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爱情锁定

Work Text:

看到摸瞎这个视频被发出的时候,李响心知肚明接下来的剧情发展,他在家里悠闲的泡了一壶茶,静候某人气急败坏的打来视频电话。
“李响,你是不是应该跟我解释点什么?”电话那头刘迦对李响的气定神闲有点不可思议。
“嗯?解释什么?”李响睁大了他无辜的大眼睛,看起来好像什么都没明白。
“你这个游戏玩的时候是不是应该注意点什么?”刘迦努力克制住自己,但是李响看起来似乎完全不在意的样子,这让他心里有点憋火,又不想爆发。
“注意什么啊?你说穿浴袍么?我刚去的时候他们没说要玩这个游戏,所以我后来不是换衣服了么。”李响淡定的解释了一句。
要不是这会儿交通不便,刘迦可能已经买了机票直接飞去了北京,这会儿只能在电话那头干瞪眼:“我后天会来北京,你等着。”
“迦哥,”李响凑近摄像头,眯了眯眼睛,看起来竟然有点妖冶,“这会儿知道急了,那时候是谁推了华人春晚去的江西跳了个乌鸡的昂?托举完一个又一个,我看你的膝盖是不想要了。”
“原来在这儿等我呢,”刘迦恍然大悟,“我那是工作啊。”
“我也是和朋友的正常娱乐啊。”李响用指关节敲敲桌子。
刘迦被堵的一句话说不出来,恨不得现在就去改签机票,两个人在暗藏的汹涌战机里结束了不算太愉快的对话。

刘迦来的那天下午,李响家里密码锁传来开门的声音,他已经猜到了来人,也不出去招呼,他此刻正在客厅铺了个瑜伽垫耗腿,头也不回的说:“门口有消毒液,把自己喷一喷,然后去洗手。”
来人听话的按顺序操作完毕,然后来到他身边,蹲下看他:“李响老师,还生气呢?”
“我没生气啊,你为什么觉得我生气了?”李响不看他,自顾自盯着前方,“诶你别闹我,没看我练功呢?”
“那我帮你压一压。”不待李响反抗,刘迦已经跨坐在他后胯跟上,倒是没坐实,而是半蹲着用手往下压了压,嗯,手感不错,很有弹性,刘迦在内心偷偷评价。
“刘迦!”李响不满的叫了一声,感觉到身后的人仿佛在偷笑,他后仰着头,想要看看这人的表情。
从上往下看的时候,李响的睫毛显得格外的长,密密的扫出一片阴影,小鹿一样的眼睛透亮透亮的盯着刘迦,刘迦忍不住低下头,在他唇边摩挲了一会儿,用力吮住,这个姿势让李响没法轻易避开,再加上后仰的角度,让他整个人被吻的晕头转向。刘迦一路奔波,胡渣已经有些滋出来,扎得他脸上痒痒的,从唇缝里漏出一点点抗议的哼哼声。亲了好一会儿,刘迦才放开他,托着他的腰将他扶起来的时候,李响尤在喘气,好半晌才挤出一句嘲讽:
“刘迦同学,你以为你是谁?蜘蛛侠吗?”
刘迦愣了愣,恍然,笑得前仰后俯。
两个人在瑜伽垫上跪坐着,李响看他笑的那么开心,自己也忍不住笑了,眼角笑出了细细的纹路,看刘迦停下来定睛看他的时候,又立刻收住了笑容。刘迦便伸手想要摸他的脸,被李响一巴掌拍下来。
“痘痘还没好呢,别乱摸。”
刘迦仔细端详了半天,说:“和上次的位置不一样了呢?”
“对啊,都是行星,会移动的那种。“
“是刚爆发的超新星吧?”
“滚蛋!”李响上手就要打,被一把抓住了手腕,向后压倒在地板上,刘迦的上臂力量的确比他强,但是李响脚上功夫好啊,他的腿抬到了自己的肩部,便要把刘迦踹出去,刘迦眼疾手快握住了他的脚踝。李响的脚踝细的一把握住还能有转圜余地,一点点凸起的骨头因为想要挣扎而摩擦着刘迦的掌心,刘迦的手握得更紧了,因为身材的压制,李响并不能逃开禁锢,他单手撑地想要起身,结果刘迦竟然借着他坐起的力,抱住他的双腿,直接将他整个人托了起来,倒扣在肩上扛了起来。
“刘迦!!!!!!”李响整个人都炸了,他的胃嗑在刘迦的肩膀有点难受,还没来得及做别的反应,已经一阵天旋地转,被轻拿轻放在了柔软的床上,整个人陷进了被子里,只剩四肢在外扑腾。“你在干嘛啊?!”李响好不容易从蓬松的被子里冒出了脑袋,气鼓鼓的问。
“李响老师不是说不生气了么?”
“我没生气。”
“那挺好,”刘迦仔细的看着他说,“我可还在生气。”
“你……”李响想要反驳点什么,措辞还在嘴边溜达,双唇已经再次被封住。这次的吻来的汹涌而猛烈,强烈的气息包裹上来,夹带着一点点罕见的暴虐,完全不似刘迦平日里的温柔做派。“刘迦……唔……迦……”唇齿间隙漏出的声音断断续续,却无法连贯,唇舌交缠之间,刘迦已经将他松松垮垮的运动裤褪去,露出纤长的腿部线条和浑圆的臀部。
虽然好多天未见,但身体似乎完全没有忘记,熟练的扩张让李响软了腰,好不容易在交缠的间隙获得唇齿的自由,忿然问道:“你生气就是这样解决问题的?”
“那你想我怎样解决问题?”刘迦挑眉问的时候,他的手指还在李响体内,润滑液已经充分湿润了内壁,小穴开始习惯性的吸吮着体内的异物。
“我觉得……嗯……”李响不安的扭了扭身子,却无法摆脱如影随形的手指,“我觉得我们应该理智点,好好谈谈。”
“谈了也是吵架,没什么好谈的。”刘迦又覆上来亲他,李响别扭的扭过头,刘迦停下来,轻笑了一声,“真想谈一下的话,我们探讨下,你那天被人打屁股的时候,是什么姿势?”
李响猛地转过头,瞪大了眼睛看他,心里一阵慌乱,他光记得自己穿着浴衣到处跑,把这茬给忘了,这会儿指认超模组都是闺蜜还来得及么,还有小常和张翰,那都是有主的!李响一肚子委屈,刚想努力给自己澄清一下,却被整个人提了起来,恍惚间,刘迦已经把他摆成了那天跪坐的样子,挪开枕头,把他整个人贴着床头板,握住他的双手压在墙上,双腿分开折叠向后坐下。
“刘迦你等下,你……啊……”刘迦将他抬起来,膝盖抵住了他的膝盖,将他的胯分的更开了,然后从后面一点点的侵入。
已经被开拓的很好的甬道顺从的慢慢吞吐凶器,李响想要向前躲避,却因为床板的挟制而无法逃开背后的攻击,两条腿被刘迦的膝盖分的更开了,巨大的性器毫无阻碍的插入到了最深处,撞得李响忍不住叫出了声,随即又很是不甘的为了掩饰而咳嗽了几声。刘迦扶着他的腰开始上下起伏,每一下都仿佛要将他凿开一样,这个姿势让身体打开的很充分,又没有半点可以抵抗的余地,李响只能随着刘迦的动作起伏,仿佛在波浪中无助的小舟。刘迦每一次的深入都仿佛刻意到达更恐怖的深度,激烈的撞击着他的内壁。
“你……你慢点儿……”李响有些难堪的发出第一声求饶,“嗯……不行……太深了……啊……”
刘迦在背后咬着他耳朵说:“我在帮你练功 呢,你看你的胯开的多好。”说着伸手摩挲着李响的大腿根部,那里的皮肤幼嫩而敏感,刺激之下李响忍不住抖了一下,内部一阵收缩,惹来身后一声满足的叹息。然后他的阴茎被慢慢笼罩住,刘迦的手灵活而温暖,熟练的上下滑动,他手上动作不快,身下的起伏也放慢了速度,好像一根羽毛在慢慢挠着天灵盖,让李响感到一丝焦虑,体内竟然产生处空虚的感觉。李响忍不住哼了一声,试图摇摆身体控制节奏,纤细的腰被刘迦的手一把按住。
“响哥看来挺喜欢这个姿势。”刘迦微微退出一点点,在背后亲吻他,听到李响唇齿间漏出有些难耐的呜咽声,掐着李响的腰臀向后拖了一把,让他可以以手撑地,美好的臀线高耸,全身上下唯一丰腴的部位被托了起来。
李响感到体内的凶器因为身体的移动而移位,在入口处徘徊,现在自己跪下的样子,只怕是比刚才更羞耻,然而最让他不堪的是,他心里预期的猛烈撞击并没有如期而至,反而是臀部被重重打了一下。
“啪”的一声,清脆的划破了淫靡的空气,李响“啊”的一声叫了出来,“刘迦你干嘛……刘!迦……啊……”
紧跟着第二下,第三下,刘迦打的颇为用力,雪白的丰臀很快红了起来,因为还含着性器,每一下都引起花径的收缩,刘迦还故意撞击着李响的敏感点,李响的性器开始兴奋的往外吐着液体,快感里夹杂的疼痛好像一味兴奋剂,调高了全身的激素水平,他双手撑着身体,头部后仰,露出美好的颈部曲线,好不容易在风暴一般的袭击中勉强发出一点声音:“不要……不要打……迦哥……迦……嗯啊……”
“李响老师现在求饶有点晚了呢,我看那天你被别人打的时候也没怎么抗议啊。”刘迦感受着温润湿热的花径层层叠叠的包裹着他的前端,随着臀肉抖动而不时的收紧放松,舒服的几乎想要现在就射出来,他贴着李响的蝴蝶骨,在背后笑着说,“再说,我看你也挺享受的嘛。”
“你他妈才享受你这个……这个……嗯……啊……!”李响忍不住骂了起来,又被顶的变了语调。
“你说的没错,我倒确实挺享受。” 说着刘迦又重重打了一下,然后重新挺身整根没入。
李响在瞬间射了出来,整个头皮都发麻了,强烈的快感让他的大脑一片空白,随着身后一次快过一次的速度尖叫出声,眼角流出了生理性的泪水,伴随着身体的痉挛,甬道猛烈的收缩起来。刘迦强忍着想要射的欲望,再次撞击了十来下,才终于释放了出来。李响已经无法维持跪着的姿势,软软的趴下来,任由刘迦覆在他身上,亲吻着他的后颈。
“你这个……流氓……”李响有气无力的骂了句,后背贴着刘迦胸膛的皮肤黏黏的,体内的巨物还在轻轻抽动,想要把他推开,却被压住无法动弹,“你给我出去。”
“我不。”刘迦摸着他的背吃吃的笑起来,“里面舒服。”
“我屁股疼。”李响没好气的回道。
“那我给你揉揉。”刘迦维持着在李响体内的姿势把他侧翻过来,从背后搂住他,轻轻揉着李响的臀部。
“嗯……你给我滚啊!”因为姿势变化,内壁受到刺激不自觉的收缩了一下,李响呜咽一声,气的反手打了一记刘迦,刘迦却不为所动。
刘迦的手力道刚好,倒是揉的挺舒服,让李响差点忘了始作俑者是谁,他微微眯起眼睛,几乎舒服得快要睡着,然后感觉哪里不对。
体内那根东西似乎,又硬了起来。
“刘!迦!”察觉到不对的李响猛地睁大了眼睛,便想往前逃走,却被圈住了腰动弹不得,急得冒出了粗口:“喂你特么别乱来,套套会破的!”
“好好好,听你的。”刘迦听话的从他体内慢慢退出来,摘了套套打结扔掉,然后熟门熟路的从床边的床头柜里又翻出来一个戴上。
“你……”李响被他这个操作震撼得一时没能说出评价,半坐起身呆呆得望着他。刘迦凑上去亲着他的唇,然后抓了个枕头垫在他腰下,把他的腿架在自己肩膀上,熟门熟路的压了回去,李响艰难的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不是……说好……听我的么……嗯……”
刘迦一边亲吻着他的眉眼,一边笑着说:“听你的,我不是换了个套套么,就不会破了。”
“我哪里是这个意思啊!我是……唔……”李响的唇被再次封上,只能勉强漏出一点点抗议的呻吟,他长长的双腿被架得很高,优美的脚背弯曲着,脚趾因为身下的刺激而忍不住蜷缩起来。刘迦一边刻意摩擦着敏感点,一边揉着丰腴的臀肉,这让李响不得不联想起刚才被打的样子,羞耻中夹杂的兴奋让他惊疑不定。他感到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是刘迦的气息,炽热的像要将他融化一般。
刘迦恋恋不舍的放开他的唇,双唇间藕断丝连的一点点唾液在分开不久后断开,他的眼神看起来更暗了,甚至每一根发丝都能滴下欲望,李响被他看得忍不住想要后退,但全身被压的严严实实,完全没有退路。刘迦伸手抱紧他,贴着他的耳朵,温柔的声音好像水流一样淌进来,流进心里:
“李响老师,你只能是我一个人的。”
李响搂住刘迦的脖子,笑的甜甜的,仿佛一只奸计得逞的小松鼠。
刘迦在他弯弯的唇角啄了一下,恍然大悟般挑了挑眉,然后轻笑一声,用力将自己埋进身下这具身体的深处。
“嗯……啊……”李响后仰起头,露出精致的喉结,刘迦气的一口咬了上去,喘着气一边奋力进攻一边说:
“你这个……你可真是越来越会算计我了。”
“这哪能叫算计……嗯……我……”李响断断续续的解释,“你慢点儿!我只是……只是……啊!”李响还没好意思说出来,就被一记深顶顶得说不出话来。
刘迦几乎要将李响对折起来,他笑着接话:“我知道,你只是想见我了。”
“呆子,你……嗯……才明白吗?” 李响的眼角都渲染着一丝媚色,双唇微张,轻轻的随着节奏喘着气。
“哪能啊,”刘迦舔了舔那形状优美的唇瓣,用鼻尖抵着李响的鼻尖,一字一句的戳他:
“响哥是请君入瓮,我,是心甘情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