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红高粱

Work Text:

谢允是村里最富谢家地主家的三儿子,张小凡他爹在谢家当长工。
张小凡人勤快老实,还做得一手好菜,秋收农忙的时候,他爹给他拎过来干活做饭,白天一起收谷子,中午砍柴做饭,下午要陪着一堆姑娘织布,晚饭还是他掌勺,等所有人都安顿下来,才轮到他洗澡休息,老实孩子也不抱怨,他爹跟他说这是磨炼,以后熟悉了,就能更快的跟他爹一道待在谢家,算有个铁饭碗。
谢允有几个钱,每天花枝招展的从下人堆里走过来走去,穿的都是张小凡摸都不敢摸的上好料子衣服,只能偷偷看他,心里羡慕得很。

张小凡整天忙活到夜里,这天凑巧,谢允刚喝完酒回来,谢家门前池塘边上,正是张小凡在那儿。
平时灰头土脸的小傻子,脸洗干净了倒是惊人的好看,眼睛又大又亮,嘴唇嫣红,四肢长长的,光着两瓣又白又软的屁股在月光底下搓澡,丝毫没有注意后头那谢三少爷正咽着口水盯着他看。
谢允平时喜好读书,也爱写些折子话本,什么狐狸精怪,艳鬼痴女没读过,看那些书中人翻云覆雨、为爱痴狂的故事,也不过一笑置之,哪成想,今儿个看到这个平时呆呆楞楞的小傻子在野塘子里搓个澡,倒像看到了书里吸人精气的小妖精。
等他反应过来,自己已经走到那人身后,哑着嗓子故意问,“是谁在我家池塘里洗澡啊?”
张小凡吓得一屁股摔水里去,水和着泥溅了谢允一身,他看清来人,更是大气不敢出,心里只有一个念头,“那衣服可贵了,完了完了……”
谢允看他四仰八叉的样子觉得好笑,等看清楚他涨红的脸颊,白嫩的胸脯,还有大张的腿根,又只觉得下身开始发硬。
他居高临下的看着张小凡,审视的眼神让张小凡又怕又羞,无意识的把腿合拢,拿手去遮住自己,谢允可不干,弯下腰摸着他的脸,“把腿张开。”
“三少爷,我…”张小凡眼神乱瞟,觉得自己要挨打,毕竟弄脏了主人家的衣服,他爹跟他说过,千万要当心,可不能闯祸,现在可不好了,闯了祸,自己挨打是小,万一连累他爹……
他心一横,闭起眼睛把手拿开,转身扑通趴水里,白晃晃的大屁股撅得老高,声音都在发抖,“三少爷…对不起,我把你衣服弄脏了,你…你打我吧,我明儿帮忙把衣服洗干净,求求你,千万不要怪我爹……”
要不是知道张小凡生性单纯,谢允还道他是故意勾引自己呢,看他浑身上下没有二两肉,所有肉都长屁股上去了,圆乎乎的,像两块发面馒头,腰肢柔软纤细,还陷下去两个甜蜜的窝,更衬托他臀肉丰腴。
谢允才不客气,上前大手一挥,就在他屁股上打得啪啪作响,乡村安静的夜晚听得特别清楚,张小凡吃痛,但不敢说出来,委委屈屈的掉眼泪,不一会儿就觉得自己屁股火辣辣的疼,想必是被打肿了。
“你以为挨顿打就没事了?”
就在张小凡以为谢允放过自己的时候,他听见他的主人笑了,“这衣服脏了,你笨手笨脚的,怎么洗得干净,最好买件新的赔给我。”
张小凡肯定买不起这衣服,他怕得嘴角都在打颤,“三少爷…您饶了我好不好…我,我真的不笨,我能洗好。洗干净,保证跟新的一样,对不起对不起…”
谢允不啃声,张小凡心里头凉了半截,顾不得屁股痛,从水里站起来,想去拉着谢允的手求他,但想到自己手刚刚摸了池塘的水,谢允肯定嫌他脏,只好不知所措的绞手指,巴巴的望着谢允。
他哪儿知道身前这个看起来正经的公子哥,脑子里头正想着怎么把他骗到手,自己全身都被看光了也没点自觉。
对于他这种没自觉,谢允觉得有种莫名的火气,“就凭你?”
张小凡头都埋了下去,夜里的凉风吹得他肩膀起了层小鸡皮疙瘩。
谢允看着他温顺的样子,越发焦躁,鬼使神差的抬起他的下巴,“不过,除非你可以让我高兴,我就不罚你了。”
张小凡眼睛都亮了,“真的?”
“真的。”谢允点点头,眼里像有一簇火苗,“而且我开心了,还要赏你,这衣服你喜欢吗?我都买给你。”
张小凡想了一下,自己还要干农活,穿这么贵的衣服显然不合适,自己也舍不得,于是认真的提出,“衣服…衣服我不要,可不可以赏我家些粮食。”他害羞的眨眨眼,“苞谷可以吗?”
谢允觉得自己鸡巴硬得像苞谷。
不再废话,他拉着张小凡上岸,哄着人家到边上一块高粱地里,把周围一圈高粱都踏平,把人推到上头平躺,自己开始动手解裤子。
张小凡云里雾里,三少爷可真奇怪,难不成跟他一样脱光了躺这高粱地里,就能让他高兴?
谢允才不管那么多,欺身压着张小凡,看他懵懵懂懂的盯着自己,毫无防备的样子,声音糯糯的,“三少爷…”
张小凡觉得三少爷长得真好看,剑眉星目的,身上也好闻,哪里像他这样的下人,整日脏不垃叽浑身臭汗,只能夜里到池塘里洗洗,越想越觉得自卑,浓密眼睫垂下,颤颤巍巍的抖。
“想什么呢小傻子?”谢允问他,手不老实的去摸他腰侧的软肉。
张小凡被摸得有些痒,不好意思的把头缩到肩膀里,还是很诚实的回答,“想三少爷,三少爷您可真好看。”
这次换谢允愣了,嘴里调戏的话都噎在喉咙里,心脏反而突突直跳,心尖尖那儿酥酥麻麻的,像是第一次坠入爱河的毛头小子。
他谢允什么姑娘没见过,兔儿爷也看过不少,好看的、风骚的、才貌双全的,不论是谁,他都从来没有这种感觉,倒是对着这个漂亮的小傻子,自己心里软得一塌糊涂。
心里越软,鸡巴越硬。
他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干脆拿嘴堵了张小凡的嘴,跟他黏黏糊糊的亲嘴,张小凡从来没干过这个,整个人都僵硬了,直愣愣的像根小木头,瞪大眼睛不敢动弹。
有种奇异战栗感从谢允的脚底板到大腿根,再从灼热的下腹,汇聚到他硬挺的下身上,他舌头勾着张小凡嘴里的涎水,但还是觉得渴,拉着张小凡做惯粗活的手去摸自己的鸡巴,另一只手也没闲着,打着转去揉小傻子刚洗得干干净净的肉穴眼儿。
“呜…三…三少爷,这是干啥…”张小凡终于趁谢允亲够了,喘着问他,他家三少爷那金贵的手指正朝着他自己都开不了口说的地方里边儿捅,从未有人碰过的地方被粗暴的开拓,他快疼得哭出来了。
“闭嘴。”谢允恶狠狠的看到,两眼都是血丝,“还想不想要苞谷了?”
张小凡其实有点不想要了,不过比起痛,他更怕他爹受罚,只能尽量放松,让谢允去做着他并不了解,实际上在侵犯他的事情。
谢允被他撸鸡巴撸得越来越硬,反正也忍不了了,干脆就握着他的手狠狠地撸两下,然后龟头抵着穴口,直直的往里捅。
实在太痛了,张小凡腿抖得快抽筋,脚趾头都绷直了,胆大包天去捶他主人的肩膀,一张嘴泄出来的都是哭腔,抽噎着喊他,“不要了…三少爷我不要苞谷了,您放过我吧…呜…求求您…”
色欲当头的男人往往都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都到这步了,谢允断不可能放过张小凡,骗人的话张口就来,“乖,等会,等会就不痛了。”然后火急火燎的整根都塞进去,直到两颗睾丸抵到张小凡肉厚的屁股蹲才停,结结实实的给他破了身。
张小凡被他干进去,整个人都痛得失神了,张着嘴像被抛到岸上的鱼,无助的喘气,泪水口水混合着流淌,喃喃的叫痛。
谢允正被他绵密穴肉绞得头皮发麻,控制不住的操他,开始张小凡还哭爹喊娘的拒绝,没隔多久哭叫声就变了调,变成软软糯糯的抽泣,再后来,变成腻哒哒的呻吟。
谢允用力的撞击张小凡的肉穴,弄张小凡浑身发颤,他把全身的重心都集中在龟头上,大开大合的操干,一边埋着脑袋舔吻张小凡的奶头。
“少爷…好奇怪…啊,我没有奶,你别舔…少爷…”张小凡抱着谢允的脑袋,说不出抗拒还是迎合的扭动,他只觉得好奇怪,被谢三少爷的鸡巴捅了屁股,明明还很疼的事情,现在却舒服得让他没了力气。
两人就幕天席地干着那事儿,可怜张小凡白天还是个未经人事的雏儿,晚上就被几根苞谷骗得失贞。
谢允看他得趣,心下就想使坏,耸得又急又快,亲他嘴唇下边的痣,哄他,“叫两声哥哥来听。”
张小凡老实巴交,浑身被干得泛红,开口都是哑的,“哥哥…允哥哥…”
月光底下干干净净满面春色的张小凡漂亮得让人眼晕,谢允不跟自己客气,折了他修长肉欲的大腿挨到肩膀,底下糜红的肉眼儿就看得更清楚,紫黑的鸡巴在那儿穴里飞快的进出,淫荡的带出些水液,又全部被操回去。
张小凡没办法,脑子里一会儿是满地高粱,一会儿是苞谷,乱成一团浆糊,哼哼唧唧的叫喊,小猫发春一样,秀气的阴茎一甩一甩的,仔细一看,被谢允操得滑了精。
谢允笑了,张小凡痴痴的看着他笑,无意识的张口,“允哥哥…”
“想要什么,允哥哥都给你。”
张小凡摇摇头,“允哥哥,你能不能多笑笑,你笑起来,好看。”
谢允闻言,笑得更开心了,心里对张小凡还有的一点怜惜被他懵懂的依恋撞得支离破碎,掐着他细软的腰,要干死他一样的用力,下半身跟打桩一样,直接操得张小凡魂不附体,肉穴绞了又绞,腿根抖得跟刚出生的小羊羔一样。
“你以后天天让我操,我天天给你好东西。”谢允还在笑,下身一点放过他的意思都没有,“听见没有?”
张小凡再傻也知道自己被欺负了,但是怎么都不敢违背谢允,屁股被操得颠过去颠过来,惨兮兮的点头,“天天…给哥哥操……啊…哥哥,慢一点,我里面好酸…”
他哪儿知道自己说这些话只能让那谢三少爷更想欺负他,想把他肏干得上下一块流水,最好食髓知味,每天缠着要自己肏他,他们都是年轻人,说不定多操几次,这小傻子就能怀上他的种,到时候下了崽,大着奶子也要给他肏,指不定还没出月子,又给他肚子弄大。
谢允脑子里开始不着实际的幻想,这小傻子勤快又好看,饭也做得好,什么活都会干,留在身边指定不亏,他谢允平时也算是个好人,如果他能留在身边,自己一定会好好待他……
他凶狠的抖腰,眼神倒是出奇的温柔,“小凡,你想一直留在我们家吗?”
张小凡已经被肏得迷登了,又被长得极好看的谢三少爷用软得像红豆沙馒头一样的眼神看着他,只会傻兮兮的点头。
“嗯,那,那我有一个办法,”谢允难得红了脸,“你来当我的少奶奶怎么样?我把你娶进门,你就能一直留在谢家了。”
“啊…少奶奶,那我爹…”
“你爹就是我老丈人,以后还能当个管事儿的,不用那么辛苦了。”谢允低头一口一口啄他通红的脸蛋,“你也不想你爹那么辛苦对不对,到时候你进了门,我们家就会给你们家吃不完的粮食,你也能天天穿好衣服。”
张小凡感觉谢允那活儿在他穴里紧密的磨,磨得他腿根都绷紧了,他脑子实在没法思考,主动用水嫩肉穴去夹谢允鸡巴,把自个儿屁股往男人胯下送,张着嘴喘气,“好……给你,当少奶奶…”
谢允一颗悬着的心稳妥的落到地上,转而有种无比的快活从跳动的心脏淌遍全身,过电一样的从血管流经四肢百骸,再从酥麻的指尖回去,无法控制的爱意无处宣泄,全部化为疾风骤雨的抽插,把张小凡钉在乱七八糟的高粱地里,干得他哭着喊着叫哥哥,刚刚高潮过的阴茎又挤出一些精液,后穴抽搐着,热液涌出,被肏得喷了潮。
谢允感觉鸡巴被湿淋淋的浇着,爽得头皮发麻,狠命的在他高潮的嫩穴里抽动几下,伏下身在他耳边叫了声媳妇儿,又浓又多的精液就射了张小凡满肚子。

 

半夜里,谢家三公子大摇大摆的抱了个人进自己房间。
张小凡裹着谢允的外袍被迷迷糊糊放床上,好不容易清醒一点,又被拉开腿一阵狂肏,什么淫乱姿势体位都各来一遭。一会儿被压着亲嘴,一会儿骑马一样跨在谢允身上颠,一会儿跪趴着翘起白嫩大屁股,一会儿被抱起来抵着门框顶。
哥哥相公的叫声响了一夜,听得人面红心跳,直到清晨阳光升起,才渐渐止了。

 

一个月后,谢家三少爷娶媳妇儿了,听说是张家那个勤快老实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