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狐狸和熊

Work Text:

"严司令?"
"嗯。”
"严辞?"
"嗯"
"阿托利纳?"
空气里一片寂静。
陈启明眼里划过ー抹失落,
[算了,我可以等到他跨过心结,亲口承认的那一天。]
"嗯……”
“启明哥.……是我……阿托利纳……”
严辞缓缓开口。
陈启明猛地抬头,带着惊喜的目光迅速投向严辞。
严辞回望过去,抿了抿唇,带着许些小心,
“对不起……启明哥……我……”
话未说完,就被陈启明一个吻封住了唇,把剩下的话堵了回去。
陈启明一手按着严辞的头不让他躲,一只手则不安分的解开严辞军装衬衣的扣子,伸了进去,缓缓将衬衣剥落。
"启……启明哥……”
趁着换气的功夫,严辞悄声喊着陈启明。
严辞没有料到陈启明会如此反应,他认为他的启明哥可能会疏离他,甚至把他痛打一顿....毕竟他已经不是小时候的那个懵懂的阿托利纳,不是那个在启明回忆里温软的阿托利纳,而是威震八方、铁血凶恶的严司令。
“别说话……”
陈启明额头抵着严辞的额头,两个人的睫毛即将要碰到,温热的呼吸交织在一起,喷到对方的皮肤上,引出一阵阵战栗。
陈启明直勾勾的盯着严辞,严辞不敢对上陈启明充满感情的视线,垂下眼帘,扇子般的睫毛轻颤着,暴露出他内心的不安。
“我喜欢你 ,不管是哪个你……我喜欢的只是你。”
陈启明铿锵有力的声音在耳畔回响。
听到这话严辞猛地抬眼,正对上陈启明的视线,这次他没有躲,四目相对,眼里皆是无尽缠绵。
"启明哥……你怎么这么傻……"
严辞嘴里喃喃道。
一切不在尽意言之中。
陈启明轻轻吻住严辞,将他放倒在床上,一只手划过严辞的背,脑海里浮现出上次严辞因为衣服被打湿,而脱下衣服暴露出来伤口密布的后背,心口处传来密密麻麻的刺痛感,。
陈启明不敢想象这些年严辞过的是什么生活。
严辞伸手想要推开陈启明,方便喘口气,却不料陈启明把他放在他胸膛上的两只手攥住,然后按在头顶,接着放在严辞后背上的大手一个用力,把严辞翻了个个,让他背对着陈启明。
"启明哥?"
严辞看不到陈启明的神情,不由得有些不安。
“別……别看……丑……”
严辞轻轻的挣扎着语气,带着许些落寞。
陈启明没有回答,而是用行动回答严辞:他不丑,他心疼。
陈启明俯下身子,细细麻麻的吻落到严辞的背上,不经意间,陈启明撇到了严辞通红的耳根,心底的恶趣味猛地冒了出来。
陈启明扶着严辞腰的手沿着腰线缓缓上移,落到严辞胸口的一粒朱砂上,温热的手游移着,带起一片片的战栗。
产辞轻轻一颤,忍不住的想要回头看陈启明。
然,陈启明的恶趣味因子完全冒了出来,他的手指不停揉捏着手中的朱砂,脑袋漆到严群耳边,连舔带咬,厮磨着严辞的耳垂。
“嗯……别……嗯……启……启明哥……”
严辞被刺激的声音断断续续,露出来的上半身已经布满红晕。
“严司令,你这副样子,让我想起了一首诗,来来来,我给你背背啊。”
陈启明嘴上端的是斯文儒雅,手上的动作却是一点都不斯文,败类的很。
陈启明清了清嗓子,缓缓吐出诗句,
“一道残阳出水中,半江瑟瑟半江红。
可怜九月初三月,露似珍珠月似弓。”
诗句一出来,严辞如同被雷劈了一样,躺在床上一动不动,然而露出来的上半身更加通红,好似一只熟透的虾子。
陈启明放开攥着的严辞的手,顺势而下,解开严辞的皮带,伸入到严辞的军装裤里,轻轻握住小严辞,手指恶劣的划过上面的小孔,引得严辞浑身颤抖。
"启……启明哥你……放……放手!”
"哦?那好啊。"
陈启明面露无辜,手放开小严辞,却伸向更深处,趁着严辞舒气的功夫,慢慢伸入一根手指。
严辞自知无法反抗,也无法拒绝,只得慢慢放松身体,方便陈启明动作。
手指由一根慢慢递增,最后穴口抵上一物,
"可以吗?"
陈启明声音里带笑问道。
严辞默不作声心想[都这时候了还问自己干什么。]
陈启明猛地发力,撞了进去。
"嗯……”
严辞的嘴里泄露出声音。
"别憋着,我想听……”
陈启明恶劣的声音传了过来。
严辞咬紧牙关,就是不出声。
陈启明见状,伸手揽住严辞的腰,就着还在里面的姿势,把严辞转了个个,让他面冲着自己。
“你……嗯……啊……”
严辞被刺激的泄了身,射在了陈启明的小腹上,看着陈启明带着戏谑的笑脸,本来就布满红晕的脸一瞬间爆红如同煮熟的虾子。
“严司令,早泄可不好啊……”
“我……我没有……”
严群本就断断续续的声音被陈启明顶的更加破碎。
陈启明凑到严辞的锁骨上,吮吸着,漂亮精致的锁骨上很快布满一个又一个的红点。
陈启明收紧手臂,一个发力,把严辞抱了起来,自己则躺下。
“嘶……啊!”
这一下直戳深处,严辞眸子里溢出了点点泪珠,然而床上的陈启明异常恶劣,不但没有停下反而越发用力,还对着严辞装无辜。
“你……你……你停……嗯……停下!”
破碎的声音凝聚成一句话。
话音刚刚落下,陈启明就乖乖的停下了动作,他这一停,让严辞体内产生了些许空虚。
陈启明明知严辞不好受,但也没有动作,强忍着自己身体里的野兽,看着严辞通红的脸和白皙的上半身,恶劣的对着严辞说:“舒服吗?要自食其力啊~"
严辞瞪大眼睛,但扛不住身体的感觉,按照着自己的频率缓缓动了起来。
陈启明看着眼前香艳的一幕,喉结滚了滚,本就赤红的眸子更加鲜艳,再也忍不住,一个起身,抱住严辞的腰,把他压在身子底下……
次日:严辞睫毛料了抖,睁开了双眼,侧头看着陈启明的侧颜,勾了勾唇。
[真好……你还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