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假想cp】求饶

Work Text:

“迦……啊,迦哥……”

 

五指将床单一角扯作一团,那线条修长,纤细的男性躯体,被一抹红布绑住双眼。单手支在床尾的拐角上。

那具诱人的身体上布满了青青紫紫的暧昧痕迹,从脖颈,到蝴蝶骨,再到腰窝。隐隐侧身的胸口处,更是惨不忍睹。像是糟蹋了无暇的初雪,尽显了情色的疯狂。

遮目的布条下,那个天仙般的人,张口低吟着。将自己翘挺的丰臀,一下下往后送。

穴口的肉被肏的艳红,交合处已经打出细细的白沫,那根色差感强烈到令人面红心跳的凶器,正在被那张可怜的小嘴卖力吞吐着。

跪趴在床角的人口中声声叫唤,但回答他的只有淫靡的撞击交合声。

“哈……啊,刘迦……唔、我胳膊酸……啊!啊…我撑不住了”
背后的人还是没有应答,但那只先前在他臀上作乱的手却一把握住了自己消软下去的分身。在脆弱的头部一捏,开始快速撸动起来。如巨潮涌上的快感刺激的李响猛地拔高了呻吟,酥麻的过电让腰部又下坠着失了几分力气,臀部高高的翘着,把自己最隐秘的部位展露无遗的对着身后的人。
那艳红的软肉仿佛饥渴难耐般吞吐着滚烫的事物,紧紧吮吸着,刚刚抽出一小截,就赶忙凑上前再把离开的灼热吞回温柔乡里,吃进最深处。

“李响老师,动的这么慢,是在偷懒?”
“唔!……”

下身的沟壑被指甲剐过,那本来撸动的手像挤奶一般用力收缩揉捏,细微的疼痛跟逃不脱的舒爽一起涌上头皮。李响颤抖着吟了一声,这一声自然是取悦到了刘迦。但他突然撤开疏解欲望的手,上滑着揉在胸口挺立的茱萸上,慢慢向前俯身趴在了李响耳边。

“你还有两分钟,再不能把我吸出来,惩罚时间可就要延长了”
“……”

视觉被剥夺后,任何细小的感觉都被无限放大。他甚至感觉身后的人,像一头野生的狼,紧盯着自己,像盯着一头猎物。那语气间,带着压迫跟威胁,还有满满当当的恶意。那凑近的气息,刺激的腰间一麻。

感觉包裹自己的软肉被猛一咬紧,身前的腰肢又开始努力的前后摆动起来。
“刘迦……啊…啊……”

两具身体均是大汗淋漓,被欺负的过分的那处,混着汗液往下滴着汁水。瓷白的身体由于激烈的动作,烧的浮红。

身下的人突然咬紧嘴唇屏息闷哼着,向后快速吞吐了起来,包裹自己的后穴也搅的死紧。
刘迦单手一搂,把单薄的人拽起来,让李响跪立在床上,下身猛地抽出,滚烫的贴在那柔软的臀缝中间。李响死咬的唇猛一松开,啊吟了一声,浑身颤抖。
“呜……刘迦,啊……”

即将攀上高潮却被人生生打断,小腹跟后穴一下下抽搐着,难耐的酥痒麻到了骨髓里。
“迦……”

“说好的给你一小时,帮我弄出来”
“李响老师自己先去了,可怎么行”

“呜……刘迦”
身前瘦弱的身躯浸了春水,仿佛泡软了骨头,芬芳四溢的往自己身上贴

 

“撒娇也没有用哦,李响老师”
“李响老师真诱人”
“没想到,你在外人面前,也是这般诱人”
“早知道捉迷藏那么有趣,下次也带我玩玩呗?”

“李响老师是不是很喜欢被蒙着眼睛”
“怎么之前也不告诉我”
“我来陪你玩啊”
“你知道吗,你现在的样子”
“看着…”
欠操极了。

“呜!”那四个雄性占有欲炸裂到爆的难听词汇,被压在了齿间,重重的咬在那早就布满痕迹的颈肩处。身前人在自己怀里颤抖的呜咽,瑟缩着忍受着疼痛,却没有挣扎。委委屈屈的应道,

 

“我没有……啊,故意那样”
“我真…没有!”

硬骨头,倔脾气。想从这个人嘴里听到一声求饶讨饶,就这么难。
刘迦眉头一皱,右手捂住李响的嘴,左手重新握上那肿胀的脆弱,使劲的摩擦套弄。

怀里的人喉咙呜咽着剧烈的挣扎,
被蒙着眼,堵着嘴,死死的锁在别人怀里。握在自己下身的手是没有任何章法的粗暴。让李响突然有一种被强迫的错觉,恐惧、快感、跟一丝无助反抗而升腾的愤怒羞耻猛地涌上来。眼框里积蓄的泪水开始控制不住的往外淌

“呜呜!!!!唔!”
“别动!”

“呜!……呜唔……咳、咳…”

怀里的人一口气没喘上,胸口剧烈起伏的闷咳起来,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佝,刘迦才松开了手。
李响缩着身子大口的猛咳了几声,生理刺激的眼泪滴在裹眼的布上,扎的眼周有些生疼。
一瞬间感觉委屈极了,李响糙糙的把裹眼的红布扯下来,转头瞪向刘迦。
那双圆亮亮的大眼睛被勒出了淡淡的印子,因为刚刚的急喘眼尾跟鼻尖都还红红的。眼眶里噙着半滴泪,水波流转的发着动人的光。
李响还没开始发难,刘迦就对着那唇吻了过来,不似刚才的可怖粗暴。这一吻极致温柔。
两人的气息交缠在一起,慢慢又开始升温沸腾起来。
李响隐约感到那滚烫的指尖,轻柔的拂去了自己眼角泪珠。

身前的人轻轻叹息
“唉,说不过就哭,你让我拿你怎么办”
“下次别这样了,好不好?”
“不哭了,我们响”
“乖”

 

李响吸吸鼻子,根本没有给他回话辩驳的机会,又落在了下一记温柔的深吻里。
之后的情事,是腻到骨子里的缠绵。

 

 

“啊、啊!……唔!刘迦!啊……我要到了…快、点…”

“叫我什么?”

“刘…呜迦,啊……!”

“可我想听其它的”

“迦、迦……唔…唔,不行了……给我,……啊”

“叫声老公好不好?我想听”

“唔……啊,…啊”

“李响老师的惩罚也没完成,唔、现在只是想听你喊我一声,也办不到么?”

“啊、你……你这是……呜,……臭流氓!”

 

刘迦挑眉一笑,加重了身下的力度,但就是避开那敏感的一点。

“我就是臭流氓,但我想听你叫我”

“唔……”

“叫啊~”

“啊、啊……嗯”

“叫啊”

“刘…刘迦……啊”

“叫、老、公”
三下重重的顶在了最深的内壁上

“呜!啊!迦!……老唔、公,给我……”
“啊!……!”

 

这一晚的惩罚,终于尝到了一丝甜头
刘迦决定,不那么轻易,就放过这个犯错的小人儿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