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克)毒癮-罌栗花-16

Work Text:

趙立安和Jack纏綿了一整晚,空氣中混合著紅雪松跟罌粟花的氣味,他毫無力氣只能承受著Jack在他體內不停的進進出出,一個晚上的歡愛讓他全身都痠痛不已,而他的後穴還在不停的分泌出大片的淫水,他的嗓子也叫啞了,唯獨穴裡面還是不停地顫抖高潮。

射精之後的Alpha發情熱退得比較快,但Omega的發情期一般要持續三到五天,尤其第一天會來得很猛烈。

「啊……」Jack將分身抽出來,摸著他的頭髮與他擁吻,趙立安迷茫地看著他,滿臉倦意。

「好好睡一覺吧。」Jack輕柔的說,將趙立安輕輕擁進懷裡,第一波發情熱正在慢慢褪去,趙立安實在太睏了,他朝Jack的懷裡縮了縮,聞著令他安心的紅雪松信息素沉沉睡去。

再醒過來時,他已經洗好澡全身乾淨地躺在被收拾過的床上,而Jack則坐在床旁帶著笑意看著他。

「有沒有不舒服?」Jack小心地將他扶起來拿過一旁的枕頭枕在他腰下溫柔地問。

「沒有……」他搖頭「就是餓了,還有些渴。」

「來。」Jack遞給他一杯水,趙立安接過一口喝個精光,見他喝完Jack接過玻璃杯,然後從一旁的矮櫃端起一碗清粥一口一口地餵著他,沒多久,碗就見底,Jack剛把碗放下,趙立安就立馬往他懷裡縮,鼻子靠著他的後頸貪婪地聞著Jack身上信息素的味道,他身上的罌粟花香味也慢慢的溢出來,整個房間再度充滿了甜美的罌粟花香味,他的後穴開始分泌出大片的淫水。

第二波的發情熱來了。

Jack吻住趙立安的唇,將他整個人抱了起來讓他坐在自已身上,他則順勢又頂了進去,分身瞬間充滿整個穴道「啊……」趙立安滿足的喘息著,整個人無力的掛在Jack身上,任由他不停的進進出出。

Jack一邊賣力的抽插著一邊親吻他的乳首,趙立安緊緊地抱住他的頭,將他拉近自已胸前,讓他的信息素包圍住自已。

「寶寶,你裡面好熱……」Jack一個挺腰,再度頂開了生殖腔「啊,Jack ……」趙立安一邊呻吟著一邊喊著他的名字,穴裡噴出一股暖流,他又高潮了。

「你好濕.......」Jack把手指插進趙立安嘴裡,玩弄著他小巧的舌,又模仿抽插的動作在他嘴裡進進出出,和下面操他的節奏一模一樣。

「嗚……」趙立安紅著眼眶,不停地吸允著Jack的手指,配合著不停的上下擺動著。

「寶寶,你好色。」Jack拉過他的手,往後伸去讓他感受著他的分身,他的分身整根都是濕的,全濺滿了他的淫水「竟然濕成這樣,很舒服吧?想要更多吧?」說完,一個挺身將分身插到最深處「啊,我才沒不……色……啊⋯⋯」趙立安被他操的說不出完整的話,實在太舒服了,還想要更多,想要再被Jack火熱的種子灌得滿滿的「啊啊……好舒服⋯⋯」他不住的呻吟著,滿滿都是想要被貫穿的慾望。

「寶寶。」Jack輕哄著他,「你叫的真好聽,叫大聲點,我想聽。」

「壞Jack⋯⋯」

滿室淫靡,水聲撞擊聲喘息聲,還有Omega軟軟甜甜的呻吟。

Jack覺得自已簡直要融化在趙立安的溫柔鄉裡,真是該死的美好。

「該死!」他低吼一聲將滾燙的種子盡數射了進去。

「Jack。」趙立安有些無力,他吻上他的唇,然後與Jack對視著,眼眶泛淚「我喜歡你。」他用他軟綿綿的嗓音說。

Jack的心瞬間融化成一片,這是他聽過最動聽的話,勝過所有甜言蜜語。

「我也喜歡你,寶寶。」他在他身旁低語著「這輩子我都不會離開你。」這是他的Omega。

「好。」趙立安點頭,滿是感動。

Jack吻了吻他的鼻尖,接著一把抱起他走進浴室梳洗。

 

隔天趙立安跟Jack一到家的時候,就看見孟少飛跟唐毅在門口等著他們,唐毅一臉的無奈,一旁孟少飛見他們回來,連忙衝過去拉開趙立安後頸的衣服。

當他看到那明顯的咬痕還有趙立安紅透了的臉,他張大嘴一時說不出話。

白菜還是被拱了。

「阿飛,你怎麼會來?來接我上班嗎?不用了啦,Jack說他要送我去。」趙立安整理好被用亂的衣服,對著孟少飛傻笑著。

「我是擔心你!」孟少飛翻了個白眼,然後他看向Jack「我是讓你帶他回家吃抑制劑沒讓你吃他!」孟少飛簡直要氣壞了,當時他必須先照顧好那三名未成年Omega,情急之下只好把趙立安先交給紅毛狐狸,待他處理好後,就立馬朝趙立安家去,一到整棟房黑漆漆的一片,電話也不接的時候,他就知道兔子終究還是被吃了。

「老闆娘,你當時把人交給我,不就是同意我把人吃了嗎?」Jack上前一把摟住趙立安「很好吃呢。」

「你這傢伙故意曲解我的意思吧你?」孟少飛簡直要吐血,他頗為無奈的看著趙立安,如果這是他的選擇,那他就支持「你絕對不能傷害他。」他看著Jack語氣嚴肅。

「我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