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重度洁癖

Work Text:

对于小北口中的要求,陈念显然是完全没有料想到的,
其实……单论生孩子这件事本身来说,
她还不算特别排斥。
毕竟,她已经有35岁了,如果这个时候再不要,
那她估计也没办法拥有第三个孩子。
……
可现如今的场景下,再提起这件事,
还是令她难免感到一丝尴尬。
……
于是……两个人就这么沉默了很久,
还是陈念先开口说话,
“小北……我们已经离婚,半年了。”
……
女人抬起头看着他,
是的,她想要和他确认一个,
连她自己都不想正视的答案。
……
听到“离婚”这两个字的一瞬间,
刘北山只感觉胸口的一阵钝痛,
是啊,
在听到一亿五千万的时候,
男人都没有如此强烈的感觉。
……
也许……真正能让他蚀骨般疼痛的,依旧只有失去爱这件事本身。
……
“就说你答不答应吧。”
很显然,小北在刻意回避这个话题,
男人略带掩饰的扭过了头去,很快又喝了一口杯子里的红酒。
……
“可我们……已经离婚了,生下孩子是没有户口的!”
实在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陈念竟没来由的想到这一点。
……
女人语带犹豫的重复着什么,
又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
……
真他妈磨叽!
很快,刘北山心里暗骂了一句。
此时的男人明显已经烦躁万分,他不想再听她扯这么多似是而非的理由了。
……
“啊。”
话音未落,陈念便被小北拦腰抱起,
他的臂膀依旧强健而有力,带着根本不容拒绝的味道。
……
男人轻车熟路的抱起了陈念,
边走边忍不住颠了她一下。
这猛烈的失重感,吓得陈念直接叫了一声,很快,
女人不得不攀上了他的脖子,有些羞怯的凑近了他一点。
……
还是那么不禁逗,
看到眼前这一幕,
刘北山忍不住窃笑了一声,
男人大步流星的走着,很快便回到了位于二楼的卧室里。
……
没过多久,
陈念便被扔到了主卧熟悉而柔软的棉被里。
对,依旧是她走时候的那床旧被,
甚至,连床单和被罩都没有换过新的。
……
原来,这里的一切还是那么熟悉,
小北什么也没换过,
这一点令陈念有一瞬间的惊喜。
他可真是个怀旧的人啊,女人闷闷的想。
……
在亲热开始之前,陈念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一句,
“小北,我们已经在一起睡过那么多年了,
……
“所以……你真的不腻吗?”
……
不都说,男人在离婚之后,
第一个想法,都是脱离苦海、寻欢作乐?
……
“腻了。”
很快,刘北山闷闷的回答了她一句。
……
一句违心的话说出口,随之而来的,却是他的亲吻与拥抱。
……
仿佛久旱逢雨露一般的热吻,
一瞬间,像把小北的一整颗心点燃。
此时的男人嘴里,还残留着红酒余味的悠长,
他似乎有些醉了,无论是关于陈念,
还是关于这个,他期待已久的傍晚。
……
在一阵粗暴的脱拽下,
两个人很快便开始坦诚相对。
深冬的季节里,房间里的温度不算很高,
可此刻小北的心,却兀自灼烧的分外热烈。
……
不得不说,
他其实好想陈念,
而且这种想念,真的又苦又涩。
……
亲吻并没有进行多久,男人便开始硬的生疼,
今天的他……真的没有什么耐心剩余,
想要的,不过是迫切释放自己积压太久的窜窜欲望。
……
于是,在没有太多润滑下的插入,
就这么骤然间袭来。
……
“啊……”
陈念下意识的咬住了嘴唇,又忍不住蜷缩了整个膝盖,
……
看到陈念有些过激的反应,刘北山下意识的问了一句。
“所以,你最近……没有新的男人?”
……
嗯……毕竟当初的离婚是他提出的,
这句话问出口的瞬间,
他竟有一丝的后怕。
……
这句明显带有威胁色彩的试探,
差点直接把陈念惹毛,
于是女人紧咬着牙根,又抬起头来骂了他一句,
“废话!当然没有!”
……
对于陈念的回答,小北心里竟莫名闪过一丝得意,
嗯……算你还有点良心,
没有因为去了美利坚而忘本。
……
在这第一轮的试探之后,
刘北山的动作便不由得放松了许多,
是的,他已经35岁了,他不想要完全没有爱的性。
……
“怎么……听起来,你好像有了新的女人似?”
画风一转,陈念忽然意识到了刚才的话里有话,
于是,女人一脸警惕的瞪着小北,
很快又被顶的尖叫了一声。
……
“啊……”
一记警告式的深顶,刺激的她直接花容失色,
……
“你管我有没有女人?”
你凭什么?!
刘北山边插,边恶狠狠的想。
……
陈念,你现在已经不是我老婆了,
所以,我想和谁睡都不用你管!
……
不知是哪里来的叛逆,忽然间,小北竟感觉非常的不耐烦,
……
于是他猛的握住了陈念的腰肢,
很快,便疯狂到不留余地的挺动起来。
……
这过于深入的抽插,连带着女人下体的黏液,
就这么赤裸裸的暴露于空气之中。
……
不知怎的,刘北山竟莫名开始享受起陈念痛苦的样子,
也是……他让她疼痛,真的太难了!
可如果她想刺痛他,却从来都很容易。
……
至于,他到底睡没睡过别的女人?
其实,还真不是没有险些擦枪走火的时候。
……
在这短短的半年当中,
客户甚至还曾“点外卖”送到他手上,
嗯,是直接到,脱光了躺在他剧组宾馆床上的那一种。
……
不得不说……刘北山仍是一个正值旺年的男人,
他也不是没有为别的女人硬过。
……
多少次他也曾想,
要不就这么堕落沉沦下去吧,
也不失为,对陈念这个忘恩负义女人的绝佳报复。
……
可是生理上的冲动,终究抵不过他内心中的渴望,
对……他渴望的并不是这种肉体上的简单碰撞,
别人,终究还是别人。
……
对于感情这件事本身,刘北山是有重度洁癖的,
他真的,一点办法也没有。
……
最后射在她体内的那个瞬间,男人的喉咙里忍不住呜咽出声,
仿佛某种得到释放的小动物,
至少在这一秒的拥抱里,他真的好爱好爱陈念。
……
两个许久没有经历过情事的男女,
就这么气喘吁吁的把彼此拥抱在怀里。
……
嗯,
沉默也是亲昵的沉默,至少比冷漠好,
小北闷闷的想。
……
“老公……我最近大姨妈刚过,好像……是安全期。”
忽然,身下的人儿弱弱的说了一句话。
……
陈念犹豫了一下,还是补了一句,
“所以你最近的努力,应该压根儿,就没有用。”
……
她的语气讪讪的,带着一股亲热过后的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