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刘云天X霍梅】酒是个好东西

Work Text:

在路晓欧的生日聚会上,霍梅作为一个见证了她一路成长经历曲折与姚远兜兜转转最终还是在一起的好朋友,太过高兴一不小心就喝多了。
聚会结束霍梅一被塞进车后座就立马哼哼唧唧地找刘云天然后往他怀里钻“云天~”
“我在。”
“我好开心啊晓欧和姚大哥终于在一起了。”霍梅抱着刘云天的腰喃喃到。
刘云天抬手揉揉靠在自己胸前的脑袋“嗯,我也为他们高兴。”
霍梅抬起头双手缠上刘云天的脖子“我有你,晓欧有姚大哥,真好。”亲了一下刘云天“我们可以凑齐一桌麻将了。”
刘云天看了一眼正在开车的司机然后按了下按钮将车内挡板调节成非透明,这样一来车后座就变成了完全私密的空间。
霍梅得不到刘云天的回应张嘴就咬了一下他的脖子“我说我们可以打麻将!”
“可是我不会呀,梅梅要教我吗?”
“刘云天你怎么这么笨”霍梅敲了一下刘云天的脑袋“你这里面都装的什么?”
刘云天牵过她的手吻了吻“装的都是你。”另只手去摸她因为酒精而通红的脸。
当刘云天的手划到霍梅唇边时,她恶作剧一般将他的手咬进嘴里,刘云天看着调皮的她也想逗逗她,故意用手指在她口腔内乱搅一通,车内的温度升高,她的脸更红了。
酒的后劲在这时也上来了,霍梅迷迷糊糊地拉开刘云天的手去亲他的唇,边亲边脱外套“热~”
刘云天搂着霍梅帮她脱掉大衣,没了厚重的束缚霍梅跨坐在刘云天腿上抱着他的头与他亲吻。刘云天温柔地描着她的唇,她却不像往常那样跟着他的节奏而是急切切地闯入他的口中与他的舌奋力交缠。
两人温热的呼吸纠缠在一起变得滚烫起来,飞驰的车辆裹挟着爱与热冲进寒冷的黑夜里。车内过高的温度遇到冷空气而形成的薄雾附着在车窗上,将窗外的灯光又过滤掉一层。

霍梅的手扯着刘云天的领带,这个骨子里带着绅士作风的男人就算来参加一个非正式朋友间的聚会都要西装革履地出席。一颗一颗的衬衫扣子被霍梅解开,她的手迅速伸进他的衣服内去触碰他的皮肤。
刘云天人到中年面对着依然年轻貌美身材好的霍梅也开始注意起身材管理,好在铁也不是白举的,胸肌腹肌都形成了堪堪,让霍梅摸着觉得手感不错。她捏着刘云天的胸肌“刘总健身挺有成效的。”
刘云天抓着霍梅的手向下移动“我腰腹也练得不错,霍总要试试吗?”
霍梅手撑着刘云天的腹部贴着他的耳朵问“刘总想怎么试?”
“待会儿你就知道了。”刘云天率先将手伸进霍梅的衣服内去解内衣的搭扣。
他第一次跟霍梅做的时候解内衣就花了些时间,后来解多了就变得越来越熟练,经常在家正搂着霍梅看电视就隔着家居服去解她的内衣扣然后进行更深一步的交流。霍梅不止一次愤愤地想,干脆不穿内衣不然刘云天老是动手动脚。转念一想,不对,不穿他更省事了。

刘云天的手刚覆上霍梅胸前的柔软就通过车内的通讯工具听到了前排司机的声音“刘总,车已经停进车库了,我先走了。”
第三人的声音蓦地传来,刘云天一惊手跟着做出反应,手指不小心就夹到了霍梅的乳尖。小声的叫唤传进耳朵他才回神,庆幸当初买这辆隔音隔视线的车是多么明智的选择。
混混沌沌的霍梅才没有多余的思绪去考虑别的,她只知道自己现在需要刘云天。她去亲刘云天的脖子,在上面留下点点痕迹。刘云天由着她亲,一手揽着她一手轻轻揉着她的乳尖想缓解一下她刚才不小心被自己弄到的疼痛感。
被刘云天揉舒服了,霍梅发出满足的叹息抱着他的头继续亲吻。刘云天边吻边去褪霍梅的裤子,她的衣服还穿在身上鞋子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掉在车座下了。刘云天用力向下拉着霍梅的裤子,霍梅很配合地随着他的动作脱掉自己的裤子,然后光着下身继续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刘云天双手捏着霍梅白皙有弹性的臀部,霍梅则搂着刘云天的脖子不停地亲他上下滚动的喉结,还一直去蹭他裤子都遮不住的凸起。
感受到自己的裤子上沾了些液体,刘云天拍拍她的臀说到“想要就自己动手。”
霍梅不动手,只是不停地亲吻不停地蹭他。
“宝贝不能懒,嗯?”刘云天耐心地又提醒一次。
霍梅还是不动手,刘云天无奈又宠溺地看着坐在自己腿上撒娇的人正准备自己动手,霍梅突然直起身子伸手去解他的皮带。
她灵巧的双手解开皮带,拉下拉链,扯下内裤,就看到刘云天胯下的器物跳出来昂着头恶狠狠地盯着她。刘云天托着她的臀,她扶着物件对着花心缓缓向下坐。

这样的姿势不是没有过,但是在车内这种狭小又新鲜的空间里给感官带来的刺激还是更强烈,霍梅咬着刘云天的肩膀将他的分身全部吞咽。今天的它好像生长得格外蓬勃,粗长的柱体仿佛要贯穿她的身体,她咬着他肩上的肉小声地呜咽着。
刘云天伸手去揉两人的交合处,又一下下顺着她的背,不停在她耳边哄着“宝贝忍一下,难受就使劲咬我。”
霍梅这个样子让刘云天心疼坏了,虽然从前没少欺负她,但都是在她能承受的范围之内,今天她格外紧致而他格外兴奋“宝贝还难受吗,那我出去。”刘云天说完就要动手抬起霍梅的身体,霍梅却抱着他的腰缩在他怀里轻轻扭着腰。
没有人比他们更了解彼此的身体,刘云天知道霍梅已经接纳了他,于是他跟着她的节奏轻轻地动。

待霍梅由最初的不适缓过来之后,刘云天的动作让她不满了,她居高临下地看着刘云天“刘总就这点本事?”
听到这话刘云天像被踩了尾巴的猫瞬间炸毛“到时候你别求饶!”

刘云天握着霍梅的腰奋力向上顶,霍梅被撞得只能紧紧攀住他的肩膀,车里回荡着全是霍梅令人脸红心跳的叫声。
刚开始霍梅顾及着是在车里还刻意压着声音,刘云天觉得做快乐事最重要的就是享受,他希望霍梅能够完全释放自己,况且是自家车库又没有别人“梅梅,这车隔音效果很好你放心,别压抑自己。”得到了刘云天的鼓励再加上酒精的催化,今晚的霍梅跟平时非常不同。
霍梅十指插进刘云天的发间“够…嗯…够了…”
刘云天顶着一点磨“刚才是谁质疑我的,嗯?”
霍梅揪着刘云天的头发“我…嗯哈…错了…”
刘云天作恶一般快速抽动几下“以后还敢不敢?”
“呜呜呜…不…啊…不敢了…”
海浪不停冲刷着礁石的声音彷佛就在耳边,霍梅承受着刘云天带来的一波波热浪,刘云天感受到熟悉的韵律知道她快到了,他用力把她按在怀里,滚烫的液体喷涌而出,两人相拥着一起共赴云端。

霍梅软软地趴在刘云天的身上平复,刘云天整理着两人的衣服,然后用大衣把霍梅裹好抱下车直奔家里浴室。
清理完之后霍梅坐在浴缸里伸出双手冲着刘云天“抱~”
刘云天听得心都化了,拿着浴巾包着爱撒娇的宝贝放在床上拥进怀里。
好像抱着她就是把全世界的美好都抱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