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洛羿和温小辉的26字母(八)(九)

Work Text:

【Nest,筑巢】

 

最近温小辉迷上了一样新事物,室内设计。

起因是洛羿认为化妆和美术有共通之处,他建议温小辉,如果闲得无聊或者想精进技术的话,可以去学学美术基础。

温小辉听了,然后迅速地从素描越了多级跳,跳到了室内设计。

洛羿表示,不愧是他的小辉哥,这个思维变换能力不是一般人能及的,超级可爱,无比聪明,绝对支持。

然后专门买了一栋新的毛坯别墅给温小辉做试验品。

“老公老公,你觉得这幅画挂哪个位置好啊?”温小辉指挥洛羿给他搬了一车皮的装饰画,都是从各种美术展上搜罗来的,堆在毛坯房里。

现在他手上这幅,是一片夕阳下的海岸。

“挂左边怎么样?”洛羿打量四周,思索片刻,“这间屋子的地理位置,每天傍晚正好有夕阳晒进落地窗,你挂左边,挺衬景色的。”

“我老公真聪明!”温小辉对洛羿发射几个爱心啵啵,然后踏着欢快的小碎步,屁颠屁颠跑过去把画挂在墙上。

 

“洗碗机挑什么颜色?”家中书房,温小辉躺在洛羿腿上,刷刷地浏览购物网站。

洛羿正为他轻柔地按摩头部,听见他问便看了一眼屏幕,“我都可以,你喜欢就好。”

“我想要你喜欢的嘛。”

“那要第二排宝蓝色那个吧。”

“ok!我刷你的卡,当然要你喜欢啊,嘿嘿嘿。”温小辉买好洗碗机,转过头来,埋在洛羿结实的小腹上疯狂蹭蹭。

洛羿禁不住温小辉这样挑逗,干脆把他整个抱起来,按到怀里接了个长长的吻。

几个月以后,毛坯房终于装修成了一个像模像样的别墅,温小辉亲自开车,把洛羿载到了新房门口。

洛羿眼睛上被温小辉蒙了一块丝巾,温小辉牵着他,一步步走上前。

“有台阶,抬脚,对对,小心啊。”温小辉小心翼翼地,生怕洛羿摔跤。

“小辉哥,可要牵好我了。”即便蒙住那双美到惊心动魄的眼睛,洛羿的笑容也没有折损半分,温小辉不管看多少次都会感到目眩。

他们走进花园,穿过长廊,推开房门,温小辉松开洛羿的手,摘下蒙眼丝巾,紧接着,他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了两罐彩带喷瓶,从洛羿背后伸出手,猛喷一气,“surprise!”

洛羿从无数绚丽彩带中看到,他面前客厅的墙壁上挂着一条横幅,“我们的家”。

“喜欢吗?”温小辉双眼亮晶晶地看着他,“这是我和你,我们两人真正的家,从墙纸到地板,从床帘到橱柜,每个地方都是我们一起设计的!”

洛羿突然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紧紧抱住了温小辉。

温小辉也紧紧回抱住他,“那个,我知道,我们房子好像是有点多,我这样有点浪费哦……可是这是我们自己设计的家,有特殊意义,你说对不对?”

“对,小辉哥,你说的都对。”

“你那个兵器库我们就不要了,其他的你看什么时候搬过来,我都迫不及待要住新房子了!”

温小辉被洛羿死死按在怀里,没能看到洛羿眼角的泪光。

洛羿不知道要如何感谢眼前这个人,曾经他分不清自己对温小辉究竟是什么感情,但他后来知道了,根本无需分清,所有正常人需要的情感,亲情、友情、爱情,他都能在温小辉身上找到。

他很满足,别无他求。

 

【oxygen,氧气】

 

“我们两边就隔着三站地,开车20分钟都不到,你说你这么折腾干嘛?”

温小辉站在自家造型工作室门口,看着隔壁高档写字楼大厅里新换上的“熠辉资本”铭牌,十分无力。

“这样我想你的时候就能立即见到你了,不需要再开车20分钟。”洛羿牵着温小辉的手,笑得心满意足。

熠辉资本是洛羿和温小辉一起创立的新公司,也是洛羿目前的事业重心,一切事务运营得井井有条,日进斗金,上至其他股东,下至每个职员,都对洛羿这个大老板没有半点怨言。

除了洛羿突然对外宣称说公司原址风水不好,需要换新址才能改变气运,然后固执地举司搬迁这一点外。

实际上温小辉心知肚明,洛羿哪会信什么风水,他只是想每时每刻都黏着自己而已。

“新公司不仅离你近,离罗睿的店也近,以后每天早晨我们一起上班,中午傍晚一起吃饭,下午还能一起吃点心,下班了一起回家,小辉哥,你说好不好?”洛羿像孩子一样祈求温小辉。

温小辉心想,如果洛羿是条大狗,现在尾巴肯定已经摇到原地起飞了。

“好好好,你搬都搬完了才告诉我,我还能说不好吗,来,亲一个。”温小辉无可奈何,踮起脚重重亲了洛羿一下。

他并不在乎有没有人看,洛羿比他更不在乎,见他主动送上香吻,坚决不能错过,两人索性在马路边亲起来,吻得难舍难分。

公司搬迁以后,他们俩相处时间确实比以前多了很多很多,温小辉虽然老说洛羿黏他,但温小辉自己一样黏洛羿,只要手上没活,找着机会就去写字楼报道,熠辉资本其他员工也终于得见这位只留名不露面的温董真容。

小田是熠辉最近刚招进来的实习生,财会专业在读,除了本职工作以外还需帮公司处理一些杂事。

今天的小田和往常一样,帮前辈同事们跑腿点奶茶,然后再一杯杯送到各人工位。

但看着手里这杯奶茶,小田犹豫了。

工作群里收到的消息明确写着,这杯奶茶是大boss洛董点的,但小田可以确定,她已经跑了半个月的腿了,以前从没见洛董点过奶茶啊。

不仅不点奶茶,洛董基本不吃零食,更不抽烟,虽然年轻,但成熟稳重得像个世外高人。

小田抬头看了看董事长办公室的门牌,咬咬牙,鼓足勇气打算敲门。不管了,最差的结果就是送错了,也不会被怎么样。

正在这时,她听到门内隐约传出的,两个男人的对话声。

“小辉哥,我想要这个姿势。”

“要个屁,还要,现在我一根手指都要不起了。”

“可是我真的想试试嘛……”

“昨天我怎么警告你的,要玩可以,你得有个度,你呢,你给我好好反省!再说要我就走了!”

“好好,那不要了,你不许走,坐过来点。”

小田听得瞠目结舌。

那个不断撒娇卖可怜的声音,是她平日里看到岿然不动沉稳冷静的洛董没错吧?

洛董是被魂穿了吗?

小田被这个惊悚的现实吓得倒退几步,高跟鞋踩在大理石砖地面上,发出了重重的声响。

“谁在外面?”洛羿几乎是在一瞬间,又恢复了员工心里的神武洛董风范,问话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

“是、是我,财务部小田,来给洛董送奶茶……”小田颤着嗓子回话。

“哦,进来吧,门没锁。”洛羿说道。

小田拧开门,就看见洛羿坐在正对门口的老板椅上,穿着打扮神情都和平时没什么不同。

唯一的不同,是他怀里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满头蓝发,漂亮得像精灵一样的男孩。

是温小辉。

温小辉毫无顾忌地坐在洛羿腿上,浑身像没骨头一样,软软地贴着洛羿,洛羿并不厌烦,反倒一脸享受。

“我奶茶到了,去拿。”温小辉努努嘴,“记得谢谢人家。”

洛羿笑了,蹭了蹭温小辉的鼻子,把他放在椅子里,自己起身走到小田面前,接过奶茶,对小田也笑道,“谢谢你,财务部的小田是吗?辛苦你了。”

小田觉得自己见到了天使。

还是两个。

“应该的应该的……洛董你,你们先忙,我走了。”小田忙不迭退出办公室,还带上了门。

门内,洛羿又把温小辉搂到了怀里,还在腿上放了个羽毛垫子,给温小辉垫屁股。温小辉嫌他大腿肌肉太多,硬邦邦坐了不舒服。

“你说,我这样,会不会有不良影响啊。”温小辉半眯着眼睛嘬奶茶。

洛羿有一下没一下地捋他的头发,“什么不良影响?”

“我们这是办公室恋情吧?”

“那就恋。”

“啧啧,你真是……算了。”温小辉放弃了让洛羿认同世俗规则。

洛羿看着自己怀里舒服到眯起眼睛的温小辉,有许多话想说,但又不敢说。

他坚持和温小辉工作也要搬到一处,不仅仅是“想见他”那么浅薄的理由。

温小辉于他,是阳光,是水,是氧气,他想要靠近温小辉,已经超越了情感因素,更是生存需求。

不过,这些话暂时他不打算说,怕吓到温小辉,等以后相处时间更久了,再找机会剖白吧。

念及此处,洛羿吻了吻温小辉的脸颊,温小辉虽不知道他为什么亲吻,但早已适应了洛羿随时随地的亲密行为,很快也回以亲吻。

尽管洛羿不喝奶茶,但今天他还是知道了,温小辉点的奶茶是草莓味的。

 

 

【palm,掌心】

 

年关将至,整个京城冷冷清清,正好冯月华和ian在美利坚,罗睿跟秦子蛟去国外度假,洛羿也基本没有亲戚朋友,于是温小辉大手一挥,下达军令:我们也去外地过年!

洛羿是无所谓在哪的,不过既然温小辉说了,那他肯定要让温小辉过个舒服的年。他花了一下午时间做了十几页攻略,最后决定,两人去一个沿海小城。

气候适宜,人不多,景色美,有好吃的。

抵达目的地下飞机的时候,温小辉乐坏了,他最讨厌北方的冬天,因为洛羿严格要求他在室外必须裹成一个粽子,那与温小辉的时尚美学完全背道而驰,但温小辉又不能反抗。

他无数次对着镜子发脾气,不想穿这个破羽绒服,不想穿那个破棉衣,洛羿享受他耍小性,不厌其烦地抱在怀里哄,顺着毛摸,温小辉自己也不清楚过程,反正每次哄着哄着就又裹成一个粽子了。

末了,洛羿还得补充一句,“小辉哥无论穿成什么样都最好看,就算是粽子也是全世界第一可爱的粽子。”

温小辉气得直翻白眼。

现在到了真正温暖如春的南方,温小辉终于可以跟羽绒服秋裤说拜拜了。

洛羿也知道温小辉憋坏了,由着他撒欢儿,厚重的御寒服饰一件都没带,变着花样打扮自己。

温暖如春的南方,自然也少不了夜夜春情。

洛羿觉得,来这个地方过年,是他近两年来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温小辉似乎很喜欢这里,喜欢的表现之一就是每天都愈发缠人了,走到哪都不肯松开洛羿的手,回了酒店更腻歪。他们定的是总统套房,有卧室有客厅有厨房还有娱乐区,温小辉真就一步都不愿意走,像树袋熊一样长在了洛羿身上。

吃饭要坐大腿上吃,去别的地方要背或者要抱,睡前运动一定要做到叫不出来为止。他最近跟罗睿偷师两招,据说按xxx的规律收紧,进入方会很容易溃堤,于是他就跟洛羿试了试,没想到洛羿不但不提前射,反而质问他究竟哪里学来的招数,最后把温小辉干得射了一床的不明液体。

如果是别人,温小辉或许还会掂量掂量,别腻歪太过,真烦人就不好了,但洛羿不是别人,温小辉知道,洛羿永远不会烦。

这一日,两人又鏖战到天明,温小辉一觉睡到天色将晚才起床,洛羿一边给他按摩腰腿,一边空出手喂他喝稀饭。

“老公,我们就这样每天吃了干干完吃吃了继续干干累了倒头就睡啊?是不是太糜烂了。”温小辉趴在被子里,露出一段腰线,如玉砌山峦,洛羿的手就在其上揉捏着。

“那小辉哥想去哪里逛逛吗?”洛羿仔细地,把每一勺粥都吹凉了,自己用嘴唇试过温度,才喂进温小辉嘴里,“酒店周围1公里内有个老城墙,2公里内有个湖泊,5公里有个生态公园,10公里外有个影视城。”

温小辉早已习惯了洛羿这个人肉知识库,看他瞬间报出一堆资料也面不改色,“不去太远的吧,就去老城墙走走,感受一下文化气息。”

“好。”洛羿笑了,“那你起来,我们换衣服,再不去天该黑了,什么都看不见。”

结果换完了衣服,温小辉还是走不动路,双腿一下地就直打颤,洛羿干脆一路把他背到了老城墙。

洛羿看着虽脸小,五官美艳秀丽,身体却结实得很,温小辉趴在他宽厚的背上,内心被安全感裹得十分稳妥。

说是老城墙,真的就只有一段老城墙,没人收门票,连商贩都没几个,只在城门处插了个保护文化遗产的牌子,丝丝缕缕的夕阳溜进城墙风蚀的砖缝里,有个老头坐在不远处的墙根下。

“哎,我们去看看,好像是个算命摊子。”温小辉指挥洛羿。

“好。”

洛羿背着他,慢悠悠走到那老头身边。老头面前铺了一张白布,上面写了“算命、看相、点痣、起名”,还支了一些古怪的工具。

温小辉拍拍洛羿,让洛羿放他下来,洛羿不放心,放下来了也要扶着他。

“老人家,您能听懂普通话吗?”温小辉对老头说道。

“能,能的啊。”老头操着一口不熟练的普通话,能听懂,但也能听出乡音。

“那你给我看看手相吧,多少钱啊?”温小辉大大方方地伸出了手。

老头用拐棍点了点白布上写的:看相10元。

不等温小辉说,洛羿马上递了一张10元纸币上去。

“扫二维码也可以的。”老头小声道,“来,我看一下。”

他枯瘦粗糙的手轻轻托着温小辉的手掌,左看看右看看,沉吟了一会儿,“是不是单亲?”

温小辉睁大了眼睛,“您太神了吧!这都能从手上看出来?”

洛羿抽了抽嘴角,想笑,但忍住了。

傻兮兮的小辉哥真可爱。

算命老头继续道,“你,是富贵命,但是有点子曲折,二十出头,会遇到工作变动,现在工作已经稳定。命里有两个大金库,目前已经发现了一个,还有一个,30岁之前会到你手里。”

温小辉对算命老头说的话深信不疑,回过头跟洛羿感叹,“这也太神了吧,我从来没来过这个地方,这都能说中一大堆啊!”

洛羿摸摸他高兴得红扑扑的脸颊,转而朝算命老头伸出了自己的手,“也替我看看吧,老先生。”

老头也看了看洛羿的掌心,又看了看洛羿的脸,面色骤变。

“天崩地坼,大凶之相。”

洛羿听完,表情平静,温小辉却一蹦三尺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呸呸呸!”

说完,温小辉拉起洛羿,往老头摊上甩了一张红票子,语气十分不悦,“走了,不听他胡说,我们回去了。”

“且慢,”老头又开口,“倒是等我说完。”

温小辉气鼓鼓地瞪着老头,洛羿无奈地笑起来,也不顾及老头了,把温小辉搂进怀里,像安慰小动物一样,一下下地抚摩他的背脊,“听他说说看,没事,不气,不气。”

老头拄着拐棍,颤巍巍站起来,各执了温小辉与洛羿两人的手,叠到一起,“原本是大凶之相,即便自身侥幸,也难免祸及亲族,要么幼失怙恃,要么乏嗣绝后……但刚刚那个小兄弟,他的掌纹补了你的缺。”

两人低头看掌心,真如老头所说,他们的掌纹仿佛能连成一幅完整的图案。

像星轨,像山川,像江河。

“那……他会不会受我的影响?”洛羿抓紧了温小辉的手,轻声问道。

算命老头看他们俩平静下来,就坐回了墙根处,放下拐棍,优哉游哉道,“都讲了,他补了你的缺,有他在,你就不是大凶喽。”

温小辉抬头看向洛羿,洛羿恰好也低头看向他,二人目光交汇,温小辉突然很想哭。

“天黑了,我们先回去,多谢您赠言,老人家。”洛羿背起温小辉,向算命老头告别。

老头也不多看他们,戴起墨镜,靠在墙边假寐。

洛羿背着温小辉,城墙下的路灯坏了几盏,时亮时灭,两人的影子被路灯拉得很长。

洛羿感觉到有温热的水液从他的脖颈上溜下来。

“小辉哥,怎么哭了?”洛羿柔声问。

“我听那个老头那样说,好开心……”温小辉抽抽搭搭地说,“我一直觉得我好没用,不能帮到你什么,但他那样说,我好像又有一点用了。”

洛羿心软成一片,这个人,明明被自己骗得那样惨,但却永远把他放在第一位。

“小辉哥,你是信那个老头还是信我?”

“我当然信你!”

“那我接下来说的,你要听好了,不准东想西想。”

“唔……你说。”

洛羿握紧了温小辉的手。

“你没有放开我的手,就是命运对我最大的恩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