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天上星

Work Text:

门“砰”地一声在他们身后关上,周深立刻环上李克勤的脖颈,把他拉进一个吻里。
他吻得是那样急切,李克勤甚至有些站不稳,两个人收不住力,撞上了墙壁。但这也没有阻止周深继续吻他。他按着李克勤颈侧的手越发用力,另一只手隔着笔挺的衬衫开始揉弄他的乳头。
李克勤含混地抱怨了一声,皱了皱眉。现在的情况对他来说有些手忙脚乱。他既要垫着周深的脑袋,防止他在墙上撞疼,又要在他迫切的索求中解开两个人的衣服,还不能让小朋友觉得他在敷衍他的吻。
周深吻得够了,暂时放开了他。但两人还是离得很近,周深的鼻息在刚才被他啃咬得红肿的唇上梭巡。
他们半个月没见,周深的眼里闪着渴求的光。
李克勤看着这样的周深也觉得可爱得不得了,他凑上去亲吻他眼下的痣。
然后他听见周深说:“我想要你。”他清亮的声音发哑,含着饱满的欲望。
不必细说他想要的是什么,李克勤一听就懂。他看周深越看越是喜欢,最开始的所谓大佬气场早就褪得干干净净,只剩下对周深无限的容忍。他想要什么李克勤都愿意给,何况这不过是性爱中的新尝试。“去床上。”李克勤故意把声音又压低三分,收获了一只红得透彻的耳朵,他含着笑,在那耳垂上轻轻咬了一口,牵着他走向床边。
李克勤从床头柜里取出润滑和套子塞进周深手里,继续刚才的工作把自己整套的西装脱下。只剩一件衬衫的时候周深阻止了他:“就这样。”
他又要吻他,被李克勤故意地避开。他张开双手倒进床里,衬衫敞着怀,把他肩宽腰细的身材衬得更是诱人。他改成粤语问:“大佬要怎样上我啊?”话尾的语气词拖长成一声呻吟,却是周深握住他结实纤细的小腿摩挲。
“转过去。”周深说,把手里的东西抛在床上,脱下自己的T恤和牛仔裤后也跟着上了床。
李克勤背对着他跪在床上,感到身后的动静,才弯下身去,用手肘支撑自己。这个姿势还是过于羞耻了一些,他脸上开始发热。但他掩饰住了不安,扭过头去向周深索吻。
周深满足了他,手探进他的衬衫,沿着脊柱抚摸上去。那有点痒,李克勤忍不住抖了抖。
“你这样好像穿着裙子啊。”周深松开他的嘴唇,把衬衫往上撩了撩,突然说。
“所以呢?”李克勤回击道,“你最近也都有在湖南台那边,什么时候把那个幺蛾子的裙子偷回来啊?”
周深没回答,手指蘸了润滑,兀自试探地开拓他的后穴。最开始还是会有些疼的,李克勤反弓起身体,背上肌肉隆起。周深适时地在上面吻了一下,李克勤敏感地颤了颤,发出声隐忍的呻吟。
周深的扩张漫长得没完没了。他早已探入了三根指头,润滑液混着肠液顺着李克勤大腿往下流。那触感发痒,使他焦躁起来。他早已硬得能顶破石头,周深却还是在里面试探着乱摸,像只玩弄食物的猫。
李克勤深沉地叹气,回身握住对方纤细的手腕:“快点。”
周深俯身,在他肩胛骨上烙下个吻痕,下身终于如他愿送进来,起先缓缓地抽送,几下过后加快速度。
周深很想控制自己的动作,像克勤老师操他的时候一样把他吊得不上不下,在高潮边缘晃荡。但李克勤的体内又热又软,还扭着腰配合他。周深完全控制不了自己一次又一次地握着他的腰重重撞进去的动作,直到他抵着最深处射在安全套里才发现李克勤并没有射。
但他已经气喘吁吁了,第一反应便是道歉:“对不起……”
李克勤一把捂住他的嘴,对他找了眨眼,反手把他按到床的另一边,自己跨坐到他身上。
“年轻人啊……”他故意把每个字都拖得很长。周深紧张地看着他,他却一下笑了场,头深深地低下去。灯光从上面打下来,周深仰躺着看不清他表情,只有始终挺立的阴茎表明他还在状态。
接着周深“嘶”地一声倒吸一口冷气,一把掐住了他结实的大腿。李克勤开始摆着腰,用湿漉漉的臀缝蹭着他还在不应期的下身。
周深这才感受到李克勤比他多的二十五年经验的碾压,不论他平时表现得多像个二十三岁的年轻人。在今晚的心血来潮之前他从不知道李克勤还有如此的风情。他闭着眼,头仰起来,喉结因为快感而上下滑动,在他身上操着自己。他的甬道软得像丝绸,却又能恰到好处地绞紧他。快感层叠地涌向他,周深只觉得脑海里在放烟花。
周深很快就觉得自己又快射了。他伸手握住李克勤的腰:“慢点……我快……”
李克勤像是惊醒一般低头,停顿看了他一秒就继续动作。
“是你想要的。”他歪着头,从下面看去他的眼神显得更委屈了。
周深挣扎了一下,直起身子去吻他。他大概是挑了个最棒也是最糟的时机,随着体位的改变,李克勤感觉到敏感点被狠狠碾过。他情不自禁地叫了一声。
周深受到了鼓舞,转而去舔弄他的乳头。
李克勤一下失去了起伏的力气。“哎哟我的天呐。”他低声感叹,手按住周深的头,却又不舍得使劲。
在周深用上牙齿咬下去的时候他终于射了出来,紧缩的甬道让周深也放弃了坚持,把脸埋进了李克勤的胸口。
李克勤躺回床上,周深自动地挪进了他怀里。
“你真的想要我穿那件幺蛾子的裙子吗?”两个人都昏昏欲睡的时候,周深突然问道。
“什么?”李克勤想了一会才想起来之前的对话,“不用啦,你怎么样我都喜欢啦。”

F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