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白馬

Work Text:

0

兰斯洛特用叉子整理着盘子上的蟹肉碎,偶尔送一些到嘴里。高空中的餐厅像一间温室,是以前薇薇安喜欢光顾的地方之一。他被温暖的绿色包围着,从巨大的玻璃窗里看着阳光洒向灰暗的城市。

昨晚下雪了,雪在离他很远很远的街道上堆积,高文也许回来找他,也许不会。他英俊、焦虑、缺乏耐性。但他没有更好的事情可以做。

也许高文一觉醒来决定追回那个甩过他三次的旧女友,也许正在打电话叫她把自己的东西从公寓里搬走,也许他压根没有醒。

接着他喝了一口手边半温的水,表情重新回归严肃。蕨类植物的叶子从花盆垂在桌子上。桌布上散落的沙土和小石子,像极了胡椒和海盐粒。

 

-1

他拾起梳妆台上林立的口红,像铅笔一样拿在手里。高文笑着抓他的手腕,叫他别动别人的东西。兰斯洛特骑在高文的腰上,对他摇头,用力到长发都甩到一侧。他用空着的手摁住高文的肩膀,将他固定在床上,手指伸进高文温热的衣领。然后他弓下身子,在裸露的肌肤上画出曲线,红色丝带似的缠绕在高文的脖子。

当他们的头慢慢靠近,兰斯洛特深色的长发落在高文耳边。高文试着抬起手,想把兰斯洛特的头发放到他耳后去,却被制裁似控制住。

他意识到每个动作的背后都是胜负对决。兰斯洛特一边啃咬他手掌根处,一边翻动无辜的眼睛。

他们前半夜说得太多,高文问他的话他都不再应答,干燥的舌头只用来监测脉搏起伏。然后他把眼睛合上,舔着高文手上干燥的细纹,鼻腔里充满遐想的麝香和皮革味,让他想不起这间房曾有女人住过。

高文用指腹托着他的脸,拇指抚摸他的嘴唇,对他说:“你会得真多。”

兰斯洛特的动作忽然停下,扣住高文的五根手指,从上方在他高挺的鼻梁落下一个吻。年轻的嘴唇柔软轻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