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高渤】冷得着火

Chapter Text

高明一周没去上课了。三儿扒着他们家窗台往里探脑袋的时候,他那弟弟正伸着那条打了石膏的腿倚在一边看书,一点儿也没发现自己那会“轻功”的哥哥已经飞檐走壁摸进了他们家。直到三儿拎着新球鞋在他弟弟眼前晃的时候高明才抬起头。天有点热,三儿看着高明汗湿了贴在身上的白衬衣笑着摇了摇头,妈的,早知道给你买件衣服了。高明也笑了,电风扇恰好把脑袋摇到这边,他那有点长的头发一下子被吹乱,手里的书页哗啦啦地翻。他把书往三儿手里一塞,哥,你替我去上学吧。

三儿就偷笑去吧,这样晚上打游戏白天睡觉的安稳日子他可是没享受过一天的,就是上课挨点粉笔嘛,再不济也就是上走廊里罚站去,正好给他个机会冲路过的女孩儿在心里吹口哨。

当然这也只能在心里吹了。三儿再次摸进弟弟家的时候在心里骂他就是个傻小子,这方面不开窍不说,一点都不关心他哥哥,一张嘴就问今天高凡来没来学校。高凡是个什么玩意儿啊,老子他妈不认识,所以三儿就跟高明说:他没来。

所以这一周大家都以为高明还是照常去上课的。天知道三儿费了多大功夫,在把额前那绺心爱的黄毛染黑了之前他得一边洗那五天没洗的头发一边做半个小时起步的思想斗争,耳钉唇钉项链舌钉也都得摘了放在他那宝贝盒子里交给高明埋进他们家的花盆,对着镜子,他挤眉弄眼,怎么也没法像小明那样笑得纯真可爱。不过模仿别人他是最擅长的了,换个步态身形条子就是站他身边也认不清,高明一会儿去扯他哥哥的唇角,一会儿去捋他哥哥的眉毛,俩人再扭打一会儿三儿就成了面哈哈镜,小明难过他也难过,小明高兴他也高兴。神了,哥,你怎么做到的?废话,咱俩是双胞胎,那叫啥来着,twins呀。

最难办的是三儿听不太懂老师上课讲的大道理。所以他在课上老是犯困,往桌子上一趴,手臂圈住脑袋,风沿着高明的衬衫钻进他怀里,谁都当他在睡觉,没人知道他是在做鬼脸还是瞄人家女同学的大腿。高明则是个喜欢安静的男孩儿,他的朋友并没有很多,课间的时候也就捧着书坐着,当然别人搭话的时候也会跟着笑两句——同学只当他是失恋了,想凑过去安慰也没人敢招惹,他们知道高明有自己的脾气。三儿发呆的时候看着窗外的天空,觉得这清净也是个好事,他想着正好少跟这帮傻透了的秃小子浪费口水,省得露馅。

——怎么可能又没来呢?高明在第三天的时候开始不相信三儿这话了,他问他哥哥你是不是不知道高凡是谁啊,三儿说我他妈上哪儿知道去,你又没跟我提起过。

是吗?我怎么可能没跟你提过呢。

 

可惜三儿的好日子在第四天放学的时候就到头了。今天他又被班主任点名罚了站,放学之后留下挨了好一顿训,说高明你这两天怎么跟变了个人似的,是不是早恋又失恋了?三儿说着没有没有,低着头在心里嗤笑,这岁数还叫早恋吗?他的第一次三年前就鬼迷心窍地给一个街边挤着沟抽烟的姐姐了,那姐姐眼睛不大,捂着嘴笑的样子可真媚,三儿在心里掰着手指头数了半天,他哪个男朋友女朋友也没那么好看到像是路边广告上的大妹儿……

“我说话你听没听见?以后还犯这样的错吗?”——啊、啊?不犯了。

“你保证?”——保证、保证。

这事儿真不公平。三儿一直纳闷,怎么坐他旁边那小子上课的时候干什么老师都不管呢,不是闷头在课本上乱涂乱画,就是瞪着大眼睛对着别人一通瞅,好像这事天经地义似的,手里那杆笔比划来比划去让三儿看着就来气,瞧那傻样还装艺术家呢,三儿甩甩头发,心想对方那头乱毛还没自己有艺术气质呢,颜料溅了一身花花绿绿的快赶上自己那件花衬衣了。三儿在心里偷着笑,他摸走那小子的画笔的时候那人正伏着身子摆弄地上一罐又一罐的颜料,让你画,我让你画,早看你不顺眼了,你就拿你那手指头画去吧!

而到了高明在他眼前一脸傻笑地描述高凡是谁、他有多厉害多天才的时候三儿就更生气了。他弟弟这都什么同学啊,一个赛一个地没劲,等会儿,三儿突然反应过来了,诶,小明你看看这是啥?

“哥?……这不是高凡的画笔么!他今天来上学了?”

三儿不好意思承认自己没认出来这个傻气同桌就是弟弟天天挂在嘴边的高凡,他本来打算随便糊弄一下高明,没想到高明越来越兴奋缠着他问个没完。三儿这下更恼了,合着你让你亲哥哥冒充你去上学,天天提心吊胆的,就是为了这个呆头呆脑的高凡?

“你怎么这么在意他啊?你们俩什么关系,他是你情敌?”

“不、不是……他、他是……”

三儿看着自己的激将法要得逞脸上就越发憋不住笑,高明看他这坏样就更不好意思了,扭过脸,低下头,一句话也不说。

“你老这样不好意思哪儿成啊?就高凡那傻样他能明白你什么意思?”三儿直着腰蹲下身来认真地看着他弟弟,“我看他对我爱搭不理的,我自己倒是愿意落个清净,可是你呢?等你腿好了去上学的时候也去看他那张脸——那么无动于衷的?明年你们就高三了,高凡不是要去考美院吗,那时候他都不一定来上课了。”

“怎么样,你可想好了,要不要哥哥帮你追他?”

——这帮老师怎么就这么关心人呢?他不过就是冲着高凡笑了几下而已。对方都没什么反应,老师先盯上他了。踮着脚尖走在校外的马路牙子上,三儿郁闷地点上那根从高明继父兜里摸出来的烟。他怎么也不能给高明找麻烦,让弟弟在学校被人乱传闲言碎语。三儿犹豫着要不要把烟扔进下水道里熄掉,毕竟从明天开始他就得开始正儿八经地“上学”了。旁边有条小巷子,他四处巴望了一下,决定还是抽完这根烟再说——所以他走路时又开始甩胳膊扭胯了,反正学校这边现在没条子,谁也认不出来他。

“操,三儿,你他妈现在学会装纯了?”

一个空易拉罐被用力扔到他脚边,轱辘轱辘地响,巷子里蹿出来几个人拦下他,今天真他妈点儿背,挨了一顿骂不说还碰上债主了,这帮操蛋玩意儿正在学校旁边刮小孩儿钱让他撞个正着。他刚想跑,虎子就拦在最前面,大高个给他挡了个严严实实。怎么样,还钱吧?三儿一个头俩大,这几天泡在学校里他也闲得手痒痒了,最多摸老师根烟顺同学根笔什么的,哪落着什么值钱东西了,晚上网吧打游戏包夜的钱还是高明塞给他的。

“真没有……虎子,再宽限几天吧?”

“这都宽限多长时间了?我说这两天见不着你人了呢,躲学校这来了,还他妈跟我在这装学生,黄毛都染回去了。”虎子把手指插进三儿的头发里,又拍了拍他的脸,“你那耳钉呢?项链呢?怎么都摘了。还穿上白衬衣了?看你这衣服透的,啧,怎么不露你那小腰了,裤子现在提得这么高。想把脱了的衣服穿回去?”

“诶我跟你说别动手动脚的啊。”虎子作势去拽三儿的裤子,三儿就用烟头烫他的手,对方叫了一声看着三儿挑眉毛撇嘴的样儿火蹿得更快,伸手把他拽进小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