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朔】小鱼

Work Text:

#徐均朔 白色古装 *热

徐均朔今天受邀参加一个电视台的晚会,上去和女艺人合唱一首歌,吹个树叶子就算完事了。

但是工作人员给他套的那身古装,貌似是个女款。一身白衣,外面罩了一层纱,腰带裹的不敢太紧,从化妆室往后台再到上台,裙摆堪堪垂到地上,他只好伸手提起来走路。郑棋元在后面一身西装跟着他,帮他提着后面。

站在台上的时候和旁边的女艺人好似姐妹花。

他妈的。

徐均朔靓仔无语。

下了台徐均朔一弯腰把裙摆拢好抱起来,露出里面修身的白色西装裤,拉着脸往化妆室走。郑棋元在旁边亦步亦趋地跟着,时不时瞥暼他,笑还不能太明显,不然徐均朔会瞪他。

郑棋元作为投资方之一,受邀带家属来参加晚会,化妆间自然是他俩共用一间。

徐均朔一进门腾的松手,脚尖一踢一踢地踹起裙子往前走。他脱了外面那层薄纱搭好,一屁股坐在小皮沙发上。他蹬了一眼站在他跟前的郑棋元,没好气地开始扯腰带。

郑棋元一边嘴里诶诶诶一边伸手制止他,蹲下身帮他解衣服。徐均朔靠着沙发不动弹了,任凭郑棋元动作。

郑棋元全程就没忍住过笑!

他一副努力在憋但是根本没憋住的样子,太气人了!!!

气得徐均朔抬腿踹了他一下。

“哎呀你什么,黑西装,再弄脏了。”

“怎么了我不能弄脏吗?!”徐均朔持续性无理取闹。

“啊好好好能能能,朔朔别生气。”郑棋元扶着他的肩膀让他往前把衣服脱下来,又从旁边把高领毛衣拿出来让他穿上。

徐均朔都气笑了,眼角弯起来,露出一排小白牙,指着郑棋元的鼻尖质问他:“是不是你,是不是你!是不是就是你的主意!”

“哼,郑棋元,看透你了。你就是,你就是不怀好意。”

郑棋元蹲在他跟前把他的手往下拨,一脸猫猫委屈。

天地良心,虽然他是投资方,但这个确实不是他安排的。

但他也乐见其成就是了。

啊——朔朔今天真好看。

徐均朔把他推开警告他不要靠过来,他就黏糊糊地粘上去,抱着摇了半天哄他。

特助在外面敲门,提醒郑棋元该出去了。

郑棋元亲亲徐均朔的额角。

“在这儿等我回来。”

 

徐均朔打开手机看他刚刚在后台拍的照,他穿着那身白衣站在勉强能被光照到一个角落,没有直视镜头。

唔,怎么又在护肚子啊。

徐均朔低头拍拍肚皮,你真的改变我好多啊。

 

这个孩子还要从他俩结婚扯证顺便直接度蜜月那段日子说起。

当时郑棋元下了飞机拉着他直奔着结婚证就去了,他紧张得抠手指,被郑棋元扯着一只手握住,两个人的手心儿里都有些湿润。

原来他也紧张啊,徐均朔看着车窗外偷偷笑起来。

证到手之后他俩就直接去度假了,婚礼倒是没在考虑之中,毕竟两个人也算有影响力的公众人物,还是要想一想对策的。

新婚嘛,郑棋元就算三十九了他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度假的时候没少摁着徐均朔胡闹。

一闹二闹闹出一条人命来。

徐均朔举着验孕棒往郑棋元脸上扔,被子蒙过头忍不住开始哭。郑棋元接住之后火速看清楚,高兴往后压一压,先哄老婆要紧。

徐均朔也不是不想生,他就是孕期激素不稳定情绪起伏太大,乱七八糟的顾虑一下子涌上来,昨晚郑棋元还折腾得狠了。两道杠上开花让他五迷三道,第一反应是委屈,第二反应憋不住了要哭。

郑棋元把人从被窝里挖出来,脸颊眼角红通通的,刚从被子里出来就往郑棋元怀里拱,吸吸鼻子,怪可怜的。

郑棋元就说没事,你要是不想,我全听你的。

徐均朔锤了他一拳骂他你有没有点当爹的样子。

顺便把眼泪鼻涕蹭在他睡衣上。

也就这个时候作妖不会被制裁了。

 

小徐本来因为标志性的黑眼圈就获得国宝小熊猫的称号,现在小熊猫揣了个崽,在他们圈子里可是现象级的限定珍稀保护动物。

徐均朔戳戳手机发微博营业,往屁股底下一塞就开始在化妆室里瞎转悠。

转悠了两圈突然想起来自己也不是无事可做,于是他先把妆卸完,脸洗了。又把那身古装裙子挂起来抻抻褶儿。

晃荡晃荡把两个人的东西收拾好,拾起手机坐下开始骚扰顾易。

徐均朔:我今天好像穿了个裙子。

顾易:穿,女孩子穿裙子好看。

徐均朔:?你他妈又放屁

顾易:注意胎教。

徐均朔:祝你早日怀上和茜茜的爱情结晶。

顾易:害羞小黄豆.jpg

 

徐均朔翻个白眼,继续骚扰他。

徐均朔:不是,真的出大问题,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穿着那个衣服拍了个照片,越看越母。

顾易:你都当妈了,不母说不过去吧

徐均朔:CNMNSL

顾易:已经截图发给你老公了。

徐均朔:❓❓❓❓❓

 

徐均朔的肚子一天天鼓起来,他怀了孕之后总是饿,尤其喜欢吃水果。去厨房转两圈,嘴里塞满圣女果,手里拿着山楂片出来。郑棋元从卧室出来就去抱他,嘴唇蹭蹭柔软的发丝问他要不要去超市买东西吃。

徐均朔点头如捣蒜。

今天的奇迹朔朔穿了一个好宽大的卫衣,一看就是从郑棋元衣柜里捞出来的,他站在玄关让郑棋元帮他穿鞋,眼睛盯着手机盘算还要买什么东西。

郑棋元帮他拉好羽绒服的拉链,抽走手机赶他出门。

“别玩了别玩儿,一会儿到超市看上啥买啥。”

霸道总裁郑棋元上线。

两个人从超市回来足足买了五袋东西,郑棋元开后备箱的时候都没忍住挠挠头。

这到底买了些啥啊?

两袋子零食和酸奶,一袋子水果,两袋子菜。

郑棋元在厨房收拾冰箱,考虑要不要换个再大点儿的。徐均朔站在门口。

“哥,想吃排骨。”徐均朔抱着肚子冲他摇头晃脑。

“喔,排骨,好啊,想吃红烧的还是清炖的?”

徐均朔定住,左思右想。

“吃红烧的。”郑棋元替他决定。

“为什么啊?”徐均朔突生叛逆。

“上次吃的不是清炖吗,这次换一个。”郑棋元从冰箱里拿出排骨准备解冻。

“哦……”

“赶紧出去,不是给你洗了树莓吗,快去吃。”郑棋元挽了袖子赶人,徐均朔趿拉着拖鞋溜达出去。

 

家里东西还没吃完呢,国内出大事儿了,这可倒好,彻底不用出门了。

郑棋元全副武装又出去买东西,这次不带徐均朔了。徐均朔在沙发上看电视剧,时不时分出点眼神给墙上的挂表,盘算着郑棋元该到哪儿了。

郑棋元进门的时候先吼一嗓子让徐均朔进卧室,徐均朔一懵,反应过来之后乖乖进卧室。

处女座真的恐怖。趴门上听着郑棋元在玄关脱了外套又喷了消毒液,直接进浴室洗澡洗衣服后如是想到。

等待的地方从客厅转移到卧室,郑棋元收拾好东西进卧室,先去抱他,搓搓背揉揉头,表达一下不得已而为之的歉意,然后又开始准备吃的。

郑家的日常就是吃吃喝喝是吗?

 

徐均朔端着一碗酸奶水果燕麦叼着勺子摇摇头。用眼神告诉你你太天真了。

他盘腿坐在泡沫垫上,疫情时期出不去门,爬楼梯都有风险,家里现在一人一个瑜伽垫每天锻炼身体。

他揣着五个月的球只能搞点孕期瑜伽做做,郑棋元在旁边护着做完了之后,徐均朔端起了吃的看郑棋元健身。

哎呀,我老公好帅啊。徐均朔吃点一个草莓,洋洋得意地笑。

郑棋元卷腹轮做完了跪在地上喘气,看他笑就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伸手指指点点,到底也没埋汰他。

平板支撑的时候把手机搁眼前计时,抬头指挥徐均朔:“来,唱个歌。”

徐均朔放下碗清清嗓子,开始唱让她降落。

郑棋元诶诶诶制止他:“你别唱这个,一会儿再把我唱趴了。”

徐均朔手往后一撑地开始仰头哈哈笑,他边笑边嗔:“那我唱什么嘛,奥利给?giao?爱河?”

郑棋元笑趴在瑜伽垫上骂他故意使坏。

徐均朔爬起来去厨房放吃空的碗,一边逃一边狡辩:“哇我才没有嘞你自己没力气不要怪我好吗???”

 

有时候徐均朔思考人生,他从前就是个称不上多愁但是善感的小孩儿,怀孕之后格外喜欢思考人生,一度被郑棋元嫌弃怀个孕直接老二十岁快赶上他了。

徐均朔翻个白眼张嘴跟他呛几句,继续思考人生。他每天想好多东西,闲下来就要胡思乱想,有很多灵感和随记都被记录下来。

他看着郑棋元做饭就想,这个世界上有些人就算再不能接受一些东西,也是可以为了爱的人做出让步和改变的;他看着窗外冷清的街道和骤减的车辆想,原来北京也能慢下来;他看着自己七个月大的气球似的肚子,手心里的皮肤炙热滚烫还有点硬,但是他能感到里面是柔软的,他想,小鱼啊小鱼,你可真活泼啊。

小鱼是徐均朔给小朋友起的小名,那个时候两个人刚起床,徐均朔坐起来之后动作一僵,郑棋元还以为他腰伤犯了,吓得也僵在原地不敢动。

徐均朔屏住呼吸摸摸肚皮,扯着郑棋元的手也摸上来。

宫腔里的胎儿大概也跟着妈妈一起睡醒了,他可能伸了个懒腰,也可能打了个哈欠,又或者正在赖床所以翻了个身。两只手隔着肚皮能感觉到小朋友的动作。郑棋元手掌动了动,追着小朋友的动作移动过去,突然开始笑。他笑徐均朔也笑,两个人一起笑到流眼泪,郑棋元是感动又感恩,徐均朔是新奇又替郑棋元高兴。

第一次胎动徐均朔最清楚,那种感觉他想一辈子都会记得。

像条小鱼,徐均朔在纸上写。

一条巴掌大的小银鱼,像刚从冬眠里醒过来,摇头摆尾地动一动,冬雪和河冰啪啦啪啦裂开从鳞片上掉下去,小鱼苏醒过来,觉得还挺暖和,外面应该是春天了,然后吐了一个泡泡。

徐均朔写:我猜他是银色的,尾鳍和背鳍生的漂亮,靠一条脐带从我身体里汲取营养。他醒过来以后,一直都像一条小鱼,我的宫腔和羊水像一个装了水的鱼缸,他每天都在里面游来游去。

郑棋元拿着那一沓纸翻了翻,点头夸他:“不错,我看你怀个孕能写三个剧本出来。”

小徐抽走草稿纸不给他看:“卸了货再说吧,一天天的累死我了。”

徐均朔腰不好,每天都好辛苦,胎位靠前压胯,胎位靠后压腰。好在他胎位还算前,但是腰部的抗压力总比别人低一点,每天后腰还是又酸又痛。

直接导致郑棋元现在按摩的手艺已经可以考证上岗了,御夫有术的徐均朔满意点头,觉得自己牛逼坏了,叉会儿腰。

那天郑棋元又在看他的草稿纸,盯着小鱼那一段反复揣摩,徐均朔耷拉着眼皮问他揣摩出花来了吗。

郑棋元抬头看他若有所思。徐均朔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戒备:“你要干嘛?”

“你说小孩儿要不然叫郑冬余吧?”

徐均朔嘴里过两遍后瞳孔地震。

“不了吧郑迪,不要碰瓷周冬雨!”

郑棋元猫猫塌肩,继续为小鱼同学的大名儿发愁。

 

疫情期间全网男艺人集体化身鲁滨逊漂流记,胡子拉碴头发疯长。徐均朔因为孕期激素的原因不怎么长胡子,于是每天观察郑棋元的胡子。

他有时候醒得早,躺在郑棋元怀里,用手指去戳郑棋元的下巴,短胡茬儿有点扎手,但又有点毛绒绒的感觉。

像只短毛猫,毛质有点硬。徐均朔严肃幻想。

然后被醒过来的郑棋元抓住手亲一口。

 

他洗漱自然比郑棋元快,因为他不用刮胡子,于是合上马桶盖坐在上面看郑棋元刮胡子。

郑棋元打泡沫,被他看得有点害羞,强行道:“你看什么有什么好看的,快出去等着一会儿吃饭了。”

徐均朔兴致盎然地摇头,站起来去拿刮胡刀:“你不要动!你让我试试,我给你刮!”

郑棋元劈手夺过让他不要乱来,最后还是感动吗不敢动。

郑大猫猫仰着脸把下巴和脖子露出来,徐均朔磨刀霍霍,专注又认真,郑棋元忍不住要笑。

徐均朔刮了两下让他不要动,按住肩膀继续刮,郑棋元突然胆战心惊:“你手稳一点别刮破了。”

徐均朔深呼吸:“你不要再说了,不然一会儿真手抖了那真的出大问题。”

好在徐均朔给老公刮胡子初体验完成的不错,郑棋元洗完脸对着镜子摸摸下巴,撅着嘴煞有介事地夸他手艺好。

徐均朔得了便宜还卖乖,毫不谦虚地接受了夸奖。

 

其实还是有点扎手,郑棋元跟在徐均朔身后关厕所门的时候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