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保姆进城记

Work Text:

01

王一博提着大包小包站在黑色suv面前,车洗得锃光瓦亮,亮堂的车身反射着他灰扑扑的样子,手上脖子上挂着不知名的各种香料串。
“这啥?”肖战助理拽了拽他脖子上挂的串,一扯还哗哗往地上掉屑儿。
“这俺妈给我的,大蒜。”王一博眼巴巴的看着那人拿他的蒜,心里着急,“诶,别给俺扯坏了!”

肖战从车里探出头来,有些不耐烦,“还要在外面待多久?”
助理对他鞠了一躬,说着不好意思,忙不迭推着王一博和他各种奇奇怪怪的包往车里送,王一博倒好,盯着肖战挪不动腿,“你就是俺的大老板?你真好看!”
肖战懒得理他,说了句快点就无情地摇上车窗,车的隐秘性很高,里头啥也看不见。

王一博这才回过神来注意到东西都被助理提后备箱去了,跟着绕到车后边去,“俺鸡蛋在里头呢,家里边老母鸡下的,放后边要弄坏!”
助理是真的想给这个土包子来一脚,明面上还得忍着,“鸡蛋肖总家里多的是,坏了再买就行。”
“不行。”王一博摇摇头,“你们城里的鸡蛋没俺家黑子下的蛋香。”
“那你说怎么办?”
“这车那么宽敞,俺拿前边抱着不行吗?”
助理有些为难,这车里坐着的肖大总裁,别的不说,那是又洁癖脾气又不好,今天跑到嘈杂混乱的火车站来接个乡下土包子已经已经让他脸黑得不能再黑了,这新鲜土鸡蛋上车跟他挨在一块儿,助理怕他能当场把人撕了。
肖战一刻也不想待在火车站出站口了,扭头跟后面说一句,“让他抱着吧,人先上来再说。”
助理这才把王一博一身乱七八糟的东西摘下来一股脑塞后备箱,再把人给推到后座去,谁知道一贯坐前头的肖战这下正坐在后座,靠着窗闭目养神呢。

王一博提着一壶洗干净的菜油壶装的鸡蛋,跟肖战大眼瞪小眼,肖战打量了一下他,又看看在外边一脸尴尬站着的助理,挥挥手,“你坐前边去啊。”
助理如释重负,嗖的一下钻到副驾驶上扣好安全带,放下后座隔板,催着司机开车了。
王一博局促地抠自己的指甲,头埋得低低的,村里人都说他胆子大,冲得像头小狮子一样,但是现在他连头都不敢抬,盯着肖战放在大腿上的手发呆。

不怪他怂,这肖战长得太好了,就算不耐烦看人,那双眼也能把人的魂儿给勾走了。不光是漂亮,还有种肆意妄为的气质,好像你第一眼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但是他要什么,你可能就心甘情愿的给他,管他是珍重待之还是随意践踏。
王一博从来没看过那么精致的美人,此刻就近距离坐在自己旁边,他大气都不敢出,生怕对方是个妖精,自己喘个气的功夫就给自己把迷魂药下好了。

“这是什么?”肖战昂贵的皮鞋踢他的裤管,鸡蛋在壶里滚来滚去。
王一博赶忙把壶抱稳了,跟他说,“俺家老母鸡下的蛋。”
肖战好奇的看一眼,又转头指了指后备箱,“那后边这些呢?”
王一博老老实实,“都是家里的土货,有香料、晒的菜干、果干还有俺家自己做的腊肉。”
“挺多啊,家里人挺疼你啊。”
“不是给俺的。”王一博说。
肖战没懂,“啊?”
王一博鼓起勇气看着肖战,“都,都是带给你的,俺娘说了,大老板有钱,啥山珍海味都吃过,俺就,就寻思给你带点东西过来,尝个鲜……”
他越说越小声,肖战吊着眼皮看他,他看了直脸红,又快速把头低下了。
“所以你说不坐飞机要坐火车,就是因为要给我带这些?”肖战挑眉。
“嗯…俺去坐飞机,他们说这些东西不让上。”

肖战点点头,想了想从河南到北京得坐多久火车,还真挺不容易的,刚刚在火车站生的气也消了,摸摸王一博的大腿,“好吧,既然是给我带东西,那我就原谅你了。”
王一博感觉到他手摸到自己腿上,腿部肌肉明显瞬间就紧绷了。
好在肖战也没再怎么动作,就收回手,靠着窗继续眯着了。

 

02

简直是走了大运了,王一博觉得,肖战很大方给了他很多很多的钱,而且长得好看,一颦一笑都让王一博心里像有狍子在撞一样。他在家里务农干活,做什么都勤快,有天他娘跟他讲,以前他爹帮过一个大老爷,那个老爷的儿子现在当了总裁,每天忙得不可开交,家里头也没个人照顾着,问王一博愿不愿意进城去照顾他。

他娘跟他说工资可高了,又轻松,住总裁的宅子里头,不用天天田坎山坡的跑,风吹日晒还挣不着几个钱,就做做饭打扫屋子,天上掉馅饼啊。
王一博说不去,这不就是那个啥,保姆吗?
他娘气得拍他脑袋,“你懂什么,进城不光为了赚钱,去给老娘讨个城里媳妇儿回来才是重点!”
王一博茅塞顿开,这才大包小包提着行李美滋滋的进了城。

说实话肖战这人确实麻烦事儿精,跟他相处的这段日子王一博深刻的认识到了。
吃东西挑,他是中原人几乎不吃辣,为了肖战还专门去学做川菜,每天剁辣椒剁得手指头都辣红了,肖大总裁才勉强点头。
爱干净到令人发指,王一博觉得自己仿佛就是家里买的那个扫地机器人,每天不是趴在地上捡头发丝儿就是擦桌子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衣服要按规矩叠,东西要按顺序放,每天还要给肖战讲笑话,好在他笑点低,王一博说什么他都笑得跟朵风里的大牡丹花一样,摇摇晃晃的直不起腰,王一博痴痴地想,还好俺不怕麻烦,只要他开心,怎么折腾自己都行。

有天肖战应酬喝醉了,被司机扶到家里,外面卖的醒酒药他不放心,连忙煮了醒酒汤。在等汤煮好的过程中,肖战拉着他发酒疯,非要给他穿粉红色的围裙,还给他拍照,王一博难为情得脖子发红,却把肖战逗笑了,“多好看啊,以后就只准这么穿!”然后他命令王一博坐在床边自己面朝里边枕在他大腿上,“以后在外面要说‘我’,不许说‘俺’,土死了,不过只有在的时候没关系,我不嫌弃你。”
王一博一下子觉得自己被雷击中了,呆呆的看着肖战移不开眼,梗着颈子不敢动——肖战的鼻息喷在他裤裆上,他觉得自己可耻的硬了。

第二天肖战还要照常上班,他吃早饭的时候精神恹恹,脸色苍白,平时要各种刁难王一博的环节都取消了。王一博知道他是宿醉后遗症,千叮咛万嘱咐司机要送他进办公室里再出来。

到了中午还不放心,他拎着保温桶,里面是他专门做的些爽口饭菜,拿着肖战手写的公司地址,坐公交要去找他。
结果碰上堵车,他生怕时间久了,青菜叶子在保温桶里被煨得软烂烂的倒了肖战的胃口,叫司机开了车门,把饭菜抱着,一路跑去了他公司。
好不容易到了肖战公司门口,前台拦着他不让进,急得他在门口结巴,一口一个俺俺俺,有些离得近的职员听见了,都在笑他。
他才想起来肖战跟他说,出门在外,得说我。
“我真的是来给肖总送饭的,你让我进去吧。”
他搁门外受了委屈,下垂圆乎的眼睛凝了雾气,城里人太坏了,不是笑他就是堵他,他只想给想要吃点热乎清淡的饭菜,咋这么难呢。
王一博也犟,站在门口不走,前台妹子实在没办法,打了电话要叫保安来赶人,正巧肖战的助理准备出去吃饭,他认识王一博,连忙阻止了前台打电话,“你怎么来了?”
王一博低着头擦眼泪,把保温桶递给助理,“给,给老板的,他不舒服,你跟他说俺……我自己做的,让他好歹吃点。”声音闷闷的透露着巨大的委屈,放了东西就要走,被助理拉住了,“上边二楼总裁办公室,你自己给他吧。”

肖战抱着台笔记本在看资料,王一博敲门进来他才看见是他,奇怪的问,“你今天怎么出来了。”摘了眼镜一瞧,好家伙,小土包子鼻头都红了,看到他还啪嗒啪嗒的掉眼泪,“怎么哭了?”
“俺就是想着你喝了酒,难受,想给你送点吃的。”
肖战拉他过来坐下,“那你哭什么啊?”
他抽了张纸使劲儿揩鼻涕,又觉得丢脸,把纸团扔进垃圾桶,“因为其他人都坏,不让俺来给你送。”
肖战扑哧一下笑出来,“那你觉得我好?”
王一博用了点头,“嗯,你给我发工资,包吃包住,你还好看。”
不是第一次听见有人说自己好看了,但是肖战就想听王一博说,非要问他,“哪儿好看?”
王一博张了张嘴,肖战的眼睛弯弯的,凑得很近,不自觉的都要被吸进去,他飞快的转过头,不敢再看他,嘴里喃喃地,“都,都好看,哪儿都好看。”

肖战也没为难他,自顾自的打开保温桶,瞬间喷香扑鼻,时蔬还新鲜的,炒了些辣子鸡丁,最底下是酸萝卜竹笋汤,又鲜又酸,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他的心瞬间软了,看着王一博明亮的眼睛,满是期待的看着他,觉得自己像是被捋惯了的猫,被伺候得开心又还是有些小娇纵,他指挥王一博,“我累得很,你喂我吃。”
果然,王一博立马行动起来,一勺米饭掺和着一些汤,又一筷子一筷子的夹菜,他手指都不用动,王一博还知道给他擦嘴。
饭刚安安静静的吃完了,王一博又马不停蹄的起来,两手捏着他纤薄的肩膀,“俺娘说俺手劲儿大,捏了舒服。”
肖战突然觉得这日子过得简直不要太舒心,他抬头看着王一博,小乡巴佬虽然土,但做事儿认真仔细,把自己简直捧到心尖上,最重要的是他不仅对自己好,其实长得好看着呢。
这种日子他想一直过,这个小乡巴佬他也想一直留在身边。

王一博还乖乖的帮他揉太阳穴,问他,“晚上想吃什么?”
肖战心想,想吃你啊,嘴里还是说,“随便。”
王一博嗯了一声,继续手头的工作了,肖战看着他挺直的鼻梁,轮廓分明的下颌线,舔舔嘴唇,计上心头。

03

最近肖战很不对劲,老是对他动手动脚的,在家还开始就穿条内裤,勒着两瓣屁股肉,撅着屁股在他面前捡东西。
王一博脸皮儿薄,每天都战战兢兢的,但是又控制不住自己的眼睛,时不时的往肖战身上瞟,偶尔肖战穿着宽松的睡衣在客厅里看电视,他总能因为看到那宽大领口下的锁骨而脸红。

这是他除了打扫第一次进肖战的书房,里面重要的东西太多,他看不懂又怕碰坏了弄乱了,会给肖战制造麻烦。
肖战斜斜的躺在沙发上,看见王一博扒着门框踌躇不前,挑挑眉,对他说,“进来啊。”
王一博这才硬着头皮上前去,他头天听到肖战洗澡的时候自慰,还叫着自己的名字,吓得他落荒而逃,晚上睡觉的时候满脑子都是他的脸,纤长的腿还有穿着西装裤都紧绷绷的大屁股,梦里直接射了三次,半夜裤裆里都是湿的,做贼一样的起来搓了内裤。

肖战穿着大衣,严丝合缝的裹着自己,不耐烦王一博龟速的移动方式,直接起来扯着他的衣领,王一博一下子压在他身上,两人都倒在了沙发上。
王一博惊得在沙发上挣扎,肖战脱了鞋,拿脚去蹭王一博的裤裆,“小乡巴佬,今天给你尝尝肉味儿。”
肖战的脚又嫩又软,王一博低头去看,一下子血液都凝固了,肖战的大衣下摆随着他的东西掀开了,里面没穿裤子,他腿上穿的是女人的吊带袜,在大腿处系了一圈蕾丝环,系得很紧勒得大腿的肉都挤了出来,在网上看被一片粉红色的布料挡住了,那是王一博平时穿的围裙。

腾的一下王一博脸就红了,他着急得不得了,又想拒绝肖战又管不住自己,鸡巴硬得爆炸,都快给他羞哭了,张嘴话都说不完整,“你…俺不是,别,别,你别动了…”
简直像个被主人欺负的小狗崽儿,肖战高兴得不得了,手指头轻巧的解开纽扣,大衣就掉在地上,果然他全身就穿着粉红的围裙和丝袜,其他的什么也没有。

肖战才不管他,脚后跟一勾就把王一博的宽松居家裤给勾下来了,内裤下面鼓起一大包,红润的龟头都遮不住,支棱棱的探在外面。肖战看得身子都酥了,拿脚继续揉王一博的鸡巴,那阳具滚烫湿滑,烫得他脚心发麻。
王一博也不好受,肖战的脚怎么又嫩又灵活,他感觉自己的鸡巴一跳一跳的,龟头被那丝袜包裹的脚趾碾过,都要马上喷精了。
“你!”王一博眼睛圆鼓鼓的,活像被欺负惨了,脸上
的软肉跟着嘴唇抖,“你别弄俺了……俺还没…没…”
他还是个童子呢!王一博欲哭无泪,他小时候看电视,里面说童子是最滋补的了,他的大老板那么漂亮,肯定是个妖精,王一博心想,自己马上要被妖精吃掉补身子了!

肖战空出手掀开围裙,精致好看的阴茎直挺挺的竖着,没穿内裤,贴在肚皮上冒水,他修长的手指抚上去,上下滑动着,眼睛吊着看王一博,“没见过男人?”
王一博羞得不行,他想村里头光着黑屁股蛋子插秧下田的,肯定不是肖战这种鸡儿都美得不行的男人,于是诚实的摇头,“没有…”
肖战挑眉,笑得又坏又荡,“那……”他岔开腿,腿间亮晶晶的,开了一朵花,“女人呢?”

霎时间,王一博梗得脖子都红了,血管明显的凸起来,他也真没见过女人,但他知道那是什么。
女人的逼,长在了他的身上,那里两边饱满得像小馒头,中间裂开一条粉哒哒的缝,油光水滑的,肖战怕他看不清,那手指掰开那条缝,肥嫩的花唇才含羞带怯的露出来,中间顶着一颗小豆豆,底下紧闭着一个小口,正翕合着往外冒液儿呢。
王一博的手被他拉过来,仔仔细细的摸过那里,肖战叫得很好听,喘着靠近他的耳朵,那牙齿啃他耳廓,“喜欢吗?小土包子,今天给你长见识了。”

稀罕,太稀罕了,神仙菩萨都没他稀罕,王一博口水咽得咕咚响,脑袋全是汗,他还绷着一根弦,口齿不清的拒绝,“俺…你,你别这样,俺喜欢…啊不是,俺不能,你是俺老板…”
肖战放开他的手,王一博正失落自己手指还没摸够那里滑腻的触感,肖战张开了腿,两只手分开花唇,“你是第一个,过来,尝尝。”
轰的一声王一博的脑子像火山爆发直接绷开了那根弦,他死死盯住那娇嫩的地方,一下跪在地上,脸凑到那里,鼻尖都顶到了肖战的阴蒂,他的嘴张开又闭上,开开合合啥话也说不出来,心跳得不正常,干脆不说了,伸出舌头直接舔了上去。

“哈…啊…乖,小土包子,我的小狗崽崽,嗯…好好舔舔…”肖战翻着眼皮,被舌头的温度烫得浑身发软,抱着王一博毛茸茸的脑袋晃动胯部,女穴在他脸上磨蹭,淫水沾了王一博一脸。
王一博鼻腔里全是肖战的味道,他被迷住了,那穴汁儿又多又甜,阴唇肉又烫又嫩,他凭着本能把舌头拱到底下小口里面去,立马被紧窄嫩腔夹住了舌头,惹得他不管不顾的吸吮,势必要把舌头顶得更里面去。

04

两片蚌肉被他舔得微微张开,爱液搅动的声音从那里传来,王一博平时嘴笨,这个时候倒是舌头灵活,从敏感的阴蒂到花穴褶皱,一点都没落下。肖战总是精明能干的眼睛都好像失去了意识,明艳的脸庞异常的酡红,张着嘴发出喘息的声音,他可没想到那舌头这么厉害,爽得他只会湿淋淋的流水。
那水太多,王一博都舔不干净,淅淅沥沥的顺着会阴淌到屁股上,后穴都被打湿了。
那穴口不同于艳色的女阴,粉粉的嘟起,王一博悄悄拿手指揉了揉,咽着口水直愣愣的盯着,“屁眼儿也可以给俺舔舔吗?”

肖战平复了一下呼吸,轻柔的地把腿抱住,头一侧,埋进臂弯里,露出整个白软的屁股,大腿被涤纶包裹住,性感又淫荡,他水红的舌尖在嘴唇轻舔一圈,有些戏谑的说,“还以为是村里头的小土狗,给尝了肉才知道,还是匹小狼崽子呢。”
王一博难得听懂了他的意思,知道他笑自己没见过世面还贪图他美色,结结巴巴说不出个所以然,急得奶膘都颤巍巍的,“俺不是……俺是觉得那儿漂亮……俺,俺太喜欢了…”
“随便你怎么觉得,”肖战抬脚踢在他胸口上,“要舔就快…啊!”

王一博他两眼发直,一把将眼前细瘦的脚踝攥住,拉开就往人家屁股眼儿上舔,他有些细茧的大掌抚撩上来,贴着腿心在丝袜包裹的美腿上流连,越摸心里越燥热,越舔越不得要领,扒开内裤揉着自己粗壮的鸡巴,腰身一拱一拱的,涨得要爆炸。
他看肖战正沉迷在他的舔弄之下,大着胆子把鸡巴蹭到丝袜腿上挤压,快感让他晕乎乎的,像被甩到了最绵软的云朵里,飘飘然,整个人好似飞起来了。
肖战腮边飞红,那根滚烫强壮的性器太诱人了,硬邦邦的乱戳,龟头还是生涩的粉色,分量却尤为壮观,沉甸甸的擦过去,搞得他心痒难耐,干脆主动拿手捉了,抵着自己的阴唇来回滑动。

“这才叫开荤,别跟个小公狗发情抱腿一样,就知道在腿上蹭。”肖战引导着那饱满的冠头慢慢嵌入自己,“嗯…好大…慢慢来…”
王一博憋着一股子劲儿,他头一次肏逼,那儿紧得不行,水当当的软,比炎炎夏日的桃子还多汁儿,箍得他腰眼麻酥酥的,想快点全塞进去,又怕自己太莽,给那精细的城里人弄坏了。
他进去一点又抽出来,深深浅浅的拱,弄得肖战叫声又甜又腻,他那儿也酸,被鸡巴撑着,整个人都使不上力,美目一横,作劲儿又上来了,劈头盖脸的骂,“你行不行啊,直接进去啊!”

王一博挺了挺腰,又进去一截,戳得肖战惊叫,他龟头顶到了什么东西,再难前进了,他冒了一身汗,趴在肖战身上喘,“俺进不去了,什么东西挡住了。”
肖战气不打一出来,拿手揪他脸,“你顶啊,顶破了就进去了!”
王一博这才反应过来,他马上要给肖战破身子了,激动得心潮澎湃,下盘一沉,赶忙攒劲儿,全部退出去堪堪夹个头部在里面,肖战还没来得及骂,他就一用力,顶破了那层膜,捣进了最深处。

那一瞬间,肖战鼻酸得厉害,眼泪控制不住的掉落,被干进来痛得他水红的嘴唇不断哆嗦,小腹隐隐抽搐了几下,又分泌一股子水来,润滑着肏进来的鸡巴,王一博只觉得那肉腔细密的包裹住他,还颤抖着把他往里面吞吃,一下脑子没转过弯,又卯足了劲儿再顶了顶。
这下直接顶到了肖战的宫口,头部都卡进了宫腔,他倒是爽得头皮发麻,肖战只觉得下腹又痛又涨,穴心却酸得不行,王一博轻轻动一下他都要尖叫着捂住肚子。

王一博拉过他的腿,脸贴着足底的丝袜摩擦,深深地吸气,一口一口的啄吻他的趾头,没人教他,无师自通的晃腰,咕叽咕叽的肏起逼来。
肖战还在适应那根过于壮硕的鸡巴,看他倒先爽起来了,还一脸痴迷丝足的样儿,气愤地用脚踩他的脸,“你慢一点啊!”

王一博赶紧慢下来,又盯上了他围裙底下露出的奶头,“俺慢点,俺,俺让你舒服。”说完又低头叼着奶头咂,他就像个小孩,饿了好久一样,明明没有奶,却在舌面生生咂出一股甜味来。

他动得绵长又缓,脉络突突的擦过敏感内壁,穴腔里一股带电的麻软渐渐涌起,肖战慢慢适应了,快感从尾椎骨爬边全身,又觉得不够了,推着王一博的脑袋催他,“你再快点…嗯…平时少给你吃饭了是不…”
他一会儿要慢一会儿要快的,作得王一博根本不知道怎么办,猴急的乱捅,嘴唇贴着胸口嘬,乳肉被他又咬又啃的愣是弄得红艳艳的,这下肖战满意了,长腿夹住王一博的腰,主动用逼套弄他的鸡巴。
“老板…你,你好湿啊,太爽了…”王一博满足的喟叹。
肖战开始抖,快感从肉穴里一波波袭来,那一丁点痛感早就荡然无存,眼神迷离的发浪,“唔,奶头还要,里面好爽啊,嗯啊…”

他几乎咬着嘴唇一边呻吟一边抽搐,饱满的睾丸撞得他逼口发麻,底下被干出白浆,沾在鲜红充血的阴唇上淫糜一片,人都要失去意识。
他的腿软得打抖,再也夹不住正狠狠耸动干他的腰,脚趾头并得紧紧地,纤长优美的脖颈后仰,面上被肏得潮红。
王一博干得上了头,公狗一样乱顶,太用力的动作让沙发都移了位,肖战还自己揉着奶头尖叫,哼哼唧唧的勾引王一博跟他亲嘴儿。
“俺只跟媳妇儿亲嘴儿。”王一博那根东西还肉筋暴突的插在肖战逼里奋战,脸上却露出不好意思的神情,说他天真也好,憨傻也罢,这个时候来跟肖战讲道理,“俺要是跟你亲嘴儿了,你,你就得给俺当媳妇儿。”
肖战都要翻白眼了,就是想跟王一博接吻,软嫩的逼腔一夹,先把人哄了再说,他语气又娇又乖,搂住王一博的脖子,“嗯…我给你当媳妇儿啊…”
骗得傻小子立马黏黏糊糊的跟他吻做一团,那根东西又深又狠的蛮干,将紧窄的甬道撑开再填满,肖战满足地咬着王一博的下唇啜泣,“不行了…要被干喷了…”
肉户被干成深红色,他蹬着腿浪叫,骚得要吃人的妖精都比不上,穴肉被抽顶得外翻,王一博一下顶进他的子宫,突如其来的高潮带让他泪流满面,“被干死了…好棒…小狗崽子…”

说完迎着迅猛的快感,前头被干得射精,穴腔蠕动着喷了汁儿。
那热乎乎的汁水儿浇到王一博的龟头上,顷刻间将他湮灭,四肢百骸没有一处不快活,好像毛孔都舒张了,被穴腔绞紧的感觉,让他深深地埋在里面,初阳精满满当当的射满了肖战的子宫。

王一博还趴在他身上喘气,肖战把他踢开,腿大喇喇的张开,腿根腻白晃得王一博眼晕,他赶紧从地毯上膝行过去,女穴被干得发红,艳肉外翻流水,阴阜都有肿乎乎的,倒是王一博刚刚射进去那么多,一点白浊都没见,全被吸收进去了。
肖战看他一双眼睛水汪汪的,有点好笑,“你干嘛?”
王一博动手分开两片阴唇查看了一下,“俺射了那么多,都给它吃完了,会,会怀孕吗?”
“怀孕就怀呗,”肖战把腿合拢,高潮的余韵还聚在他的腹腔深处,“老子又不是养不起。”
“不是,不是!”王一博捉着他的手,像只着急的小奶狗,“你怀孕了,俺就娶你回家,俺会负责的!”
外头天快黑了,黑压压的云压着光,从书房窗里望出去啥也看不见,就能看见落地窗反光映衬着王一博一张可怜巴巴的小脸,眼里点着赤忱的火星子。
沙发上的人没穿鞋踩到地毯上,王一博拿了外套,仔细给肖战披上了,给自己鼓劲儿一样的咬着牙,固执的说,“不能给俺媳妇儿冻着了。”

肖战披着外套点了根烟,吸了一口喷在王一博脸上,“行啊,要我给你当老婆那我可就不发工资了,不仅不发,你还得继续伺候我,最好出去再打两份工,钱全都上交。”
王一博都没有犹豫,郑重的点头,“钱都给你,你比俺会赚钱,给你是应该的。”
他又摸摸脑袋,像想起来什么一样,“俺家有地,给你修大房子!”
“我已经有大房子了。”肖战提醒他。
王一博脸都憋红了,看了一圈他的书房,比好多人的房子都大了,“俺,俺能给你修个更大的!”
肖战白眼都快翻到天上去了,心里却乐不可支,“修那么大干嘛,我又没法分身去住,怎么着,要我给你生个十几二十个,把房子填满。”
他故意臊他,却没想到王一博摇了摇头,认真的说,“不要,俺娘说生孩子就是一只脚踏进鬼门关了,你要不想生,俺就不要孩子,俺俩过就行了。要是这次有了,俺就陪着你,生孩子疼的话,你到时候就咬俺的手。”

他说话不那么好听,甚至给的承诺还皱了吧唧的,但是肖战心里暖洋洋的,面上却不肯泄露一丝一毫,故意扭过头,“看你表现吧,现在我饿了。”
王一博这才意识到早就过了吃晚饭的点儿了,蹬蹬蹬跑到厨房准备做饭,跑到一半又觉得不放心,把肖战拉到他的房间去,被子给他掖好,“你睡一会儿,饭好了俺叫你。”
门被轻轻的掩上,厨房隐约开始传来做饭的声音。
行吧,肖战迷迷糊糊的想,给他当个媳妇儿就当扶贫吧,也不算亏,何况他家还有地呢。
一想务实精明的大总裁幻想着在乡下农地旁,躺在椅子上大着肚子晒着太阳,指挥他的小乡巴佬给他种辣椒,美滋滋的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