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立克)毒癮-罌栗花-18

Work Text:

Jack已經連續幾天都沒有回來了,趙立安躺在床上盯著手機發呆,手機畫面停留在Jack早上傳給他的那封『工作注意安全,我今天有事要忙,可能不會回去,你要早一點休息,乖,寶寶。』他皺著一張臉,什麼嘛。這麼多天都不回來,忙的是什麼啦。

他真的很想念Jack,他已經習慣了每天晚上被Jack抱在懷裡睡覺,沒有Jack陪他睡覺,他根本睡不著。

唉。

他無奈的嘆口氣,窗外天已矇矇亮,又是一個徹夜未眠的晚上,他無奈的起身準備梳洗去上班。

「早,阿飛。」他有氣無力的看著孟少飛,臉色甚至有些蒼白。

「趙子,你怎麼看起來精神那麼差?晚上沒睡好嗎?」孟少飛皺眉,趙立安這幾天臉色看起來不太好,早上甚至都沒有吃,短短幾天看起來瘦了不少。

「嗯⋯⋯⋯」他無力的坐下,整個人看起來病懨懨的。

「發生什麼事了?」孟少飛從包裡拿出一瓶巧克力牛奶「喝一點吧,你臉色很糟。」

「阿飛,你知道Jack跟唐毅最近在忙什麼嘛?Jack好幾天沒回來了。」他打開牛奶喝了一口後有些悶悶不樂的說,覺得滿肚子委屈。

孟少飛望著趙立安有氣無力的樣子,思考著是不是要告訴他Jack這幾天都是待在行天盟裡,他和唐毅這幾天都忙著處理洗白的事,還有一些關於Jack之前東家⋯⋯⋯ 但Jack一再要求他不要告訴趙立安,說是不想讓趙立安擔心。

確實,這些事讓趙立安知道也沒有什麼用處,相反的還會讓他徒增煩惱。

「沒事啦,趙子,等Jack忙完就會回去了啦!」孟少飛默默握拳,雖然知道他是在忙,但讓趙立安這樣病懨懨也不行啊!今天一定要叫他回去!

 

好不容易熬過了漫長的上班時間,趙立安收拾好東西看了眼手機,沒有Jack傳來的訊息,他氣惱的把手機丟進包裡,氣鼓鼓的走回家。

「咦?」遠遠的他就看到家裡的燈是亮的,他張大雙眼興奮地往前跑,門一開他就看到他思念的紅髮男人在廚房煮飯「寶寶,回來啦?」帥氣的紅髮男人看向站在門口發呆的他笑了笑「怎麼啦?」

「你這個大壞蛋!」見他笑,趙立安沒由來的一把火燒了起來,他將包丟在沙發上氣沖沖的上前「你是不是吃乾抹淨就要跑了?」

「寶寶?你怎麼會這樣想?」Jack有些好笑的看著他,他收到孟少飛說趙立安無精打采的訊息,知道自已最近確實是冷落了趙立安,下午好不容易工作吿一個段落,他連忙回來想要煮一頓好的慰勞他的寶貝,結果,他這莫須有的指控是怎麼回事?

「你就是!好幾天沒回來,也不打通電話⋯怎麼那麼壞!」說著說著,趙立安紅了眼眶,覺得自已好委屈,他一個氣惱的往Jack胸口捶打著。

「寶寶⋯」Jack心疼的抱著他,他不知道自已讓趙立安這麼不安,真是太粗心了,他心疼的低下頭吻去他眼角的淚,然後他聞到了濃烈的罌粟花香味。

「你發情期到了?」他怎麼就忘了趙立安的發情期就在這幾天呢?

懷裡的趙立安早被發情熱弄的沒有什麼力氣,捶打在Jack胸上的拳頭毫無力氣。

懷裡的人兒紅著一張小臉,一臉委屈可憐兮兮的樣子,讓Jack的下腹起了反應,Alpha的天性再再引誘他佔有眼前可人的Omega。

他吻上他的唇,汲取他嘴裡的蜜液,然後他將軟成一灘水的趙立安放在餐桌上,並順勢將他的褲子脫去,他的後穴早已分泌出大片的淫水將他的褲子沾濕,Jack將趙立安的腳抬高靠在自已肩上,那裡已氾濫成一片,淫水順著腳流了下來。

「壞Jack,你幹什麼……」趙立安整個人軟綿綿的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Jack脫去褲子抬高腳,他有些不滿,他還在生氣誒,他怎麼可以脫人家褲子,他知道自已發情了,他也知道自己的褲子和股間已經濕成一片⋯⋯⋯

但是他又沒有要⋯⋯趙立安羞紅了臉,可他的身體卻很誠實,前端的分身已然有了反應,後穴還在不停的分泌淫水,準備接納Alpha的佔有。

Jack靠近他耳旁低沈的嗓音傳進趙立安耳裡「幹你啊,寶寶。」說完,Jack狠狠的吻了上去。

趙立安被吻的暈暈乎乎的,身體熱的發燙,Jack的吻讓他深深著迷,他不知不覺的將手牢牢的纏在Jack的脖子上,將他往自已拉近。

他們唇舌交纏著,發出嗞嗞的水聲,然後Jack離開他的唇,還牽出一絲銀絲,Jack脫去自已的褲子,巨大的分身彈跳出來,他眼裡全是慾望,紅雪松的氣味包圍著趙立安。

趙立安紅著臉,感受著Jack將粗長的分身慢慢的挺進他的小穴,挺進他體內的每一寸,然後插到了最深處。

「啊⋯⋯」趙立安發出一聲滿足的呻吟,Jack開始賣力的抽插著,每一次都剛好頂在他的敏感點「啊……」趙立安發出一聲嬌喘,他的臉上泛起了紅暈,他的後穴不停的收縮着,夾的Jack的分身又漲大了一圈。

望著身下不停嬌喘的人兒,Jack嘴角泛起一絲惡趣味的笑,他微微將分身拔出来一些,然後,又再次插了進去。

「啊,Jack ⋯⋯」趙立安皺著眉,扭動著屁股,還要更多,想要⋯⋯想要被狠狠的用力貫穿。

「求我。」Jack緩慢的進進出出,一點也不著急。

「你⋯⋯」後穴的搔癢感,讓趙立安整個人都很難受,他不停的收縮著,想要阻止異樣的搔癢感,而Jack挺着分身不緊不慢的對著趙立安的後穴若有似無的磨蹭著。

趙立安被他磨的實在受不了,他哀求著「Jack ⋯⋯求你狠狠的操我,用力的貫穿我。」話一說完,他連忙用手摀住臉,實在太羞恥了。

「小色鬼。」Jack滿意的拍了拍他的臀,他微微抽出性器,接著大力的插進去,發出清脆的『啪』聲。

Jack的分身徹底的插了進去。

趙立安張著嘴無力的喘息呻吟,感受著Jack在他體內進進出出,他全身都在擅抖着,只能不住的呻吟著,他的穴內已经濕到不行。

聽著趙立安醉人又略帶甜蜜的喘息,Jack更加賣力的快速撞擊著。

「啊⋯⋯慢一點⋯⋯要壞了⋯⋯啊啊。」趙立安被過於快速的撞擊撞的說不出一句完整的話,Jack將趙立安牢牢的 壓在身下,他吻上那迷人的小嘴,然後二手握住趙立安的手,與他十指緊握,一邊瘋狂的抽插著佔有身下的人。

趙立安被Jack狂暴的吻,吻的話都說不出来,然後他感覺到Jack撞進了他的生殖腔。

「寶寶,你是我的。」他說。

趙立安驚喘一聲。被粗硬的分身頂入生殖腔,他的雙腿不住的擅抖,只能任由Jack擺佈。強烈的快感刺激讓他無法思考。

粗長的分身一次比一次還要狠的貫穿他的生殖腔,趙立安爽的不行,他忍不住的叫了出來「啊啊啊⋯⋯ 」Jack頂在了他的生殖腔裡,結緊緊的卡在趙立安的穴口,接著噴射出了大量濃稠且滾燙的精液。

高潮中的趙立安迷茫的看著Jack,然後伸出手擁抱著他,他有些癱軟,而Jack依然持續著射出一股又一股的種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