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傅慎行X井然219

Work Text:

傅慎行X井然219

恋人变成禁脔的故事

傅总的变态犯法
但是对大美人
谁不想这样那样
仅供脑洞爽一爽

 

头一次看到他的时候只觉得这个设计师真他娘的好看。
傅少爷年少轻狂的时候多少有点中二做派
爱玩爱尝试没有碰触过的刺激
那水仙花一样的美人
清澈得不需要区分性别
于是他步步为营 曾曾设计
装成阳光少年的样子去跟他亲近
按照他喜欢的类型去引诱
这个设计师比他想的还要纯情
然然亲他的时候会用鼻子先去蹭一蹭像是小奶猫一样
充满了依恋跟试探
他享受这样的恋爱游戏,收起自己那些戾气,温良恭谦让
前一秒处理帮派还有公司里面东西
下一秒打电话跟他说宝贝我公司放假
去你楼下接你好不好
给他送花 去比利时出差给他带自己做的手工巧克力
看他买给自己的江诗丹顿然后偷偷把百达翡翠收起来
晚上从自己的别墅开车出来去他新买的公寓里跟他耳鬓厮磨
像是这城市里忙碌平凡又幸福的小情侣
傅少爷觉得这样的过家家游戏
他可以玩个几年都不会腻

 

看他带自己去见朴实温柔的妈妈
那么大的人
还像个孩子一样被母亲揉着陪磕到到额头
看不下去
傅慎行用那双手结过妈妈手上的药膏给他轻轻地揉开

看他发红的耳朵觉得这哪儿是公司里成熟稳重的大设计师
这明明就是一直准备着揣崽发情的小兔子

而当他发现自己做的事情之后
那些厌恶跟恐惧不可置信
也是他料想之中的
他不想那天来的那么快
但是这就是命运悬挂在他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也是他拿来捍卫掠夺的利器

他这样一生
那是他唯一遇到过的喜欢的感情的人
可是他却在他的表白过后
说我 我想我不会爱你了

眼睛红红的像是被欺负得过了的小兔子
他身上还是我买给他的香水
眼眸里也都是我
我抱着他他却说不爱我了

捏着他的骨头都在响
我知道他很痛
那着急的想挣开的样子
记得想离开我的样子
似曾相识的令人厌恶

他小声地说疼。
该死每次我看到他的眼泪看到他的委屈都兴奋得像是吃了成吨的春药
肾上腺激素跟那种想要破坏的欲望都指数级的增长

“你都那么大了,别学小孩子装委屈了,小婊子”
他不可置信的看着我
反手给了我一巴掌
把他拉倒怀里用嘴堵住他似乎想要说出更多让我愤怒的词语

把他压在身下
这样清贵的人
遭受这样的礼遇
应该会恨我一辈子吧
母亲说的没错 爱要是摆放的位置不对就容易变成不共戴天的仇恨
只要你的注意力都在我身上就好
反正我周遭都是时时刻刻准备扎向自己的刀

掏出自己炽热的发硬的性器不容抵抗的缓慢插进去
每一次都是裂帛一样的酸胀
身下的人像是被欺负过头的小动物一样
抽泣着喘不过的气
但是却不想示弱一样
指尖都是泛青的那样的紧绷着
还是心疼他
一边然然,然然叫他小名的哄着
一边不容反抗的律动
皎洁的仿佛月光的侧腰都是不能看的指痕

第二天果不其然就发烧了
以后应该让他多锻炼但是其实现在哪儿都不想让他去
晚上其实就把他从公寓接到了别墅
让医生开了药就仔仔细细的在后面给他涂好
自己的宝贝可以欺负但是别的都怠慢不得
就是不舍得

第一天不愿意吃东西,然后给他妈妈打了电话
大概是没有见识过 我们这样的人的手段也听说过
乖乖的喝了粥
我抱着他说最近外面的人都不合适出门,公司给你们放了长假
你要是实在觉得闲的难受我书房的电脑可以给你干活
然后从身后抱着他的摸起来很舒服的腰肢就滑进了居家裤里
有一次在他家看他做饭的时候就想这样
摸着薄薄的脚掌
凉凉的在手心捂暖和了
然后尽可能的挑逗性器
看他在怀里羞耻但是不容反抗的喘息
想躲起来但是却无处可去
我的怀抱从来都是一个网
把猎物死死的禁锢在怀里
然然你怎么不懂呢要离危险的事物远一点

像你这样好吃的食物
就会被人吃干抹净得啊
在别墅那几天 蒙眼 捆绑 多羞耻多刺激的玩法都试过了
灌肠到他哭泣
好几次都被干到失禁
一碰就害怕的想躲开却在浴缸里对着大大的全身镜玩弄全身不可自控的高潮
每一种回忆都是最好的。
都是单独属于我的

终于到一个礼拜后
晚上我回到房间
帮他脱掉衣服
他突然凑上来吻我
说真的受不了了。
眼神里是破碎的琉璃一样的脆弱
这样的人生是他这样的人忍受不了的

他爱我

他这样善良的人不可能不爱我
但是我深深地知道他怕我

我亲了亲他的耳朵
我说想出去要有代价

然后再他的大腿内侧纹上我的名字
叫来了纹身师,把他抱在怀里蒙住眼睛
多少次想把大腿和上
我不耐烦只好把他绑起来然后把那枚本来要送给他的钻石做成乳丁弄在乳头上。
还有脚踝的定位锁链

每天去哪儿
做了什么都要跟我说
看他哭的伤心的样子
把他抱在怀里哄着

没事的然然
哭什么呢

我那么的爱你

虽然我是变态
但是我是那么的爱你。

你看这个世界并不是那么讲理的
只要强大我照样能得到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