是同一只狗吗?
法兰很想这么问。但利威尔现在憋了一肚子火,他不想自找罪受。
能把利威尔气成这样的,也只有埃尔温·史密斯了吧。
青梅竹马的朋友被黑道教父看上了,该如何劝他认命?
法兰开车途中一直思考着这样的问题。
车开到海边的时候,利威尔让他停了下来。他把什么东西扔到了海里。
法兰在车上看着,就一把枪,还有几个弹壳。

酒会并没有结束,生意还没谈完。埃尔温正在抽着雪茄,漫不经心和人聊着天。
一个不小心,又让利威尔给跑了。
今天他确实做得有点过分,但责任不全在他。
从利威尔走进会场那一刻,他就注视着他。虽然觉得女装完全把利威尔的魅力全掩盖了起来,但还是性感漂亮到过分。他想把所有看他的人的眼珠子挖出来。
利威尔进入会场之后,就一个眼神都没给他。一直跟一个养马的废物说话,还任由另外一个丑男对他动手动脚。虽然是为了任务,但身体接触的时间未免也太长了吧!
一想到利威尔居然让别的男人触碰属于自己的身体,埃尔温就控制不住心中的暴虐因子。
做得有点过头了,虽然利威尔对过于激烈的性爱也没什么抱怨。
埃尔温想要抓住利威尔,不仅仅是现在维持身体的关系。他想要恢复和利威尔以往亲密的关系。
那个雨夜,他被人砍得只剩半条命。饥寒交迫、血流不止,是利威尔救了他。
简陋的房屋,细致的包扎,最粗浅的食物,最精心的照顾。
他爱上了利威尔,理所当然的嘛。
“你不再沾染黑道的事情,我就跟你在一起。”
他答应了。
那是他有生以来最幸福的半年时光,但最后他违背了对利威尔的承诺。
米克、韩吉找到了他。
他违背和利威尔的承诺。
等到他夺回这一切,却再也不能拥有最珍视的东西。
利威尔是恨着他的吧。
若不是他,他也不会接连被牵扯,进入这暗不见天日的世界。
不过,他也没打算放手,除了他,谁也不许碰利威尔!
恨就让他恨吧。

“包厢那具尸体不是你弄得吧?”他的副手米克小心问着,尸体被发现了,会场的主人严密控制着消息。
“那七个洞是我开的。”埃尔温毫不在意的承认。
“东西处理好了吗?”场外安检开始严格起来,虽然没人敢为难埃尔温,但不管怎么说,麻烦越少越好。
“我准备放到那个马夫包里。”他没打算原谅那个独享了利威尔注意力的混蛋。
米克想说老大你醋吃过头了,但最后还是自告奋勇“我去处理吧。”
埃尔温准备将枪交给米克,却突然发现本该挂在腰间的枪却不见了。
能下手拿下枪的,也只有利威尔。
“你说利威尔这是在帮我消灭证据,还是知道我要嫁祸他那个宝贝马夫?”埃尔温的脸色很难看。
米克翻了个白眼,并不准备回答。他只知道那间房间里面也找不到弹壳。

十年前的利威尔和埃尔温,只是经营一间普通餐馆的幸福情侣,生活清贫日子单调却令人羡慕的相爱着。
十年后,埃尔温复仇成功,成了人人敬畏黑道教父;利威尔从单纯的厨师变成了杀手。
这中间发生了什么,利威尔那一部分他是不知道的。他失踪了很久,再次出现的时候,那个外冷内热的少年已经被打造成一把锋利尖锐的刀,拒绝任何人的靠近。
但埃尔温偏要在刀锋上跳舞,不断靠近、不断刺激着利威尔。
一开始看着非常折磨人。但现在,米克认为,已经成了那两位的情趣。
这也许就是十年后的他们的相处模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