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当刺客莲被王捕获:Happy End

Work Text:

王莲:Happy End

“跟朕来。”见他还未从呆滞中清醒过来,阮陈忠君拉起白莲的胳膊,决定现在就带他去乐坊。

乐坊不只有歌舞,还有莲国每年上供的奇珍异玩,小白莲一定会开心的。

“啊?王上,要去哪里?我还穿着亵衣…”白莲挣脱了阮陈忠君的拉扯,自己还穿着昨晚的亵衣,连鞋子都没有穿,去乐坊那种地方岂不会被能歌善舞的乐师们笑掉大牙,这禽兽君王也太心急了吧。

阮陈忠君皱了皱眉,本想抱他去乐坊的,看到白莲这幅拒绝的样子,只好派香鸾送来了新的衣物。

白莲接过香鸾手中的衣物,想立刻换上,可阮陈忠君站在自己面前又觉得不好意思,憋红着脸不知该如何开口。

见他这幅忸怩的样子,阮陈忠君好笑地转过身去,这小白莲真有趣,身体都被自己吃干抹净了,还这么害羞。

白莲盯着阮陈忠君的背影好一段时间,随后不敢耽搁地穿戴着衣物,好在他没有提出帮自己更衣的要求。

“王上,我换好了。”白莲松了口气。阮陈忠君没有突然转过身来,看来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嗯?让朕瞧瞧。”阮陈忠君将白莲拉到怀里,打量着一袭白衣的人儿。“嗯~果然小白莲穿什么都好看,不过不穿才是最好看的。既然你不想让朕帮你穿,那今晚就由朕来帮你脱。”阮陈忠君坏笑着,不放过一丝调戏他的机会。白莲红着脸说不出话,阮陈忠君这幅下流的表情还挺帅的,他以前怎么没有发现。

“走吧,去乐坊。”怀中的人儿居然没有生气,昨日一整天都没有做,看来小白莲也是想要的吧。阮陈忠君牵起白莲的手,带他走出正殿。

看到王上,门口的香鸾和贴身太监行了个礼,让随从们都退下,两人都知道,阮陈忠君和白莲相处的时候是不能被别人打扰的。

一路上,白莲只是默默低着头,任由他牵着自己的手。

他喜欢上了阮陈忠君,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
从出生开始,他就一直是孤独的,一直渴望着被别人温柔对待。在莲国的时候,不光是父母,就连下人看到他都避之不及,可阮陈忠君作为一国之君却对他如此温柔。虽然他每一次都强迫自己,但他依然做不到恨他。因为,没人会做到对他这么好…….

“到了,小白莲别难过了,这里可是比莲国好得多。”终于走到了乐坊殿前,一路上阮陈忠君都是自顾自地走着,完全没有意会到白莲的心绪,到现在还觉得白莲是因为想回到莲国才闷闷不乐的。

白莲漫不经心地应了一声,便被乐坊的大殿和殿内乐声吸引住了,与其说是宫殿,更像是一座林间竹屋,朴实又不失华丽。

看到阮陈忠君,门前的下人行了礼便匆匆进殿禀报。

“阿君!你终于来了!”一位手持长笛的男子从乐坊里跑了出来,毫不避讳地抱住了阮陈忠君。

白莲目瞪口呆地看着面前的男子,倒不是惊异于他的行为,而是面前的男子和自己一样,长了一头如瀑般的银发!

“钦云,朕不是说过了吗?不要肆无忌惮地扑上来,小白莲还在旁边呢。”阮陈忠君一脸嫌弃地挣脱开他的拥抱,顺手揽过白莲的腰。

闻言,叫作钦云的男子干咳了两声,整理了下自己的衣物,便大胆上前对着白莲端详起来,“这就是莲莲呀,整日听阿君念叨,耳朵都起茧子了,今日终于见到本尊了,果然很漂亮啊,比影影还要美上万分!我是乐坊的大司乐,叶钦云。”

本就容易害羞的白莲听到男子的赞美变得更加难为情,好在阮陈忠君将他挡在身后,白莲小心翼翼地探出头看着面前的男子,一头银发,腰间还佩戴着一件印有莲花图腾的玉饰,他一定也是莲国人,而且还是关陇门阀。

“谁让你自我介绍了?还不请我们进去?”阮陈忠君白了他一眼。

“哈哈,阿君是王上,怎么会不让你进。”钦云转了转手里的长笛,大摇大摆地走在阮陈忠君的前面。

这个钦云也太没宫规了,下流君王怎会如此大度,不会也是他的男宠吧……白莲握紧了阮陈忠君的衣袖,将心中的疑虑咽回了肚里。

乐坊的殿内比自己想象的要大很多,除了外观上和其他宫殿不太一样,里面的装潢依旧华丽,一件件莲国独有的器物映入白莲的眼帘,有些是每年莲国主动上供的,还有一些是…莲国被灭时掠夺过来的。

白莲呆呆地望着那些珍宝,虽然昂贵却已经失去了光泽,再看看旁边和钦云谈笑的君王,自己和琼梁也是同样的吧,被阮陈忠君放置于宫中,终有一日会失去他的宠爱……

“小白莲,你看这个怎么样,很适合吧?”阮陈忠君又一次打断了白莲的胡思乱想,将一只胡琴递给白莲,随后温柔地将人揽入怀里。“这是莲国人熟悉的乐器吧,朕希望你拉给朕听。”

“…王上。”白莲迟疑了一下,接过阮陈忠君手里的胡琴。的确,胡琴在莲国是家家户户都会去学习的乐器,可自己小时候在宫中并没有受过学习琴棋书画的待遇,也只是躲在一旁偷偷观看兄弟们演奏。

白莲呆望着手中的乐器不知所措,他无法确保自己可以完整的拉完整首曲子。

“莲莲你该不会是…不会拉胡琴吧…?阿君你可要失望了。”旁边的钦云歪着脑袋,用诧异的目光看着他,作为莲国人,还是一国之君,不会拉胡琴实属不应该。

显然是被钦云的话刺激到了,从阮陈忠君的怀中挣扎着起身,抱着胡琴快步跑出了乐坊。

“小白莲!?”

“莲莲!?”

两人一脸茫然地看着白莲伤心离去的背影,随后阮陈忠君对着钦云的脸就是一个拳头,虽然没有太过用力,可还是打痛了钦云。“干嘛啊,阿君,我又不知道他不会拉胡琴,你还不快追?”钦云一脸委屈的揉了揉被阮陈忠君打痛的脸。

“看朕回来怎么收拾你!”阮陈忠君也急步跑出乐坊去追白莲。自己真是给自己下绊子,就不该让小白莲为自己拉琴,也不该带他来乐坊!

回到养心殿的路已经记不清了,白莲一路小跑在硕大的王宫内迷了路,误打误撞闯进了御花园。

阮国的御花园简直不是莲国能比的,池中开满了自己喜爱的莲花,白莲在池边坐了下来,望着手中的胡琴,笨拙地胡乱演奏起来。

 

白莲叹了口气,果然和宫里的乐师们没法比,自己真不该任性,回头一定要跟大司乐好好学习,演奏给阮陈忠君听,希望阮陈忠君不要生自己的气。

“原来你跑来这里偷偷练习了,这是打算无师自通?”阮陈忠君出现在白莲的面前。

“王上!呜!”白莲丢下胡琴主动抱了上去,他就知道,自己不论跑到哪里,阮陈忠君都会来找他、安慰他。

“朕不该让你演奏胡琴,朕对不住你。”阮陈忠君安抚的拍了拍白莲的后背。

白莲摇摇头,“王上喜欢的话…我一定会好好学习的。”作为玩物,自己怎么能在君王的面前任性呢……

“朕只喜欢小白莲开开心心的,小白莲不喜欢,咱们就不学了。”阮陈忠君温柔地抱起白莲,踏上池边的小船。

两人在船上一阵厮磨后,白莲主动解开了自己的衣袍,双手也不安分的攀上了阮陈忠君的背。

“小白莲…你该不会想在这里…”阮陈忠君惊愕的看着身下的人儿,赶忙帮他把衣服穿好。

小白莲这是怎么了?怎会如此大胆…

“你不是很想和我做吗?我没有什么吸引你的才华,既不能像那个大司乐一样能歌善舞,也没有黎侍卫的一身武功,你感兴趣的也只有我的身体吧…”白莲不悦的皱了皱眉。

“在你眼里朕就是这样肤浅的君王?还有吃他们的醋做什么,朕和他们一点关系都没!钦云和影儿都是朕从小一起长大的兄弟。”阮陈忠君又气又想笑,虽然小白莲为自己吃醋他很高兴,可他不跟后宫里的嫔妃们吃醋反倒跟八竿子打不着关系的人吃醋。

“你还在撒谎骗我!兄弟会含着你的东西不松口吗!?”白莲气的两行清泪夺眶而出,将之前对黎影的不满全部吐露出来。

看着泪流满面的白莲,阮陈忠君语塞了,他怎么也没想到那晚小白莲居然会看的清清楚楚,他现在十分懊悔,自己真的不该和黎影做那种事情。

“对不起…”白莲扭过头,自己将脸上的泪擦拭干净。他的确是吃醋了,虽然他知道作为官宦子弟有个三妻四妾也是正常的,更何况君王。

“为什么要说对不起,是朕对不住你,朕以后只碰你一个人,你也只被朕一个人碰,可好?”看着小白莲这幅懂事的模样,阮陈忠君更加愧疚了。但是小白莲会为自己吃醋,会为自己哭泣,他真的很开心。

白莲哽咽着点了点头,自己已经完全爱上了这个男人,虽然他又色又坏…

看到白莲回应了自己,阮陈忠君感觉自己从未有过如此巨大的幸福感,即便他登上了王位,掠夺了白莲的初次,那也只是一种成就感而已。如今的感觉已是完全不一样了,身下的白莲已抛开了全部的羞耻,双腿缠上阮陈忠君的腰,轻唤着阮陈忠君,“王上,我想要…”

白莲主动向自己求爱,阮陈忠君又怎会拒绝,“朕会很轻很温柔的,绝对不会弄疼你。”将白莲的外衣扒开,在裸露的上半身留下一道道痕迹。

胸前、肩膀、锁骨,一路向上,最后是嘴唇,阮陈忠君轻笑着吻了上去,小小的木船上,两只身影紧贴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