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茕茕

Work Text:

1.操丕

曹操从来都是不管不顾地捅进去,他那里本就生得窄,给父亲粗长的阳物顶开,疼得直掉眼泪,可他学会了忍耐,实在痛极了才会求父亲轻些。从十六岁肏到他二十六岁,这个多余的器官早就已经食髓知味,即使在痛楚里也能生出快感,曹操每一下都顶得又深又狠,好像他只是一个有生命的容器。父亲很清楚他的极限在哪里,因为他横竖也无法受孕,子宫纯粹只是供人玩乐的摆设,于是曹操毫不顾忌,每一下都重重撞在宫口上。曹丕习惯了这种痛,好像五脏六腑都在震颤,他已经不会惊慌失措地哭叫求饶,那只会让父亲变得更加粗暴。父亲刚刚给他喂了一碗催乳汤,这会儿药力开始发作,他的胸部变得更为饱满坠重,乳粒也涨大了一圈,他自己不着章法地揉总不如父亲吸上一吸,揉得道道指痕也仍然不得爽快。曹操偏又让他换了个姿势,跪趴在榻上,腿间那个隐秘的肉缝于是暴露无遗。他从前惩罚曹丕,总是拿笏板去抽他腿心,脆弱的肉核被打得红肿不堪,偏偏穴里还不由自主地涌出水来,更显淫浪,于是曹操总到他几近崩溃才肯停手,让他在漫长的几天里都坐卧难安。而此时曹操直接上了手,粗砺有力的手掌抽打着最敏感的地方,他的女穴,腿根,饱满的臀瓣,都泛起一片滚烫的红,曹丕觉得眼角湿热,落进床褥里又消失无踪。

他的父亲从一开始就知道他是怪物,怪物当然是不值得爱的。

2.懿丕

司马懿看着他领口难掩的红痕,目光闪烁,他清楚这一切是拜谁所赐,知晓这样的秘密让他睡梦里都胆战心惊,而此夜曹丕竟邀他共饮。一室摇荡烛影之中,曹丕解了衣袍,素色的里衣也敞露大半,分开双腿坐在他身上,火热的下身紧贴着他胯间。司马懿一身冷汗,说着公子万万不可,可曹丕似乎铁了心要把他拉进这个乱局里一同沉沦,那处柔软的穴口蹭着他腿间的阳物,他颤声说,仲达,进来。司马懿不敢动作,曹丕于是握着他半硬的性器,在手里耐心地套弄,直到那根东西完全硬起来,他一只手勉强握住,自己沉下腰一点点吞吃进去。司马懿扶着他的腰,请求他慢些。“切莫伤了身体,公子。”司马懿这么说,曹丕早就猜到对方能够这样道貌岸然,他好像永远周全得体,滴水不漏,可他偏要看到这样的人露出破绽才能放心交以信任。他感受着那根东西深埋进自己的身体,一边握着前端自渎,一边放纵地在他的性器上肏干着自己,紧实的小腹微微起伏,窄腰摆动不停。尽管曹丕承诺只要他不说出去就会放他离开,司马懿依然战战兢兢,但曹丕的身子过于湿热紧窄,咬着他不肯放松,柔软穴肉层层吸吮。司马懿一下子没忍住竟射了出来,浓稠精液全灌进曹丕穴心,他手忙脚乱,退出来就要伏地而跪,曹丕拉住他,紧皱着眉头,要他把东西弄出来。司马懿为难地看着他,心想再罪加一等也不过如此了,于是伸进两根手指在里头转动挤压,淫水混着白浊从窄缝淌下。司马懿修长的手指不时蹭过让他浑身酥麻的那一处,惹得他越发难耐,曲起双腿下意识地打开。一番清理之后,司马懿竟俯下身去,唇舌包覆住那一寸柔软肉穴,曹丕从未受过这个,喘息带着潮热的湿气,差一点泻出来。司马懿的三寸之舌此刻竟做了这种用途,还让他涌起如此强烈的快意,这让他又羞又恼,手指拉扯着司马懿的乌发。司马懿把那颗肿如葡萄的肉核含进嘴里重重吸吮,发出啧啧的声响,曹丕的呻吟从喉间止不住地漏出来,司马懿听得面红耳热,忍不住冒犯,又伸进两根手指抠弄着敏感的内壁,曹丕下意识地想夹紧腿,司马懿只是用拇指揉了揉他的阴核,里头就吹出一股透亮的水,失禁一般打湿了席子。

3.叡丕

曹丕意识到,叡儿看着自己,想起的仍然是让他失去甄宓的那一杯酒,好像他的一生都被困于那一天。

曹叡恨他,却又渴望得到他的爱,这一点,他明知和自己如此相像,却又无能为力,在很久以前他就失去了捧出真心来爱人的能力,困于人心鬼蜮,生死一线,在不知不觉中重蹈覆辙。

曹叡到底还是这么长大了。他不知哪里得来的熏香,或许本就是宫闱助兴之物,不一会儿便让他浑身燥热,思绪昏昏。

原来叡儿早就知道。他一袭红衣,恍惚间仿佛明艳的甄宓从悠远岁月之中走来,坐在他床边,为他宽衣解带。“放肆……我是你父亲!”曹丕挣扎着,下身秘处却渐渐涌出湿意。

“人伦纲常,对父亲还有何禁忌可言?”曹叡意有所指,儿时窥见的淫浪画面清晰如昨。

他修长的手指扳开曹丕的腿,曹丕红着眼瞪着他,却因四肢酸软无力挣扎,那处藏在龙根之下的窄小秘穴暴露在曹叡眼前,“这里吃过多少男人的阳物?”他笑,解下腰带来将曹丕双手缚在身后,而后深入两指探索。曹丕久未经人事的身体被这样对待,忍不住发出低吟喘息,曹叡撩开衣裙,滚烫勃发的肉柱抵上他颤抖的腿根,他反手去摸枕下的短刀,却被年少的儿子一把按住,把他压在身下,重重顶了进去。他丝毫不知节省,每一下都发狠地捣弄,只听得下身水声越发分明,他越发兴奋,俯下身去吸吮他红肿挺立的乳首,曹丕的喘息陡然急促起来,“叡儿,不要,不要这样……”

曹叡像小孩吃奶那样对待他,连同乳肉一起含进嘴里吸咬,几乎要把他的乳粒磨破,在一室淫香的作用下,曹丕感觉越发酸涨,在曹叡卖力的舔弄之下,乳孔渐渐扩张,竟久违地流出一小股温热香甜的液体,曹叡没想到真的尝到了父亲的奶水,惊喜地抱着他,舔弄那里源源不断流出的奶汁,他下身越发精神,又胀大了一圈,干得穴里一阵阵地收缩,深处淌着水,从穴口溢出来,漫湿了腿根。曹丕哭喘着,眼圈通红,曹叡看着竟动了几分恻隐怜惜,在他红肿的乳粒上把最后一点奶水也吸出来,又在上面落下一个轻吻,抬起头哺给曹丕,曹丕不安地挣扎着,却还是在儿子口中尝到了自己的味道。

“父亲喜欢吗?”

“逆子……”

曹叡长发只束红绸,泼墨般垂落,他竟笑了起来,笑起来的样子越发像甄宓,眼里化不开的凄凉之色如出一辙。曹丕无力地闭上眼,承受这因他而生也还诸于他的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