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不想结婚的男人

Work Text:

洪材熙下意识拿起第十一杯香槟,被旁边穿着喜气洋洋、微露怒意的爹一把夺下。
“你老杵这里喝酒干什么?快去招呼人啊!”
新郎在现场喝闷酒、苦瓜脸,另一边的娘家人脸都绿了。
洪材熙哞了一声,挪步离开香槟塔,接着躲进厕所沉思。

结婚的人不应该是我。
首号联姻对象是他哥,某天趁着家庭聚会带了个健壮男性回来,高调宣布自己是基佬,还跟恋人在众人面前整了个卷舌深吻。
老父亲的拖鞋终究追不上“没良心的狗崽子”,跟集团小姐结婚的重任转移到洪材熙头上。
我也是搞男人的。洪材熙想说。
但老洪头那奥西里斯天空龙样的癫狂状态让他住了嘴。
都赖他哥把后路都堵死了。

洪材熙又在叹气。
他很难喝醉,这十来杯香槟除了让他憋尿找机会躲厕所,丝毫不能驱除他的忧愁。
外面一阵起哄声上涌,接着是新娘忙不迭在解释什么。他想起新娘今天的模样,确实很美。只是和他隔着无法逾越的屏障。
他实在不明白新娘究竟看上他哪一点。那天他从晋州刚回釜山,接到老爹来电说去某餐厅“坐坐”。
我才不喜欢他呢。他由衷希望听到这句话。

约摸17岁那会儿,有个肤质粉白男孩在告白前夕和朴俊煐吵嚷,拉扯到和洪材熙过于粘乎的问题。朴俊煐的锅盖头一扬,嘴快了。
“我才不会喜欢他呢。”
第二天男孩和洪材熙表白,没有立即收到拒绝。洪材熙认为,对于他人的爱,应先好好收下,至于给不给回应,那是另一码事。
放学就得到拔了气芯的瘪自行车。

隔日绕到体育馆更衣室捉住朴俊煐胡乱吻他。瘦弱的身体紧贴在怀里,下面的硬度越来越明晰。两个人细细摩擦。洪材熙把他转个身,挤在橱门上,褪下运动裤,一边抚摸释放他的前处,一边在他腿间做文章。内侧绵软的夹着洪材熙的热度,有节奏地前后挤动。

“我才不喜欢他。”前辈兵役归来,大家挤在烤肉店里拼酒,有人讲碰见你俩单独行动的次数一只手就数的清,不如早点公开请大家喝喜酒吧。朴俊煐双眼撇着天花板,桌底下却撒了拖鞋,脚尖在对面人的裆部轻轻磨蹭,偶尔加力摁几下。
洪材熙若无其事地只手抓着他的脚踝,防止认错人蹬到别个要害,引起奇怪的恐慌。

调情时从来不正面表露心意,媾合时只顾互相啃咬较劲。洪材熙习惯性摸摸背部,抓伤已经痊愈了,他白皙的皮肤上什么都不剩,不似朴俊煐的疤痕体质,只能用“蚊子咬的”“不小心挠的”等理由无数次应对他人对他脖颈间痕迹的疑惑。
朴俊煐喜欢突发在不合适的时候紧紧夹他,他倒吸一口气,摁着边喘气边坏笑的人狠狠回击。
太过迷恋争斗,竟忘了用爱安抚情人。
结果就是坦白障碍,就连结婚一事也只告知了一半,另一半私奔计划也在对方的愤怒攻击和落跑里泡汤了。
那兔崽子怎么能打出一记漂亮的直拳呢,幸好戴着眼镜能遮一遮。

外面司仪正在对谁大喊:“新来的那个,马上播放视频,新郎,新郎人呢??”
洪材熙又被找到拖了出来。

在温暖的婚礼进行曲里,新人并排晾在台上,一旁的大屏幕缓缓浮出影像。
是个女人,软着身子倚着枕头,轻声细语在说什么,无声。
常逛P字母开头网站的朋友可能知道这娘们是谁,但很可惜,现场的熟知观众寥寥无几。
尔后视频变换了个角度。
这个角度,应该位于床后斜端,完美避开偷录肇事者。依旧无声,洪材熙弓坐在椅子上玩手机,抬头看看前方,笑着说了几句什么。
“你想要我操你吗。”洪材熙的记忆不算太烂。接着就开始脱裤子。
稍微清醒的人可能会意识到这是个剪接视频,但这一切在“洪材熙对谁脱裤子”的前提下显得极其微渺。
场面乱作一团,洪材熙在自己解开裤扣的镜头下迅速蹿离人群,向大门奔去。旁边哭的、要揍他的扭曲脸庞被拼命甩在脑后。
安全逃生楼梯道口有个小子扔掉服务生制服,挑挑眉向他招手。
“狗崽子,看我怎么揍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