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元淳X明兰2.23

Work Text:

明兰 元淳

反正就是一个老公常年在外打仗的将军夫人必须要为了帮老公搞夫人外交
从小没了娘
然后深宫里看到了亲娘死了被皇后娘娘收为嫡女的小公主
就像看到小时候活得兢兢战战的自己
不得不当成自己的女鹅来疼
然后等女鹅长大了
看起来是漂漂亮亮小公主但是从宫斗里已经学习成了粉切黑
就把干妈当女朋友了

明兰是18岁那年进宫的
深宫大院里他一眼就注意到了那个小孩
白白的脸颊被冻的分红
在红砖黄瓦的皇宫像是一只迷路的小动物
那是她新婚的第一年
相公就被派到边疆打仗
有时候被邀请到宫里跟皇后娘娘们
表面是谈情叙旧
实则是是跟千里外的将军们知道
忠则荣华富贵
反则家破人亡
投鼠忌器
宅斗 君臣之间 其实都是孙子兵法那些道理
明兰看她衣着华贵
但是却冷冷清清无人过问
走过去把手里的暖炉递到她手里
问她母亲呢
旁边的公公看到明兰去询问便解释这是前几日逝世的贵人的独女
圣上怜惜 便将公主交给皇后娘娘抚养 现在名分也是在皇后娘娘的嫡女
真是占了大便宜了 然后看到 元淳拿着明兰的暖炉才反应过来 连忙让宫女在给拿一个
明兰面上滴水不漏的道过感谢
心理却万般心疼
皇后娘娘身边多的是要操心的皇家家事
那有空去管着小萝卜头一样大的孩子呢
旁人都当她是死了亲娘得了名分占了大便宜
但是没有亲娘的孩子却得不到半分血缘关系上的疼爱
日后她在这皇城内的路不知道还要多难走呢
明兰怜惜的把孩子抱在怀里放在膝上
元淳小公主从那天开始就认识这样的一个姐姐
漂亮,圆圆可爱的脸,怀里很暖和
粉红色的小裙子跟自己看起来很像
给自己剥好了热乎乎的栗子
高高在上的母后之后在早上需要跟她请安的时候会看一下她
她很想母亲
但是奶妈跟自己说母亲已经过世了
她想哭觉得虽然不明白过世具体是什么意思但是似乎她以后都没有妈妈了
但是奶妈说不能哭,哭的话非常不得体
要乖乖的
这个漂亮姐姐好暖她那天提了她那一个月唯一的一个请求
问明兰 你可以做我妈妈嘛
明兰知道他的嫡母现在是皇后
于是 小声地在她耳边说 可以做元淳的姐姐呀
从那天开始元淳写字也好 穿了新的小裙子也好都要跑去给明兰看
明兰觉得那样清清冷冷小公主原来是那么可爱的一个小甜心
自己也免不得想要一个女鹅
于是就跟元淳说姐姐要是也有你这样好看可爱的女鹅就好了呀
没想到本来兴致勃勃的小公主一下就像是掉了好吃似的伤心
明兰被她这喜怒无常吓到了
忙问她怎么了,小孩哭得脸都皱了起来
说你有了女鹅就不会有空陪我了
他想起母后膝前承欢的小孩自己常常都只能远远的等个吩咐
明兰忙说那姐姐有了妹妹她也能陪淳儿玩啊
明兰那天突然觉得小孩也许还没说真的挺麻烦怎么哄都哄不好
结果那天淳儿没有回宫
硬是要在明兰家过夜要她给他讲故事要她搂着摸背背才肯睡
知道第二天给她束了一个好看的新发髻开开心的笑
明兰爱哄着她 ,喜欢看到小公主健康幸福快乐的长大
可是 她也会教淳儿如何看账目偶尔给淳儿讲丈夫的兵法战术
淳儿也学的很快,有一次皇上夸赞皇后教的好,让皇后高兴了好一会事后知道是明兰教的
不免对这个女孩更加喜爱

就是这样春日赏花,夏天卧席,秋日远步,冬日看雪
淳儿就长大了,真的是最矜持冷艳的皇家贵女的气质
骑射辩论诗词歌赋样样都在同龄人里是佼佼者
皇上也常说淳儿要是个皇子就好了
可淳儿知道她是因为人生有所盼
也经常在给父皇母后奉茶的时候听说过顾大帅的名声
有一次她趴在明兰的膝盖上,明兰在做一件衣服
京城飘满了大雪 庭中寥寥
元淳问兰姐姐你是在给顾大帅缝棉衣吗
明兰抚了抚她的鬓角道
君埋泉下泥销骨,我寄人间雪满头
日日思君不见君,共饮长江水
眼眸里突然都是泪
元淳被她的眼泪吓到了
连忙捧着她的脸问怎么了
然后听闻前几日前方战事吃紧
明兰姐姐自己住在这样的大宅里她突然就明了什么
抱着她的腰学着她哄自己小时候地样子说
不怕不怕顾将军这样的大好人天地相佑他一定会平安回来然后跟你生好多妹妹陪我的
你不要哭
明兰看这样任性的小公主 似乎就这样长大了
可这样顾廷烨都还没有回来
这样想来元淳陪自己的时间还要多得过他了
她逼着自己笑出来 抚摸着她的小脑袋说好不哭了
怎么还要孩子一样的淳儿来哄自己
可接下来元淳抱着她
把她埋在她的胸口 撒娇一样 的蹭
说 兰姐姐 我刚刚突然觉得好嫉妒
我也想要你给我做衣服,想你去思念我
想你为了我哭,也会为了我伤心
然后望着她的眼睛像是装满了秋水一样
明兰被那样的迷恋跟执着唬住了
这是小公主 是自己当女鹅一样养大的小孩子
但是用丈夫看自己的眼神望着她
元淳等不来她的回应
问她这是不是爱啊
想你爱顾将军一样的爱
淳儿是不是长大了呢开始觉得难过了
明兰心里很不是滋味女孩的爱干净且迷恋温软香甜
她想把那些年自己没有母亲的委屈所有补偿给她
淳儿也很争气那样的好就算是嫁给谁做新妇都是便宜了别人
况且他生在皇家,这乱世公主的命运,更是忐忑
他更想顾廷烨打好胜仗保护这样的女孩子幸福快乐的一辈子
她想害怕顾廷烨在塞外打仗一样担心元淳
然后放下手中的针线
紧紧的抱住了她的女孩
用怀里的全部温度告诉淳儿
她是那样的疼爱她 她是她的珍宝是他的软肋是他的盔甲
这些年她所有的爱给了淳儿思念给了顾廷烨
她何曾愿意她受伤半分呢
那晚淳儿不愿意走
淳儿说要跟一起泡澡
两人在诺大的宅邸里耳鬓厮磨
少女娇柔的身躯贴近的时候唤起她沉睡许久的情欲
那些她以为她没有的,可深闺夜寒
淳儿主动的有些让他惶恐甚至不知道自己是在做什么
可是少女的怀抱似乎不容抵抗
双唇相抵身下就是酸胀想沉迷的情欲
明兰想逃,这样的淳儿美艳得不可方物甚至不像是自己带大的孩子
两人双腿纠缠就是轻轻地摩擦都忍不住喘息
元淳看着她端庄的温柔的坚强的兰姐姐
突然明白了什么叫少女思春
想亲吻想碰触,不是被摸摸头拍拍背就可以安抚的悸动
她纠缠着明兰
手指穿过她的长发
可是她不知道怎么做,明兰是他人的妻子这些事总是比她熟悉
元淳不好意思去问可是下体那种紧张的湿滑的感觉却也是从来没有过的
她嘴贴着明兰的胸部感受到她的颤抖还有不似平时的声音
让自己想要那般的舒爽于是更加卖力的亲吻
然后又实在没有办法跟明兰撒娇说淳儿也想舒服要怎么做啊
明兰脸红到耳后跟
轻轻地把手指放到元淳身下轻轻地揉弄
一下一下的教淳儿怎么取悦自己
元淳得了了趣举一反三触类旁通弄进了明兰体内
那边的亲密温暖愉悦让两个孤独了许久的人似乎找到了母亲子宫一样温暖的巢穴一样
互相想要给予的心情胜过所有
元淳第一次不懂但是心急很快就把明兰弄的腰肢酸软
明兰被情欲占据几欲哭泣
缠着她高潮时候小声地叫了丈夫的名字
然后感受到淳儿的僵硬一下子心慌的不知所措
忙抱住淳儿细细的惶恐的哄着
元淳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但是她是旁人的夫人这是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拒绝的
又想生气又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地位生气
可还没等她想出来结果
那种被情欲勾引的感觉已经把她年轻的身体迷惑住了
想要兰姐姐这件事似乎是从她第一次见到明兰就想要做的
最后两人一同达到高潮的时候
她像是呼唤很久很久的恋人一样的叫着明兰的小名
明兰也最终克制不住的抱着淳儿弄湿了身下的褥子
顾将军回来了 平安回来了
淳儿出嫁那天,明兰给她戴上最好的凤冠霞帔
那样美艳动人 她抱着淳儿想着这样的日子一定要笑着送她啊
淳儿五年后回来的
将军平定塞外
她一直等丈夫打完胜仗一直等她的公主回来
人的一生到头来无非就是盼的这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