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沁爱】Moonbeam

Work Text:

•注意避雷,Omega X Omega。

 

张天爱简直不敢相信,这种同人文般的情节居然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她手忙脚乱地抱住李沁,那人窝在她怀里,无意中有炽热的吐息打在她裸露的颈窝处,激起一阵阵莫名的战栗。鸢尾花的香气在空气中逡巡,张天爱的喉珠滚了滚,吞咽口水的声音在此刻安静的房间里格外明显。她嗫嚅着开口:

 

「你这有抑制剂吗?」

 

「没有。」

 

「啊,我也没带。要不我去酒店前台..?」

 

「小爱。」李沁打断了她,湿漉漉的眸子攫住了张天爱的目光,「你知道我想要的是什么。」

 

「可......」张天爱识时务地吞下了后半句「我也是Omega」,朝思暮想的可人就在眼前,她也不是什么坐怀不乱的柳下惠。于是把李沁抱到床上的动作显得顺理成章,因发情而浑身无力的那人已经闭上眼睛等待她的拯救,张天爱却迟迟没有动作。

 

「沁沁..我不知道该怎么做。」

 

李沁瞪了状似无辜像只小奶狗的张天爱一眼,只恨不得此刻发情的是她而不是自己,不然也不至于在这种局面充当老师的角色。她深吸一口气以平复心情,环上张天爱的脖颈,声线沙哑。

 

「先亲我。」

 

张天爱眨巴眨巴眼,低头吻住那形状姣好的唇瓣,毫无技巧的舔舐吮吸如愿换来了身下人骤然加重的呼吸。李沁暗暗感叹张天爱终于开了点窍,正打算进一步加深这个吻时那块木头却已经抽身离开。

 

「有点呼吸不过来。」张天爱讷讷地解释。这当然不是真正的原因,怎么说也是拍过吻戏的人,最基本的技巧起码还是要掌握的。刚才亲上去的那一瞬张天爱只觉有电流通过自己的尾椎骨,于是玫瑰的气味也弥漫开来,让她以为自己也要几近发情。

 

「笨蛋,你不会换气的啊?」李沁写作恶狠狠、读作软绵绵地嗔了一句,「快把我的衣服给脱了。」

 

张天爱忙不迭照做,平日里温和的她在解开李沁背后扣子时的动作有些粗鲁。她近乎痴迷地盯着这具完美无瑕的酮体,羞得李沁忙捂住眼睛腹诽这人的闷骚。

 

接下来张天爱严格遵循从上到下的原则,匆匆落吻天鹅颈和锁骨后来到了不曾有人光顾的胸前。她好像特别中意左边那处,轻拢慢捻抹复挑,李沁则顿觉另一边的空虚,只得咬住嘴唇去握张天爱闲着的手,对上她疑惑的眼神不做回答只将其往身前带带。张天爱福至心灵,抛来一个媚眼便低下头刻苦实践刚刚才学到的“知识”。

 

玫瑰小姐在舞池中踏着优雅的舞步滑向她的鸢尾花女士,两种信息素的味道交织缠绵在一起,即将谱写出一曲爱的华尔兹。

 

逐渐往下,李沁近乎抑制不住从唇缝间溢出的嘤咛。她咬住食指的指节试图阻止,却在张天爱触碰到自己的小裤时溃不成军。

 

「唔..别、别碰那里。」

 

「宝贝,我不碰怎么解决你的生理需求?」

 

这人怎么说这样的话!等下次她也这样的时候一定要报复回来。意乱情迷的李沁咬咬牙、在心里默默算着这笔账,却在下一秒惊呼出声。

 

张天爱褪去了她已经被濡湿的底裤,正坏心眼地用指尖在花园入口处打着圈。眼看着李沁面色憋得通红,那张脸摆出楚楚可怜的表情再合适不过了。

 

「可以吗?」

 

周遭极速升温,烫得李沁全身都泛起了淡淡的粉红,她斟酌着用一个吻回答了这个问题。张天爱缓慢地、小心地进入那片神秘的地带,那窄而紧甬道仿佛在阻拦这不速之客的来访。

 

张天爱被鸢尾花香迷得神魂颠倒,又回过头来亲李沁的耳朵,牙齿轻磕她的耳垂又带来不甚熟悉的快感。

 

「沁沁,放松一点,我都快进不去了。」

 

说话间手指探得更深了些,身下人脊背弓起又落下,脚趾都蜷起来,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可、可恶的流氓……」

 

张天爱顺手把旁边的枕头捞过来垫在李沁腰下,挑了挑英气的眉道:「还有力气骂我呀,看来还不够累是吗?」

 

手臂发力、抽插的动作迅速而毫不留情,顶得初尝情事的李沁的呻吟都变得支离破碎。这在张天爱听来是一首美妙动听的歌曲,促使着她又加快了几分。

 

「多叫一点,我好喜欢听。」

 

「嗯..张、张天爱,你就是个混蛋!唔 慢一点,太、太快了。」

 

张天爱哪里会搭理Omega软软的求饶,狠心再加了一根,在最敏感的那处反复摁压,同时另一只手也抚慰着她胸前的敏感,如愿得到李沁高了几度的娇吟。此刻的发情热让流出的液体的温度也高得惊人,几乎要灼伤张天爱的手指。

 

「啊..唔嗯!」

 

敏锐地察觉到李沁绷紧的身体,张天爱在她高潮的那一刻靠近她的耳畔——

 

「沁沁,我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

 

月光透过窗棂眷顾李沁的发梢,发情热暂时的退去为她提供了喘口气的时间。她蹙起好看的眉,揪住上方嬉皮笑脸的那人的耳朵,张天爱吃痛地抱怨:「你干嘛呀,谋害亲妇是不是?」

 

反倒给李沁气笑了:「谁答应做你亲妇了?」

 

张天爱又露出了与之前无二的人畜无害的神情:「我们都这样了……」

 

「你别提这茬。」李沁笑,「你不是不会吗?你先给我解释解释,为什么这么娴熟。」

 

张天爱总觉得李沁笑里藏刀,大事不妙。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