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DV】夹在我和我老哥们中间的惨烈修罗场-04(完结)

Work Text:

Dante小时候很爱粘着他,追着他玩剑,他不耐烦,跑了,dante找不到他,就自己垂头丧气地走到镜子跟前儿,看镜子里那张跟vergil几乎一毛一样的脸。其实那时候vergil只是藏了起来,他也在暗中看着dante的反应,甚至专注得没再看手里那本书。他看见他老弟对着镜子撅起嘴,很是不屑地竖了个中指,利索地来了一句,花Q,vergil,我才不在乎呢!
Vergil差点没把书扯吧了。
Dante意犹未尽,也不知跟谁学的,一点也不礼貌一点也不优雅,反倒是小混混似的,跟镜子里的自己指鼻子骂眼睛的,他神气地鼻孔看镜,说,你算啥啊,vergil?从来不陪我玩,只会自己跟自己玩,有意思吗,啊?兄弟是用来干嘛的,是为了摆着好看的吗?
Vergil气得发抖,他几乎要冲出去跟老弟拼个你死我活,但他硬是忍住了,他要继续听听这小混球还能说出个什么来。
Dante气鼓鼓地宣称,我干什么要为你难过啊,我闲的,吃饱了撑的,你不陪我玩就不玩,我不稀罕。
然后vergil就听见了小小的抽泣声,很小很小,dante从来不让别人看见他哭,而这点蚊子般的声音被寂静的、空荡荡的房间无限放大,vergil听得一清二楚。他也能看见dante那个颓废的背影,小小的dante肩膀一抽一抽,镜子里dante的眼泪一颗颗往下掉,搞得vergil心烦意乱,这书是怎么也看不进去了。
他正要从藏身处走出去,又听见dante小声嘟囔了一句,你在哪啊,vergil。
这小声音又委屈又不甘心,vergil僵硬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最后他还是没出去,他看着dante委委屈屈拿起两把剑,坐在原地,自己跟自己玩儿,没过一会儿就开心了,dante把左手当vergil,右手当成自己,两把剑噼噼啪啪来回敲打,倒是挺会自娱自乐。
原来dante没有他也能开开心心的,vergil想。
他就很愤怒。
他想要dante这辈子都绝了这个念头,无论如何他都要霸占dante的生命,霸占他的喜怒,霸占他的孤独。

——“当然,你是不会让他知道的 。”中年的自己理性而冷静地告诉他。

Vergil踏入魔界把他拎了出来,当时他们打过一次,只一次vergil就明白,现在的自己还远不能打得过以后的自己,抛瓦根本不够,也不晓得这个中年男人获得了怎样的抛瓦,但抛瓦是绝对的,打不过就是打不过,他只能被拎走。
那时中年的Vergil就告诉他,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而你对dante的这点念头,不会让他知道。
他冷笑着反问,怎么,多年后的我傻了吗,你被Dante洗脑了?
Vergil说,抛瓦不能代表一切,而我选择了家人。
他是彻底傻了,vergil这么想。

 

他把dante从Vergil手里抢了过来,魔化的dante神志不清,只能对他发出野兽的呼噜声,他浑不在意,只一口咬下去,dante的魔人脸硬得很,差点被把他门牙崩了。Vergil一直在他们身边保持张开腿的姿势,也不阻拦,也不插话,甚至挺愉悦的,就是看戏。
——“我跟我弟弟坐在一起,甚至不知道怎么开口。”vergil想起这男人曾对自己说过的话。他说,那时的Dante只会坐在那看杂志,顶多只会看看他,笑一笑,再也不会像小时候那样对他撒娇,对他随便挑衅,他们中间隔了许多岁月,有些东西再也没法儿回来了。
魔人dante看着自己沾了血的爪子,呜了一声,想把它藏起来不让vergil看见,他却一把抓住那爪子,让dante划破了他的衣服,撕裂了紧身衣。富有弹性的衣服一破,露出了里面紧绷的皮肤,上头是刚刚被dante划开的口子,vergil特意没让伤口愈合,他把dante按在了伤口上,冷酷地让他舔干净。Dante听话地用那条湿漉漉的魔人舌头碰他的伤口,vergil咬牙憋住一声呻吟,他低头一看,dante在舔他的血,这情景外人看来极其恐怖,他却觉得赏心悦目,甚至下体都硬了,硬鼓鼓的裤裆顶着dante约莫是锁骨的位置,他惦记弟弟的那根东西,不能被Vergil抢走,dante是他的,所有的一切,身体、感情、灵魂,都是他的,他是自己的半身。
只有自己能决定他的死活。
他们太过投入,没有注意到身后Vergil极快的动作。
刀光闪过,vergil被阎魔刀捅了肩膀,恶魔的血喷涌而出,洒在dante头上,dante茫然地抬头一看,被vergil的血糊了一眼,那血钻进了dante的嘴里,他几乎浑身都开始冒热气,dante痛苦地抱住了头,离了两个老哥在地上打滚,Vergil没拔出刀,甚至抱起双臂一脚踩上了阎魔刀的刀柄,让刀身又往vergil肩头多戳进去了点,血流得更多了。
他笑着说,得到了dante,不想杀我了?
vergil握住了阎魔刀的刀刃,手被切出了口子,他看了一眼dante,那小子已经停了挣扎,也脱去了恶魔的模样,此时歇菜了一般静静地躺在原地一动不动,他知道,正如Vergil所说,同样的血脉让dante的恶魔之力稳定下来了。
在魔界时Vergil就告诉过他这事儿,那天在dante的事务所,dante恶魔之力暴走,也是Vergil划伤了自己,喂血给了dante,让他亲眼看见了效果。那时的他本来一门心思要杀了未来的自己,一山不容二虎,结果看见眼前这场景,一股难以言喻的酸劲儿拧巴着心,这家伙的血进了dante的身体,他想,要不先给他来个天地无极幻影剑大阵再杀了他算了。
对方跟他想一块儿去了,Vergil站起来,稳稳摆开架势,对他说,dante只能是一个人的。
……
这时,dante醒了,他爬起来就看见两个老哥剑拔弩张的紧张样,自己踉跄着走过去,站在vergil身前。
“别这样,Vergil,别杀了他。”
“马上就结束了。”
“他是我哥!”
“你是我弟弟,dante。”Vergil依旧踩着刀柄,小腿肉眼可见地动了动肌肉,显然在暗暗使劲,vergil呻吟一声,dante慌忙用手堵着他的伤口。
“未来的我还在等你回去呢!”情急之下他大喊,他隐约感觉,未来的自己确实在等。
“哼,未来的你甚至不会对他满嘴跑火车了。”vergil不怕死地挑衅道,dante一个头两个大。但这句话确实对Vergil产生了作用,他沉默了,看着dante,从他的脸上看到了未来自己那个弟弟眉眼间没褪去的一点痕迹。
你终于也会寂寞了啊,然后就回来找年轻的弟弟了?
他仿佛听见对面的vergil冷笑着逼问他。
自己逃不过自己,他没法对自己说谎,就像vergil没法对他隐瞒内心一样。
Vergil重新看向了dante:“未来的你还会对我说心里话吗?”
“……”
“也许你不知道,我们经历了很多战斗,很多厮杀,到了最后,似乎也不用再多说什么,但如果我想听你说呢?”
对这没头没尾的问题,dante认真想了想,他不知道未来的自己脑子里到底会想什么,只有一点,他现在就能确认。
“我永远没法儿拒绝你,Vergil。”dante看着他,“如果你告诉我,我会对你无话不说。”
不知是不是错觉,两个老哥同时安静了。
Vergil垂下眼:“你真像妈妈。”
是你比较像吧?dante偷偷想,他一直这么想。

我们看着Vergil离开了。
他的到来和离开都像一场梦,一阵风,只开了个传送门,踏进去,他就回去了。
他走之前回头看了看我,让我注意控制自己的恶魔之力,必要时喝点vergil的血,当然,如果我能抓到vergil。
我老哥马上就不乐意了,他没看未来的自己,抱起双臂冷冷地一哼。
Vergil背对着我微微点头,那意思应该是,不用担心……吧?
“Vergil!”我最后对他喊道,“替我跟未来的我问个好,告诉他,你很想哥哥!”
我身边的vergil喷了,我一看他,他绷着个脸,掩饰似地捂着嘴,我叹着气,其实这话我本来不想说的。
Vergil最后看了我一眼,那好看的、淡色的眼睛里藏着一点点笑。
他一点头,对我说,谢谢。

我们看着传送门关上,一切又重归正轨,仿佛他从来没出现过。

 

Bye,Vergil
我们未来再见。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