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我磕了我x对家的cp

Work Text:

入坑了,看到好像没有人写这个梗。
ooc别上升,都是编的,写来玩的别骂我。

作为一个励志做一个有流量的舞者,李响在舞蹈风暴的节目组找到他之后,深思熟虑了一番就把自己打包送到了长沙。来到长沙,节目播了以后名气是涨了,但他现在有点后悔。在他鬼使神差的点开了一个被自己闲置已久但据说年轻人都喜欢玩的绿色软件,并且用搜索自己名字时不小心点进了底下一个叫假想的关联词条后。
“这个软件不是分享照片的吗?怎么看起来都是文章?”
“假想,是什么啊?”
他随手点进去了一篇文章,只见开头第一句就写到
“对于刘迦来说,李响是那谪仙般的人儿。一袭白衣跳着普渡众生的观音,却唯独给自己徒增了俗尘七情六欲之苦。”
“等等?我和刘迦老师?!”
李响现在觉得自己非常的尴尬,看到自己和刘迦的名字后非常迅速的退出了那个软件并且劈了个叉,甚至想做一个云里前桥来平复自己尴尬的心情。现在的粉丝都在想什么,不去描写赞美贾贾和马迪这些已经板上钉钉的狗粮满天撒的小情侣,跑来写自己和刘迦。且不说自己和刘迦其实不是特别熟,把他们两个大老爷们凑在一起本身就很奇怪。

艺术家李响也不是很懂这样别致的艺术,于是在一次老友聚会后,和他一位也参加了某档综艺节目的老朋友提起了这件事。那位朋友听了以后哈哈一笑,这年头参加综艺的,谁没几个配对。他拍了拍李响的肩“恭喜你啊,你连cp都有人帮你凑了,说明你真的有流量了。要是没人认识你,谁有这闲工夫费这么大劲帮你找了个帅哥配你。”李响忍不住翻了个白眼“你这是在夸我吗?”

友人把刚端上来的甜品递给他:“反正你和刘迦又没什么,她们再怎么写也顶多叫做艺术创作,又不是纪实写作,你别看就行了。”李响点了点头,坐在对面的人补了一句:“不过你难道不想体验一下这种你生活中感受不到的东西?反正只是假的,你就真不好奇她们写了啥?说不定还能丰富丰富你的情感体。”李响拍掉对面伸过来想偷吃布丁的手:“我一点也不好奇,还有你得少吃点了,比我上次见你脸大了一圈。”

凌晨两点,屈服于强烈好奇心下的李响看完了不知道第几次为同人文热泪盈眶,在他忍不住喊出“赶紧表白啊!”的时候他充分意识到,自己上头了。他晃了晃脑袋转念又想“反正又不是真的,当做普通小说看看就好。”

第二天他特地点进去了微博假想的超话,随手点开了一个叫“分析贴”的微博,里面贾贾那段抱住刘迦的镜头,自己的调侃变成了醋意翻天的酸话,只是单纯想给贾贾介绍刘迦的场景变成了自己情不自禁的喜爱。还有一个自己给刘迦比爱心的截图,文案只有两个字“爱你”。李响抓狂了,他当初干嘛突然想不开给刘迦笔芯,把刘迦这个内里老干部吓了一跳,现在还被人直接定位爱的表达。可是他也不知道他当初在想什么,这个动作也得到了刘迦略微扭曲的表情的回应。但不管怎么说,充满故事性和艺术性的假想故事终究是让充满艺术细胞的李响老师没能逃过人类的本质“真香”。

录制到斗舞较量的时候,他已经习惯性去刷一刷超话,看看今天有什么更新。他发现因为第一期的缘故,大家都觉得刘迦是个优雅又会撩人狂放魅力的人。连写文都刘迦弄成情话高手或者经常撩拨自己的人。但是不管虚幻世界里他和刘迦如何缠缠绵绵你侬我侬,到了现实生活里他还是那个见到刘迦就要喝红牛的李响老师。李响撇了撇嘴,等到时候他那老干部性格暴露出来以后,你们就知道让我脸红那是不可能的。

然而李老师不知道大旗立了就会到的这一真理。他在自己斗舞成功时刘迦一把把他圈住,抱着他祝贺的时候,可是是沐浴露的气味或者是化妆师姐姐给他喷的香水,淡淡的味道把他围住了。他记得小说里刘迦这个时候该把下颌抵在他的肩上。他面皮薄,红色立马染了耳后。好在刘迦一下就放开了他,他看着被罗老师和贾贾缠走的刘迦,李响啧了一声,完了对家cp发糖了。旁边准备上场以小胡克大朱的小胡老师看了他一眼,一脸我懂了的表情望着他。李响没有话说,只能以甜甜的微笑回应他告诉他想多了。
“怎么,没见过cp发刀啊。”

李响随手点开了超话,里面第一条就是自己跳行者时刘迦给自己评价的截图,他点了点头“嗯,等他跳完我也夸他。”录节目那么累,总得给自己点糖吃。结果等刘迦真的跳完了,他真的下意识真情实感的和旁边的小魏弟弟说了一句:“好帅啊。”李响觉得老干部怎么在台上那么会,要是他私底下也这样,他保证假想超话直接冲上cp榜。下来时他还没上去,刘迦就被一群以贾贾和罗老师为首的人包围了。李响无奈了:“别想了,刘迦这个人,跟人隔着个温柔防线,看着和蔼可亲,其实就是个木头,平时都是自己说个七八句他应一句。互动都没有了,蒸煮也磕不到糖。”

其实也不是没有互动,他在定第二支舞蹈的时候,刘迦知道他的腰有些不适后,就有明着暗着给他送护腰还有一些药酒。然后两个不是特别行家的人一起讨论起了街舞,磕磕绊绊的聊一聊编舞动作到是也聊得下去,要不是因为还得排舞,他们俩能继续聊到半夜三点。虽然是大部分都是他在说,刘迦在听,到刘迦偶尔接的两句倒也不会冷场,他拿着刘迦递给他的药酒感觉人间有真情人间有真爱狂喊假想发糖的时候,看到张翰拿出来同款药酒,笑得一脸灿烂的说谢谢迦哥。
被甜甜笑容定在原处的李响:“不亏是人民子弟兵,关心群众落实到位。”

 

凌晨,刷完微博的李响按照惯例点开了绿色软件。打开假想tag准备开始开始一轮艺术修行,结果点开的第一篇就只有一个链接。以前到是没见过,李响点了进去,结果第看了一会就把他吓得手机差点拿不稳。
“你真的好软啊”跳舞的人都是柔软的,被压到在墙边无处躲避的李响尤其。细直的腿被刘迦一点一点抬起,柔软的韧性让他可以顺着李响抬起来的弧度一点一点在白嫩上留下红痕,手放开,腿就这样搭在了那人的肩上。刘迦本就宽松的衣服被李响拉了下来。他自己也好到哪去,衬衫的扣子已形同虚设,挡不住李响的风光。带着大吉岭红茶的吻压了上来,被攻略城池的人已经连腿都搭不住了,软下来的腿半挂在刘迦精壮的腰上。

李响顿时脸红了,他真的要爬起来做云里前桥加后空翻来缓解尴尬了。脸红了不知道多久的李响,在第二天刘迦告诉他他选了他当第三轮的搭档的时候,心里还被昨晚的链接哆嗦了一下。不过他还是很高兴的,刘迦是个很优秀的舞者,能跟他合作是件非常有益于身心健康和大家吃糖的事情。
然后李响就抓狂了
跳舞的时候心无旁骛的李响都没发现,编舞老师给他们编的是什么动作啊,怎么真的有刘迦把着他的腿的动作,还有镜子里的迦哥眼神怎么这么狂野,您真的太有舞台气氛了。在选了好几个舞蹈风暴时刻都不太合适后,他们终于开始休息了。刘迦坐到李响的旁边,看着李响跟个小松鼠一样刷着手机在那里碎碎念念,觉得这个学弟真是可爱。刘迦头一次主动找了个话题:“你的腰怎么样了。”

本来想着克服恐惧的办法就是直面恐惧,看着昨天没看完的链接的,看到最后一句话,并且心里安慰自己刘迦一看就不会这样的都是假的的李响,发现最后一句你的腰怎么样了这句话怎么还自带配音的?抬头一看,小说里的男主角真用那双温柔的眼睛看着自己,脸又红了起来。

“怎么还能来搞个真人版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