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红高粱(番外)

Work Text:

01
自从被不要脸的谢三少爷骗得破了身,张小凡整日都是蔫了吧唧的。
他食不下咽,寝不安席,听隔壁老田家的灵儿姐姐说,她养的小狗跟公狗交配后怀崽子了,心里觉得坏了坏了,自己也跟三少爷做了那种事情了,指不定现在也怀上了。
天真的小凡并不知道他是不能怀孕的,只在做菜的时候偷偷听到婶子们闲聊,说什么儿媳妇怀孕了,吃不下饭,老想吐,胸口涨痛得紧。张小凡觉得自己最近也这样,吓得勺子都拿不稳了,饭还没做好,撒腿就跑,只听后边他爹追着他喊,“这孩子,最近怎么了。”
越想越害怕,刚出门就撞到了罪魁祸首,谢允一看是他,眯着眼笑得更狐狸一样,“小凡,我正要去找你呢。”
张小凡东张西望,拉着谢允到一个无人的角落,头低低的垂着,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谢允瞧着他那乖巧的样儿,喜欢得紧,怎么看怎么可爱,拿手挠着他软软的掌心,轻声说,“怎么了,有事要跟我说?”
“少爷,我…我好像怀孕了。”他每说一个字,头就垂得更低,简直要把自己缩到土里去,奈何他个子又高,怎么躲也躲不掉。
这下换谢允楞了,“啊?”
丢死人了,张小凡心想,自己不知检点跟少爷做了那么羞人的事情,现在还怀了少爷的孩子,清白人家的孩子,哪里做得出这种事?他臊得快哭了,自己被其他人戳脊梁骨没事,他不想干干净净的少爷也被人指责。
“你怎么知道的?”
“我最近老想吐,胸口闷得慌,胸口还,还涨,肯定是有了。”
谢允突然明白了,这小傻子是跟他上了床后冲击太大,成日里就琢磨这事儿呢,这不,假孕症状都给弄出来了。
想告诉他别害怕,男人是不会怀孕的,但话刚到嘴边,谢允脑子里灵光一闪,突然改了主意,装模作样的给他把脉。
“是有了。”片刻后他语气肯定的说。
张小凡太信任他了,瞪大眼睛,湿漉漉的雾气立马结起,汇成泪水包在眼眶里,“那,那怎么办?”
“未婚先孕,村里人肯定要骂的。”谢允蹙眉,做出一副痛心疾首的样子,“都怪我,小凡,是我强迫你,凭空污了你清白,我这就去你家谢罪。”
张小凡连忙拉住他,“不是的少爷,我…我,”边说边脸红,“我自己也,也愿意的。”

饶是谢允猜到张小凡肯定会护着他,也免不了心里一片温热,他盖住张小凡拉住他的手,把满脸通红要哭不哭的张小凡搂进怀里,“但是有个办法,可以解决这个问题。”
“什么?”
“嫁给我,名正言顺的给我生孩子。”
张小凡眼里聚着泪,却忘了眨眼,“少爷…”
“你不愿意吗,小凡?但是你肚子以后一天天大起来,你都没成亲,人人都会再背后指指点点的,我知道你觉得自己受委屈不要紧。”谢允凑到他眼前,“可是你爹,你家里人,也会被戳脊梁骨。”
语毕他好看修长的手指轻轻揩去张小凡溢出的泪水,“你不想来家里人因为你被伤害吧,嗯?”
张小凡摇摇头,“不想…”
“那就嫁给我嘛,好不好?我去你家提亲,以后我会对你好一辈子的。”
谢允一个个吻啄在张小凡沾了灰的脸上,亲一下问一句,“好不好嘛?”
张小凡迷迷糊糊,被亲得害羞了,小心张望周围,最后下定决心一般的,点点头,声如蚊蚋,“好…”

 

02
“谢家三少爷要成亲了,娶的张家长工的傻儿子,张小凡。”
“据说提亲还是费了翻周折,张家一家都是老实本分的人,难得老张头发了脾气,还把三少爷赶出去了。”
“是吗?那可不得了,他们不是还要在谢家底下讨生活吗?”
“那可不,这个三少爷也不是普通人,来来回回去了几次,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让张家松口了,这不,今晚就要成亲了。”
“谢家老爷夫人也愿意?”
“嗐,这个三少爷整天爱作妖你们也不是不知道,谢家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他上头还有哥哥,家业不用他管,这不想干嘛干嘛,夫人疼他,说他高兴就行。”

……

谢允确实没说慌,给张家分了地划了房,聘礼也给得多,婚礼大操大办,给足了张家面子。
好不容易挨到冗长繁琐的婚礼流程结束,谢允送走客人,事先叮嘱了不许人闹洞房,这才急忙赶回去看他的新娘子。
小院里张灯结彩,红灯笼高高挂起,映得朦胧月光都一派喜庆,像他家小凡总是红扑扑的脸蛋。谢允越看越高兴,走到两人所在婚房,门也不敲,一推就进去了。
等他看清楚屋里坐着的那个人时,忍不住眼睛发直。
张小凡平时都是灰头土脸的,扎着个傻气的髻,穿的是粗布麻衫。个子虽然高,但总是小心翼翼的蜷缩着,看起来要多土有多土,放人堆里都找不出来。
谢允看到过他干干净净的模样,知道他有多好看。但今天不一样,他穿着大红喜服,衬得皮肤白净,双眼越发灵动。头发也规矩的扎起来,显得精神又勾人,双颊泛红,羞羞怯怯地看向谢允,直把他骨头缝都看酥了。
“小凡,你真好看。”谢允边说边关了门走到屋内,看了看桌上放着的酒,心里知道这必定不是普通的酒,伸手斟满,拿着杯子牵起张小凡的手,“喝完交杯酒,你就是我娘子了。”
张小凡只敢小心的抬眼看他,听他说到酒,转手就接过,咕咚一声全吞下去,结果被呛得咳嗽,伸出舌头直喊辣。
谢允对他娇憨模样一向爱不释手,拢了拢衣袖给他擦嘴,“怎么自己就喝了,都说是交杯酒了,你喝了,我怎么办?”
“啊?少爷,对不起,我,我给忘了…”
谢允也不去纠正他的称呼,只又斟满一杯,亲自递给他,“这次我们一起。”
从未喝过酒的张小凡已经有些晕乎,但还是听话的和谢允交肘而饮。不知怎么地,看着近在咫尺的谢三少爷,让他心跳加快起来。
酒喝完了,仪式也就算成了,张小凡现在就是谢家的少奶奶了。
他坐在床边,局促不安。等谢允的时候就乖乖坐在床沿上,一动不敢动,房间里的东西都很贵的样子,他总是笨手笨脚的,很害怕动了就会把什么弄坏。
喜服布料是上好的,田灵儿给他梳洗打扮的时候一个劲儿夸他好看,开始他不信,后来他被拉去照镜子,才发现穿了好看的衣服,自己也变好看了。
那这样站在少爷身边,是不是就不那么给他丢脸了?
不知道是不是太紧张了,张小凡渐渐觉得有些热。
谢允瞧他低着头,也挨着他坐下,亲昵的亲了亲他的脸颊,发现有些烫乎乎的。
“很热吗,小凡?”谢允把他扳过来正对自己,抬起他的脸,发现张小凡面上浮现着不自然的红晕,随即他意识到是合卺酒的原因。
“嗯…少爷,我好热啊…”张小凡一双瑞凤眼雾蒙蒙的,下意识去扯上衣的领口,“怎么这么热…”
谢允制止了张小凡的动作,自己上手帮他解开繁复的衣服。
张小凡呆呆让他弄着,上衣扣子已经解完了,谢允刚要扒开,他突然像意识到什么一样,挣扎着护住自己,不让谢允继续了。
谢允愣了一下,他刚刚看到张小凡里面好像穿着……
“小凡你过来。”他有些口干舌燥,喉结滚动。
张小凡浑身开始发软,他臊急了,眼角都湿润了,“少爷,我…”
“里面穿的什么,嗯?”
“里面……”
谢允按捺不住,强行把他拉过来,一手环过他的肩膀,把他强制禁锢在怀里,一手拨开张小凡抗拒的手,蛮横扯开了在两人拉锯中已经脆弱不堪的喜服,太过用力,纽扣崩得到处都是,叮叮当当的在地上滚,张小凡心疼极了,“这么好的衣服…”
谢允这下看清楚了,张小凡贴身穿的是一件女子的赤色肚兜,上边金线绣着一对鸳鸯,两根系绳松松垮垮的挂在张小凡脖子上。
他呼吸急促起来,一言不发的给张小凡把裤子也扒了,赤条条一双长腿剥花瓣一样露出来,肚兜下半部分堪堪遮住私密部位,最底下的绳从会阴部穿过,隐在屁股缝里,绕道后边跟上边的绳打结,两瓣肉屁股被衬得跟圆润了。
“为什么穿这个?”谢允把他翻过去,屁股朝上翘着,一双手揉捏绵软的臀肉,掰开去看隐藏在臀缝里的粉嫩穴眼。
张小凡羞得哭出来,“我听外面的婶子说,怀孕的时候,胸,胸会变大,我,我怕会疼,求灵儿姐姐给我做的…”
谢允差点都忘了,自己是用什么理由骗这个小傻子嫁给自己的。
他双目赤红,难耐的看着肚兜连接的线在张小凡的肉穴口磨来磨去,把本身粉哒哒的嫩肉都磨红了,合卺酒的作用下一张一阖的颤动流水,开口哄他,“没事,等会我帮你揉揉奶子就不会疼了,乖,现在让我舔舔你的小浪穴。”
谢允用手将哭得吸鼻子的少年的屁股墩整个分开,他的头缓缓凑近那不知羞耻的穴眼,伸出舌头来缓重地舔了舔,笑到,“好嫩啊小凡。”
张小凡第一次被人舔穴,还是少爷这样如矜贵的人,他急得摇晃自己肉乎乎的屁股,顾不得浑身散发的痒意,想要逃离,“不行啊,少爷,好脏…”没等他说完,谢允一巴掌落下来,拍在他的臀肉上,屁股蛋子颤巍巍的晃了晃。
“不许再叫少爷了,叫相公,听见没有?”
紧接着舌头又舔上来了,贴着他的肉眼滑动,发出啧啧水声,张小凡被舔得受不了,无意识高高撅起屁股,穴眼里流出的水都被那根舌头卷走,还更过分的往里面探。
“不要,呜,少…少爷…”张小凡双腿打开的跪趴在床上,眼泪鼓涌出来,神色凄惨地抓着被褥,被舔得门户大开,无知无觉的扭腰,仿佛想要那作孽的舌头搅得更深。
谢允舌头被内里紧致的肉道夹得发麻,心满意足的抬头,瞧见他漂亮的小妻子哭得可怜巴巴,穴肉外翻抽搐,闭着眼流泪哆嗦,又不敢违背他的样子,下头阳具硬得快爆炸,“跟你说叫相公。”

 

03
此时谢府正厅还一片热闹景象,来往宾客也不管新郎新娘早就不见了,该吃吃喝喝聊天,一样不落的进行着。
谢三少爷的院子里倒是安静,只有他的婚房里,传出令人面红耳赤的哭泣声。
张小凡双腿岔开搭在两边,虽然他腰细腿长,但确确实实的男儿身,身上却还穿着艳红肚兜,给这具身体平添一种别样的淫荡。肚兜没有遮住被亵玩肿大的奶头,露在外面随着呼吸可怜的颤动,谢允一根紫黑的鸡巴,正插在他肉穴里抽动。
“这里鼓鼓涨涨的,真可爱。”谢允被夹得腰眼发麻,大掌抓着他不像之前一样平坦反而有些微微胀气的乳肉,不管不顾的撞击,狰狞阳具在他股间凶狠激烈地肏弄着。
“怎么奶子真的变大了,是有奶水了吗?迫不及待要给我奶孩子,是不是?小浪货。”
张小凡摇头想反驳,被粗壮鸡巴插得乱七八糟,“没,没有奶…”又天真的以为肚子里真的有孩子,一边挨肏一边还要护着肚子,“啊…少爷,求求您…轻点吧…”
谢允故意不管他,还是野蛮的肏弄着少年,腰腹使力,几乎要把张小凡撞得散架了,听他哭得断断续续还要费力保护“孩子”的可怜模样,心里反而有种扭曲的快乐。
张小凡被干得淫水直流,绵绵不断的快感让他羞耻极了,他觉得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怀着孩子还被干得发骚,急得直哭,蹬着腿想逃,谢允却不放过他。
快感和“母爱”让他矛盾,哆哆嗦嗦地呻吟,谢允嘴里说着要帮孩子通通奶孔,嘴嘬在他红艳艳的奶头上,吸得发响。他浑身发软,被顶得簌簌发抖,无力反抗,哭叫着让他的少爷放过他,没有一点效果。为了“孩子”,他只好抱着谢允拱在他胸前的头,求他,“轻一点啊…相……相公,我快死了…啊,太深了…相公求求你。”
同时,谢允忽然停止了动作,他以为自己求饶有了效果,顿时松了口气,下面的小嘴还不适应的收缩挤压大肉棒,他看见谢允抬头,眼里一片看不到底的黑。
“小凡叫我什么?”谢允笑得让张小凡如沐春风,于是他放松了警惕,乖乖开口,“相公。”
“真乖啊,小凡,我的小新娘子。”谢允低头跟他接吻,吮得张小凡舌头都麻了,快不能呼吸,好不容易谢允放开他,他只能鼻翼翕合地喘气,看着谢允居高临下的看他。
谢允看着他,一双手从他青紫交错的身体抚到他通红的脸颊上,像是在极力克制,“那相公把你吃掉好不好?把小凡吃进肚子里,永远和相公在一起。”
张小凡还没反应过来,谢允已经又动起来了,比刚才更狠更凶,他一双长腿被撞得跌宕,一下一下像要被操进床里去。
“呜…相公…不要…”张小凡肉腔被肏开顶到最里面,深得让他惶恐,无法抑制的快感从穴心传来,他完全被这种快感的旋涡所吞没,大张着腿容纳他蛮力地进出,软成一滩水了,骑大马一样来回颠簸。
他发现谢允的鸡巴进得越深就越爽,不自觉地挺着腰迎合撞击,又为自己这种淫荡的样子所不耻,混乱的脑子唯一一点清明让他在被操得淌水的时候喊谢允,“啊…要撞到孩子了…相公饶了我吧…”。
蚀骨销魂的快感令张小凡哭叫起来,没过多久就失去反抗的力气,只能夹紧肉腔讨好男人的鸡巴,让他肏得更爽快。
“小骚货,嗯?被相公干舒服了?”谢允附身叼住他的奶头,吃得津津有味,“未过门就在露天底下勾引我,被我搞得怀孕,都说你傻,我看你聪明着呢,是不是早就想吃大鸡巴了?荡妇。”
胸口传来的快感太过刺激,粗俗羞辱的话让他又羞又敏感,双腿间也失禁一般的连连泄出水液,他哭得好伤心,不住地摇头,“没有,不是荡妇…啊,相公别吸奶子了,呜……要出奶了…”
“还说不是?都被干出奶了。我以前还觉得你老实巴交的,结果都是骗我的,原来你早就想吃鸡巴了,不然怎么会光着屁股蛋子在水塘子里洗澡?”谢允干得起劲,说得跟真的一样,“一看就是想勾引男人肏你,给你灌精,肏到你喷奶,操!哪个男的像你,长这么淫荡的大屁股?”
张小凡胡乱的摇头,头发在撞击中散落,汗津津的贴着他的脸,看起来完全不似平时呆愣傻气的模样,颇有一种淫糜的美艳,“不,没有勾引男人…啊,不要喷奶,相公,救我…呜…”
谢允却肏得更狠,胡顶蛮干,张小凡害怕腹腔被顶得麻木的感觉,那根狰狞的鸡巴简直要肏得要看得到从他肚子里顶出来的形状,忽然他小腹一阵抽搐,尖啼一声,痉挛着绷直腰身,黏腻的水液从肉腔迸发出来,阴茎歪在肚兜外面,一股一股的射精。
他以为自己快死了,瘫软在床上止不住颤抖,猛烈的高潮让他肉壁绞紧,把谢允伺候得舒舒服服,阴囊在他屁股上拍得啪啪作响。
“相公,不要欺负孩子了,呜…”
谢允正舒服得头皮发麻,却对上他泪眼朦胧的眼。
“我给你吃奶,”他主动托起自己有一点微微鼓起的乳肉,“小凡喷了奶给相公吃,相公就不要欺负孩子了…”
真是淫荡透了!谢允低骂一句,念念不舍地把鸡巴从泥泞肉穴抽出来,那穴腔被操得合不拢,行成一个小洞,还在收缩着吐出淫水。
“不想相公欺负孩子,就乖乖拿奶子给相公挤出来。”谢允挺着鸡巴凑到他的胸口,沾满淫水的龟头在他的奶头上磨蹭,“快点。”
张小凡努力把自己那一点点乳肉聚拢在一起,好不容易挤出一条小小的缝隙,就被那紫黑阳具迫不及待的占据,急不可耐的抽插起来,肉根又粗又烫,筋络毕现,磨得他胸口发红。
那根阳具太长了,几次用力抽插都顶到张小凡的下巴,谢允看了眼热,干脆一手扶着粗壮的根部挺腰,另一只手用手指强制打开张小凡的嘴,“舌头伸出来,给相公舔舔龟头。”
张小凡太听他的话了,嫩红舌尖一下一下舔在他阖张的马眼上,舔得谢允腰眼都酥了。再狠厉抽插了几十下,往后推了一步,掰开张小凡的腿,露出被他肏得嫩肉外翻的肉眼死死盯住,一边撸动,一边射精。
精液又多又农全打在那窄小肉穴口,烫得张小凡脚背绷直,直接被射得翻白眼,快感还在他身体里挥之不去,这下只是被精液烫了一下,就又淅淅沥沥的喷了些水出来,前面也滑了不少精。

一晚上谢允都没有放过他,张小凡被搞得头晕眼花。开始谢允还看他可怜兮兮的没有射到他肉穴里面,但是没过几次,他分别射到张小凡脸上和意外娇嫩的脚心上后,还是没能忍住,插在肉腔里喷了张小凡一肚子精。
天空开始翻起鱼肚白时,谢允正把他两条生嫩长腿捉起来并拢,鸡巴插在腿根抽插,他鼓胀的精囊和扎刺的阴毛不断撞得张小凡又痒又麻,两人都是大汗淋漓的,张小凡浑身都是男人的精液,歪着头张开嘴,舌头都收不回去,口水淌得到处都是。
他阴茎已经射不出来了,后面也被操得肿起来,就连嘴边都是男人上一轮射的精水,太多他吞不完,跟着他的口水滴落在床上,嘴里喃喃哭泣,“要被相公干死了…”

这样的日子持续了很久。

直到有一天,张小凡终于后知后觉的发现自己并没有怀孕,他也终于明白谢允有多可恶的骗他,一向老实听话的张小凡委屈得大哭,闹了好大别扭,谢家三少爷花了好长时间才把人又哄好了。

小插曲告一段落,剩下的日子两人快活又平安的度过,跟普通夫妻一样没有区别。

除了谢三少爷经常突发奇想拉着他做各种奇怪的尝试。

总的来说两人幸福的生活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