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温小辉减肥记

Work Text:

温小辉最近几天很是沮丧。

原因无他,就是这段时间为了配合国家统一指令,天天在家呆着不出门,吃了睡睡了吃,长了几斤肉而已。

起初洛羿哄他是体重秤的问题,把家里体重秤都砸了个遍,可惜还是逃不过温小辉慧眼如炬,坚持说臀围涨了,必须减肥。

那么,洛羿也必须无条件满足老婆大人所有要求。

“这玩意真有你说的奇效吗?”
温小辉看着洛羿拿给他的一瓶精油,满脸问号。

洛羿微笑着把温小辉抱到大腿上坐好,谆谆诱导,“是我托人从国外带的,据说好莱坞那边女明星都用这个,哪里有赘肉就在哪里涂抹,每天按摩,最快三天就能见效。”

“那你快帮我涂!”
说话间,温小辉飞快地从洛羿怀里挣出来,乖乖趴在沙发上,翘起屁股。

因为家里暖气开得太足,温小辉热得慌,只穿了一条纯棉短睡裤,睡裤之下是纤润匀称的大腿,光洁白皙,丝毫没有走形。
此时温小辉背过身去,看不见洛羿的表情,只能感受到洛羿温热的手掌包覆住了他的臀尖。

多次被突然袭击的经验让温小辉养成了一种专门针对野兽的直觉,他倏地扭过头,瞪着洛羿,“就只是帮我涂精油,别的不准干啊,听到没。”

洛羿乖巧地点头,“我知道,放心吧小辉哥。”

事实证明,温小辉还是不够敏锐,低估了自己的诱惑力,高估了洛羿的自制力。

洛羿轻松剥下温小辉的外裤加内裤,露出两瓣被滋养得浑圆软绵的雪白臀肉,昨晚做得太超过了,臀缝中间的穴眼还未完全闭合,艳红微肿,每一道褶皱都在提醒洛羿,他在这口蜜穴里获得过多少灭顶快感。

“精油可能有点凉,小辉哥,你忍一忍哦。”

洛羿拧开瓶盖,半透明冰冷粘稠的液体从瓶口滴落到温小辉的臀瓣上,激得温小辉打了个寒颤,后穴也没忍住跟着缩了缩。

这样的淋漓美景让洛羿额角青筋暴起,他咬紧牙,不断告诫自己,要忍住,慢慢来,心急吃不了热老婆。

他的手指沾满了精油,在温小辉臀肉上按顺时针方向涂抹开,指结不断在细嫩的肌肤上游弋。温小辉趴在沙发上,脑袋埋在臂弯里,脸颊憋得通红,但他又不敢说,明明现在洛羿那么正人君子地跟他按摩,难道要他主动开口说自己被按摩按得来了感觉吗?

那未免也太丢人了。

温小辉决定继续憋。

可惜的是,他能憋,洛羿不能。虽然洛羿从懂事以来就一直在练习控制自己的情绪,但每次他只要碰到温小辉,那些精心练习的伪装都会土崩瓦解。

洛羿开始有意地扩大按摩范围,几次从温小辉蜜穴四周掠过,雪白臀肉被精油糊得晶莹一片,让他产生了一种温小辉已经被肏干了很久的错觉。

“还……还要按多久啊?”终于,温小辉按捺不住开口问道。

他怕再按下去,自己小兄弟就要立正敬礼了。

“马上好。”

马上好,马上好。
温小辉只好再忍忍。

但紧接着,温小辉感觉到,屁股上的触感好像不一样了,他挣扎着问,“老公你干嘛呢,你的手怎么一下变得那么烫?”

他听到洛羿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还伴随着沉沉的喘息。

“小辉哥……”

温小辉很快就知道了,那根本不是洛羿的手。

因为洛羿的手,现在正一左一右牢牢把着温小辉的腰,令温小辉无处可躲,而那个硬热滚烫的物件,也正在温小辉后穴入口处不怀好意地打着圈磨蹭。

“老公,老公,洛羿,你别,现在不行,啊——”

温小辉还想反抗,可惜洛羿的手像铁钳一样将他焊得死死的,用尽了力气也挣脱不开,只能任由那根又粗又长的大家伙,借着精油润滑,毫无阻碍地捅进了最深处。

事发突然,洛羿没来得及戴套子,高热紧致的肠壁随着温小辉的喘息有节奏地吸吮着他的大肉棒,洛羿爽得头皮发麻,来不及安抚身下人,就先大开大合地抽插起来。他进犯的力道太大,每次冲顶都会让温小辉往前挪几分,挪得远了,又被洛羿一把拎回来。

温小辉被这几下抽插肏得失去了思考能力,仿佛自己是一枚被阳具剖开的蚌壳,软嫩湿滑的内里完全不受保护地敞开,他想哭喘,想尖叫,但只能发出断断续续的吟哦,词不成句。

又硬又热的凶器在肠道内毫不留情地侵犯,每次碾过那块柔软微凸的敏感点,温小辉都会忍不住爽到打冷颤,手脚麻痹,丝毫使不出力气。

“小辉哥,对不起,对不起……”
洛羿口中说着温柔讨好的话语,腰上却像装了电动马达,不知疲倦地大力进出挞伐,阳具上的青筋张牙舞爪地在肉壁上刮蹭,每一次摩擦都给温小辉带来过载的快感。

温小辉已经无暇去思考这场性事到底因何而起了,其实他们生活中还有过很多次这样莫名其妙就操干起来的时刻,每次他都想追究,但每次洛羿都会身体力行地让他知道,这种时候,他根本分不出那个心了。

洛羿猛兽一样强有力的抽插顶送让温小辉整个后穴又酸又麻,连带着浑身都浸泡在汹涌的快感之中,他甚至失去了趴着的力气,全靠洛羿紧紧握着他的腰臀,才没能倒在沙发上。

又肏弄了百来下,洛羿将温小辉整个人都提了起来,强迫他翻了个身,仰躺在沙发上。温小辉连眼睛都睁不开了,脸上糊满了高潮带来的生理泪水,眼圈泛红,双唇微张。洛羿找了块宽敞地方坐下,把温小辉抱到怀里,与他接了一个又湿又长的吻。

接吻间隙,洛羿的手也没闲着,他撇开温小辉双腿,掰开臀瓣,露出那个被肏得无力合拢的蜜穴,对准自己挺立的阳具,直直按了下去。

这个姿势进得格外深,几乎是刚坐下去,温小辉就又达到了一次无意识的高潮,他的小兄弟已经射到站不起来了,软软地垂在腿间,流出一股股稀疏的精液。

洛羿舔吻着温小辉的胸口,双手托着他的臀瓣,又开始了一次新的侵犯。

这次温小辉的脑袋被迫靠在洛羿肩头,他淫浪的喘息哭叫都无障碍地传进了洛羿的耳朵里,这无疑是最好的催情药,洛羿插得一次比一次用力,一次比一次深,听到温小辉在他耳边的哭喘,他就感觉自己能再胀大一圈。

客厅暖气足,温小辉被肏得出了一身薄薄的汗,他难受地扭动身体,洛羿腾出手替他脱掉了上衣,整个人被剥得一丝不挂。

洛羿也感觉到热,他脱去上衣,露出坚实的胸肌腹肌,他抓着温小辉的手摸上了自己的小腹,对温小辉喃喃道,“小辉哥……八块腹肌,十八厘米,我都有了……喜欢吗?”

温小辉屁股被肏得快要着火了,那根大肉棒子疯狂地在穴道内进进出出,好几次差点烧断他的神经,他连话都说不好,只能断断续续地回应,“喜……唔……喜欢……啊啊,慢、慢点……”

洛羿沉溺于温小辉下意识的示爱,他操得更用力了,好像要把两丸卵囊都塞进去,温小辉感觉自己的胃都快被捅穿了。

“我也喜欢你,小辉哥,你告诉我,你告诉我,为什么我会这么喜欢你……操不够你……”洛羿继续在温小辉耳边播撒咒文一般的情话,“小辉哥,亲亲我。”

温小辉哪还有力气去亲洛羿,他被操得眼珠翻白,大脑混沌一片,恍惚间还以为自己前世是洛羿的飞机杯,只剩下爽这一个功能了。

洛羿也不气馁,他含着温小辉肉肉的耳垂,细致吮吻,转而又盯上了温小辉胸前的肉粒,一边肏干,一边吃奶。

温小辉不得不捧着胸前这颗大脑袋,任由他像婴儿一样啃吻自己的乳头,虽然那里并不会流出奶汁,但洛羿好像还吃得津津有味。

眼前这个把他操得神志不清的、吃他乳头的人,居然是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外甥,背德带来的违和感加重了性交的快意,温小辉支撑不住了,他现在只能用后穴高潮,整个肠道都爽到无规律痉挛,洛羿也爽到大叫出声,他感觉到怀里的爱人又一次被他操上顶峰,丝滑紧致的肉壁像一张小嘴一样,含着他的大肉棒一吸一吮。

洛羿按住温小辉的臀,发起了最后冲刺,比先前的速度和力道都更猛烈,最后那十分钟温小辉在一波又一波的高潮起伏里来回颠簸,直到洛羿在他体内喷洒出滚烫的精液,他才得到解脱。

这一次“减肥”,显而易见的失败了。

事后,温小辉恶狠狠地盘问洛羿,这精油到底干嘛用的?洛羿才说出实话。

根本不是什么减肥精油,只是普通的按摩精油,他还多次强调,温小辉一点也不胖,四肢纤细匀称,臀部挺翘圆润,这是多少人羡慕不来的身材啊,小辉哥干嘛要减?

温小辉气得说不出话,勒令洛羿一星期不准进卧室,晚上自己气鼓鼓地睡觉了。

当然,洛羿这样的人,怎么可能让老婆独守空房呢,他自有一万种办法开门,然后再把老婆干得没力气赶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