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夏天的风

Work Text:

初夏六月向来是温小辉工作室生意最好的时候,那些刚刚结束高考的小兔崽子一个个都野上了天,变着花样的做造型。

不过今年的六月有些不一样,温小辉洛羿他们隔壁栋邻居的儿子考上了本市最好的大学,邻居喜气洋洋地给每一家住户派礼品,温小辉自然也收到了。

是一些手制的点心,点心礼盒上还附了一张纸条,说这家邻居下个月在某酒店办升学宴,邀请小区的住户一同来参加。

温小辉拈起那张纸条,仔细看了看,大叫一声,“啊!老公你快来!”

洛羿正在厨房给温小辉做桂花凉粉,听到他喊自己,围裙也没摘,擦擦手就走了过去。

“宝贝我在呢,怎么了?”洛羿走上前,也看到了温小辉手里那张纸条。

温小辉回过头,看向洛羿,两人相视一笑,异口同声道,“我的/你的母校!”

这么巧,那邻居孩子竟然和洛羿考上了同一所大学。

温小辉的思绪随着骄阳飘回多年前,也是一个这样好的夏天,他第一次像个家长一样送洛羿去大学报道。

那时候的洛羿还未长成现在的身量,骨架瘦长,肌理匀亭,浑身都散发着少年人独有的青涩气息,虽然不如成年后高大结实,但温小辉吃久了山珍海味,偶尔也想回忆一下久违的可口柠檬香。

“老公老公。”

“嗯?我在。”

“我们回你母校逛逛吧。”

洛羿对校园生活向来没什么执念,那些怀念学生时代的人大多都是因为在学生时代交到了一生挚友,和他们创造过共同的美好回忆,但洛羿没有,他甚至没有住校,只是普通地上学,普通地拿个学位,普通地走一下形式而已。

不过既然老婆提了要求,他当然要最高限度地满足。

洛羿的母校其实早就禁止外校人员出入了,进出都要打卡验指纹,十分严格,但架不住洛羿神通广大,不知道和门卫打了什么招呼,竟然就让他骑着自行车、载着老婆,大摇大摆地进了门。

为了契合这次寻找青春之旅的主题,温小辉还特地给两人新置办了一身行头。

洛羿拾起了他阔别已久的学生装,白衬衣加运动裤,漆黑不经修饰的发丝软软垂在额边,十足十一个刚步入大学的好少年。

前提是,要忽略他那片衬衫都遮不住的蓬勃胸肌。

温小辉坐在自行车后座,今天没有扎小辫,只别了个粉色的发夹,齐肩长发随意散落,偶尔有几根不听话的跑上他脸蛋,被他不耐烦地拨开。

上身是和洛羿款式相似的白衬衣,衣领处系了个粉色蝴蝶结,下身穿了一条粉色格纹的制服裙,白丝袜从脚掌包裹到膝盖以上,露出一截比白丝袜还要白嫩耀眼的大腿。

“老公,你说我不开口的话,会不会被错认成女生啊。”温小辉紧紧抱着洛羿的腰,两条笔直纤长的小腿轻轻晃荡。

“那你是想被错认还是不想呢?”洛羿温柔地回应。

温小辉思考片刻,“唔……那还是不要错认吧,‘一个很可爱的美少女’和‘一个扮成美少女也毫无违和的美少年’相比起来,明显第二个比较酷啊!”

“好吧,那就不错认。”洛羿忍不住笑了。

两人一路游遍了大半个校园,温小辉屁股被自行车硌得慌,他拉了拉洛羿衣摆,“还骑吗?不骑了吧,你下来我们歇会儿。”

他们把自行车停在附近车棚里,正想找张椅子坐坐,洛羿忽然拉住了温小辉,指向不远处一幢红砖砌的老教学楼,“那是我以前上课的地方,想不想顺便上去看看?”

温小辉兴致盎然,“好啊,走走,我们去看,我还没在你上学的时候来看过你呢。”

这时节早已放了暑假,教学楼里空荡荡的,他们二人慢悠悠爬着楼梯,一边走,洛羿一边给温小辉低声叙说他当年上学时的日常琐事。

温小辉很爱听。

他紧紧抓着洛羿骨节分明的大手,从洛羿曾经生活的地方走过,又听着洛羿当年的细碎回忆,仿佛是把洛羿的过往又经历了一遍。

直到他们走到第四层时,难得的静谧被打破了。

温小辉站在四层楼道口,清楚地听见里头教室里传出来的旖旎喘息声。

“哎呀,扰了野鸳鸯了。”温小辉不怀好意地笑,年轻人血气方刚,理解理解。

洛羿也听见了,但他对别人的情事没有半点兴趣,反倒是目光落在了温小辉裸露的小半截大腿上,白得晃眼。

温小辉怕尴尬,转身就想下楼,只是刚走两步就走不动了,因为他被洛羿拽到了怀里。

“小辉哥,我们好像还没在这种地方做过。”温小辉的背紧紧贴着洛羿的胸膛,他清晰地感受到洛羿说话时的胸腔震动,低沉的嗓音在他耳边盘旋。

“啊,但是这是你的学校唉,会不会不好啊,而且我没带东西……”温小辉有些挣扎。

听他这样说,洛羿立刻了然,温小辉向来经不住色诱,一两句就能哄得他动情,洛羿不再啰嗦,直接把温小辉打横抱起,走向顶楼,边走边道,“东西我带了,没事。就要在我的学校才有意义,顶楼有个常年不上锁的房间,我们去那儿。”

温小辉再一次没能抵抗俊俏忠犬英武美男的诱惑,他败给了自己的色心和好奇心,穿着学生制服在教室里打野炮听起来实在是很刺激,他认命般把头埋进了洛羿怀里,也没空去思索,为什么洛羿跟他出来逛个学校也要带润滑剂了。

一路走到顶层,果真如洛羿所说,角落里有个没上锁的教室,只是看起来教室被当成了储藏室,角落里都摆满了杂物。

一进教室洛羿便用脚关上了门,他迫不及待把温小辉抵在门背后凶狠亲吻起来,明明昨天还做了三次,但洛羿就好像永远都要不够,每一次都像第一次。

温小辉和洛羿在一起这么久,还是会对洛羿猛兽一样的粗暴开场感到不适,他被洛羿啃吻得喘不过气,挣扎着要说话,“唔嗯……让、让我……脱衣服……”

洛羿轻易就包住了温小辉一双手,把他的手扭到腰后,吻上他光滑细嫩的脖颈,舔吻着微凸的喉结,“不脱,穿着好看。”

温小辉欲哭无泪,穿着是好看,他也知道穿着好看,问题是被洛羿干一场下来,这身制服还能要么?这个人哪里都好,就是做爱费衣服。

“呜啊……你悠着点儿啊……我这身衣服还是……还是上次去日本,人肉背回来的……”温小辉双手都被洛羿制住,无法反抗,只能在喘息间隙提醒洛羿。

洛羿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进温小辉裙底,肆意抚摩着他那水豆腐一样柔嫩的大腿内侧,几次刮过温小辉欲望前段,惹得小小辉颤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你快点行不行啊……东西呢?”温小辉比洛羿先一步忍不住了,在洛羿怀里扭着腰,用下身去蹭洛羿的手。

洛羿松开了对温小辉的束缚,又一次抱起温小辉,在角落里找了张干净椅子坐下,温小辉就和他面对面坐在他大腿上。

现在的温小辉衣衫尚还整齐,裙子袜子也都还在,只是脸颊绯红,唇瓣被洛羿吮得晶亮红肿,眼里蒙了一层水光,他哀怨地看向洛羿,“你不能撩我撩到一半就停手啊……”

洛羿没忍住笑了,他抱紧温小辉,咬了一口他的嘴唇,低声道歉,“我错了,马上就有,你看,这是什么?”

说罢,洛羿变魔术一样从裤兜里掏出了一管润滑剂。

温小辉看得双眼发亮,主动蹭上洛羿的脸催促,“快点快点,老公快点……”

洛羿堵住了温小辉的嘴,继续与他唇齿交缠,唾液从两人的嘴角溢出,舌尖像有生命一样灵活钻弄。温小辉的裙子被洛羿掀起一半,他轻轻一撕就扯破了温小辉的内裤。

洛羿抽出舌头,看着温小辉动情迷乱的脸,沉声道,“骚货,这么短的裙子还穿三角内裤,不怕被别人看光吗?”

温小辉睁着泪眼,抓起洛羿的手,主动包住了自己下体三角区,可怜兮兮地邀宠,“因为三角裤方便老公脱啊……”

洛羿闭了闭眼,沉沉呼了一口气,惩罚性地捏了一把小小辉。

温小辉痛叫一声,脑袋靠在洛羿肩膀上嘤嘤低泣。

“老公要来了。”洛羿扪紧了温小辉的臀瓣,另一只手拧开润滑剂,毫无章法地在温小辉臀缝中间挤了大半管。

温小辉被冰凉的润滑剂激得抽搐,“嘶……好凉!”

洛羿咬上温小辉的耳垂,低声安抚,“马上就热了。”

洛羿用手指沾满润滑剂,按上了那处密闭的穴口,肉穴被他按得不断紧缩,洛羿啪地拍了一把温小辉的屁股蛋,命令道,“放松,让老公进去。”

温小辉抽抽噎噎地被迫放松,让那几根蛇信一样的手指有了可乘之机,洛羿拨开穴口褶皱,指尖熟练地钻了进去。

紧致的穴壁被洛羿一点点撑开,指结在柔嫩内壁上肆意按压开拓,尽管温小辉已经被更大更粗的家伙操过不知多少次,可每次扩张时的酸胀异物感都会让他坐立难安。

温小辉扭了扭屁股,结果又遭到了洛羿一巴掌,雪白的屁股蛋立即泛起粉红,温小辉呜呜嘤嘤地控诉,“洛羿你混蛋唔……打我、打我干嘛啊……”

“不听话就要打,乖,坐好。”洛羿又咬了一口温小辉的脸颊。

他一只手在温小辉后穴内扩张,另一只手色情地揉捏着温小辉的臀瓣,两边都手感极好,后穴里高热又紧致,沾上润滑剂以后还变得湿滑无比,光是用手指在其中抽插,洛羿都能想象出真枪上阵的快感。臀瓣是温小辉身上肉最多的地方,又翘又圆,滑不溜手,揉搓的手感像一团软软的棉花糖,嫩得让他恨不得上嘴咬一口。

“可以了……快进来……”温小辉再也忍不了这样色情的撩拨,他需要更暴烈的快感。

洛羿抽出手指,把手指沾满的润滑剂都抹上了温小辉的屁股,随后拉开裤链,那根盘满青筋、又粗又长的大家伙从裤裆里弹了出来。

温小辉的小弟也已经硬得不行了,把他粉色格子裙顶起了一个小帐篷,洛羿撩起裙子,让小小辉和小小羿凑在一起密切摩擦,“来,对个火。”

两柄阳具的尺寸差距有些过于明显,幸好温小辉满不在乎,他享受地扭着腰,小小辉顶端磨蹭出了一股股透明的前列腺液,又沾湿了小小羿。

洛羿粗糙的拇指捏住了小小辉的头部最柔嫩的那块皮肤,轻揉慢拈,温小辉爽得大声呻吟起来,很快就射到了洛羿手里。

洛羿当着温小辉的面,把手上沾满的白色液体一一舔舐干净,温小辉呜了一声,第不知道多少次没有扛住色诱,主动吻住了洛羿的唇。

趁温小辉吻得意乱情迷之时,洛羿将他腰身微微抬起,那处蜜穴已经充分扩张润滑,穴口随着温小辉的呼吸一张一翕。

洛羿挺了挺自己饥饿已久的大兄弟,对准蜜穴入口,狠狠捅了进去。

因为洛羿捅得用力,再加温小辉坐姿自带重力,第一下就进到了难以言说的深度,温小辉连叫都叫不出声了,那根粗长滚烫的阳具像要把他活生生劈开,强烈的快感让他神经直接过载。

“你别……你慢点……啊嗯……”温小辉颤着嗓道。

但洛羿不给他喘息的机会,温小辉坐稳,把阳具全吃到底以后,洛羿立刻抱起他的腰,开始了正式的狂猛征伐。

“呜啊、啊啊……轻点、轻……”每一下都插得太重,又进得太深,温小辉被这恐怖的快感和超负荷的饱胀感扼住了咽喉,他条件反射想挣脱,但洛羿那双手像铁钳一样把他的腰扣得死死的,一寸都挪不动。

每次做爱都是这样,因为两人体型差距、力量差距,不管事前洛羿多么的温柔小意又爱又哄,一进入正题就露出了野兽本质。

那根阳物像楔子一样紧紧楔进了紧致蜜穴,跳动的阳筋在敏感点上又刮又蹭,温小辉甚至产生了一种“他的屁眼就是为洛羿而生”的错觉,要不然怎么会每一下抽插都能让他爽到大哭?

可惜他现在看不到洛羿的表情,不知道洛羿也和他一样,濒临爆发,难以自持。

这样特别的环境,特别的着装,即便冷静如洛羿,也难免被这强烈的违和感引发的快感逼疯了,他好像真的回到了学生时代,温小辉不再是他的小舅舅,而是他班级里一个俏丽可爱的同学,两人情窦初开,私定终身,趁没人的时候躲进储藏间,必须紧密交缠,才能抒发少年人澎湃的爱意。

温小辉的两条腿就搭在洛羿身边,圆头皮鞋早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甩掉了,雪白的丝袜包裹住温小辉的脚掌,一粒粒圆润可爱的脚趾头此时正因为臀间隐秘又刺激的快感而紧紧蜷缩在一起。

下半身三角裤虽然被洛羿撕破,但格纹裙还完好无损,因为洛羿抽插幅度太大,裙摆已经重新落了下来,如果从外人视角,只能看到温小辉是个被肏得小屁股直颤的骚货,并不能看到洛羿进的是哪个穴。

要是这时有别人闯进来,可能真会以为是一男一女两只野鸳鸯呢,洛羿阴暗地想。

即便思绪飘远,他腰间的动作也没停,温小辉整个屁股都爽到发麻,他早已经使不出一丝力气,全靠洛羿托着他的腰上下摆动。洛羿那根大家伙找敏感带找得极准,没几下就肏出了肠液,肠液混合润滑液从温小辉穴口里流出来,又被洛羿的阴茎顶回去,他的运动裤还被打湿了大片,淫靡至极。

“小辉哥……呼……你太湿了……这么湿,回去给你兜个纸尿裤好不好……”洛羿自己何尝不是爽到眼角赤红,额头青筋一条一条,汗珠一路从发际线流到喉结,再顺着敞开的衣襟流进胸口。

“我不行唔……不要、不要了……”温小辉感觉自己屁眼都要被撑裂了,洛羿究竟是不是背着他偷偷吃药啊,为什么每次都这么持久,别人干够了射了就软了,他反而越干越粗,越干越硬。

玻璃窗外太阳都快西斜了,也不知道四楼那对野鸳鸯完事了没,明明他们是来回忆青春的,到底为什么就变成了给青春增添点不和谐色彩呢……

两人沉溺于这场突发的情事,洛羿的阴茎像不知疲倦一样大力肏干着,又深又快,每次都整根抽出穴口,然后再整根一口气插进去。

温小辉也被肏得逐渐神智昏昏,他浑身瘫软靠在洛羿怀里,屁股被洛羿揉捏得变了形,连呻吟都叫不出了,只能发出一阵阵小兽似的的抽泣。

就是这时,忽然砰地一声,教室的门被撞开了。

方才还濒临昏迷的温小辉立即清醒过来,他被这突如其来的闯入者吓到疯狂收紧后穴,引得洛羿低吼一声,精关失守,滚烫的液体洒在了花径内。

“没事,是只猫。”洛羿高潮过后,喘息了几秒,眯起眼睛看清了开门的生物。

果真是一只奶牛花的肥猫撞开了门,但它并不在意教室里这对偷欢的爱侣,只是自顾自地盘成一团舔着爪子。

“呜,吓死我了……”温小辉的心脏这才从嗓子眼落回肚子里。

“没事,没事。”洛羿爱怜地吻着温小辉汗湿的脸颊。

虽然意外被野猫打乱了节奏,但洛羿也有自己的办法,他把猫轰了出去,用课桌椅抵住门,然后回到教室,搬来两张课桌拼在一起,让温小辉平躺在其上。

温小辉心理上不愿意做了,但生理上反抗不了,只能任由洛羿摆弄,上身躺上课桌,下身悬空,两条腿架在洛羿肩头,眼睁睁看着洛羿又一次勃起,那根让他欢喜让他忧的阳具很轻易地就挺进了湿滑的花径,开始了新一轮的悍然挞伐。

猫咪也想不通,它每天都会来这里小憩,为什么今天忽然被陌生人霸占了地盘,教室里还一直传出淫浪的叫喊声、书桌晃动的吱嘎声,天色变黑后,这些声响才停了下来。

那个轰它出去的男人穿着白衬衣,运动裤,裤腿上不知为何湿了一大片,他怀里还抱着另一个人,面色通红,双眼紧闭,这两人霸占了猫咪地盘,还不道声谢,就大摇大摆地下楼了。

要是再碰见他们,一定要挠几次解恨,猫咪这样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