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项顾】老师对不起

Work Text:

1
项豪廷坐在桌前,一言不发地看着正在往外掏书的于希顾。
十分钟前,项庆昌刚把他劈头盖脸骂了一通,还没收了他的游戏机,只因为他沉迷打怪没听见门铃,于希顾在门口晾了大半晌,给项庆昌打过电话后对方匆匆赶回才得以进门。
“哎,敲不开门不会回去啊?”
于希顾没搭腔,只是把课本和笔记都准备好。
“我还以为你不会来了。”项豪廷挪到于希顾身边坐下,于希顾稍稍地倾斜了一点身子,好让自己不那么完全受制于项豪廷。
然而他的动作被发现,人下一秒就被项豪廷箍在怀里。于希顾受惊想要躲避,力的反作用却使他被抱得更紧。项豪廷气血旺盛,体温隔着衣服传给于希顾,蒸得他脸颊发烫。
项豪廷目光毫不克制,嘴里也不带把门儿:“你到底是舍不得补课费,还是舍不得我啊?”
“项豪廷你放尊重一点!”
“我要是不尊重你,早就像上次一样亲你了,于、老、师。”项豪廷故意贴着于希顾说话,非要看他耳朵冒红尖。
于希顾卯足了劲儿把项豪廷推开,又羞又气,翻书都带了些力道。他努力平复心情,内心反复安慰自己不跟小孩儿计较,心跳却怎么都安稳不下来。
突然,一盒扎着蝴蝶结的巧克力被递到于希顾面前:“喏,送你的。”
项豪廷收起了刚才的嬉皮笑脸,看向于希顾的眼神有着少年人独有的忐忑和真诚,见于希顾不接,他短暂地难过了一秒,然后把巧克力撂在了桌上:“是…是班上女生给的啦,我不爱吃甜食,送你一盒咯,就当结课礼物。”
接下来的上课时间,项豪廷异常乖巧,于希顾也乐得轻松。两小时很快过去,项豪廷倚着门框看于希顾给他划剩下的重点,带着期待问:“小于老师,我们还能再见面吗?”
于希顾没回答,只是尽着最后一点家教的责任:“开学后按我给你做的计划继续学,你很聪明,要是努力的话,考上前十的大学没问题的。”
“那我能去台大找你吗?”
“不行!”于希顾回答得很快,项豪廷有些丧气,不过转念一想,腿长在他身上,他想去的话也没人拦得住,又忍不住雀跃起来。
于希顾看项豪廷的脸一会儿耷拉一会儿精神,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也不打算知道,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
“哎等一下!”项豪廷扯过他的包,把他留在桌上的巧克力硬塞了进去:“这个拿走,情人节快乐。”
于希顾沉默了一会儿,对项豪廷说:“再见。”

2
从项豪廷家出来,于希顾接着赶往酒吧,志刚哥帮他找了一个新兼职,虽然环境他有点不太适应,但是看在卢志刚的面子上,老板很照顾他,更重要的是这份工作可以很快帮他赚够一年的学费,于希顾没理由跟钱过不去。
酒吧节日里要比往常热闹不少,于希顾多忙了一会儿,回到家时已经十点多。他有些疲惫地靠在床上,想起来什么似地,翻出了项豪廷塞给他的巧克力。
丝带缠得乱七八糟,蝴蝶结也歪歪扭扭,给喜欢的男生送礼物的女生怎么会这么不精致,更何况小卡片上面的“我喜欢你”是于希顾再熟悉不过的笔迹。
想起项豪廷,于希顾轻叹了口气。本来只是想做家教补贴生活费,没想到给自己招惹了桃花,这朵桃花还巨大无比,死皮赖脸。上星期项豪廷竟然趁他不注意亲了他一口,还把他压在床上,高调又霸道地宣布“我要做你男朋友”。
那一天于希顾课都没上完就夺门而出,他几乎一路跑回家,脸被冷风刮得生疼,心动的感觉却甩不掉,更要命的是,项豪廷亲吻他的时候,他竟然不自觉地回吻,唇上的触感仍然清晰。
高中生心性不定,喜欢上他也许只是一时兴起,项豪廷身边多的是和他一样青春阳光的男男女女,还好补课结束了,时间一长,他就会把自己给忘了的。于希顾往嘴里填了一颗巧克力,想用甜味弥补心中的一丝失落。
门外突然传来敲门声,于希顾纳闷地瞄向猫眼,被来人惊到:“项豪廷?这么晚了你怎么……你怎么知道我家?”
项豪廷面无表情地把门从身后关上,一步步逼近于希顾。于希顾的单人房空间狭小,只退了几步便到头,项豪廷两只胳膊撑在他两边,于希顾彻底无路可退。
项豪廷眼眶发红,微微喘着气,像头即将被激怒的小公牛,他问于希顾:“既然你喜欢男人,为什么我不行?”
看似不着边际的一句话,于希顾瞬间明白:“你跟踪我?”
项豪廷没有否认,他也向来敢作敢当。他靠近于希顾,嘴唇似有若无地蹭过他的脖颈和脸庞,他想起在酒吧里看到的两个贴在一起亲得不分你我的男人,又闻到于希顾身上淡淡的烟草味,想象力和嫉妒心如同脱缰的野马,把他的理智践踏得一干二净。尊重和分寸被项豪廷抛在脑后,他扳过于希顾的脸不知轻重地吻了下去,舌尖刚尝到一点巧克力的味道,清脆的耳光声同时响起,项豪廷猛然清醒,松开了于希顾。
于希顾的眼泪在打转儿,睫毛一忽闪就落下来一滴,项豪廷慌了神,手忙脚乱地想给他擦眼泪,却被一巴掌扇开。
“小于老师……对不起……”项豪廷紧张地道歉,全然没有方才的混账模样,可他还是忍不住想知道于希顾到底去那种酒吧干什么:“但是……”
“请你离开我家。”于希顾努力稳住自己颤抖的声音,背对着项豪廷下了逐客令。
听见关门声,于希顾脱力地坐在地上,把头埋进臂弯,巧克力的甜还没化尽,先咽了一肚子的委屈。

3
原本的生活像首流畅舒缓的钢琴曲,不小心“咣当”一声被项豪廷砸错了几个音,砸得于希顾好几天缓不过神。他以学习太忙为借口辞掉了酒吧的兼职,却还是惦记着项豪廷对他的误会还有自己给他的那一耳光,心里难受得很,连教授喊他名字都没反应。
“于希顾,是不是这几天帮老师的忙太累了?”
虽然于希顾连连否认,但教授凭着爱惜,硬是把他从实验室赶了出去让他回家好好休息。
刚从教学楼走出来,于希顾突然定在原地。项豪廷穿着校服背着书包站在楼前,一脸紧张,看见于希顾,立马上前,快到身边时又敛了步子,生怕他逃跑似的。
项豪廷把手中的成绩单当宝贝一样呈给于希顾,语气有点小骄傲:“小于老师,我有听你的话乖乖学习,段考考了全年级第二名哦。”
于希顾扫了一眼,有些不自然地说:“我已经不是你的家教了,不用喊我老师。”
项豪廷突然把成绩单塞进他手里,退后几步,冲他九十度鞠躬:“小于老师,对不起!”
教学楼前人来人往,纷纷被这两人吸引了目光,于希顾赶紧把他拉起来走远。
“你还在生我的气吗?”项豪廷观察着于希顾的脸色,小心翼翼地去勾他的手指头:“那天是我不好,我不该……”
“项豪廷,我只是去酒吧打工,”于希顾突然抬起头直视着面前比他高出一头的男生:“而且我现在已经不去了。”开口解释的瞬间,于希顾忍了很久的情绪就全涌了上来,有生气,有委屈,还有不安,这使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很在乎项豪廷的看法,而如果不是因为喜欢,又怎么会在意呢?
项豪廷眨了眨眼,来之前的忐忑全都化成了嘴角的笑意,他大胆了些,直接握住了于希顾的手:“其实你不用跟我解释,我知道是我误会了,我只不过是太喜欢你了才会想要亲你……唔!”光天化日朗朗乾坤,眼见项豪廷又要说些混话,于希顾立刻伸手捂住了他的嘴。
于希顾面儿薄可项豪廷脸皮厚,他索性把于希顾两只手都拉住攥在自己手心,深吸一口气,一本正经地说:“于希顾。”
被叫到大名的人心中一动,预感有什么即将发生,果然——
“我是真的真的很喜欢你,我知道你不相信,觉得我只是在捉弄你,但我发誓我说过的每一句喜欢你都是真心的。遇到你之后我才体会到心动的感觉,也懂得努力向着一个目标前进是件多么美好的事,所以,可以请你继续当我的小于老师吗?”
于希顾听得心跳砰砰,惊喜大于纠结,脑袋像炸开了烟花。等等,为什么不是当男朋友?
项豪廷接着说:“我会好好学习,考上台大,成为你的学弟,到时候,再请你和我交往!”
于希顾定定地看着项豪廷,想从他脸上寻到一些开玩笑的破绽,可看来看去,反而是项豪廷热情又充满爱意的眼神把他盯得脸颊发烫。
于希顾低下头,小声说:“想考台大的话,够呛哦。”
项豪廷坚定地点头:“我知道,所以我会努力!”
“以台大为目标的话,补课费会比以前贵。”
项豪廷像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似的:“这么说,你答应了?”
于希顾把手抽出来,眼神闪躲,转身走人:“我要回去学习了。”
项豪廷见他害羞的模样,知道自己告白成功,恨不得一蹦三尺高:“你答应了!Yes!”而等他自我庆祝完,未来男朋友早就走到了五米开外。
“小于老师!等等我嘛!”
项豪廷追过去,揽住了他的太阳。

-完-

小彩蛋
项豪廷翻箱倒柜找出自己高中的校服套在身上,在浴室对镜搔首弄姿了半天,然后以一个自以为很帅的姿势倚在了卧室门框。
正窝在床头看书的于希顾抬了一下眼,笑出了声:“项豪廷,你二十七岁了不是十七岁了好吗,在干吗啊。”
“哎,小于老师,是你说的我永远是你的小朋友啊。”项豪廷扑到床上抱住于希顾,顺便把他手里的书抽走扔到一旁:“别看书了,陪我,教我,陪我……”项豪廷的手不自觉地伸进于希顾的睡衣里,于希顾一把按住:“教你什么?”
项豪廷嘿嘿一笑:“生物知识。”

于希顾红着脸捞过被子想躲起来,却被项豪廷抢先一步压上身,手指蹭蹭于希顾的耳垂,又划过脸庞,顺着往下移到左胸,感受着于希顾越来越强烈的心跳。
“心跳加速是由于肾上腺素升高,害怕或者紧张时都会出现,还有就是面对心上人的时候,”项豪廷把于希顾的睡衣扣子解开,掌心伸进去捻于希顾的乳头:“我说的对吗,小于老师?”
虽然项豪廷在平时也会时不时喊这个十年前的称呼,但到了床上再喊怎么都变了味儿,于希顾禁不起逗,双手敛起衣襟转过身去:“不要闹了啦,我要睡了。”
“睡前适当运动有助于快速入眠。”
项豪廷三下五除二把于希顾的衣裤脱掉,手覆上了他的下体,缓缓揉搓,继续使坏:“小于老师,这里为什么会起来,好神奇哦。”
跟项豪廷在一起这么久,于希顾在性事方面早就不似最初的害羞,也懂得主动索求或是取悦对方,但一旦项豪廷玩起花样,他永远也不知如何招架。
就像现在,项豪廷的校服整整齐齐穿在身上,下身也只拉下了裤链,他却被剥个精光,腿缠在项豪廷腰间,难耐地想晃动身子,却被项豪廷钳住,不允许他自我满足。
“你还没回答我,这样弄你舒服吗,小于老师?”项豪廷一手在他乳晕上打转,一手握着他的柱身轻轻撸动,拇指不经意蹭过顶端的小孔,引得对方一阵阵打颤。
于希顾满脸涨红,握着项豪廷作恶的手,喘息着小声乞求:“嗯……你、你动一动啦……”
“怎么动,我不会,你教我。”
于希顾又羞又气,情欲却让他来不及思考太多,项豪廷刚一松手,他便搂着项豪廷的脖子挺动腰身,前端在校服上不停磨蹭,于希顾觉得有些痛,伸手去解项豪廷的校服扣子,想亲近肌肤,项豪廷却不让:“不穿校服要被扣分的。”
于希顾拿他没办法,只好停下来休息,手伸进衣服里摸他的腹肌,然后去寻项豪廷的唇,项豪廷把他往怀里压,反客为主,腰下发力,狠劲顶他。于希顾受不住突如其来的凶猛,松开项豪廷的嘴唇大口呼吸:“等一下……还不行……不是那里……”
项豪廷重又把他压进床铺,轻轻试探:“是这里吗,小于老师?”
于希顾瞪着他,项豪廷满脸无辜:“怎么了,我是学生你是老师,我有不知道的地方你要告诉我啊。”
“再……再往前点。”于希顾自暴自弃地开口,项豪廷目的达到,提起于希顾纤细的脚踝,找准他其实熟悉得很的敏感点不停顶撞。
于希顾抓着身下的床单,意识在快感中逐渐模糊,他好像看见了十七岁的项豪廷,而自己身处于曾经那个窄小的房间,少年炙热的嘴唇游走于自己的手臂、肩头、脖颈,他想逃离,却被拉进怀里。
“小于老师,帮我,我也会帮你。”
于希顾不停摇着头,嗫喏着:“不行…不行……”
项豪廷将他抱紧,伏在他肩头,毫不克制地喘息低吼,背部肌肉绷紧,交出了他的作业。
“我好爱你,小于老师。”
于希顾交错在现实和幻想中,这句爱语成了最后一根稻草,他带着哭腔呻吟,颤抖着射进了项豪廷手里。
把校服和床单丢进洗衣机后,项豪廷快速回到床上,把于希顾搂进怀里亲了一口:“小于老师,我今天表现怎么样?”
已经快睡着的于希顾嘟囔了句:“幼稚鬼。”迷迷糊糊地,他又落进了梦里,十七岁的项豪廷被阳光笼着,向他伸出了手。
“小于老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