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迦响迦】心跳

Work Text:

————————
刘迦晕车,晕船,晕飞机,像是家族遗传,他一开始以为他只是不喜欢闻那一股子汽油味,但现在鼻尖都是淡淡的柠檬果甜和着薄荷般清凉的气味,却搅的他脑袋里更浑了。

晕到不想思考后果,思考未来
身体比脑袋先行了一步

把自己贴上了面前红润的唇
那淡淡的沐浴露香味挠的鼻尖,心间,整个身体都痒痒的。
抑制不住想做些什么来止住痒意。

身前的身子还没有反应过来,刘迦已经翻身压了上去

两具身体,火热滚烫的拥抱

他俯身埋首在那人的颈窝间,猛吸一口,
又从口中,把那口气灼热的喷在细嫩的皮肤上
看那燃起的薄红从脖颈一点点爬上耳尖

身下人微不可查的抖了一下,好像有什么声音夹杂在刚刚沉重的呼吸里,又好像没有。那手也只是顿了片刻,又陪着自己继续动起来。

原来人的体温这么烫

这么舒服

————————
明天报道后天开学,刘迦跟李响推开宿舍门看到那积了老高的灰尘以及因为被上学期最后走的舍友遗忘的一盒水果,而全是发黑飞蝇尸体遍布的休息桌后。两个人决定,在外面住一天,等舍友回来再一起打扫,兴师问罪。

李响这几天在沉迷漫威的电影,两人就定了一间有投影的民宿,去超市买了两大袋薯片饮料零食,开始了愉快的看片儿之旅。

“你说,这要是宿舍也这布置,多爽”李响趴在床上前后晃动,他从一进门就开始打这床的主意。但一直挨到去囤完粮吃完晚饭才急急忙忙冲了个澡换套背心,往床上一扑。

“你倒是想的美,有这布置,估计我们响哥的出勤成绩能直接打成重修”

“呸,你看我专业课缺过么,你这是污蔑!”

“是是是,我们响哥是谁啊,专业课期末考全系第一,院选课全系倒数第一,双c大满贯呢”刘迦一边往回怼一边收拾小桌上的外卖盒子,全打包装在一起,放去门口。

“刘迦,你是不是找打?你告诉我那哲学那近代史你认真听过几节?”李响扯过床边的抱枕往房门口一砸,被刘迦抱住又轻轻抛回来,“我不找打,我洗澡去~先看雷神2,那个我看了一半”

“帮我关个灯,太亮了,看不清”刘迦抬手把走廊上的开关都摁熄才进浴室

 

李响趴在床上摁了两下遥控器,听到浴室里花洒声响起,手上一顿,转头看了眼磨砂玻璃的浴室门,又慢慢的在吊床上晃起来。

————————

两个人说好的通宵看电影,从坐着变成趴着变成靠着,最后由于败给了空调制暖,只得双双钻进被子里背后靠个枕头远远的看墙上的投影。

两个男生这样子睡一个被窝里说实话有点太过亲密,但耐不住那空调实在是不给力。于是两个人一左一右靠在床两边,被子中间隔老远,空荡荡的半天还是没捂热,但两个人谁都没开口。身下的吊床设计的奇怪,有人的重量躺在上头,即使动作幅度不大也一直在轻柔的来回晃动。

 

“李响”
“嗯?”李响转过头
刘迦看着电影,抬手指了指自己脑袋,“你睡这床不晕么?”
李响乐了,“不晕啊,怎么?你还晕床?”
“好像有点儿,也可能是困了” 刘迦摸了摸自己脑门
“困了那你睡呗,我再看会”李响探身摁了下手机,才刚刚凌晨一点。
“这个晚上看感觉没劲,要不换个片子看吧”刘迦摸了遥控器摁了暂停又挪回被子里,调了调姿势往下缩了缩,对着投影上下翻页。
李响看了他一眼,靠过去把被子扯了一些掖在刘迦腰旁,伸手去摸刘迦的额头“你是不是冻感冒了?”

 

本来一个挺正常的触碰,却在手背贴上去的一瞬间,响起了不合时宜的声音。

刘迦看着李响在昏暗灯光下本来就闪亮亮的一双眼睛,瞪的更大了。
两个人尴尬的气氛还没有维持两秒,又是几声连续的高声尖叫。
“我操。”李响抽回手一脸哭笑不得
“隔壁,换片儿了”刘迦耸肩接了一句

两个人挑着眉撇撇嘴,互相大眼瞪小眼的使眼色。隔壁响起花洒龙头的水声覆盖住了那炸耳朵的高声吟.叫。

“我们床头对着隔壁浴室呢?”李响指了指墙壁
“听上去,是的”刘迦转了头又继续开始翻电影,李响看了几秒起身去拿了包薯片回床上,这次坐的离刘迦更远了。

隔壁那动静被水声一掩盖没有之前那么清楚,反而有种欲盖弥彰的暧昧,听得让人浑身都有些不得劲。毕竟是正值气血方刚的少年。李响咬着薯片,看着投影上一页页翻动目录,

“你,想看什么?”
“啊?哦。我没啥特别想看的”李响随口应了一声。这种投影设备里的电影都不是很全,很多都是以前的老电影,翻了几页都没有很吸引人的。至少,都没有隔壁那令人耳红心跳的动静吸引人。李响瞥了一眼刘迦,刘迦半阖着眼睛看着屏幕,俨然一副困得不行的样子。

 

“要不,睡觉?明儿早再看”
“也行,我好像是有点困了。”

 

 

————————
李响望着天花板觉得一阵头晕目眩,他觉得自己之前不该嘲笑刘迦,这床的确晕,晕的自己脑袋里糊成一团。像是困了,又像是醉了。不论是像什么,他现在就是想撒疯。耍酒疯。

两个人粗重的呼吸都还没缓下来,李响把刘迦往旁一推就翻身压在了刘迦背上,手顺着滚烫的肌肤往下一摸,把那硬的火热的命脉重握在手里,用力揉搓。
刘迦脸埋在枕头里闷闷的哼了一声,抓着李响的另一只手趴在床上没有抵抗。

本来有很多想法,但真的翻身压上来后李响又有些怂。

先开始撩火的是他没错,

但先亲过来的是刘迦,先压着自己,帮自己发泄出来的也是刘迦

李响撑在床上,盯着刘迦白皙的脖颈肩背还有因为低哼吞咽滚动的喉结,竟然有一丝清醒。

他俯下身像刚刚刘迦一样,把鼻尖凑在柔软的颈部嗅了嗅,然后探出舌尖舔了一下。学着小说里看过的段子,咬住,吮吸,舔舐,嘬出了一个暗红色的印子。
淡淡咸咸的汗味,还有描述不清的沐浴露味混着体香。
属于刘迦身体的,特殊的味道

 

刘迦闭着眼睛呼吸着,没有反抗,只是轻轻反握了握李响的手。
李响心里了然,嘴角勾起一笑附在刘迦耳边。

 

“说,你是不是喜欢我”

 

刘迦睁开了眼睛张张嘴,像是要回答却又闭目粗喘了口气。身下被李响拿捏着,刘迦知道,他没打算让自己回答。

 

刘迦的骨架生的比李响的宽,肌肉线条看着也比较厚实,李响第一次在这种昏暗的环境这样清楚的观察刘迦的侧颜,发现他安安静静的时候,这张脸真的很嫩,有种高中生甚至初中生的感觉。
乖巧好看
白皙的皮肤,让人有种想要搓红蹂躏留下痕迹的欲望。

李响看着他刚刚留下的那处吻痕,又咬了下去。

刘迦抽了口气终于涩涩的开口,“你下手也太重了”

 

“不好意思,第一次嘛。疼?”李响赶紧松开牙齿抬头,手上套弄的力气也松了一些

 

“嗯,疼”

 

“那我轻点……”

 

刘迦在自己手中释放出来的时候重重的喘出了声,那个声音听的李响的下身,又没出息的硬了。顶在刘迦的腰上。李响默默撑离了一点,看刘迦喘息的趴着没有动静,就磨蹭着从刘迦身上下来,躺回床上。

刚爬下来,刘迦就伸出胳膊,把李响一把拉过

摁进自己的怀里

 

李响的脸还烧的滚烫,现在被裹在被子里,拥在刘迦结实的胸口前,就烧的更烫。

热的他觉得有些呼吸困难。

 

 

刘迦急促的心跳声咚咚咚的敲在自己耳边
把自己的呼吸也全打乱了

 

 

 

“你听”头顶传来刘迦闷闷的声音,
“它说喜欢你”

 

 

 

——————
End

 

 

•小剧场——

“MD!这床应该左右摇!不是前后摇的!我说怎么睡的那么不舒服,睡到晕床!”
刘迦淡淡的瞥了一眼还坐在吊床上摇来晃去的暴躁小人,默默给自己从皮箱里换了件高领的毛衣,边套边说,
“昨天其实我发现了,但是看你日床日的开心我就没提醒”
一个抱枕砸过来,这次刘迦没接住,被正中后脑勺
“刘迦!你今天说话用词怎么……!怎么!” 半天没吭出后半句的李响被刘迦一个虎扑压回了床上,“怎么这么黄暴!”
“哦?可能是因为昨晚没有黄暴到底吧,要不我们,再续一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