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沁爱】向你降落

Work Text:

“你怀里才是人间。”

 

 

 

 

也只有她走过,唯独她走过张天爱心中。

睫毛随着呼吸轻颤,碎发慵懒地搭在额前。张天爱伸手去帮她缕好。指尖触到熟睡着的人温热的皮肤,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睡梦中的人皱了皱眉。

“唔……”

嘟嘟囔囔的,那人摸索到身前的被子,往高处提了提,头一个劲地往枕头里钻。

“你醒了?”

那人并不回答她,头埋在枕头里,窸窸窣窣间在被窝里摸上张天爱的手。

晨光也不说话,把温暖放进被窝里,倚着她。

 

 

 

在红得艳人的幕后陆陆续续做完各种采访,墙上的钟已经转过了一圈又一圈。

收拾着大包小包的东西挪动到李沁的休息室门前,张天爱敲开了门。眼见助理急吼吼地冲出来又拉上门,她大概已经明白里面发生了什么事。

“没有抑制剂吗?”

“明明是带够剂量的,但是BOSS她刚才突然就……就用了很多,刚才用完了但是没有任何效果……”

助理摇头的动作让张天爱的额头蒙上一层汗。

“你在门外守着,我进去看一下。”张天爱把手头的东西交给身后的人。

 

 

 

鼻尖打转的柑橘香使张天爱明白事情的糟糕所在。

缩在旋转椅上的人攥紧了自己的衬衫领口,急促呼吸导致整个身体一起一伏,紧绷的衣服在后背勒出内衣的轮廓。

“你……”

张天爱还没来得及说完话,就被扣住了手腕。

李沁抓着她,眼眶红红的,把脸颊也染成了粉红色。上下唇因喘气而分开,粘着些许水渍,反射着房间里惨白的灯光。

“小、小……”

她为了忍住呻吟说不出一个完整词。

张天爱只感到察觉到两人接触的地方有情潮泛上身体,她的手摩挲着自己的手腕,像是在乞求。

“临时……标记……”

这句话闷声往张天爱心里扎了一针,阻断了理智的道路。

于是她快速弯下腰,对着和她年龄相仿的漂亮女人的光洁后颈,咬上她的腺体。

怀中的人猛地一颤,便放松在她的怀抱中。

“唔啊……”

 

 

 

张天爱第一次明白何为“背德的快感”。

法律意义上应该是自己女儿的人,在夜幕至深撩起她们的发尾时,和自己躺在同一张大床上,忍受发情带来的生理和心理折磨。应了李沁的要求,张天爱用手把她的腰固定住,拉近自己的怀里,企图用两人的信息素交融缓解她不受控制地乱动,同时尽力放缓自己的呼吸,压下心头蠢蠢欲动的念想。

是娱乐圈的商业婚姻让两人阴差阳错地住进了同一个家。

但那无所谓。不管她们法律上是什么关系,现在的她还能够瞒下他人的眼睛,名正言顺地把正处在发情期的李沁搂进怀里,还能够得到对方的允许做下临时标记,还能够在荧幕前以和她是一对好姐妹的名义,偷偷勾起手。

“嗯……”

还是有欲望从嘴角漏了出来,捏紧自己衣边的手松了力道。

“现在好些了吗?”张天爱揪紧了心,悄悄嗅一嗅里李沁发尖的香水味。即使有外力控制,但对Alpha来说,丧失理智的毒药大约是近在咫尺的发情期Omega。

衣物的摩擦和信息素的涌动一点一点地把张天爱向悬崖边送。先不说控制住李沁,张天爱连自己或许都无法控制。

“……啊……”

抑制剂和临时标记为什么会失效?

“为什么……”

怀中的人体温逐渐升高,柑橘的香味裹了她一身。

想要吻她。

情爱一旦开始便不可收拾,下身已经有了反应,显然临时标记在格外强烈情欲的冲击下失去了抑制力。

李沁是一颗糖,黏在了张天爱的生命中。不管那是否存在于正确的位置,但她就一直存在着,存在于张天爱无数个夜在男人身下承受刺激后的荒唐梦呓里。

李沁望向她的时候,眼神永远温柔又真诚,如从空中坠落到人间的天使。

“张……天爱……”

她听到怀里的人在叫她,声音抖得厉害。

李沁只在父亲拉着自己与张天爱见面时叫过那个本该有的称呼。

“我……在。”

“标记……标记……”李沁的呼吸打上张天爱的颈间,卷起一圈圈波澜。

“可是临时标记失效了……要不我再去柜子里找一下抑制剂?”张天爱按住李沁的腰。

“不……标记……”李沁抬起头来,眼神湿漉漉地看着她,小鹿那般清澈。

“啊?”张天爱感到李沁的手抚上自己的脖颈,激起一片诱人的酥麻,放在腰上的手减轻了力度。

借着窗帘缝隙透进来的月光,张天爱邂逅了天使降落到人间情动之时的温软,如第一次见到流星那样的流连忘返。

 

 

 

是唇的相贴扣开了堕落的大门。

探出舌尖点一点李沁的唇示意她放松,张天爱努力回忆曾经拍戏与人接吻时用过的技巧。撬开她的牙关,带着湿热的气息触碰到身下人的小舌,带着它共舞。

“唔唔……”

意乱情迷的声音并不能阻挡闷热空气的膨胀,反而把两人往无边的燥热里推去。

热。

张天爱用力吮吸着李沁的下唇,恨不得将那沾有银丝泛有水光的唇拆吃入腹。一想到身着红色长裙站在舞台上眨着亮晶晶双眼的人,张天爱就想要把她揉进怀里,听她甜甜的嗓音在自己耳边说隐晦的情话。

双手不再拘泥于与她十指相扣,向下滑去,停在了白色衬衫的领口。指尖触碰锁骨带来的难耐快感让张天爱赶紧挑开纽扣,手迫不及待地伸进衬衫里,隔着内衣覆上那片柔软。

兴许是初次感受情爱对李沁来说太过陌生,欲望挤压理智,在张天爱的手按压上来的一刹那,李沁猛地环住了她的腰。

“……嗯啊……”

有些吃痛却混合隐隐快感的揉弄侵蚀了两人的最后的清醒。

让身下的天使只向我降落吧。

张天爱一边在心里渴求,一边解开了内衣的前扣。等不及去慢慢欣赏那片乍泄的春光,自己的唇已经按捺不住去吻上那一片粉嫩,舌尖绕着雪峰上的红豆打转。

那人的呼吸变重了许多,急促的喘息是无上的催情秘药,比颤声娇更催人火热。甜腻的声音如小时候初尝的蜜罐,拨开层层皮肤,滴进张天爱的神经末梢。

身下因充血而肿痛,张天爱抬起头,盯着双眼里水雾朦胧的李沁,止住了想要长驱直入的念头。

站在地面,慢慢等待她的降落也不迟。

“……你的声音很好听。”

李沁立马躲开了张天爱灼热的目光。鼓鼓嘴,把手从张天爱腰侧拿开,捂住双眼。因情欲而变成粉红色的皮肤更加惹人怜爱,张天爱又埋头下去,在吻双峰之间的沟壑落下一吻。

向下来到她平坦的小腹上,她伸出食指,在肚脐周围画着圈,饶有兴致地看着李沁仰起头,上牙逼紧下唇,身体呈现出一条妖娆的曲线。

褪下长裤,张天爱将手抚上李沁的大腿根。

只挂了一条内裤的Omega夹紧了双腿小幅度磨蹭,在黑夜里望向她,可以聆听到心脏激烈跳动的声音。

“快、快一点……嗯……”

呻吟断断续续地从微张的嘴里漏出来,被张天爱用一个一个吻堵了回去,剩下轻声的小猫般的呜咽。

舌尖交缠,留下指尖在私密的地方嬉戏。未开拓的柔软地带早已因为情动生起层层水泽,透过布料打湿了张天爱的指尖。

“唔!”

李沁扯过身下的被单一角,盖住胸前裸露的皮肤。

张天爱用另一只手扯开它:“没关系,很好看。”

当张天爱的指尖滑进去的时候,李沁还是没有承受住突如其来的刺激,腻人的喘息从喉咙里跑了出来。

“啊!……嗯……你……”

软肉对异物的到来感到陌生,经过充分润滑的甬道将手指堵在原地,动弹不得。

“疼吗?”张天爱欲要将手指退出来,下一秒就被李沁按住手腕。

身下的人眼泪在眼眶打转,被吻得红肿的双唇抿得死死的,不愿意让羞耻的声音滑出。张天爱只感到指尖受到不停的挤压,最后将她的指节牢牢地束缚住,不肯松开。

“放松……你这么紧,一会儿我怎么进去?”张天爱扶着李沁颤抖的腿,在感受到新的液体漫上自己的手时动了动指尖。

“嗯……”

张天爱看着李沁紧皱的眉头逐渐舒展开来,才又把手指往里送进去一点点。两根手指在青涩的身体内点起不可告人的交媾之火。

她爱极了天使落入她怀中的模样。眼眶红红,仍然倔强地忍住撩人的吐息。

“啊……不要……”

漫长的探索在触到那一点褶皱时结束了。李沁的身体用战栗和攀上她的肩回答了一切。张天爱用另一只手搂住她,手指索性向敏感的地方按下。

“唔啊!你别……”

百灵鸟的声音支离破碎,头埋进张天爱的肩窝,断断续续地,拼出一句完整的话。

于是手指更加用力地刺戳上那一点,让李沁跟随着手臂的动作扭动腰肢,一起一伏,在源源不断肆虐的快意下滚落眼角的泪水。逐渐弓起的后背和管控不住的细碎尖叫声促使张天爱更加卖力地来回进出,在湿润的花园小径中蹀躞。

“小、小爱……我……快要……”

“嗯……你……”

“……哈啊……”

“你等、等……”

她的声音混杂在啧啧水声中,被意乱情迷的汪洋吞去了羞耻心,在一声比往常更迷人的呻吟里,坠入深不见底的爱恋漩涡。

从天堂降落的天使,就让她属于自己吧。

张天爱不顾自己的下半身还没有得到发泄,就单手把还在呜咽的李沁抱进怀中。手指被层层软肉扣下,偶尔上下挪动来缓解她的情绪,在她的眉心上印下浅浅的吻。

爱液溅上了床单和张天爱的裤子,留下一团深色的痕。

 

 

 

“唔……啊……”

柑橘香在浴室的雾气氤氲里充斥,昭示这一场情事不会结束得太快。

身下人的私处还因为发情期未完而一张一合,黏稠的液体爬上大腿内测,淫靡的气息收割走张天爱迄今为止的全部无关念想。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呢?

分明只是帮初次经历情潮的Omega平稳度过发情期,为什么会发展到如此不可控的地步?

强忍着下身的的痛苦,张天爱扶着双腿发软的李沁进浴室清洗身体。等到再反应过来时,张天爱只看见了浴缸激起的汩汩水花,而散发着温热柑橘清香的李沁紧抓浴缸的边缘,防止脱力而失去平衡。

轻车熟路地捏着她变硬的两点,张天爱感觉到下身忍耐不住的汹涌,想要看见那位Omega承欢的样子。之前在卧室黑着灯,她并没有看清李沁身处情欲囹圄时的动情模样。

“小爱……”

“嗯……”

张天爱在李沁的锁骨处耕耘着,种下一个个草莓痕迹。门牙硌上锁骨,引得李沁发出一声惊呼。

“小、小爱……”

那人楚楚可怜的眼神荡漾了流光溢彩,眼波流转染上柑橘甜美的味道。那位天使的颈间和胸前的红痕星星点点,张天爱很满意自己的杰作。

“嗯?”

“快一、快一点……”

嘴唇嗫嚅出难以启齿的话语,身体却受生理反应驱使蹭上来,赤裸的身体紧贴,张天爱差一点就承受不住交代出去。

“这是你说的……”

仿佛自己的身体里住着一头野兽,而被自己拥在怀里的人是一朵绽放的蔷薇。

如果可以把天使弄脏,那也算是一种荣幸吧?

经过先前手指的扩张,Omega的身体格外敏感。在张天爱进入她的刹那,跨坐在张天爱腿上的人打了一个哆嗦。

“……嗯唔……”

“啊……”

硬物被灵活的软肉包裹,紧致的体内吮吸着前所未有的庞然大物拥有的水声,和着李沁抽噎的声音,在朦胧里混响,敲击人承受的极限。

“放松些……你紧得我快动不了了……”张天爱凑近李沁的耳边,轻声吹一口气。缓慢的进入冲撞着急迫的心绪,让张天爱觉得身体快要爆炸开来。Omega的体能远不及Alpha,就算自己再口干舌燥,也需要顾及眼前受了过度快感的人的生理状况。

趁着对方还在适应体内的感觉,张天爱抬手,把放水阀打开,让热水哗啦啦从浴缸里流出去。

“……你……干、干什么……”

李沁的双腿环上张天爱的腰,把两人之间的距离再次缩小。似乎是不满张天爱短时间的静止不动和奇怪的举动,李沁有些幽怨地看向她。

“你想要吗?”张天爱冲她笑。

李沁显然被这样的情况搞得一头雾水,燥热不堪的身体又在两人交合处涌出黏糊糊的液体,浸在未放完的浴缸里缓解了身体的不适感。

她不说话,大腿在张天爱腰侧磨磨蹭蹭,别过脸去。

“你不说我就不给你了。”张天爱双手抚上李沁的后背,把浴缸里仅存的水覆上她的身体。

“唔……你……”

得不到的空虚感如潮水般冲击着她。李沁咬咬下唇,半晌才吐出一个词。

“想……”

张天爱喜出望外,想要欺负她的念想加深了。

“我是你的谁?”

“你是……小爱……”

“你知道我想听什么。”

她感到怀里的女孩僵住了,只有穴道还在欲求不满地索取。

“小……小……”

“小、小妈……”

李沁的眼泪再次滑下脸颊,流过嘴角。

她是真的在哭。

张天爱已经被冲昏了头脑,两只手抓住李沁的手腕,将她背对自己。背上也留下了片片红色的印记,刻在张天爱的心上。她上去吻李沁红彤彤的耳垂,试图赶走她的眼泪。

那是她的天使,张天爱会让她降落在自己怀中。

“……我爱你。”

不等李沁反应过来,张天爱就抓住李沁的腰,向前用力一顶。

“呜啊!你——”

“干什么——”

张天爱吻着她的蝴蝶骨,卖力地做到极限。身前人娇娇柔柔时断时连的哭声助长了自己的欲望。水声又在房间里响起,李沁的身体因碰撞而持续颤抖。

“你……等一下……慢……”

每一次抽出和插入都能带来李沁的求饶,谁又能想到春晚上比蜜饯还甜的可人现在趴在自己身下绽放呢?

甬道越来越缩紧,而张天爱感受到世界逐渐变得狭小,狭小到容不下她们之外的任何人存在。

如果她是条船,那就成为大海吧。

“啊……小爱……”

“嗯。”

“唔嗯……要、要……”

“慢、慢一点……啊……”

 

 

 

两颗心在风中太落寞了,在风中无尽头飘散。如果天使为你坠落人间,那请接住她,永远让她停留在你的怀中。

她们的关系如金燕西和冷清秋一样错位,亦如冷清秋的葡萄藤永远张不出百合花一样。

但她们互相拥有彼此的时候,一切都可以不在意,好似金燕西硬是在葡萄藤上绑满了百合花一样,带着固执真诚炽热的眼神,让她降落,抓住她。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