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番外 一家之主

Work Text:

番外 一家之主
跟黎朔合伙开餐馆的想法被洛羿一票否决后,温小辉心里有点小脾气。
倒也不是非得去开这个餐馆,他只是觉得洛羿老是因为跟黎朔有关的事神经紧张,实在是幼稚。他这个人虽然又爱嘴炮又爱闹,看起来不正经,其实在感情上是有洁癖的,洛羿成天吃飞醋,岂不是太小看他了?
温小辉又把俩人谈恋爱的细节咂摸了一遍,猛然警醒,自己居然老是被洛羿牵着鼻子走,就算洛羿对他再温柔纵容,但只要洛羿不允许的,最后都稀里糊涂没下文了,无论是家事外事,还是床上床下。
那个小崽子明明比他小,又是他的晚辈,凭什么处处管着他?越想温小辉就越不是滋味儿,逆反心理让他十分想较这个劲,是时候重振一家之主的威仪了!
洛羿洗完澡出来,就看到温小辉背对着自己躺在床上,腰臀曲线极为诱人,一条雪白细长的腿从小短裤里延展出来,微曲着夹着被子,脚掌嫩粉透白,一根根脚趾都跟剥了皮儿的蒜瓣一样可爱。
洛羿坐到床上,手覆在那长腿上轻轻抚摸,细腻柔软的肌理仿佛能把人的手陷进去:“又不好好盖被子。”
温小辉拍开他的手,把脸埋进枕头里。
洛羿一把将温小辉捞进自己怀里,鼻尖抵着他的鼻尖蹭了蹭:“还生气呀。”他的手再次抚上温小辉的腿,指尖跟弹钢琴一样顺着他的膝盖往上跳跃,最后捏揉起他大腿内侧的软肉。
温小辉忍不住夹紧腿,推了两下没推开,他体型比洛羿小了好几号,被洛羿像小孩子一样按在怀里,他撇撇嘴:“没生气,我只是在想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洛羿的脸埋进温小辉的脖子里,嗅着那清甜温暖的气味,忍不住用牙细细地咬了一口。
“咱们俩谁是一家之主?”温小辉推着洛羿的下巴,把他的脸推开了。
洛羿充耳不闻,锢着温小辉薄薄的腰肢,大手钻进他短裤里,捏着他肉呼呼的屁股蛋。
“跟你说正事儿呢!”温小辉想狠狠掐一把洛羿的胳膊,结果那胳膊也不知道是怎么练出来的,硬得跟铁块一样,几乎没有多余的脂肪能让他揪起来,他恼了,一边拍洛羿的胳膊,一边奋力要从他身上下去。
洛羿轻轻松松制住了他:“乖点,你真想说正事,就别在我身上扭来扭去的。”语意虽是在哄,口气却带了点威胁。
温小辉不敢动了,转而不忿地瞪着洛羿。
那瞪得溜圆的大眼睛和微鼓的腮帮子,让他看起来像一只被抢了食的小仓鼠,洛羿眼里满是宠溺地笑:“你说你的。”他继续摸他的。
温小辉常年把保养列为一等一的大事,全身皮肤都又白又嫩,体毛又少,摸起来简直要腻人的手,洛羿喜欢得不行,有时候哪怕不做到最后,每天也要抱着温小辉亲亲抱抱摸摸。
洛羿把温小辉抱坐到了腿上,让他面冲着自己。
“谁是一家之主。”温小辉不太情愿地、徒劳地往后缩了缩,洛羿再这么摸,他也把持不住了,这个兔崽子。
“你啊。”洛羿轻笑着,“你又聪明懂事,又比我大,还是我名义上的舅舅,当然是你。”
“你每次都是说一套,做一套。”温小辉不满地说,“每次都说什么都听我的,结果真正重要的事,都是你说了算!”
“有吗。”洛羿用手指拢住温小辉软绵绵的性器,漫不经心地说。
温小辉猛地夹住双腿,怒道:“这样说不下去了,我真要生气了!”
洛羿无奈地把手收了回来:“你说。”
“你每次都是,要么义正言辞跟我讲大道理,要么扮可怜,反正最后怎么都是你有理、你对,然后就变成你做决定,或者让我做你想要的决定。”温小辉啪地两手捧住洛羿的脸,凶巴巴地说,“是不是这样,我算看透你了。”
洛羿笑了:“可是,我记得我很听你的话,你让我穿什么我就穿什么,吃什么,买什么,做什么,去什么地方,不都是你说了算吗。”
“这些都是生活琐碎!”温小辉感觉自己越来越清醒了,“真正重要的事都是你决定的,我感觉我他妈就跟……就跟你老婆一样,什么都得以夫为纲了,太不像话了。”
“你不是吗?”洛羿舔了舔温小辉柔嫩淡粉的唇,“你不是我老婆吗?”
温小辉抿了抿唇,犹豫了一下,小声嘀咕:“……是。”
“但我们家是老婆说了算。”
“嗯。”
“那还有什么问题?”
“你不要给我打马虎眼!”
洛羿握着温小辉的屁股,把他往自己怀里推,让他能清晰感觉到自己胯间肿胀起来的物件:“还是为了那个餐馆的事,对吧。”
温小辉头皮过电一样麻,两手抵着洛羿又硬又烫的胸膛,却无法拉开彼此间的距离,因为洛羿的手就扶在他背后,轻松固定着他。他仍能回忆起十五岁时的洛羿,刚刚发育的少年就像刚刚抽枝的小树,躯干修长而枝干清癯,初显男人的骨架,附着少年的肌理,远不是现在这样,拥有健硕的、充满力量的肌群,不费力气就能把他抗来抱去。
俩人的性器隔着睡裤撞在了一起,温小辉快速换了一口气:“不、不全是,主要是我意识到我在这个家没有话语权。”
洛羿的手再次钻进了温小辉的后裤腰,揉弄着他的臀瓣:“你看,这就是我不同意的原因,我们肯定会为了跟黎朔有关的事闹别扭,甚至吵架,并不是我多么小心眼,连让你交朋友都不行,但我们不该为外人吵架,这是为了家庭和谐。”
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温小辉根本无从反驳,他之前也反驳过,然后被洛羿驳得没有还嘴余地,才懒得再浪费口舌,他轻喘了一声,徒劳地抓着洛羿的手腕,趁着还清醒,快速说道:“我现在不跟你谈餐馆的事儿了,过了就过了,我现在只说以后,以后必须把我一家之主的地位落到实处,必须真的听我的。”
洛羿依旧笑着:“听你的呀。”
“不要张嘴就来,我要看你表现。”
“好,你希望我怎么表现。”洛羿张嘴咬住了温小辉的喉结,逗弄舔咬着。
“先……先试试你的诚意,明天你不是放假吗,明天一天,我说什么你做什么,要完完全全听我的话。”
“可以。”
温小辉将信将疑,威胁道:“你要是食言,我们就分房睡。”
“不会的,明天开始,对吗。”洛羿仍旧是一派温柔。
“嗯,今天不都结束了。”
洛羿回头看了一下表:“还有一个半小时。”
温小辉还没反应过来洛羿纠结这一个半小时干嘛,就被他掀倒在了床上,屁股一凉,小短裤被扯了下来。
“洛羿!”温小辉在洛羿怀里蹬着腿抗议,他确实已经被撩拨起来了,但这时候从了总觉得好像输了。
洛羿一把圈住他细细的脚腕,扛在了自己肩上,手指熟门熟路地抓住了温小辉的性器,低笑着说:“时间有点短,我尽量控制。”
命门一被掌握,温小辉的身体立刻软了,声音也软了:“老公……”
洛羿亲吻着温小辉的小腿,将沾了润滑液的手指抵入那嫩粉的穴里扩充。像是为了证明浓缩即精华,他没做什么前戏,直挺挺就插了进去,且存心不想让温小辉明天有精力对付他,压着人好一通折腾。
温小辉在快感层叠,神智恍惚之间暗暗发誓,明天一定要大发神威,把洛羿整治得服服帖帖!
----
俩人睡到了快十点,温小辉懒洋洋地醒来,习惯地抬起洛羿的胳膊,往他怀里钻。
洛羿顺势将人抱了满怀,夹带鼻音的慵懒嗓音在温小辉头顶响起:“是不是该起床了。”
“反正是周末。”温小辉打了个哈欠,“我说什么时候起就什么时候起。”
“没问题。”洛羿伸手摸到遥控器,“窗帘打开?”
“嗯。”
电动窗帘缓缓朝两边滑开,金灿灿的阳光自一缕铺陈成一片,仿佛是光亮、温暖、爱与自由接踵涌入了室内,俩人看着大大的落地窗外摇曳的树影,一时都沉溺在这份安宁中。
“阳光真好。”洛羿在温小辉耳边说,“今天怎么安排,一家之主?”
温小辉的后背靠着洛羿宽广温热的胸膛,什么天堂桃源,都及不上这个怀抱,他咧着嘴傻笑:“先起来吃个饭,你给我做,然后你陪我去新开的一个游乐场。”
“游乐场?”洛羿失笑。
“不准笑。”温小辉拧了一把他的大腿,“今天阳光这么好,拍照肯定好看,去游乐场玩儿之后呢,我们就去吃饭,晚上住最近很火的主题酒店。”
“都听你的。”洛羿把玩着温小辉细白的手指头,“想吃什么。”
“我想想啊,上次你做的那个咸蛋黄烧麦好好吃,但是藕粉芋圆也好吃,抄手其实也不错,你煎的吐司也好吃……”温小辉嘟囔着自己喜欢吃的东西,讨论吃什么并不重要,和心爱的人在一起,说些不着边际的废话都是甜蜜蜜的。
“那都做?”
温小辉笑了:“都做我们今天就不用出门了。”
“慢慢想,不着急。”洛羿低头咬了一口温小辉雪白的肩膀头。
温小辉咯咯直笑:“你属狗的啊总咬我。”
“就喜欢咬你。”洛羿又去咬他的脸,一排齐整的白牙含住温小辉脸颊上的软肉,上下牙床错齿磨了磨。
“最喜欢咬哪儿?”温小辉坏笑。
“最喜欢咬你下面。”洛羿的手就要下移,“现在就想咬。”
温小辉一把抓住他的手:“不准。”
洛羿果然不动了,他翻身平躺,让温小辉趴在自己身上:“老婆的下一步指令是什么?做饭?”
“我觉得这样趴在你身上也可以。”温小辉抱住洛羿的脑袋,揉搓他的头发,凑上去亲他的唇,然后仔细端详着这张近在咫尺的俊脸,在一起这么多年,时常看来还是让他怦然心动,他感叹道,“老公你为什么这么帅,你是全世界最好看的男人,你是不是为我定制的?”
洛羿揉着温小辉的头发:“是,我是为你来的。”
温小辉趴在洛羿胸口,懒洋洋地傻笑:“我想好了,还是吃烧麦吧。”
---
吃了顿美味的早餐,画了个完美的妆,穿上情侣装,温小辉拉着洛羿的手出门了。
俩人在新开的游乐场里疯玩儿了大半天,旁若无人地做一对普通情侣,丝毫不在意别人或讶异、或猎奇、或艳羡的目光。
玩儿到下午,温小辉累了,坐在长椅上抖着发酸的腿,小声埋怨:“今天怎么这么多人啊。”
“天气好嘛。”洛羿眯着眼睛看着涌动的人潮,又看了看温小辉因为兴奋而红扑扑的脸,他对很多事都缺乏兴趣,更不爱来人多的地方,可只要看到温小辉开心,他就觉得这件事值得做。
“算了,不玩儿了,排队太久了,我们去主题餐馆吃个饭,然后回酒店吧。”
“好。”
吃完饭回到酒店时,天已经黑了。
温小辉故作神秘地让洛羿闭上眼睛,说自己定了一个很有趣的主题房,要给他一个惊喜。
关了门,洛羿睁开眼睛一看:“情趣房啊。”屋内灯光暧昧,主色调是对比颇为强烈的粉和黑,一半是情色,一半是克制,艳而不俗,独具匠心的设计体现在方方面面,软装看来都价值不菲,和传统意义上的媚俗的情趣酒店截然不同。
温小辉拍了他一下:“什么‘情趣房啊’,能不能装得兴奋点儿、惊喜点儿,你不是演技高超吗,这酒店可是和很有名的设计师合作的,很贵的。”
洛羿故意忽略了那句“演技高超”,一把将温小辉揽进怀里:“我兴奋得要命,虽然我不在意在什么地方做,不过我喜欢新场景。”
温小辉哼笑一声:“先说好,今晚做什么、怎么做,都由我来决定,我劝你别兴奋得太早。”
“全听你的。”
温小辉捏了一把洛羿的屁股:“给爷去洗澡。”
“一起……”
“去。”温小辉挑眉叉腰。
洛羿进了浴室,温小辉便把双肩包里的东西都倒腾出来,清点了一下,又塞回去,然后打开一个靠墙的五斗柜,果然从里面找到一些酒店提供的道具,他露出一个色兮兮地笑容。
十分钟后,洛羿围着一条浴巾,坦然从浴室走了出来,倒三角型的极品身材让温小辉时常看得要流口水,俩人在家里一起健身的时候,时常健着健着就滚到了一起,他对洛羿的脸蛋身材根本毫无抵抗力。
洛羿看了看温小辉抱着的双肩包:“给你背了一路了,里面到底装了什么宝贝。”
“一会儿你就知道了,去床上等着我。”温小辉用食指轻佻地勾了勾洛羿的下巴,“等小爷宠幸你。”
洛羿乐不可支的样子,乖乖去床上了。
温小辉也走了过来,从床上拿起一条黑色缎带,把洛羿的眼睛蒙住了。
洛羿笑道:“想玩儿什么。”
“不能剧透。”
温小辉冲进浴室,以最快的速度洗了个澡,自己做了扩张,然后换上上次在日本买的“装备”,满意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舔了舔嘴唇,走出了浴室。
洛羿好整以暇地靠坐在床头,含笑等待着。
温小辉从五斗柜里拿出一条束缚带,他警告道:“不许动哦。”
“不动。”
他跨坐到洛羿腿上,将洛羿的两手绑在了床架上。
洛羿的笑意更深了。
温小辉摸了摸洛羿的脸,亲了一口他柔软的唇:“老公你好香哦。”
“我什么也没用。”
“你本身味道就很好闻。”温小辉又咬了一下洛羿的下巴,身体往前挪了挪,屁股正坐在了洛羿的大腿根,一层薄薄的浴巾之下,是洛羿蠢蠢欲动的性器。
温小辉两手盖在洛羿厚实的胸肌上抚摸,屁股也故意扭了扭,磨蹭着洛羿的性器。
“好摸吗。”洛羿的身影变得有些低沉。
“好摸。”温小辉一边抚摸着洛羿的腰腹,一边凑上去用嘴含他胸前的小乳珠。
洛羿拱了拱下身,欲望逐渐抬头,而温小辉还在扭,简直是隔靴搔痒。
洛羿低声说:“放开我。”
“做梦。”温小辉坏笑着,“说好了今天全听我的。”
温小辉继续舔吻洛羿的胸肌,双手从洛羿的肩胛一直摸到后腰,他扯散了浴巾,两手钻进去摸洛羿挺翘紧实的屁股,浓烈的情欲在血液中流淌,在空气中升温。
洛羿忍不住挣扎了一下,那束缚带的主体是金属材质,两头是皮质的手环,非常结实,他两手动弹不得,只能不住地往上顶,已经点燃的浴火得不到纾解,令他有些烦躁。
温小辉见差不多了,突然扯掉了洛羿眼睛上的绸带。
屋内光线本就暧昧,他的眼睛很快适应,一眨不眨地盯着温小辉。
温小辉后退几步,站了起来。
他穿了一套兔子的情趣内衣,有长长的兔耳朵,黑色小马甲和丁字裤,以及……一个带着白乎乎、毛茸茸短尾巴的肛塞。
洛羿的呼吸一滞,微眯的双眸闪现兽欲的光芒。
温小辉拽了拽自己的兔耳朵:“好看吗?”
“凑近点给我看。”洛羿的声音有些干哑。
温小辉露出一个坏笑,并不靠近,反而背对着洛羿跪在床上,扭着雪白挺翘的屁股,那一截小兔尾巴被夹在臀缝之间,随着动作轻晃,缝隙间的风景若隐若现。
温小辉扭头看着洛羿,媚眼如丝:“想不想摸摸我的尾巴?”
“过来。”
“你说,你这辈子都听我的话。”
“我这辈子都听你的话。”
温小辉跪着往后退了几步:“不会跟我讲大道理也不会欺负我没你聪明,反正就是听我的。”
洛羿乖乖重复道:“不会跟你讲大道理也不会欺负你没我聪明,反正就是你的。”他泛红的眼睛只盯着温小辉那两团雪白诱人的臀瓣。
温小辉退到了洛羿面前,性器的前端已经把丁字裤顶得高高翘起,洛羿那如狼似虎的眼神让他的腰发软,他轻声说:“我准许你拔出来,用嘴。”
洛羿低下头,用牙咬住了那团柔软的毛球,略使力往外拽,前端输送来一些阻力,他没有急着用力,只听着温小辉小声哼哼。
“拔呀。”温小辉催促道。
洛羿咬着那毛球,再次往外拽,感觉那肛塞已经松动着往外滑,温小辉的喘息加重了,他却突然松嘴,肛塞便由着嫩穴收缩的力量,再次滑了进去。
温小辉低叫一声,腰都往下沉了几分,他怒瞪着洛羿:“刚刚还说听我话的!”
洛羿勾唇一笑:“你那里太紧了,不好使力,再来一次好不好。”
温小辉舔了舔嘴唇,全不害臊地把自己的屁股高高撅起。
洛羿再次咬住那毛球,用力一拽,肛塞彻底被拔了出来,带出一丝淫靡的液体,黏连在肉穴与毛球之间,那被微微撑开的一个媚红小洞就这样横陈在洛羿眼前,洛羿下身胀得发痛,忍不住又想挣开束缚。
温小辉故意又朝洛羿摇了几下屁股,然后转过身去,低笑道:“惩罚你刚才不听话,没得看了。”
洛羿挑了挑眉:“还要玩儿吗。”
“当然了,这是对你的教训。”温小辉重新爬回洛羿身上,隔着浴巾坐在那饱胀的、鼓囊囊的性器上,用臀缝夹着那粗长的肉棍,扭着腰摩擦。突然搂住洛羿的脖子,狠狠吻住他的唇。
亲吻是洛羿现在唯一能采取主动的事了,他强势攫住温小辉的下唇,急迫地吸吮啃咬,舌头更是顶入他的口腔,肆虐扫荡,吻得粗鲁又缠绵,仿佛要把温小辉口中的甘美津液都统统搜刮进自己肚子里。他下身也不住往上顶,恨不能马上冲破布料的束缚,直捣那销魂蚀骨的地带。
温小辉被洛羿亲得迷乱不已,灼热的气息在彼此喉间交换,湿热的吻代来层层叠叠的燥热,合不拢的嘴角淌下透明的粘液,滴答在赤裸地肌肤上,向水溅在烧热的铁板,滋啦一声,释放出惑人的热气。温小辉随手脱掉小马甲,用胸口蹭着洛羿,下身的嫩肉更被粗糙的浴巾反复磨蹭,激得他血液翻涌,性器自布料稀少的丁字裤里自己滑了出来,焦躁地挺立着,而臀缝间那根火热的巨物他都要夹不住了,心头的渴望变得愈发强烈。
洛羿粗声道:“够了吗。”
温小辉含糊地说:“那、 那你承不承认你错。”
“承认。”
“我都没说……唔……是什么。”
“你都对,让我做,好不好,小辉哥,老婆。”洛羿撒娇道,“老婆,快点。”他难耐地向上顶着。
“……”温小辉挣扎了一下,“不行,这一次不能轻易放过你。”他扯掉那碍事的浴巾,昂扬的大家伙突地立了起来,粗长狰狞的一根耀武扬威地高耸着。温小辉的脸潮红一片,口干舌燥,他的腰已经软得跟面条一样,这样隔靴搔痒只让俩人都憋得要发疯,他看着这根给他带来无数次高潮的宝贝,就觉得下身有个永远填不满的空洞在亟待它的入侵。
洛羿的眼神愈发暗沉,他抵着温小辉的额头,劝哄道:“你放开我,我让你很舒服好不好,像平常那样。”
“……不好。”难得看到洛羿被自己整治拿捏,温小辉憋得再难受也决定忍下去,此时心理上的快感暂时战胜了生理上的渴求。他舔着洛羿充血的嘴唇,继续坐在洛羿身上磨蹭,他一边抚弄自己的欲望,一边看着洛羿眼底爬满兽欲,仅是这样的眼神就让他快要射出来了。
洛羿轻咬着温小辉脸上的软肉,声音黯哑而温柔:“真的不放开我吗?”
“嗯,我得让你长记性。”温小辉穴中的润滑液已经被他的肠温融化,随着他的动作躺着俩人腿间到处都是,湿泞一片。
“……好,行,我一定好好配合你。”洛羿低笑一声。
温小辉嫌自己撸的不爽,干脆站起来,将性器怼到洛羿唇边,洛羿却没有像往日一样含住,而是抬眼看着他。
“老公,张嘴。”
洛羿微微张开嘴。
“含住啊。”温小辉催促道。
洛羿听话地将那白嫩的性器送进嘴里,用舌头轻轻卷了一下,惹得温小辉一阵战栗过后,却不再动了。
温小辉难耐地晃了晃:“老公,像平时那样……”
洛羿却将它吐了出来:“像平时哪样?”
温小辉怒了:“你故意的是不是。”
“是你说了今天要听你的,我完全遵照你的指使。”洛羿舔了舔唇角,“我等你的指使。”
温小辉意识到洛羿开始跟他作对了,再玩儿下去万一真生气了怎么办,洛羿生气了既不吵架也不冷战,甚至看不出来生气,但总有办法整治他,他知道见好该收了,乖顺地软进洛羿怀里:“那老公说句爱我,就让你插进来好不好。”
“爱你,不需要条件。”洛羿亲吻着温小辉的脖子,满是柔情蜜意。
温小辉含着洛羿的唇瓣在齿间研磨,同时握着洛羿那滚烫的巨物,往自己穴口送去,感受着大宝贝顶入肠道,撑开每一道褶皱,蛮横地闯入自己体内。
“啊……好胀。”尽管已经做了扩张,一开始进得还是不太顺利,仿佛有块铁杵在往他身体最柔软的地带戳探,他在洛羿怀里摆着腰轻吟。
“那就别夹这么紧。”
“慢一点。”温小辉双腿跪在洛羿身体两侧,艰难而小心地往下坐,那本就尺寸惊人的肉刃在插进来之后,分明又胀大了几分,摩擦过高热的肠壁,带来令人发抖的快感。他几次深呼吸,终于将其完全吞纳,他试探着动了动,喉咙里就翻滚出声声低吟。
洛羿额上涌现细汗,性器被那绵密高热的肉道谄媚地包裹,每一根神经都在叫嚣着最原始的冲动。
温小辉抱着洛羿的肩膀,上下动了起来,每滑动一下就发出情难自禁地声音。
洛羿舒服地低喘着,他的唇流连在温小辉的面颊、颈项,这种缓慢温存的节奏他虽然也喜欢,但不能满足他,他渴望更激烈的、更粗暴的,他知道温小辉也一样。
温小辉已经尽力加大摆动的幅度,但以洛羿的长度,依然无法大开大合地进出,快感增叠到了一定程度,就怎么都上不去了,而他的腰腿已经酸了,他一边起落,一边给洛羿解开了双手——把野兽释放出笼。
双手一得到解放,洛羿抱着温小辉就压倒在了床上,俩人的下体还紧密相连,温小辉的后背落到床垫的瞬间,洛羿借着身体前倾的力狠狠往前一顶。
那一下真是下了狠劲儿,不仅连根没入,连两个硕大的囊袋都恨不能挤进去一般,插得又深又满,温小辉尖叫一声,两条长腿浪荡地张开,脚背到脚趾都绷得紧紧的,他胸腔震颤,又兴奋又害怕地等待洛羿猛烈的挞伐。
然后洛羿压在他身上,温柔地吻着他的唇,巨物蛰伏在他体内,却没有动。
温小辉抚摸着洛羿被汗浸湿的眉眼,不解地“嗯”了一声,夹紧了洛羿的腰。
洛羿额上青筋毕现,双目赤红,贴着温小辉的胸膛用力起伏着,他舔过那柔嫩红肿的唇,用眼帘挡着眼底的凶光。
“老公,怎么了?”温小辉感觉下体胀得要裂开了,那滚烫粗长的肉棍就那么一动不动地插在里面,他能感觉到阳筋根根地凸起,每一下起伏仿佛都连接着洛羿的心跳,他只要稍微一扭,后穴就泛起一阵酥麻,可是不够,远远不够!
“什么怎么了?”洛羿张开五指,兜了一手软糯白嫩的臀肉,一下下揉着。
“你、你怎么不动。”温小辉的声音充满了哀怨。
“你希望我动吗?”洛羿的声音因隐忍而沙哑。
“废话,你他妈进来观光吗!”温小辉怒叫。
“我等你的指使,你要我做什么,我就做什么。”洛羿低笑一声,“具体一点。”
“你……你动啊!”温小辉恨不得咬人了。
“遵命。”洛羿语调依旧温柔,“你想要什么节奏?轻一点,重一点,慢一点,快一点?”
“洛羿你是不是想死!”温小辉踹了他一脚,“不做了!”
洛羿却锢住温小辉的腰,将肉刃从那湿软的穴里拖了出来,肉头退到洞口时,一个挺身狠狠捅到底。
温小辉尖叫不止。
洛羿早已经忍得两眼发绿,以这样的凶狠抽插了好几下,将快感一浪高过一浪地推向温小辉的灵肉深处。
可就在温小辉不住攀升时,洛羿又突然缓了下来,开始轻浅抽送,缠绵旖旎地小幅度耸动腰肢。
“你喜欢哪种?”洛羿低头舔去温小辉鼻尖上的汗水,“也可以中和一下,深一点但是慢一点?浅一点但是快一点?你说,我照着做。”
温小辉的声音已然带了哭腔:“唔……我不知道,你……你随便,你平时怎样就怎么样。”
“乖,平时不算数。”洛羿哄着他,“今天只听你的,我什么都听老婆的,你要我怎么动,动几下,往哪里插。”
“洛羿你这个王八蛋……”温小辉快气哭了,呜咽着,“我、我要重一点,但是不要太深,啊啊……对,这里,往这里撞。”
洛羿调整了角度,抓过枕头垫高温小辉的腰,以温小辉要求的节奏再次抽送起来。
温小辉双腿瘫软,随着洛羿的动作逸出甜腻地叫声,他抚弄着自己的欲望,令前后两种刺激反复冲击他的神智,血液集中像下身汇去,随时都准备将他送上顶峰。
可这样插了几十下,洛羿却又停了下来,像急躁的鼓擂戛然而止,又像飞升的鸟儿自高空坠落,温小辉的情欲被卡在一个不上不下的位置,得不到纾解而煎熬难耐。
温小辉被折磨得要说不出话来。
“还要继续吗?你还没告诉我要动多少下,或者,换一个……”
温小辉嘴唇一扁,哭了出来:“洛羿你个畜生,王八蛋,呜呜呜,你就会……就会欺负我……你长什么本事啊你这个小兔崽子!”
洛羿忍不住一笑,吻着温小辉的眼皮:“怎么是我欺负你,我怎么舍得欺负你,不是在听你的话吗?”
“你滚,滚出去!”
“好,我滚出去。”洛羿说着就要抽出来。
温小辉哭得更大声了,双腿缠住洛羿的腰,肠道紧紧收缩,难耐地挽留、淫荡地催促。
洛羿忍得发痛,他压抑着呼吸:“那还玩儿不玩儿了?”
“呜呜……不玩儿了……”温小辉眼泪狂涌,“我不玩儿了,老公我难受,你干我好不好,我想要……”
“真乖。”洛羿心疼似的亲了温小辉一下,旋即抓着他两条腿对折到胸口,猛浪地抽插了起来。
酥麻的刺激卷土重来,比之刚才还要汹涌澎湃,洛羿的肉刃每一次进出都擦过温小辉的敏感点,而每一次肠壁的收缩也带给自己极致的快感。
温小辉依然在哭,却是欢愉过多痛苦,他浑身上下每一滴体液,都为洛羿而流。
他想要去抚摸自己的欲望,却被洛羿打开了手,洛羿的肉棒还深埋他体内,就将他抱起翻转,背对着自己按在了床上,屁股高高地撅了起来。
洛羿抓起温小辉的两条胳膊,将他们像是马儿的缰绳一般往后拽,以背位狂插猛操,每一次他的攻势将温小辉的身体往前撞,下一秒就被他拽着胳膊往后拖,肉根再次紧密地塞满肠穴,有力地胯部将温小辉白嫩的臀肉撞得发红,拍击的声音快速而密集,回荡在房间的每一个角落。
洛羿在温小辉头顶说:“你想要射,只能被我插射,自己不准碰。”动作像猛兽,说的话也像猛兽,可语调却还带点温柔疼宠。
“呜呜……好……”
温小辉被插得双腿发软,神智迷乱,几欲晕厥,欲望的洪流最终奔涌向闸口,而后不受控制地释放。
射精的时候,身体的敏感度成本增长,温小辉开始发抖、抽搐、哭喊,这时候洛羿赋予他的疯狂快感变成了让他死去后来的折磨,他哭着求饶,但后穴的缩紧只是让野兽更加亢奋、更加嗜血。洛羿松开了温小辉的双臂,将他的脑袋按进柔软的床铺里,迫使他的屁股抬到最高,给予自己更绝佳的角度猛攻。
温小辉脸上汗水与泪水混合,后穴粘液湿泞,整个人脆弱又可怜,柔软又甜美,只会刺激野兽的施虐欲,变本加厉地掠夺。
洛羿射了一次后,就抱着温小辉在怀里柔声安慰,听他微微打着哭嗝,嘴里全是在骂自己。洛羿带着饕足地笑意,懒洋洋地听着,不时抚摸着他的背脊安慰他。
“你听到了没有,我要跟你分房睡。”
“嗯?”洛羿迟疑了一下,“真的吗?”
“真的!你他妈就会欺负人!”
“真的吗?”洛羿又确认了一遍。
温小辉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有点害怕了。
“那今天是我们最后一次同房睡吗?”
“……”
“这个情趣房真的很有意思,不能浪费了。”
“……你要干嘛?”
洛羿将温小辉禁锢在怀里,拽过那刚刚绑过自己的束缚带,不顾温小辉微弱的挣扎,将他一只手一只脚给绑在了一起,以致后穴大敞,仿佛邀人品鉴。
“洛羿!”温小辉怒叫一声,但立刻认怂服软,“不、不分房了,我说说而已。”
“你到底哪句是说说而已?”洛羿的手指抚过温小辉的面颊,蹭掉他脸上的泪,软声说,“说让我听话,我听了,又说不玩儿让我听话的惩罚游戏了,那我就不听了,老婆,我不知道该怎么办啊。”
“你……你……”温小辉气得要炸了。
“那说好了不分房了。”洛羿亲了温小辉一下,手指插进他泥泞的后穴搅了搅,带着一串黏连地体液,尽数抹在了温小辉的脸上。
“不、不分了,你别绑我了,你放开我好不好。”看着洛羿暗沉的目光,温小辉瑟瑟发抖。
洛羿将他抱进怀里,蓄势待发的肉刃顺利顶进了那湿软的嫩穴,“那你以后还绑我吗?”
“不绑了不绑了。”温小辉倒抽一口气,又开始动情,没有办法,他的身体已经在和洛羿长久的欢爱中,变得敏感又浪荡,能为了洛羿眼神就硬起来。
“其实绑着没什么,但是绑着我还要撩拨我,分明是你在欺负我呀,对不对?”洛羿固定住温小辉的腰,用跟那温和商量的语气截然不同的粗野动作操干起来。
“我……啊啊……我错了还不行吗……”温小辉止不住浪叫,他被插成了一滩软泥,哪里还硬气得起来。
“乖,不用认错。”洛羿爱恋地吻着温小辉,“让我好好疼你。”
一场疯狂的情欲盛筵。
洛羿身体力行地“疼”了温小辉一整夜,第二天退房都是被洛羿抱上车的。
自那以后,温小辉再也不提什么一家之主,虽然洛羿总是说“我什么都听你的”,但温小辉发现,自己还是不带脑子的吃喝玩乐享受被洛羿打点好一切的生活吧,毕竟,他实在想象不出还有什么样的人生能比现在更加幸福。
至于下一次闲得蛋疼想作妖时,他会好好回忆那一晚发生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