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衍生】禁色

Chapter Text

武文学浑身在抖,他回头盯了方圆半天。方圆也不着急,气定神闲地看着武文学脸上五颜六色的变。他搂着扑过来就亲的武文学随便靠坐在了一个课桌上,接受着他所有的疯狂。

武文学急躁地亲吻很显然撩的两个人身上都是火。那东西这次顶上他大腿根的时候,他连半分骂的想法都没有。还是方圆强行把吻的主动权拿了回来,慢条斯理地把怀里的人给安抚了下来。武文学埋在他脖颈里无声地哭了,方圆感受着怀里人的抖,一点点揉着有些硌手的头发,声音也克制不住地哑,“好了,你快起开,我可保不准我还忍得住。”

“那就别忍。”武文学下意识地脱口而出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耳朵都是通红的。方圆看着他好笑,“武老师,你看看这是哪?你刚才可还一副我要强奸你的义正言辞,现在就什么都不在乎了?”

武文学从怀里猛地窜起来看着他,手一摸眼泪,反倒笑了起来,拉开拉链就把外套甩地下了,“去他妈的,我不在乎。”

-

方圆笑着凑过去吻他,八分技巧怼上两分蛮力,两只手一起解他里面衬衣的扣子,越解越慢。他借着身高差在武文学耳边絮叨,“我说为什么我第一次见你的时候觉得眼熟,原来那个躲在女生后面的小男孩就是你啊。”方圆凑上去用舌尖卷了眼角的泪痣和没擦干的泪痕,志得意满的大笑,“我对这颗泪痣有点印象。”

武文学被他热气喷的耳朵全红透了,身上也越来越热,“你他妈闭嘴!” 偏偏方圆慢悠悠地脱他衣服像是完全不着急。“你那天晚上声情并茂地叫学长的时候,我就有点认出来了。”

“武文学,你想让我上你多久了?嗯?你是不是经常想着我自慰啊?” 方圆双手捧着他脑袋,说几句话就又凑上去纠缠,根本不给他喘息的机会。俩人跌跌撞撞地站到讲台边上,“你知道你下午开家长会时看我的眼神写着什么吗?”武文学几乎是被推倒讲台上坐着的,双脚都离了地,撞的几盒粉笔都跟着摔到了地下,一脸认命地闭了眼,声如蚊蚁,“你胡说什么...”

“武老师,你真的太欲求不满了,你满脸上都写着四个字:快来操我。”

方圆终于解完了最后一个扣子,倒是没有脱下衬衫的意思。半敞着的衬衫让凉风顺利进了胸前,冻得武文学一个哆嗦,说不清楚是冷还是爽。武文学一个劲骂着让方圆闭嘴,结果倒是被亲吻和抚摸搅和地更像是在调情。他干脆闭上眼睛坐在了讲台上,用手撑着勉强抬了个腰,方便方圆去解裤子上的腰带。方圆在胸口流连了一遍,如愿等来人的挺身。他笑得越发开心,没再磨蹭,一口气就把武文学的皮带抽走了,连带着所有底裤都扒了下来垫在他身子底下。

-

武文学闭着眼睛等了半天都没再等到方圆的动作和说话声,夜晚的凉和心里的恐慌反倒放大了他对周围的感知。就算隔着衣服讲台也依然硌着他的腰,他不用睁眼都知道这是他每天上课的教室,哪里摆着绿植,哪里放着书架,学生们的书放学了都收在了地下,讲台桌的位子里有板擦还有几盒未开封的粉笔,地下还有刚刚被他撞下去的碎笔。

“方圆...”武文学实在忍不住轻轻叫了一声。

方圆站远了看着讲台桌上的人浑身情动的粉红,胸前两点透了布料顶出个小尖,底裤里的胀大更是让他尽收眼底。他轻笑着看着他,轻手轻脚地走过去彻底反锁了教室的门,站在他没几步远的地方一点一点脱裤子,唯独就是不出声。

“方圆...你在哪...” 武文学感觉自己就像是又掉入了那几个月的黑洞当中。当时还是少年的他被舍友上完之后痛苦不已,偏偏又觉得爽,连舍友都总拿这个调笑他。他后来换了寝室,为了这个事情痛苦,挣扎,绝望,他尝试了很多方法逼着自己找女孩谈恋爱却总是止在最后一步。他始终念念不忘那个学长,每次情绪来的狠了他就在屋子里摔枕头,大吼,实在控制不住他就去跑圈,可最后总是绕回那个楼梯,小心翼翼地躲在后面听学长唱歌。

那些漫长的痛苦岁月中,是他心中的学长支撑着他走过来的。

他那些年听过最多的歌就是恋恋风尘。因为他的学长喜欢弹,唱的时候还总是带着浅笑,偶尔瞟向他的眼神都承载着让他安心的温柔。他认定那人心中自有一片春天,永远温暖,永远明亮。于是他的歌声和他的眼神就成了他的止痛药。

方圆这些年确实变化很大,他从没提过他是学法律的,也没提过他们是同一个大学的校友。当年清瘦的长发男孩,如今剪了头发又发了福,很难让人往那些年的往事想。可等他想明白的那一刹那,他又都觉得这一切都顺理成章。

武文学现在才明白他对方圆的心动不是毫无缘由,却依然为自己的妻女感到罪无可赦。但如果他是他,如果是今生只有一次的放纵,那什么都可以,就当是为自己这些年来的渴望,画上一个句号。

-

“方圆...方圆...你干嘛呢...”

愈发的沉默让武文学依靠回忆都不管用了,他控制不住地流露出害怕来,嗓音都带着抖,还装着硬气不服输,“方圆?操他妈的方圆你他妈上不上了?” 武文学也不敢睁眼,他害怕自己看到自己现在的样子之后会永远记住自己这副又浪又贱的样子。

方圆解了一半裤子,仍由它滑到了地上,底裤也被他脱到了膝盖。他把准备好的套轻轻地放在讲台边上,润滑的东西也摆在了一起。他对着武文学就开始撸自己,嘴上还挂着笑,像是刻意一样过于色情地低声叫着。没人靠近的寒冷很快逼着武文学忍不住睁开了眼睛,他由着惯性起身,光着腿往讲台边上出溜了一下。紧接着他就看见方圆正对着他自慰,过于猛烈的画面烧的他愣在了当场。

方圆看着目的达到了,拖着裤子滑了几步靠过去,按着武文学后脑就亲到了一起。他抵着武文学额头,牵着他的手就往自己的性器上摸。刚刚看到的艳红性器挺立的样子还印在武文学脑子里,他仰着头去看天花板,注意力却都被手上的事情带跑了。摸到粘腻的性器那一刹那,他猛地想缩回来,方圆倒是很快就按住了。

“你这时候躲可就没劲了啊?”

方圆牵了武文学的手摸着自己的柱身上下套弄了几个来回就松开了,他转而去挑逗胸前的红点。武文学如今进了正题反倒放了神情,干干脆脆往衣服堆上一坐,认真的抚慰着手里的东西。方圆一手揉着右边的挺立,又埋头在左边啃,使劲嘬的胸前一片红印子。“好了,别弄了。” 方圆呼吸有点快,凑到他耳边说话,末了还在耳垂舔了一下。浑身都被挑逗出粉红色的武文学像是铁了心要给它撸出来,就是不放手。方圆无奈地在他耳边喘息,拉了他的手过来扣住。

“武老师你活不错啊。” 方圆笑着探出手去拿润滑剂塞在他手里,“既然你前后经验都挺多,那你自己来吧?”

武文学摸着手里光润润的东西再熟悉不过了,他总是偷偷藏一管在浴室的瓶瓶罐罐后面,每次跟张燕办事之前都自己偷偷弄。如今在这个环境下接过来润滑剂,又要当着方圆弄,他倒是紧张地打都打不开了。

方圆没管他,只是一脸和善地帮他把最后的底裤扒了,退了一步站在那欣赏。他不像是看个情人,反倒是像看个艺术品,盯着武文学的性器半天还要点头。武文学跟润滑剂较劲拧不开,心里又气又羞,干脆勾着方圆脖子自己吻了上去。方圆没接他的吻,任由他自己在口腔里横冲直撞。末了分开了,武文学松了一只手,贴着他脸颊说话,全然扔了所有虚伪的仁义道德和礼义廉耻。

“帮我打开呗,学长?” 武文学软了声音喊学长,听得方圆差点把持不住。武文学感觉到了变化,没忍住笑了出来。方圆像是无奈地叹了口气,环着他腰就把他放倒了,又推了他腿,让他就那么大张着腿在讲台上坐着,“武老师,真没想到你就是这么为人师表的啊?”

“你真应该让你学生偶看看你这么浪的样子。”

方圆嘴里说的话半分没放软,药膏却开好了递给了他。武文学倒是笑了,“你随身带着这些东西,又故意凑过来,刚才差点还想把我强上了,你当你是什么正经人吗?”

“我自然不是什么正经人。”方圆把套拿过来给自己套上,又看着武文学慢吞吞地往指尖挤药膏,“我早跟你说了我想上你,我倒是没你成天装正经人累。”

武文学轻声哼了一声,伸着手指颤颤巍巍地往身下摸。方圆看他发抖的样子好笑,干脆牵着他的手指往洞口申,“我就只能带你到这了,小学弟。”武文学没控制好力度又听了方圆这一声学弟,猛地伸进去了一个指节,疼的他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一阵子他很久没跟张燕行房事了,两人各怀心事同床异梦,他哪还有心思想这些。一点点往里探的时候他可以避开了那个点,憋着气慢慢地往里拓着,直到全吞进去了才长呼一口气。方圆站在一边看着武文学这副样子痴迷,楼道的光透了一点进到这个黑暗的教室,打在两人身上,倒显得有点神秘了。

方圆凑过去亲了亲小小武的顶端,激的本来就箭在弦上的武文学一挺,身后放进去的两个指节也跟着往里又捅了两节。“嘶....嗯啊...”他刻意避开的前列腺点这回正好准准地插在上面,他意识已经开始有点飘忽了,甚至有点要高潮的倾向。方圆自然意识到了,更是故意配合着一吸,吸的武文学差点射了。他继续含着小小武舔舐着,一会吸住一会又拿舌尖去磕,武文学被前后夹击弄得神魂不清,使个劲地想把方圆脑袋往上捞。

“方圆....嗯...方圆..你..你别弄了....”

“怎么,不舒服啊?”方圆吐出来抬着头,眨着大眼睛看武文学闭着眼一脸隐忍的表情。他手还握着来回弄,“这样呢,舒服吗?”“啊...卧槽...”武文学自己玩的经验是不少,如今性器被掌控在方圆手里爽的让他把脚尖都绷直了。他早就无意识地把湿淋淋的手指撤出来了,可恍惚间他都觉得后面都被人操了个满满当当。

“我看你这不是挺舒服的吗?”方圆还一刻不停地说着话,手上动作也没停。他最后干脆俯身一含,武文学一个“别”字还卡在喉咙里没说出口就又控制不住地射了。武文学跟从水里捞上来一样,汗涔涔的咱那喘息。方圆抽了张纸巾,给吐了出来随手扔在了地上。武文学睁眼的时候迷蒙着就看见这一幕,那个纸团和粉笔散在一起让他想被灼烧了一样又赶紧狠狠地闭上了眼睛。

“你真的是怪别扭的,小武,” 方圆一直看着他这一系列反应,大眼睛笑盈盈的像极了当年的温柔,“你说你一边又装着毫不在乎。一边又根本不敢承认你心底里的欲念。你难不难受啊?”

方圆直接伸了两根手指往空了的后穴里探,高潮过后还紧绷着,这会被强行破开又带起一波快感。他拉过来武文学摸着俩人连接的地方不松手,“你知道你家长会的时候看我的眼神就像写着:立刻马上就在这办了我,一边带着克制和不甘..”方圆摸到了那点,武文学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只能强咬着牙避免呻吟往外漏,“一边又带着放纵和毁灭..呦,对了?”

“小武,你得正视你自己。”方圆撤了三根手指,扶着性器就顶到了穴口。“小武,我不希望这是最后一次。”方圆一点一点捅了进去,武文学就扒着他的腰被动受着。足够长的前戏让这一刻被人填满的快感成倍的放大。方圆用了力气刻意擦过那一点,激的小小武又立了起来。他抽了空从旁边又拿了个套给小小武套上,也不允许武文学自己去碰。

“方圆,我....啊....我难受.....” 方圆把控着速度三长两短地把人往自己身上扣,每一次都进的会再深一点。他没再说话,武文学也说不出句子,整个教室就只剩下黏黏糊糊的水声和肉体相撞的声音,还天然带着混响。武文学莫名奇妙就开始掉眼泪,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是委屈还是爽的。被方圆填充的满足感一点点淹没了他之前对于痛苦的记忆,沉浸其中的快乐控制了他的所有感官。

武文学已经完全不知道自己在叫什么了,“学长...啊..快点...操我..啊...好爽...”方圆勾着笑,胯下一刻不停地动着。他抬眼扫了一圈教室,看着底下摆放整齐的书本,操的更加起劲。“武老师,你说你以后上课的时候会不会想起今天晚上啊?”方圆趴下身子往他脸上吹着热气,“你要是再想被人上了可怎么办啊?啧啧,到时候触景深情,上着课硬了,你还有没有脸做人啊?”

武文学压抑地呻吟里掺了哭腔,“嗯啊..方圆...你闭嘴...” “好,我不说了。” 方圆埋头专心致志地操弄,手也没放过胸前的乳头。可方圆这个时候越不说,武文学脑子里越是胡思乱想。他想着他会再没法直视这个讲台,他想着他会再无法义正言辞地教那些孩子如何阅读古文,他想他一定会永远记得这个晚上。剧烈的羞耻感和快感交替而来,武文学被操的软了下来,脑子再转不了什么了。

方圆搂着他使劲往里顶,武文学都怀疑自己要被捅破了。他想叫方圆停下,但是方圆反倒动作越来越快,喘息声也越来越急。武文学前面硬的发疼,方圆轻轻一捏就射了一袋子。后穴突如其来的夹紧也让方圆缴了械,粗重的喘息呼了的武文学一脸。

有了好长一段时间两个人都没说话。方圆一点点扯了出来,也给武文学扯下来一起仍在了地上。他看了看一地狼藉,一言不发地去提脚踝的裤子。武文学向方圆借了力坐起来,看着身下被濡湿的衣服,所有的言语都失灵了。方圆看着他坐起来,扶着还有点腿软的他站到了地上,一点一点给他系着身前的扣子。

“武文学,我还想在把你按趴在黑板上操你,我想在酒店的浴室里把水搞浑,我想在酒吧里亲你吻你直到你缠着我管我要,我想把你带回家冒着被方一凡听见的危险上你。我爱你,我想上你,我想给你让你满意的性,我也想看到真实的你可以走出来,别再辜负更多的人。”

-

方圆一番话说的武文学差点又摊倒在他怀里。武文学勉强穿好衣服靠在台子上,看着一地狼藉精疲力尽,“方圆...哦不,学长...我也喜欢你...”方圆欣喜的双眼都发亮,正准备把他搂在怀里。没想到武文学踉踉跄跄地把他推开了,“但我不会跟你在一起,永远不会。”

武文学拒绝了方圆扶他,慢慢悠悠晃到了门口。他拧开了门上的锁,把一地的痕迹都留给了方圆收拾,完全不想再回头看一眼。

“谢谢你,我该回家了。希望我们以后再也不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