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磊渤】人间四月天

Work Text:

“……那时候课间操跳‘ParaPara樱之花’,因此我喜欢上了隔壁六班的女生,不是很漂亮的类型,但是跳舞好看,笑起来有点坏坏的,就站我右边,所以每天都很期待第二节课后的课间操,但是站操场上后又紧张又怕看她,那是一个阳光灿烂炽热的夏天……”

“小彭,来给大家念念这段。”黄磊站在讲台一旁看着彭昱畅,试图用鼓励克服他的羞赧,小伙子站上讲台,黄磊于是笑了,很期待地望着他。班上静静的,这是4月份的一堂语文课,樱花现在还开着,等到高考时就要谢了。他一边听着少年轻柔还带一点激动地朗读自己作品的声音,一面扫视着他的班级,此刻这些可爱的脸庞上都带着只属于他们的稚嫩的认真,和他一起沉默并且倾听。

黄磊挺喜欢小彭的作文,他有稚涩的文笔和可爱的感情,他有青年人独有的脚踏实地和天马行空,这让他不时想起自己上大学的那段时光。他总觉得那时候的自己不比同龄人的青涩,他是更加潇洒、凝练、优雅的,有几分天生贵气的早熟和忧郁。那时候他也精力旺盛,按青年常态过着通宵或者连睡十几个小时的日子:他对一切感兴趣,有着一个摆满上百本薄薄厚厚的书的书橱,都是看过大半的,封面有细微几乎不可见的起伏,封底都很平整;有着一摞各色日记本,帮助他追忆过去的童年以及畅想未来的日子(还有几支忘了从谁那借来的笔);有着一个在合适的时候会飘进樱瓣的阳台,在那儿他可以喝咖啡,可以等待着和楼下路过的哪个同学打招呼,可以凝望着天空老是想成为一朵云。

在那个阳台他们老是办舞会,这是那个年代大学生的乐趣,他们趁机和暗恋的男女搂抱,浅啜着和课间操偶然碰到指尖那样相似的默契,谁也不会跳,谁也都是彼此流连“舞场”的老师。朋友们带着不认识的同学来这里跳上几次,大家就都有了新的朋友,然后新朋友再带来新朋友,笑闹之间来来去去;他们秉性各异但有融洽的魅力,一首提琴独奏后面跟着时兴的郭富城也不觉得稀奇。

可能对小彭他们来说郭富城已经并不时兴了,他们生活在并不怀旧的错位时空并且错落有致地跳着课间操:一切都是缘分;不过“高三”正是个适合开始怀旧的懵懂词汇,正如晴朗的忧伤适宜笼罩一切与开始和结束有关的词语。

也有不想跳舞的时候,黄磊就从那书橱里抽出来一本书——海子或者普鲁斯特——读不进去时便习惯性地作类似以上的种种遐想,偶尔抬起头瞥向各色乐曲中兴致正浓的朋友,笑容就显得快慰而温柔——对黄渤来说这理所当然地不可错过,在下意识地捕捉每一个最细微的视觉素材的习惯之外,他沉醉于自己的审美的那两秒钟总是显得后之后觉。此刻他愣在舞池外,而黄磊已经向他走过来。

黄磊多少见过他几次,对方身为班长的熟络游刃和天性洒脱让他少不了参加这样的舞会,但是偶尔也会像这样,他呆呆地站在人群之外不知道在作何凝视——摄影系的职业病——黄磊想,好像有点意思,他不如凑过去聊几句。

“你们中文系要交的作业多么?”

黄磊此刻了然于他这位傻里傻气的朋友,想必是还没拍要交的作业以致于陷入这种魔怔的境地——只不过这位傻傻的朋友没告诉他自己那一掷胶卷和冲印费为美人的打算,作业早就交好了,黄磊甚至还见过,毕竟在学校的小展上总有那么几幅照片——海边长大的青年摄下的天空朴素、可怖、沉郁地把他的目光吸走,显得其中镶嵌的面孔富有宁静而涌动的人情。

后来黄磊接到一个邀约,黄渤说照片拍好了请他看看,他到了地方却发现照片还没洗好,黄渤不能晾着人家,有点不好意思地请他到暗房里陪自己做显影。黑灯瞎火的,黄磊只记得异常浓重的药水味,不等照片洗好他就走到一边拉开一点窗帘——黄渤急得直骂娘,胶片漏光了就什么也看不清,他那跳着脚又泫然欲泣的样子仿佛真交不上作业了似的,黄磊拉上窗帘在绝对的黑暗里和他接吻,黄渤感觉瞳孔在光暗骤然的转换下十分不适应,于是他闭上了眼睛。

黄渤上学早,黄磊上学晚,两年之后黄磊选择继续读研,后来成了当地有史以来第一个研究生毕业的高中教师,他有很强的责任感,喜欢和少年人打交道,欣赏他们身上熟悉的“脚踏实地和天马行空”;又过了两年黄渤放弃了留校任教的机会去做旅游摄影,哪儿好玩去哪,冰天雪地里趴上三四个小时就为了一张照片。

去年冬天过生日的时候黄磊就收到这么一张照片,是他们在黄渤毕业的那个春天的合影,那年他研二,他大四,每天在落满樱花花瓣的阳台上各自忙得焦头烂额,他正要打扫地板的时候,黄渤抱着他在写给郭富城的歌里跳完最后一支舞。照片里的两人在樱花树下站得板板 正正,黄渤在他的右边,笑起来有点坏坏的。他们唇红齿白、棱角分明,阳光出奇炽热,高远的天空上是变幻的白云,看不出要飘到哪里去。

照片背面是一株线描的花。就当这是一幅小画吧。

今天不用批作文,黄磊难得准时下班,本来想着早点回家做饭的——

“诶你回来这么早啊,又把卷子带回来了?——诶你别动,我这炒菜呢!”

“作文前两天都批完了,这次摸底还不错,今天可以暂时缓口气了。”

“暂时啊……黄磊,我可都四个多月没出去旅游了,一张照片都没发,好几个编辑给我打电话问我是不是隐退了,你说我跟人家说什么?”

“你就说在家练人像呢。”

“得了吧黄磊,要不是你之前把我那张底片弄曝光了我才懒得给你照相呢,胖死了——离我远点,怪热的——你还想不想出游记了?”

“还有两个月,等高考完咱们就出去玩,孩子们关系一生的大事你不是也放心不下吗。来,知道你出不去心里痒痒,给你带的。”

“你这破坏环境啊。”

“不会的,樱花好活,嫁接就行了,到时候阳台摆一盆,等以后种不开了移到楼下院子里也行。”

“……”

“怎么不说话了?……这就感动了?……不会不喜欢吧?”

“你说樱花放鲍鱼里好吃吗?”

“……你洗衣粉收好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