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莲王】君意 (Version 1.0)

Work Text:

“住手”,跪在地上的王,在看到身旁的侍卫拔出剑对准面前那个人时,只来得及从嘶哑的嗓子里挤出这两个字,可是哭泣造成的嘶哑声又怎能压住剑吟和侍卫爆出有刺客的吼声,年轻的王看着剑刺入面前那熟悉脸庞的身体,因突然想要站起造成的晕眩致使王只能跪爬向前,搂紧已倒下人的身躯,看着手上还拿着沾染了刺眼鲜血的剑的侍卫,目眦尽裂,似乎要把侍卫直接用目光撕碎。

“陛下!”侍卫向前跪下,在看清年轻的王怀抱里人的脸庞时,惊恐万状,伏低身体,衣物已被冷汗浸湿!

“传御医!”犹如铁链生了锈一般,声音从愤怒的腹腔传出,经过咽喉,咯吱咯吱的刺耳!

把人带回王宫时,御医已经在此等候,一夜过后,终于用袖口沾了沾额头的汗,才算是舒了一口气。而一直坐在旁边的王,一夜之间似是沧桑了很多,直到御医点了点头,那已经熄灭的光从眼睛里重新燃了起来,月余未见的笑容重新出现在王的脸上,似是那御花园的芙蓉开了!

那人醒来已是五日后,这五日,王就是一直趴在床边上休息,喂药,补品,从未假手于人,尽管内廷总管劝了好多次,让王保重身体,而王却只是微笑着摇头,怎么能离开,不看着他醒来,不能放心,这也许是上天的馈赠,要珍惜万分。抚上那无二的脸,动作轻柔的犹如上古珍品。

“嗯……”一声轻微的声音便惊动了在床边趴着的王。

“你醒了!”惊喜兴奋带着微微颤抖的声音从耳边传来,那人扭过头去便看到那张熟悉的脸,却又不同,脸颊稍瘦些,眉眼更精致些,肩膀单薄些,嘴唇苍白了些。

“你好些了吗?伤口还痛吗?啊!看我真是太糟糕了,刚醒来想必你口渴了,稍等。”轻柔的声音带着抱歉,转过头去吩咐后面的倒水。

“陛下。”

接过水,轻轻吹着,直到温度看起来适中,才扶起床上的人半坐着,把水杯靠近因为受伤而苍白的嘴唇,示意他可以喝了,王却看到那人眼里的震惊和不解。因为他分明听到了刚才这位被别人称呼为陛下。

这才仔细观察了下一脸期待和满脸笑意的人,镶金的玉冠高束,如墨的青丝直到腰际,完全不同的服饰,华丽而又随意的包裹着消瘦的身体,深领下,胸膛半露,两条一字的锁骨凹陷,中间那稍微幸福带着紧张的喉结小小的,一颤一颤。

“我这是在哪里?”几日未开口,略有些沙哑,低头喝了一口水,再次抬起头直直的盯着目前相似却又不一样的人。

“你在王宫。”

“王宫?”

“是啊,你在王宫,我是王,阮氏,但是你可以称呼我为阿君。”

“没有骗我?这不可能!我分别在和你…在和朋友在山上等待日出,只不过一阵流星雨划过,却只有我一个人了,朋友却不见了。”瞳孔颤抖着,难以相信这莫名的话语,怎么可能!

“不如这样,我带你出去走走,好些天了,出去呼吸下吧,御花园的花儿也开了。”

遣退了侍从和宫女,王一个人扶着他慢慢走着,越走这一切越是令人迷茫,难以置信,眼前分明是在历史教科书里看到的宫殿,与那描述无二,华丽尊贵,处处都是内廷侍卫把守。

坐在御花园中央的观莲亭,旁边那一池白莲盛开,似是对王此时心境最好的描述,敞开心扉,纯洁至臻!

“可以问,该怎么称呼你吗?”王从开始就知道,这不是之前的人了,不一样,没有看到自己时眼睛里的那种温柔,没有之前眉眼间的风情万种,没有真相暴露之后看着自己的愧疚和离别的不舍,最没有的是最后一眼的爱意。

王手臂支撑着,丝绸的宽袖滑落,白玉般白皙的手臂漏出来,如玉葱般的手指张开拖着脸颊,眼睛里温柔无限,但是分明看到了期待,和自己内心中已知结果相反的期待。

“丹尼斯,我叫丹尼斯,但是我朋友喜欢称呼我为莲。”

“莲?”是你吗?可以认为其实这就是你吗?上天一定是疼惜我,所以又送来了你是吗?世界上的人千千万,你离去了,却又送来了另外一个你是吗?

微微抬起头,向着远方的天空望去,笑容浮现,丹尼斯想到一个词,面如芙蓉,眉若柳。

“嗯,可以喊我丹尼斯。”

“那…请问我可以唤你莲吗?”王转回头,眼睛里带着试探和小心翼翼,丹尼斯此刻看来,似乎不答应他,眼前这位王就会随风飘散一样。

“你喜欢的话,可以。”话音刚落,丹尼斯分明看到了面前如玉般的人,那深邃充满柔意的眼睛落下眼泪,像是那晚看到的流星。

“莲,莲,莲,莲…”声音越来越低,最后无声,只有眼泪滴落在石桌上的声音,也好似滴落在了丹尼斯的心里。

王颁布了旨意,丹尼斯在王宫无需向任何人行礼,入住观莲宫,那是以前王一个人独处时最喜欢住的地方,御花园的莲池旁的宫殿,推开窗户便可看到满目的白莲,宫里人也知道,曾经那位也住在这里。

丹尼斯很敏锐,每次和王一起,他总能感觉到从王那边传来的视线,热烈而又内敛,强烈而又温柔,眼睛里满满的都是感情,丹尼斯知道那个感情叫做迷恋。

夏季的夜晚,月亮高挂,不用宫人掌灯,便可一览满池美景,泛舟于湖上,王慢慢的划着船,直到中央,嘴唇几张,欲言又止……

“阿君,是有话要同我说?”

“莲,我…”

“怎么了。”

“可能会比较冒犯,但是,我能说请求你抱一下我吗?”低头敛眉,似乎有些羞怯,视线转至旁边的那朵白莲。

过了一会不见动静,复又抬头望去,丹尼斯满眼满面的是审视,久而未决,王似乎是放弃了,转过身去,走到船头,似乎是离远些,才能消除冒犯。

终究不是他,不是他,想念他那温暖的怀抱,想念那坚硬热烈的胸膛,想念他修长手指环过腰际时的撩拨,想念他附耳微语时的带着笑意低沉声音鼓动耳膜的爱意,想念他看向自己时充满霸道和占有欲的眼睛,想念他埋入自己身体时跳动的经脉,想念最后释放时说自己被从内到外标记只属于他的霸道。

他终究不是他,如果从这里跳下去,是不是会找到他,他曾说他是个莲花精,否则怎么会满身莲花清香,他说他是这莲池里的精,贪欲自己的美色,而化身出来好霸占自己的精怪。

王似乎是想到自己太傻了,摇了摇头,笑了笑,笑声里是对自己的嘲讽,果然是傻瓜啊……

月光洒在王的身上,镀上了一层朦胧的纱,在丹尼斯看来,他似乎要起身腾飞,犹如中国古神话里的嫦娥奔月。

炙热的身躯从背后附上,一只手从肩膀,一只手从腰际,胸前相遇,王被紧扣在怀里,就和那晚一样。

“阿君…”深情柔意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一瞬间王以为他回来了,就当是他回来了吧!

眼泪一滴滴的滴落在胸前那白皙的手上,打湿了手背,滑落在船上,浸入了木头,揉进了一池白莲盛开的碧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