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双黄/万耿】录像带

Work Text:

万山抬手把一盘带子塞进播放器,电视屏幕陡然间好像一面镜子反射着这个暗暗的房间,然后就是眼花缭乱的春宫,主角正是耿浩和万山,闪转腾挪的镜头有节奏地讲述着两人的性事。万山回身看着耿浩,没有质问自己,他已经脱出了第一眼的震惊,向电视机里的画面直直地望着。万山觉得他比被自己压在身下的时候更羞耻、更迷乱。

“你……”

他抬起眼帘瞟向电视机的方向,画面一个摇摇欲坠的推近把他和万山的接吻展示得温柔如水,两个人好像就这样在屏幕上化开了。从未以这种视角审视过他们之间情事的耿浩觉得这美得不真实。难免的痛苦、疲倦、脏污和尴尬在万山眼里就全是享受,耿浩不能接受这一点。

但是不过是下一秒他便又在万山的啃噬下沉沦,柔韧有力的腰就像影片里一样不知餍足地摆动,万山叼着他曾打过耳洞又长死的右耳垂轻轻吹着气:“还想戴耳钉吗?”

“嗯……”还在迷乱中,并且突然被抚上了乳头,耿浩稀里糊涂地应声。

“好。”手指在乳头上轻柔地打圈,又有随时掐下去的趋势,“过几天给你打一个。”

万山的温柔中惯常地带着威胁,身下的动作亦如是,深深浅浅的没有规律,耿浩徒劳地渴求着下一次危险的撞击,后面的小嘴一会儿松一会儿紧。

“你觉得这盘带子是谁的?”

湿润的地方一阵缩紧,这让万山很是受用,然而他克制住自己,仍然不紧不慢的动作着。

与其说清醒,不如说耿浩的脑子失去了思考的能力,他偏过头去看那块电视屏幕,两只脚一会儿在被单上厮磨着绞紧,一会儿在空中放荡地摇曳。

听到这个问题之前他理所当然地认为这盘带子是万山的。似乎有点好笑,耿浩的第一反应是担心万山被捉住什么把柄——不过既然他坦然地拿出来放,看来没有必要这样担心。

不过,谁要观赏这场性爱到底重不重要?

耿浩又看向落地窗。厚厚的窗帘本应隔绝一切,而间隙里的晨光却悄然透露着房间里的淫靡。两人的情事已持续到白天,微弱的阳光让适应了黑暗的耿浩双眼有些刺痛。

而身上的人却干脆一把抱起自己,走到窗前直接拉开了窗帘,阳光仿佛瞬间要灼伤两人的角膜和肌肤。

体位变换,毫无支撑的耿浩不得不用双腿把万山的腰绞紧。

“就这么想要被人看?”

身上人的动作让自己的后穴又酸又涨,小幅度的缓慢摩擦简直就像煎熬。

可是此时万山的心跳紧紧贴着自己,和身体里他的阴茎一起有节奏地搏动着,却让耿浩觉得很舒适。

很安全。

“……如果你喜欢……”耿浩抱紧他的脖子,贴在万山的耳边颤抖着轻声说。

“是的。我确实喜欢。”万山把耿浩压到冰凉的玻璃上,外面是庄园,阳光下是一片安宁的景色,耿浩的皮肤白得反光。

死水无波的世界里仍有鱼水之欢。

阳光照进房间,电视屏幕上播放的内容已看不见了,耿浩只顾着趴在万山的肩后喘粗气,抽插进行得越来越快,龟头每一次都精准地刮碾过前列腺旁的肠壁,前液就这样汩汩流出,把两人结合处的阴毛尽数打湿。

“你哭了。”万山只是继续动作,“那盘带子是我的。”

耿浩像往常那样在泪水中达到了高潮,后背的汗水留在玻璃窗上擦出模模糊糊的痕迹,他就这样潮湿地滑动。精液半喷半流地沾在两人身上,让做爱的声音更加粘稠和响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