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NetWork

Chapter Text

夜色深浓,雨雾朦胧中,楼顶搭着五彩斑斓的布料的废旧土棚下响起一连串急促的敲门声。睡眼惺忪的主人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从床上爬起来,摸黑去开门。来人全身罩在斗篷中,因为光线缺失挡住大半边脸色。
“你他妈是哪个白……哦,嘿,Peter。”
他们眼神相交汇了一瞬。男人自觉移开半边身子让外面的人进去,探出头朝外左右探看,确定四下无人后才关门。
“要来一根吗?”主人点亮桌上的烛台,将卷烟沾在火上。
“不用。”Peter目光停留一瞬,摆手,“我来拿我的东西。”
主人感到自讨没趣,“你可来得比约定时间早了不是一点。”
“情况有变。”Peter将沾了细雨的外套丢在沙发上,抹掉额头水珠,“仅此而已。”
“那可麻烦了。”主人坐上椅凳,吸口气,仰头朝空中悠悠吐出一个绵长的烟圈,“我还没办好。”
“和我讨价还价不划算。”Peter语气平淡,“Luka。”
机括咔嚓响动,黑洞洞的枪口同一时间对准了彼此。细风钻进墙缝,焰光在Peter脸颊上跳动。Luka刚才仍迷蒙的眼睛顷刻间清明,瞳孔深处的烛火明明灭灭。
“开个玩笑,别生气。”
最终Luka嗤地一笑,放下手枪,叼着烟卷进里屋去了。

“在这里。”
他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牛皮纸袋。
“你要的都在里面了:机票,房卡……”Luka一张张抽出来。“不可思议,你给我的身份证明竟然是有效的。”
他坐到Peter旁边,手托着下巴。“我不明白,”他说,“别的通缉犯都恨不得把自己埋起来永远不见人,你却要大张旗鼓去东区旅游?”
“不要问太多。”Peter专注于检查资料真假,“我也没有问过你的钱都去哪里了。”
“你太刻薄了。”Luka耸肩,“为了替你跑这趟我不知亏了多少生意。商人的时间是很宝贵的,Peter。你得补偿我。”
Peter将文件握在手里:“你还想要多少钱?”
Luka从声音中听出相当的不耐烦。他爱死了这样,几句话挑起对方的怒气,却又因有求于他而不得不暂时隐忍。如同笼子里张牙舞爪的猛兽,每每将要扑到他面前,就被铁链强行拽回去。至于是否会有人哪天忍不住掏出枪爆了他的头,不在他考虑范围之内。
“钱?你知道我不缺钱。”他一直挂在脸上的笑容稍稍扭曲,“我垄断了整个地下城的大麻交易,他们互相厮杀打得头破血流,只为跪在我脚下求我一点施舍。”他知道Peter听过见过很多次那些人如何疯狂,也知道他如何处理那些身无分文又找上门来的麻烦。
“相较于那些要多少有多少的钞票,我更愿意……”他捏着纸袋的尖角,用另一头轻轻划过Peter脸颊,“收点其他东西。”
粘稠的空气流动,墙漆上溢出水珠,男人揶揄的眼神缓缓游过脊背缠上四肢。细长的手指不知何时攀上腰腹,从背后滑到前面。勾住裤沿,若有若无地向下试探。见对方没有其他动作,Luka有些兴奋,呼吸急促,瞳孔收缩,仿佛指尖真生出鳞甲成了盘旋的蝰蛇。
“每次都用这套,你还没玩够?”Peter直接夺过文件袋往他脸上一拍。
力度不重,但警告意味足够。Luka收回手,舔舔上唇,“你兴奋了。”
“没门。”对方没有否认,只是再次重申。
“为什么?你已经很久没和人做过了。”他假意做出大失所望的样子,“是我之前伺候你不够周到?”
“别做梦了。”Peter被他的演技恶心到,“从喷我一脸大麻烟开始你就已经永久进黑名单。”
他又旧事重提。“那是意外。”Luka咂嘴,“谁知道你发着烧都能闻出来。”
那时他正从一场迷幻盛宴中回来,推开房门就见床上的人脸色通红缩在被子里说胡话,仿佛被麻醉枪击中的猎豹任人摆布。然而他刚兴奋地冲上去揪着对方头发接吻时,后脑勺突然遭到狠狠一记重击,随之倒地晕了过去。
Peter显然不喜欢他无所谓的态度,“规矩就是规矩。你要卖多少毒品我不管,别带到我床上。”
“可惜了。要知道,你是少部分让我体验不错的人。”Luka遗憾地叹息,“但你说得对,规矩就是规矩。我也不喜欢违反规矩的人。所以你得告诉我,”
他十指相交握揉搓,饶有趣味地打量Peter。“我的王国为什么多了个履历清白的住客?”
“之前谈好的会打给你。”
Peter起身拿上外套就走。Luka没有拦他,直等人走到门前才淡淡开口。
“奉劝你不要总想着逃跑。”他话语冰冷,全无刚才缠绵的温柔,“不然你很难再见到那位小朋友。”
“你监视我。”Peter回头,眼里是滔天的怒火。
“只是我的眼睛比较多。”Luka好以整暇地向后陷在靠垫里,视线在男人身上暧昧地打量,“看起来也不像能满足你的样子。”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啰嗦?”Peter冷笑,“我让谁住和你无关。”
“的确。”Luka将烟在玻璃缸里摁灭,“但地下城是一滩肮脏的泥坑,而他太清白。”
他们无声对峙。

Luka并没有多爱地下城——他甚至都没在那里住过。只是地下城是为他提供第一桶金的奶牛。从小心翼翼地在派对上往人手里塞小药丸开始,他便知道如何让力量不断延伸分裂生出枝节。生意越做越大,逃亡者越来越多,到最后这里成为暴徒们的天堂,他发现自己已经是大树根部。混乱,肮脏,秩序与法律渺若尘土。警察对此束手无策,因为狡兔也有三窟,而地下城内部复杂得如同蚂蚁的巢穴,通道纵横交错,一个不慎便葬送了性命。
Luka放人住进地下城的标准只有一条。越罪大恶极,越十恶不赦,他便越是乐见其成。所有人都是罪恶的化身,无人幸免。若不想自投罗网,最好选择同流合污。就像当初Peter来找他时他一度疑心这身板更像警察派来的间谍,直到对方告诉Luka那场让他也损失不小的浩劫正是出自自己之手。
“你还知道些什么?”他当时不无震惊地问对方。
“全部。”

“你想怎样?”最终是Peter先打破沉默。
Luka嘴角微动,他知道对方会妥协。
“要么把他赶出去,要么给我他是同类的证据。”
他不是变态杀人魔。只要证明对地下城没有威胁,那小子是什么人他没兴趣。
Peter皱了下眉头,“给我点时间。”
“没问题。”Luka点头,“但最好尽快。”
他轻轻抹了下脖子。
男人眼神又冷了几分,不再回答,转身离开。
“哦对了。”
直到对方走出些距离,他才朝着远方唤道。
“如果你愿意做点什么,我也可以当做没看见。”
背影脚步未停,消失在道路尽头的雨雾中。
Luka啧的一声,摇摇头,关上门回房间继续他遭殃的睡眠。
“真没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