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成人礼

Work Text:

洛羿忍不住将温小辉纤瘦的身体搂进了怀里,这温暖的、惹人遐想的身体。
“洛羿,洛羿。”温小辉连叫了几声,声音带了一丝哭腔,“你没事吧。”
洛羿心里一酸,温柔抚摸着他的背:“我没事。”
“洛羿,你没事吧,洛羿。”温小辉重复着这句话,然后低声抽泣起来。
洛羿亲吻着他湿润的眼角和热乎乎的脸颊,然后是那对柔软的嘴唇:“我没事,我没事。”
温小辉主动张开了嘴,接纳洛羿的舌头和火热的气息,洛羿感觉身体越来越热,血液好像跟着沸腾了起来,他一边急切而狂热地吸吮着温小辉的唇瓣,一边抬手解他的衬衫。
搂住自己的手刚刚离开一只,温小辉便皱眉轻哼一声,扶着洛羿肩膀的手立刻缠上了他的脖子。温小辉用了力气,以至胸膛撞上胸膛的时候有些发痛,可谁也没有分心理会这一点点痛意。温小辉嘴张得更开,湿热的舌头探进洛羿嘴唇,手臂缠着,前胸挤着,直要把自己全数送出去,送到爱人嘴里、怀里、心里才好。
“你别走……呜洛羿你别走……”模糊的声音从厮磨的唇瓣间逸出,带着一点委屈和恳求,在洛羿心上狠狠抓了一把。
那饱胀的叫嚣着想要侵犯和占有的欲望被生生抑住了。洛羿捧起温小辉的脸,将两人稍稍分开一点,拇指摩挲着他湿亮的唇,轻声问出那句一直没问出口的话:“不怕我吗?”
醉意使温小辉迟钝却坦诚。他眉头轻皱,湿润润的眼睛里有着埋怨和不解,开口更是委屈:“你让我走,你把门关上……你不喜欢我了吗?”
他把手收紧,又凑上去想亲洛羿的嘴唇:“可是我好喜欢你啊洛羿,我好喜欢你……”
尾音颤颤。
洛羿被温小辉直白的爱意撞了个满怀,一瞬间连呼吸都窒住。
洛羿再不能忍受,毫不犹豫地将温小辉扑进柔软的绒被里,截断他的呼吸和深情的表白。草草解开两枚扣子,他的手从温小辉腰间探进去,火热的掌心在胸腹流连一圈,衬衫就被兜头扯下来扔在床下。
房间里很暖,可暴露在空气里的皮肤却像怕冷一般追逐热源。
温小辉紧紧贴着洛羿,搂着洛羿的脖子,五指在他浓密的发间穿梭,那浓烈的吻已经夺取了他全部的理智,而洛羿在他皮肤上游弋的手,更是让他身上起了火。
“洛羿……唔……”
乳尖一痛,温小辉发出一声模糊的嘤咛。他挣开半眯的眼睛,洛羿一双闪着促狭的眼珠近在咫尺。
“嗯?”洛羿松松含吮着温小辉的舌尖,上挑的鼻音要人命的性感。拇指安抚似的轻轻揉按凸起的红尖,又分出食指捻弄。那敏感的乳首被指尖交替把玩,没一会就胀大了一圈。
温小辉似是受不住,胸膛起伏,唇又被人吮着磨着,连呼吸都忘了,只把一只手扶在洛羿手臂上,哼哼唧唧却怎么也没有推拒的意思。
洛羿捉住温小辉的手抚上那一圈发热发胀的乳肉,放过他红肿的唇:“小辉哥自己摸摸?”
温小辉边喘边往下瞟,艳红的顶端正从指缝里露出来。醉酒的人终于知羞,环在洛羿脖子上的手一使劲又把人搂紧了,一张烧红的脸埋进了爱人颈间。
热热的喘息扑在自己耳后,洛羿坏心眼地握着温小辉的手指狠狠揉弄那处敏感肉粒。
“别……呜不要,都不一样大了……”温小辉晕晕乎乎地不在意自己说了什么,却听得洛羿呼吸加重。洛羿深吸一口气,扭头在温小辉耳廓舔吻一圈,满意地收获了怀里人的一阵颤抖。
“小辉哥是在怪我冷落另一边了吗?”
原本在温小辉腰背上游移的手紧住他的大腿根把人往上托了一把,泛着粉红的白皙胸膛就凑到了洛羿眼前。洛羿对着那被“冷落”的小小肉粒哈了一口热气,温小辉的胸膛就伴着喘息剧烈地起伏了一下。
洛羿勾起唇角,握着温小辉的手没停,又张嘴含住已经立起来的乳尖。
温小辉从不知他胸前那没什么用处的两粒有那么敏感,洛羿舌尖绕着舔一舔他就跟过电一样从头颤到脚趾,呜呜嗯嗯的喘息在洛羿用牙齿轻咬的时候变了调。他插在洛羿发间的手指下意识地握紧,洛羿头发被扯到,抬眼间有一种危险又诱惑的风情,停止嘬弄的唇也要故意发出“啵”的一声。
“呜洛羿我难受……”温小辉又凑上来搂住洛羿的脖子,下身蹭着他,说着抓起洛羿的手往自己胯间摸,连呜咽都急切,“你摸摸,摸摸,想要你操我……”
一句话又给洛羿眸中烧得连天的欲火添了一把柴,他浑身都绷紧了,隔着温小辉的牛仔裤摸他半硬的性器,用最后的理智问道:“小辉哥,我最后问一次,我是谁,你想被谁操?”
温小辉努力睁大眼睛,洛羿的脸在眼前摇摇晃晃:“洛羿啊,你是洛羿啊……你白天说你想操我的,你说话不算话,你唔……”
洛羿堵住他语无伦次的唇,亟不可待地扒光了他的裤子。就像他在白天时说过的心愿那样,他最想得到的礼物,就在眼前,就在他怀里。
温小辉也伸手去拽洛羿的针织衫,手上控制不住力道,扯了几下就让衣服变了形。实在不得力,他转去拽住洛羿的衬衫领子,连喘带哼,着急得很:“你也脱呀……”
温小辉的手腕纤细,洛羿一只手就握住了一双,下一秒针织衫就落在了温小辉的衣裤上,然后是裤子。衣服交叠在一起,也是亲密的情状。
温小辉好像终于满意了,抿抿唇凑上去舔洛羿唇角,不料即刻便被掐着腰翻了个个儿。一时天旋地转,他昏沉的大脑仿佛被高高抛起又落下,连同骨头皮肉都重得靠在洛羿胸膛上抬不起来。
洛羿靠着床头,托着温小辉坐在他大腿上,在他粉红的面颊轻吻,用自己最熟稔的那种扮作孩子的语气哄他为自己脱掉衬衫。对这个孤单又可怜的孩子的宠顺早就成为了习惯,温小辉承着洛羿炙热的唇舌,手指下意识就摸上了对方的扣子。
温小辉的神情堪称迷醉,闭着眼吻得热情又认真。洛羿看着他颤动的睫毛,只觉得胸口涌上一股冲动,想要出格,想要打破,想要跳出那个为自己和怀中人设下的圈套。然而他的不动声色是刻在骨血里的,哪怕处在爆发的边缘,也只叫自己成为一座沉默的火山,只能自山口蒸腾出热浪,笼罩他向往已久的草木葱茏和人间烟火。
洛羿扣紧温小辉的后脑勺,舌头在他口腔内作乱,舔过敏感的牙床和上颚,深得仿佛要探进喉咙,只恨不能将眼前人拆吃入腹。
温小辉发出细碎的呻吟,一时忘了手上刚解了一颗的扣子,攥着洛羿的衬衫软在他怀里,只有半硬的性器颤颤地立起来。
趁温小辉情迷之际,洛羿长臂一伸打开了床头抽屉,摸出润滑,直接挤了半管在温小辉光裸的背上。清凉的液体淌过腰窝,顺着脊柱沟流进更隐秘的地方。温小辉一个激灵,眼神清明了不少。
洛羿的手顺着温小辉背后湿润的痕迹一路滑下,过多的液体被他的手指抹开在臀缝和紧闭的穴口,仍有一滴一滴滴在自己的腿上。
洛羿下身向上轻顶,换来怀里人一声轻喘。他轻咬温小辉红肿的下唇,舌尖在唇缝间流连:“小辉哥,不是说要帮我脱衣服吗?”
就这样突然探入一个指节。
“嗯!”温小辉抿唇皱眉,像是痛到,入口附近的肌肉紧而密,是防守的姿态。
洛羿埋头于温小辉那段白嫩的颈子里,在跳动的动脉血管上轻吻舔舐,精致锁骨上留下了一排细密牙印,唇舌欺上,又去舔弄吸吮那细白耳垂。渍渍水声混着湿热喘息全数落在耳朵里,温小辉麻了半边身子,后面那处终于放松下来。
洛羿凑在温小辉耳边叹声:“小辉哥真好,哪都好。”手指就又往里伸了伸,开始小幅度地揉按。
“嗯洛羿……”身子里的手指一动温小辉就跟着一颤,偏偏又像跟洛羿的衬衫较上了劲儿,攥得前襟一片褶儿也要一颗一颗扣子解开来。
洛羿亲吻、抚摸着温小辉。脆弱的脖颈在洛羿唇齿下印上一个个殷红的吮痕,胸前两点被揉弄抚慰,穴里插着两根作乱的手指,温小辉哼得又乖又黏,手指难耐地缠出了花。他完全硬了,前端湿亮,下意识地在洛羿腹肌上磨蹭。
温小辉在迷乱与清醒之间反复挣扎,最终完全陷入了迷乱的漩涡。
“哈啊……嗯最后一颗了……啊!”
洛羿又添了一指,并排按到了那处软肉,激得温小辉呻吟都拔高,身子下意识地往上缩。洛羿手指追上去,嘴唇也追上去,按一下就在耳边哈一口气,直叫温小辉化成一片春水,上下皆是一片渍声。
不同于表面上的游刃有余,汗湿的额角暴露了洛羿等同于温小辉甚至更甚的渴望。他低喘着,牙齿狠狠磨了下温小辉的喉结,空出的一只手一把扯开了衬衫甩开,唯一一枚没解开的扣子随之蹦到地板上。
“小辉哥,宝贝,我来了。”
手指抽出,温热的液体还来不及流出便被更粗硬的一根堵在穴口。
“啊!洛羿!疼!”只头部进入就带来撕裂的疼痛,温小辉抱紧洛羿,积蓄的生理泪水落在洛羿肩窝。
洛羿抚摸温小辉的性器,滚烫的掌心包裹着撸动套弄。强势的入侵继续,在温小辉耳边的轻吻和安慰却极致温柔:“忍一忍宝贝,马上就舒服了。”
面对面的坐姿进得太深,等到洛羿全部进去,两个人均是大汗淋漓。温小辉更是连意识都不太清楚,哭得鼻头都红了,还没开始就已经嘟囔“不要”。
洛羿吻他通红的眼角和鼻尖,低哑的喘息尽是迷醉与满足:“不能不要,我要你,这天我等了太久了……”
洛羿在等温小辉适应,又压不下自己作弄人的心思,握着温小辉的手摸他覆着一层薄薄肌肉的小腹。那里原本平滑白皙,眼下细瞧却被什么撑得微微凸起。温小辉被迫隔着肚皮抚摸按压洛羿那根,又羞又惊,微微挣扎间肠肉和性器相互挤压,他又受不住刺激似的窝回洛羿颈窝小声呻吟。
洛羿胸膛的起伏立刻失去了规律,当真是再也忍耐不住了。
性器开始小幅度地抽插,退出一截又立刻顶回去。动一下温小辉便颤一下,嘴里的呻吟猫儿似的,夹杂着几句脏话,听在洛羿耳中却只剩情事里的娇嗔,跟着自己的节奏一下一下撞在他心窝上。
于是节奏越来越快,力度越来越重。大手抓紧了臀肉,交错着红指印的白嫩皮肉便从指缝间漏出,上下颠簸得那样快,快得连叠声的呻吟也跟不上。温小辉感觉自己像被抛上岸的鱼,身体再不由自己做主,全凭洛羿发落。
“啊洛羿!”再一次全数抽出又整根没入后,温小辉终于发出了小声地抽泣,“呜嗯慢点……洛羿,疼……我疼……”
洛羿心里一紧,在交合处细细摸索一圈,摸了一手温热的透明液体。所幸没出血,洛羿安下心来。然而动作还是慢下来,浅浅地抽插着。
其实温小辉也不光是疼,怎么可能只是疼。只是那快感太尖锐太密集,叫他平生出一种无法自控的恐惧,醉意和快感笼罩之下又难加思考细辨,脱口而出的只能是最轻易的,也最能被心疼的。
眼下洛羿慢下来,对比刚才的凶狠温情了不少。
常年锻炼让洛羿拥有惊人的腰力臂力,对象又是温小辉,做起这档子事儿更有几分无师自通的技巧。他的小臂托着温小辉的屁股微微悬空,性器就在肠道里变换着角度顶弄,力道也拿捏过,一下一下,每每在温小辉的呻吟发出前止住,于是那些说不出口的淫词浪语就全都堵在嗓子里,和两人交缠的下身一样黏黏糊糊。
“洛羿……”感受过先前的刺激,洛羿这时的“温情”很快便成了甜蜜的折磨。温小辉软着嗓音求他,嘴唇奉上,极尽渴望地舔他的下巴和唇角。
洛羿的回应堪称凶狠,拖住温小辉的舌用力吮吸,冲着腺体狠狠顶了一下,怀里的人立刻抖着叫了一声,张嘴却只有涎水流出来,连呻吟都被洛羿吃进了肚子里。
那呻吟里是浸着欢愉和满足的,洛羿咬着温小辉的舌又往那处软肉顶弄几下,他就又软成了任人欺负的样子。眼角含泪满面春红的模样偏偏让人想要欺负得更狠些。于是下一次的顶弄就偏了偏角度,偏偏不往那得趣处走,反而在附近冲撞,一次又一次堪堪蹭过。温小辉含着一汪春泪控诉,可嘴里含着一条作乱的舌,舌头的主人把他的嘴堵了个严实,求人的话也不让人说,真是坏到了家。
呜呜嗯嗯了好一阵,像是终于受不住这煎熬,温小辉伸手去抚摸自己,他的前端早就流了水,积蓄的快感马上就攀上了顶峰,偏洛羿不愿意给他个痛快。
暗度陈仓的手自然被半路截住。洛羿抓住他两只腕子握在胸前,横在臀上的小臂一紧,性器毫无预兆地顶到了底。
“哈啊!”温小辉觉得自己几近窒息,性器颤抖着吐了点精,又因洛羿的暂停而停滞。他又忍不住呜咽了。
洛羿的嘴唇又贴上来,热热的呼吸扑在温小辉唇上:“小辉哥,说点什么,说点好听的。说点好听的我就给你,全都给你……”
“求你……求你操我,洛羿……嗯啊……”温小辉难耐地扭,又因后穴里的一点挤压感呻吟出声。
“我现在能做小辉哥的男朋友了吗,嗯?”
洛羿抽出一点,温小辉立刻挣扎着坐回去:“是!是男朋友!是老公!不要出去!呜我难受洛羿,我想射让我射……”
淦。
洛羿知道自己完了。他更硬了。
示意温小辉搂住自己,洛羿掐住温小辉的腰抽出性器,期间肠肉纠缠着挽留,加重了洛羿的喘息,于是他从善如流地撞回去。狠狠地,碾过腺体,破开肠肉,撞进极深处。
“哈洛羿,慢、慢点……”涎水顺着唇角留下来,他被猛烈地贯穿着,每一次都被顶到最深处,仿佛身处海浪中心,恐惧却又难以自持,“洛羿!啊!”
不过十几次抽插,便有温凉的体液落在洛羿的胸腹上。后穴的反应比前面缠人得多,一层层肠肉缠上来,热,紧,颤。那真是另一张嘴,同样会吮他吻他,洛羿不禁仰头喟叹。
温小辉下意识搂紧了洛羿。他第一次做就凭后面射了,高潮的海浪淹没了他,那绵密的、持久的快感完全控制了他,他几乎连呼吸都忘记,所有一切都离他远去了——腰上的疼痛麻木了,耳边的喘息远了,紧紧抱着他的这具身体没了实感,只剩后穴里滚烫的触感,好像有什么在动,仿佛身体里有两颗心脏,都在火热地、迷乱地跳动着。
忍过高潮时肠肉的收缩,洛羿又开始浅浅地律动。他抵着温小辉的额头吻他脸颊鼻尖,手指挑起身上一点的精液抹在那张潮红的脸上。温小辉迷迷糊糊地陷在高潮里,下意识就去舔脸上的东西。
殷红的舌尖沾着浊白的精,洛羿看得眼角都发红,喉结滚了又滚。他吻上去,舌尖尝到温小辉的味道,咸涩在表,甘美埋在内里。
这味道只有他知道,就像没人如温小辉那样样,把所有的甜都给了自己。

温小辉渐渐回过神来,有些迟缓地眨眨眼,懒洋洋的回应着,像只餍足的猫。
洛羿那一根还硬挺着,自然不满温小辉吃饱喝足后的怠慢。温小辉被洛羿咬痛了舌尖,才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后面还插着一大根。
顾及温小辉的腰,洛羿就着插入的姿势翻了个身。温小辉陷进柔软的床垫里,被后穴里的摩擦和挤弄刺激得一声长吟。
洛羿折起温小辉双腿,从小腿开始,嘴唇一路压过小腿、膝窝、腿根和乖巧的性器,最后一个吻印在泛着粉红的胸膛上。吻落下的同时性器深深顶了进去,力道比任何一次都重。
温小辉张大嘴巴却没发出声音,双腿大张,像只嶙峋的蝴蝶,被一枚骨钉贯穿,钉在纯白的展台上。半晌,他终于开始大口喘息,洛羿已经开始在他胸前轻咬舔吮,下身不停,精确地在腺体上戳弄碾磨。尽管那完全受制的恐惧还没散去,他依然呻吟着硬了。
“哈嗯……啊洛羿……洛羿好快……”
温小辉两条细腿被顶得乱晃,洛羿扑呼吸滚烫,捞起两条腿挂在自己腰上:“……盘好。”
沙哑的嗓音落在温小辉耳边,他就乖乖收紧了小腿,洛羿满意地在他耳垂落下亲吻。
尽管已陷入迷乱的漩涡,温小辉仍在这一刻确信洛羿长大了,他完全被笼罩在洛羿宽阔的肩膀投下的阴影里,无法挣扎,无法逃脱。洛羿撑在他脑袋旁的小臂那样有力,肌肉会在他忍不住咬上去的时候猛然绷紧,然后立刻放松。然而身下的攻势那样猛烈,每一次都长出深入,在他早已被肏开的穴里凶狠地进出着,他根本咬不住什么,几乎是含吻着浅浅的牙印,软软的舌贴着肌肉,涎水和着连声的呻吟在洛羿小臂上划过晶亮的痕迹。
洛羿扳过温小辉的脸吻上去,舔他来不及吞下的口水,撒娇的语气和他猛烈的动作相去甚远:“想听小辉哥叫我老公,小辉哥再叫一次好不好?”
“啊恩……”洛羿顶在他腺体上碾磨,温小辉被强烈的快感逼到了极限,呜咽出声,“老公……老公要射了……你出去……你动动……”
“到底是出去还是动动?嗯?”
“呃啊!……进来,老公进来操我哈啊……”温小辉迷梦着眼睛流泪,完全不知道自己说了什么,“呜呜你快点……”
洛羿亲温小辉的眼睛,握着他的手又摸上了他的肚皮。在小腹靠下的部位,温小辉再次摸到了那一小块凸起,他迷糊了好一会才想起那是什么,脸上的纯真又懵懂的表情让洛羿爱意沸腾,说出的话让他又一次失了理智:“老公操到肚子里了吗?”
洛羿深呼吸,握着温小辉的手用力按在他肚子上:“操到小辉哥肚子里小辉哥会给我生孩子吗……”
温小辉慢慢睁大了眼,他身体里那根动了,一下一下竟都是往最深出肏的——往他手心里。
洛羿年轻、强壮的体格具有令人生畏的爆发力,他不知疲倦地在这令他疯狂的身体上大力征伐,润滑早在穴口被拍成了细沫,在肉体的拍打中发出黏腻的“啪啪”声,和一声声放浪的呻吟一起,激起洛羿更多的征服欲望。他握着温小辉的手那样用力,肏进他身体里的肉刃那样凶。
后穴已经被过多的深入撞得一片软烂,温小辉意乱情迷,被动地承受着所有侵犯,声音沙哑到无法发出一句完整的句子。他无措地摇着头,太过强烈的快感与疼痛啃噬着他的理智和羞耻,他不止一次用破碎的呻吟求洛羿进得更深,肏坏他也没关系。
洛羿近乎疯狂地抽插着,放弃了所有的技巧,又深又重的每一下都恨不得捅到温小辉肚子里——如果不行,那就肏到他手心里。
温小辉感受着那密集的顶弄,他的手心颤抖着,仿佛灵魂也在泣诉。
“呃!哈啊!……”
“……不要了嗯啊!……”
“…哈啊老公……不行!……”
“洛羿!啊洛羿!”
温小辉有了被贯穿的错觉,终于,洛羿顶在他手心颤抖,温凉的液体仿佛也射在了他的掌心上。他尖叫一声,真的射在了自己手上。
洛羿放松自己压在温小辉身上,找到他流着涎水的唇,在一片迷乱中交换了一个温柔的吻。

那是一个无比漫长的夜晚,就好像为了这一天,洛羿已经等待良久,所以轻易无法结束。
最后,温小辉的低吟交缠着甜腻的哭泣和求饶,他已然神志不清,只能随着洛羿的动作在欲海中浮浮沉沉……
而洛羿对他的回应,是一次更比一次激烈的冲撞。
两人交颈而眠,直至天亮。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