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假想cp】ABO系列 万字车08-09

Work Text:

【08】

没有应承下那一吻,怀中的人猛地把头扭向了另一边。
因为受着疼痛,小臂到手指尖都下意识的狠狠发力蜷缩着想往回抽。但是右手被十指相扣的握着,左手手腕也被一把满抓的压在床单上,收不回来。
李响松开了嘴唇,随着胸口剧烈的起伏压出一两声忍痛的喉音,眉眼禁闭皱的死死的。

刘迦撑起上身把脸凑过去,轻轻靠在李响滚烫的脸边。两个人都忍受着,低喘着相拥。无人开口

因为初次分化与发情,李响的身体体温高的离谱,像是发着高热。
所有裸露出来的肌肤,耳根,脖颈,甚至手指,都烧的红彤彤的。
包裹住自己的地方更不用提,挺入的前几秒简直暖烫的让人舒爽到想发狂。

“腰,难受么?”
“嗬,唔……”
刘迦撑起了一点上身,把压着李响的重量收了些,但是被初次填满的后庭本来就敏感涨疼。李响觉得体内的东西仿佛又更深的顶进来了一点
“你……啊呃,先别…”

身下的小脑袋抵在枕头上左右摇头,后背都躬了起来。刘迦叹了口气俯身在那红透的耳尖轻轻落下一吻
“实在太疼的话,就不做了?”声音轻和温柔
刚刚被松开禁锢的左手立马就狠狠的攥住了枕角,怀里的人小波浪鼓一般摇了几下脑袋。
“……做”

下身是疼,但被填的满当当的甬道内,却也一丝丝传来让人心颤的满足感。
他们两个人,在亲密。在做着只有爱人才能做的甜蜜事情。带着初尝的羞涩与期待,胸口要溢出来的幸福感,快乐,与激动都随着心跳,在脑袋里炸烟花。

李响根本没有察觉自己的信息素突然暴涨的在空气中挥发。甜腻的奶香从四面八方往嗅觉里灌,往自己身体里涌,浑身都燥到了临界点。

一汪酒池终究是沸腾了

“响”
“呃啊!”
刘迦掰过李响的下巴,下身抽出了大半截,又用力的将自己的凶刃,狠狠的撞进爱人的身体里。
在李响惊呼时,唇齿相抵,攻城掠地。

 

刘迦每次只抽出一小段,就往里撞。幅度不大,但每一下都捅到深处。
酸胀的疼痛从最初的穴口,衍生到了被撞击进攻的内部。小腹涨的发疼,又犯起诡异的舒适。

两个人并没有在接吻,只是唇齿用力的相抵,压的嘴唇都开始发痛。
不舍得分开,没办法挣扎,只能默默承受着下身一下下的攻势
两人相贴的鼻息里,均是压不住的喉吟。
唇角磕的过分用力,压出了一丝淡淡的血腥味,掩盖在浓烈的红酒香里,把意识搅浑。

 

有几下的顶入,带来莫名的酥痒,从身后交合处往身上蹿。李响就会压着喉咙溢出一声喘息
omega的身体,分泌出的清液润滑着甬道,让这场初次交合更快的越过疼痛跟不适期。带进诱人的情爱欲网中
刘迦的进入,一次比一次更凶猛,一下比一下更用力。在雪白的臀上拍出小小的臀浪,发出令人耳红心跳的声响。

“啊,唔,哈啊……”
“唔,唔……嗯”
最终还是李响先败下了阵,在剧烈的快感下酥了身子,散了意识,松了挣扎的最后一丝力气。在刘迦的撞击下,一声声的用呻吟喘息来迎合回应。

每一次被填满的刹那,满足的爽意让人疯狂。

 

“舒服么?”
“唔……啊!”
李响轻哼着主动贴上一吻,来表达自己舒服到了极致,却被拽着腰重重的顶撞了一击。火热的顶端撞在了那片敏感带上,涨的人高呼出声,止住了这一吻

“我想听你亲口说”
李响在破碎的快感中睁开眼,对上刘迦笑意的双眸。眉骨上的汗珠随着撞击滴落,挂在睫毛上,这个男人刚刚分明就是故意的,。但是这张脸太好看了,让人心跳加速的好看。让你没办法不原谅他
李响老师是个颜控,超级颜控。

“迦”
“嗯?”
“我想,看着你”
刘迦了然,含笑着撑起身子止了攻势
“那麻烦李响老师,自己抬个旁腿”

李响的脸唰的红了,眼神娇怨的回身一瞪。刘迦的手已经探下去握着李响的小腿肚,往上轻轻松松一掰拉到肩膀旁。膝盖跪床轻轻一带,把人翻转过身,压在身下。
那硕大的火热在自己体内重重的碾了一圈

“我艹……你!”
“是我, 在操你”温柔湿热的嗓音呼在耳边,说完这句撩人的流氓话,就咬在耳垂上。左腿还被高高架起摁在肩前,身下那因为变换体位而抽出了一半的凶器,又猛的撞了进来。

 

“啊……”
“呼……”
两人均是满足的一叹

 

“你……啊,……你,还…唔,笑”
“臭……呜,流氓”

“呼,是李响老师”
“太诱人,了”
“我想到李响老师刚刚说,喜欢我”
“就忍不住笑,怎么办”
刘迦握着李响一只手轻轻放在自己脸边,眼神里都是深情跟宠溺的笑意。瞳孔里倒映出的人面色潮红的陷在雪白的枕头里。一双清亮的大眼睛此时因为猛烈的快感而雾气朦胧的半阖着。被吻的通红的唇微微张着,在自己的顶撞下,发出一声声受不住的美妙呻吟

 

这样的场景,激的人气血翻涌。

光是这样还不够
想侵犯他
占有他
撕碎他
蹂躏他
操哭他
看他在自己身下承欢
看他放下骄傲对自己求饶
看他离了自己就欲求不满的样子
让他离了自己就不行
让他只属于自己

 

一条腿被架在身前,这个姿势李响觉得自己的下身也仿佛被扯出了弧度。原本就堪堪容纳下巨物的入口,又被挤压的增加了些酸涩。
这个角度,柱身上的经络与沟壑,每一次刮过穴口,都感受的一清二楚,连那巨物的长度似乎也能感知出来。
耻毛相蹭下还带出了一些痒意,很快被凶猛的撞击带走。

“呜!”
身上的衣物被撩到了锁骨处,胸口那平时从没关注过的一点,落在身上人的齿间。
“疼!啊…刘迦!”
等自己喊出声来,那牙齿才松开,转为火热的舔舐
另一股让人肌肉酸软的难受感觉,从胸口那一点,直接涌上砰砰乱跳的心脏。李响在呻吟中闷闷的哼了一声

“你这儿,硬了。” “这边还没有”

“呜!……嘶 …疼,啊”
“你,干嘛……!”
“你……属狗,啊!”

这边被轻咬的尖锐感还没有消下去,另一边,那没有完全挺立的茱萸,就被温热的嘴唇含住。下一秒被牙齿叼住着往外生拽了一下,舌尖卷上,用力的往回吮吸。又痛又痒。
而转移自己注意力的,不是身上人放过继续折磨自己那胸口
而是身下突然开始大开大合的操势

 

“啊……啊! 哈。”
“啊,…刘迦!……呜,别咬……”
“唔……唔,慢……啊点”

 

回应他的,是刘迦伸手,把另一条腿也拉了上来。
自己的腰下本来垫了一个高枕,这样一抬,臀部就被架离了床面。
所有的受力点都集中在了一处,自己的身体随着身上人凶猛的操弄,开始晃动,跨间的小东西也被迫的甩动着,砸在自己腹间。两条长腿在空中无措的悬着,大张着。
淫荡的姿势,让羞耻感又一下子涌了上来。李响涨红了脸,索性闭上眼睛不再看。只用着不再抑制的呻吟颤抖着回应。

这样原始的性爱姿态,交合的又深,又激烈。
真正的全根吃下,整根没入。甬道内的层层软肉扛着凶器的进攻,兴奋的吞吐,将那硕大包裹在温柔乡里温暖都吮吸。囊袋击打在翘白的臀上,发出啪啪的交合声。

“你下面,出水了”
像是为了证实这句话,那巨物进出的幅度更大,几乎是整根抽出又整根没入。砸在湿软的入口,那声音更响亮了,听得人面红耳赤。李响被撞的有些失神,听到这动静羞的死咬下唇,整个人都绷住了。

“嘶……响儿”
“你,太紧了,放松点”

嘴上这么说,身下的动静却并没有放慢,顶着紧致收缩起的入口猛干,想把身下粉嫩的花朵肏熟,肏烂。
李响急忙深呼吸放松,毕竟这样咬紧,疼的也是自己。

刘迦在那茱萸旁啃出一串暗红斑驳才松口抬起头,他舍不得脱下的那件情侣装团挂在胸上,李响的手无助的抓着枕头,闭着眼睛,涨红的小脸,即使都汗湿脱妆,也好看极了。
“别咬着”
“我喜欢听你出声”

舌尖撬开紧闭的牙关,那呻吟就再也封不住了

“…嗬…啊……”
“啊……唔,…啊……啊哈”
“啊哈……刘迦,呜……刘迦”

“响儿,响儿……”

“呜!呃啊……刘……迦!唔…”
“别抓这,抱住我”刘迦搂着李响都大腿,往自己腰上带,另一条腿立即也盘了上来。

李响双手攀着刘迦的脖子,感觉自己像风暴里的一根浮木。被一波波的巨浪拍打的随时都快沉下去。他不知道怎样迎合,只能生生的受着,喊着,宣泄那灭顶的快意。
酸胀无力,快感都积压在身下,像被蒸汽灌满的水壶,敲着警告的临界警钟,却没有人拔开那堵住的塞口。

 

“啊!!啊啊!”
刘迦拖着李响的后背把人拽坐到自己身上,身下的抽插却一刻也不停,满满当当的全都塞进那诱人的花穴里。

“呜!太深了…!啊!刘迦……迦,我不行”
“我……呜,啊!我不……啊,行”

李响的腰随着身下的顶弄,自己也控制着起起落落,嘴上胡乱的喊叫着,跨间翘臀却扭动的欢快。

刘迦的双手摸着背部光滑的肌肉,将每一处羊脂玉般的皮肤都揉捏个遍,埋头在人的颈窝深深的嗅着那甜腻的奶香。
李响用力的攀附着刘迦的身体,使劲的搂着,伴随着顶弄,把自己的前端一下下往刘迦的身上戳蹭,急切的想要发泄
刘迦的手滑到李响的腰间,握住那窄腰,慢慢往后摁下去

“……啊…!呜…”
刘迦微翘的前端顶在了那敏感带上,身上坐着的小人身体剧烈的颤抖,呻吟都压出了哭腔
“疼?”
“嗯……唔!…”

李响刚摇头,腰上的手压着自己又往后一摁,那浑圆的头部又压在了要命的地方。这下,生理反应带来的浑身颤抖再也止不住。
短暂的涨疼后,太爽了。爽到身上的汗毛都一根根立起。

刘迦不再进出撞弄,两个人的下身咬合在一起。刘迦握着李响的腰,控制他的跨,在自己硬挺的硕大上前后摇动。
每一下挪动都能顶在那处,深的骇人,好像腹部都被顶出肉刃的形状。
明明动作很慢幅度很小,但是那滔天的快感让李响哑着嗓子一声声高喊吟声。

爽意顶满胸口,无处宣泄。被抓着往后压,小响儿硬挺挺的立在中间,前端委屈的吐出一丝丝清澈的液体。它已经很久没有被照顾到了,刚蹭了没两下就被拽开,涨的难受。浑身的劲都被那酸软的难受抽走了

“呜……刘迦,啊,我……呃难受”
“好难受……”
憋了好几个大喘气,才终于憋喊出这一句,可刘迦并没有理自己,他在下一次把自己用力往后摁的时候,往上顶了一下跨

“啊!”
“是这儿了”
“……”

在那深处的内壁上,触到了那肉缝,那是只有omega拥有的,生殖腔。身为小鬼,独有的生殖腔。
普通的omega当然也能够孕育,但是他们只需要正常的交合,然后让蝌蚪们自己去完成赛跑就可以了。
而小鬼不同,他们有独特的生殖腔口,只有破开那处,在那里交合,才能彻底成结。并且完成受孕
从此这个小鬼,只对与他成结之人的信息素有反应,只能依赖上这一个人。

“响儿”
刘迦的眼神暗了暗,面前的人沉浸在欲望里抬头时的一双眼睛已经不负清明。
“你想有一个,属于我们的孩子么”
孩子?李响想摇头,又想点头。他在浓烈的红酒味栗像是熏醉了,昏昏沉沉,抓心挠肝的难受

“迦……”
“要……唔,难受”
李响无力的挡下一只手,颤颤的抓住刘迦的手腕,往自己前端上送。
前端被握住的那一刻,极度舒适的喘了口气
“别……停,要……唔”

“好”
前端只被套弄了两下,那只手就又放回了自己的腰际。李响撅着嘴还没有开始不满的哼唧,就感觉深处一个地方被顶开,体内深处的疼痛让他猛的一颤,身体往上一弹想逃开,却被人搂着腰又重重的坐下。硕大的肉刃又一次挺进身体里,顶开那处,

“响儿……稍微忍一下”
“啊!!!……好疼…啊”

李响不会控制那处,他也不知道如何放松。他只知道被破开的地方疼极了。虽然被顶到深处有一些爽利的快感,但是痛感实在是太强了。疼的他想逃,想退缩。却被人牢牢的钉在那肉刃上,被身下的人一下下顶开。

“呜……刘迦,啊!……呜,迦”
“啊……迦,疼……我受不住了”
“我受……啊,不住”
“疼……死了”
身下的进攻越来越快,李响的哭腔跟刘迦沉沉的闷哼都越来越大声。
生殖腔口被彻底顶开,前端没入到生殖腔内,那里流出的液体浇在刘迦的顶部。刘迦咬着牙把胡乱挣扎挠着自己后背的李响压回了床上,加速最后的冲刺

“响儿……响儿,……”
“啊……!迦……呜,啊”
““响儿……响儿,我爱你”

“啊!!!!”
“啊……”

双鬼成结。
生殖口被撑开堵上,烫热的精液被一股股射入生殖腔内。
李响高声的喊叫出来,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落,手指在刘迦的后背上抓出血痕。
刘迦紧紧的抱住怀里的李响,感受着初次成结的快感

“里面……好涨”不知道两人相拥的喘息过了多久,身下的人吸了吸鼻子,软乎乎的开口。浓浓的鼻音里还是没消退的哭腔,与疲惫。
“你能不能……出去一下,我疼”
体内被前所未有的感觉填满,塞的涨疼。李响眨巴眨巴眼睛,眼泪又落下来了

“现在…还出不来,宝贝”
身上压着自己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沙哑,埋在胸前,给自己留了一片银光闪闪的发顶,也不抬头看自己。李响更委屈了,伸手推刘迦的肩
“你出来………呜!啊!”
话音被身下重重的一顶打断,被撑满的口子又往前狠狠压进了一下,李响大喘出声

“说了,等会”
那声音不知为什么听起来,威慑又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