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all青志] XXOO

Work Text:

清晨六点半,青志老师家的门被砸响了。
“青志老师快开门!”
“老师快起来!不起床我们就一直敲门!”
赤岩、白尾这两个坏小子一起发动噪音骚扰。

被子里的那一团先是拽来枕头捂住双耳。
但年轻人嗓音杀伤力太大,他卷着被子滚了几圈,又闭着眼皱着眉小声嘟囔了几句。
然后坐起来自暴自弃地揉了揉眼睛,甩开被子,一脸不爽地去给两个罪魁祸首开门。
两个年轻人看着刻意摆出一脸凶相的童颜老师却只觉得收到了可爱的会心一击。

赤岩伸手揉了揉青志老师睡乱的头毛,白尾捏了捏青志的脸蛋。
他们拥着还没睡醒的、气的脸蛋一鼓一鼓的老师进入房门。

青志走到卧室,嗔怒地望向他的学生。
“你们干嘛?”
赤岩和白尾看向他们诱人的小老师:穿着洗的薄薄的白T露出了半个肩膀,只穿了条内裤还大大咧咧敞开腿坐着,染着薄红的脸蛋上还有几道睡痕。

“来找老师玩儿。”
“或者说是来玩儿老师~”
白尾和赤岩一前一后说到。

“哈!?”
趁青志还没反应过来,白尾从身后抱住他,舔舐自家老师白嫩的脖子。
青志的身体太敏感了,仅仅是被舔弄,就腿软地跌坐在学生的腿上,小屁股一下就撞上了学生粗硬的肉棒。
白尾闷哼一声,把手从青志衣服的下摆深入,抚摸他滑腻柔软的身体,揉捏他娇嫩的乳尖。
“啊……不要……不可以……你们这些臭男人……唔……”
赤岩一下吻住青志老师可爱的猫唇,手也不老实地伸向青志的腿间反复揉搓,没一会儿老师就尖叫着射了他一手。他对着青志舔着指尖的白浊。
“老师好色,竟然射在学生身上。”
青志刚想反驳就被白尾掰过头强吻,赤岩开始脱掉老师的衣服,拿起桌子上的护手霜挤了半管涂到穴口做扩张。
“哇,青志的小穴好会吃哦,快看快看,我两只手指都被吃进去了!”
青志色情的样子刺激到白尾,他起身拉开裤链戳进还没来得及合拢的小嘴里。
“唔……”
青志的嘴巴被肉棒顶弄着,少年人没有章法地胡乱深入,被侵入的喉咙抑制不住地痉挛,爽的白尾没一会儿就射了。
来不及吞下的精液从青志嘴角流下,他无力的跪趴在垫子上,后穴又被粗大的肉棒猛然侵入。
“啊……太大了……”
青志被赤岩暴风骤雨般肏干着,青志发出羞人的呻吟声。乳粒被白尾含弄,在他每次被顶入时轻咬,乳房都被玩弄的肿起来了。
“老师的小穴好会喷水,都流到地上了。”
“里面更会呢,一夹一夹的,老师是想吃我的精液吗?”
青志被自己学生放荡的话刺激的潮吹了,赤岩直接射进花穴深处。
“老师真是淫荡,和学生做都会高潮。”
“啊……哈……去了去了……”说着青志前端就喷出白浊。

“轮到我了。”
白尾从背后抱起青志,让他坐在自己腿间,还在高潮余韵中不停张合的小穴直接就把少年人的肉棒径直吞下。青志啊的一声就叫了出来,一旁的赤岩顺势把自己的棒子插到那张小嘴里。青志上下两张小嘴同时被肏干,他眼角发红,生理性的泪水流下了,被干的直打哭嗝。
最后,被射了一肚子精液的青志老师被两名学生夹在中间昏睡过去。

 

青志梦到自己的第一次性事,在赛场上累得奄奄一息的自己被谷内田粗暴地拖进休息室。青志本以为谷内田只是要讽刺自己,要自己放弃棒球。却不想自己被迅速扒光,趴在长椅上,四肢被对手用运动绷带紧紧绑在椅子腿上,整个人呈“火”字型。
他尖叫着想要挣脱,求救的声音却被塞进嘴里的内裤堵住。他羞耻地开始呜咽,眼中含泪委屈可怜。
谷内田却毫不怜惜,脱下裤子就插进青志的后穴。从未被异物侵犯过的小穴干涩紧致,谷内田只插进去一点就无法继续深入了。
青志痛的嗓眼里发出悲鸣,泪水一下子就涌出眼眶,拼命夹紧花穴想要把那东西挤出去。
谷内田被夹的生疼,他用力拍了青志屁股两巴掌,把手探到下面撸动小青志。
田茂青志,一个只专注于学习和棒球的小处男,敏感的刚打几下手枪就射了谷内田一手。
白色前液被涂抹到后穴,透明的肠液在不断的刺激下渐渐分泌出来。
谷内田把穴口玩儿松后就整根没入,大力肏干起来。
刚开始时,青志的后穴热辣疼痛,慢慢的,他觉得自己腰部以下都舒服的软了下来,奇异的快感顺着腰椎一路通向后颈,眼前像是循环播放的电视雪花屏。那是自渎给不了的舒爽。
木质的椅子把青志的膝盖硌的嫣红,乳尖在粗糙的材质上摩擦的可怜地挺立着,口水浸湿了内裤低落到地上。
谷内田捏着青志的后颈粗暴地肏弄着猛烈收缩的浪穴,把滚烫的白浊尽数灌进肉壶。青志早就被肏射出来,前液从椅缝中流到地上,他的小腿还不受控的抽搐着……
青志被解开束缚,嘴里的内裤也被拽出来了,他正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却被拎到窗边,面向窗外按压到玻璃上,乳粒都陷入被压扁的乳肉里。他的左腿被提起挂到敌人的臂弯上,肉棒再次肏进他湿热紧致的小穴,粗长的手指插进他的小嘴,嘴角被扯起玩弄。青志看着窗外的棒球场,他知道自己淫荡的样子只要清理球场的低年级学弟们转过头就一定能看到。
他羞耻极了,小穴收缩的频率都增加了,而这样的后果就是被身后的人更加用力按着肏干。透明的液体从他们交合的地方流出,顺着青志像少女一样白皙纤细的腿流了一地,穴口还有撞击打发的白色泡沫。
他不由自主的开始迎合身后人的肏弄,白浊射到玻璃上,却被谷内田按着头逼迫他舔干净。
再后来他就没了意识,醒来的时候谷内田已经离开了,他的穴口糊着干涸的精液,地上还有一摊尿液,青青紫紫遍布吻痕的身子上被盖着自己被撕的破烂的队服。他艰难地站起身把衣服一件件穿上,靠着门背抱住双膝凄凄惨惨地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