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狼崽子

Work Text:

驯服一匹马需要鞭子,那驯服一个人呢?
曹丕想着。这是他称帝后的最大疑惑。司马懿,好马一匹。他对待自己温顺的样子,与他对待政务果决的样子让曹丕坚信司马懿在他面前的温顺都只是表面功夫。
司马懿是个有野心的人。这点没什么好去避讳的,优秀的人都是有野心的人。
曹丕是个自私的人。司马懿既然是他的臣子,那么司马懿的身心都得是他的。
这两人是互相了解的。所以在这时,司马懿跪在地上听着皇帝因为一件小事而大发雷霆却并不意外。而曹丕看着司马懿温顺地跪着,却能想象司马中丞的脸已经不耐烦地皱了起来。
缘由只是他尚书台私自决定了一件小的政务,情况紧急,又只是为了辅佐屯田,而且肯定万无一失,尚书台也有权决定此事。当司马中丞带着奏章来的时候,皇帝只匆匆看了一眼就将奏章扔在地上。司马懿立马伏地认罪:“臣有罪。”
皇帝的脸色不好看,盯着司马懿,说:“司马中丞何罪之有?”
“尚书台有权决定这件事,然而事关屯田,理应跟陛下禀报。但事关紧急,臣必须即刻做出这件事,若臣有罪,请陛下责罚。”
曹丕冷哼一声,站在道德制高点,朕到不好说什么了。“按司马中丞的话说,是朕不顾全大局,不体谅尚书台?”
“臣不敢!”司马懿将头死死地磕在地上。眉头皱了起来,一脸的无奈。
“你不敢?”曹丕冷笑,“上前来。”
司马懿小声叹了口气,往前爬了几步。
“再上前。”司马懿再往前走,到了台阶下。
“再上前。”曹丕坏笑起来。
司马懿再次磕头,“臣不敢!” 上了台阶是犯上,不上台阶就是抗旨。
“嗯?终于有了进退两难的事情?”曹丕笑了,得意地笑了。
司马懿在心里长叹一口气。
“不敢忤逆我?”曹丕又笑了,看着猎物的感觉。
“臣不敢。”这三个字他已经说了三次了……
曹丕走近,蹲下来,拎着司马懿三层整齐的衣领,拖着司马懿往龙床哪儿走,司马懿挣扎着打算站起来,曹丕撇他一眼“朕没让你站起来。”
“是。”司马懿再次趴下,整个人被拖着,在地上摩擦,膝盖生生地碰在台阶上。
四周的仆人都跪下了。
曹丕毕竟戎马半生,一手将司马懿扔在床上,腹部狠狠地撞在床边。司马懿痛哼一声,爬着缩到龙床的一角,按着痉挛的腹部。他的眼神阴暗,却没有让曹丕看见。
“看着朕!”曹丕高声,“朕的司马中丞!”
司马懿抬头已是满眼温顺,又一次将头磕在床上。曹丕捏着司马懿的脖颈按在床上。司马懿吃痛,皱起了眉。曹丕俯身,舌头狠命地强硬地掠过司马懿的口腔,司马懿无力回应,曹丕的舌尖霸道地摩擦过上颚,引起身下人的一阵震颤。
曹丕双手解开司马懿的官服,扔在地上,然后撕开司马懿的中衣,一只手伸到亵衣中,皇帝的手凉,司马懿不安地颤动。曹丕不满地咬破了司马懿的嘴唇,司马懿痛哼一声。一阵血腥味充盈口腔,曹丕却安之如怡地吮吸着司马懿的血。同时,手掠过司马懿的乳首,已经颤巍巍地立起,他的手从亵衣里面将衣服扯得松松垮垮,一手挑逗着充血的乳首,然后用唇包裹住另一边,粗糙的布满舌苔的舌狠狠地刺激着。
司马懿低头看见曹丕的冠,想着这人疯狂的原因,乳首却传来一阵刺痛,“啊!”
“你不用心。”曹丕说到,低头去啃咬司马懿的喉结,终于司马懿的喉咙里传来细碎的呻吟。
忽然一只手曲着伸进了司马懿的后穴。
“啊!”司马懿本能往后躲去,曹丕却一只手握住了那人的脖颈,眼中阴暗,“你说过不会忤逆朕,朕没有直接进去,已经是对你好了。”
司马懿看着曹丕,闭上眼将满眼的不耐烦藏了起来,眼角生出晶莹,“臣……遵旨。”
“你自然只能遵旨。”
曹丕得意地说。
唇舌扫过司马懿身上的每一寸,一只手开拓着司马懿的后穴,终于进去一指,在其中艰难地转身,抚摸着皱起来的四壁。另一只手扒下司马懿的裤子,抚摸着前端,套弄着,逐渐勃起的欲望。
快感很快代替了司马懿的其他疑惑以及布满,他不安地拧着身子配合着曹丕,小声地呻吟,“啊……嗯啊……哈……”双手不知放在何处。曹丕看见了他不安的双手,便牵了过来,放在自己已而滚烫的下身,司马懿愣了一刻,又马上明白过来,双手开始上下撸动。
曹丕伏在司马懿的耳边,低声呻吟,像是故意说给司马懿听的:“朕的司马中丞……朕才知道,你在这方面如此精通啊嗯……很舒服,朕也让你舒服舒服。”司马懿动了情,已经可以伸进三指。
曹丕将司马懿翻了过来,扶着下身,进入司马懿的后穴。
司马懿被那滚烫激的一颤,他的后穴含着曹丕下身的一半,紧紧一缩,曹丕低吼一声。强忍着欲望尽力柔声说:“放松。”司马懿也想,却不知怎么做,只能呻吟着,额上都是细密的汗,他尽力地扩展后穴,却不只是越缩越紧。曹丕怒了,硬生生地直接挺近。
“啊!”这不可谓不是一声惨叫。司马懿只觉得被撕裂了,全身痉挛着,曹丕整根没入,停了片刻,又缓缓退出来,司马懿这才稍稍喘气,曹丕还没退全,又再次挺进。司马懿又是一声低吼。
如此几下,司马懿满脑子都是疼痛,丝毫没有快感,禁闭着双眼,额上的汗一滴一滴地落在床上,感受到身后的人突然又慢了下来,浅进浅出。脑中闪过一丝诧异。
曹丕将他整个人捞起来,抱在怀里。一只手把着司马懿的腰,一手摆弄司马懿充血的乳首。胯间小幅度地摆动,水渍拍打的声音渐渐响起,司马懿的脸已经红透了。曹丕用舌模拟着抽插的动作在司马懿的耳郭上顶弄。
“嗯……啊哈……嗯啊”司马懿的呻吟逐渐变大,曹丕的动作也逐渐加快,变深。
曹丕逗弄乳珠的那只手又辗转往下,握住了司马懿的下体,手前后套弄,手打在司马懿的小腹。他这才注意到,司马懿瘦了。
曹丕在司马懿耳边轻声:“仲达,”他明显感觉到了司马懿的震颤,“你知道吗,我肖想你多久了。我有好几日梦见我在干你,狠狠地干你,像现在这样。你的下体拼命地吸着我的下体。你的下身在我的手里。”曹丕的下身不停地动,手也不曾停下。司马懿一边听着曹丕的话一边经受着前后的欲望的刺激,神志不清地不住地喊着:“殿下……啊……陛下慢些……啊……嗯哈……慢些……子桓……”
曹丕却丝毫不理,直至司马懿的下身在他的手上泄了,停了下来,看着司马懿,将他放在床上,不再动作,司马懿喘息着,欲望却如蚂蚁一般啃咬着他,曹丕滚烫的下身更是一种折磨,司马懿终于放下一切,自己耸动着身子,扭着,寻求快感。
曹丕满意地笑了,俯身按着司马懿的身子向自己的下身撞去,一下下都撞在那一点上。司马懿更是神志不清,殿下陛下世子子桓一通乱叫,已经说不清究竟要快要慢。
终于司马懿的后穴一阵阵地紧缩,曹丕也终于将滚烫地精液射了出来。
曹丕将司马懿抱在怀里。用手抹开司马懿额头上的汗。在他耳边说:“你是朕的,什么都是朕的。”
司马懿气息不平地回答:“是,陛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