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爱情与狗2

Work Text:

时俊青打开花洒的喷头,冰冷的水倒是让常剑雄一下回过神来,掌握回主动权。
与马赛早晨的亲吻不一样,这是实打实的充满情欲。
“算是给你这些天的补偿,今天我随便你处置。”趁着接吻换气的间隙,时俊青凑近常剑雄耳廓,顺带伸出舌头逗弄了一下。
就算在圈里混了这么多年,但常剑雄在生理上也还就是一个毛头小子,冲动。被时俊青这么一刺激,刚刚的那点不愉快立刻被冲淡了。
两人的衣服已经完全湿透,特别是时俊青的白色T恤,一打湿可要比不穿衣服诱人多了。
常剑雄伸手将水温调高,室内的温度也不断攀升。
两人脸上湿漉漉,还有水顺着头发根流过脸颊、滑过脖颈、隐入贴身的衣物。分不清哪些是水,哪些是汗液,哪些是津液。

时俊青一直是两人情事中更主动的那一个。

他攀上常剑雄的肩膀,手沿着常剑雄的脖子一路向上摸到头发,然后五指插入常剑雄的发间,再把脖子送给他亲吻、吞噬。

时俊青的主动总能让常剑雄兴奋中带有一些挫败感,本应该是常剑雄掌握控制权,但一直都是由时俊青决定着他们性爱的节奏。

常剑雄一把捉住想要偷偷抬起膝盖玩弄他的性器的时俊青的大腿,没给他挑逗的机会,一边将吻向时俊青的后颈转移,一边用手臂勾起时俊青的腿弯。时俊青突然失去重心,只能将身体更加贴合常剑雄,另一条腿也交给他,一手继续在他的发间,另一只手抓着他的肩膀。

明明是亲吻后颈,时俊青却活像要窒息了一般,仰着头,花洒的水不断地拍打着他的脸,仿佛这样能让他清醒一些。可惜,水是温的,不是冷的。

这样的姿势让常剑雄的性器正好抵着时俊青的会阴部,湿透了的纯棉衣裤让时俊青有些慌神,没分清到底是隔着衣物还是肌肤相贴。不甘心被常剑雄抢了主动权,他将原本不施力垂着的双腿抬起,盘住常剑雄的腰,他要感觉到、他能感觉到常剑雄的炙热与胀大。

在以往性事里一直被控制的常剑雄同样不会甘心把得手的主动权交还时俊青,将原本托着时俊青的双手转移到他的臀部,再腾出右手擒住时俊青的腰,缓慢向上移动,用虎口的茧去故意蹭时俊青的乳头。

时俊青溢出口的呻吟展示着他乳头被照顾的舒服,但细微扭动的下半身,又透露着不满足。右边乳头被冷落,他很想要自己去触碰、安慰,但却又不敢松开双手,他试图通过小动作提醒常剑雄,但却不知道常剑雄是没注意到还是假装不知道。

“常剑雄,右边……呃啊!”
时俊青还没说完,常剑雄就用指甲盖去剐蹭他的左乳头,右边还是只能感受温润的水流。
“不是说今天随便我处置吗?”

“哼!”时俊青不满的鼻音对常剑雄来说都是诱惑,不要说时俊青还轻咬了一下常剑雄的耳垂。时俊青想要去扒常剑雄的衣服和裤子,但是都沾在身上不易脱,他越想便越急。常剑雄感觉到他的焦躁,给了他的侧脸一个吻,算是安抚,然后将花洒关了,用浴巾将时俊青裹起来,放在洗漱台上。
接触到冰冷的台面,时俊青稍微冷静了一些,但是挺起的乳尖和略微胀大的性器被衣物束缚着,这些触感都在叫嚣着。松开常剑雄之后他的双手也得到释放,于是他撩起自己的上衣,自己去玩弄乳头,开始只是抚摸,然后轻捏、剐蹭。

当常剑雄脱光衣物提着黑色袋子再进来时,便看到时俊青自己玩的正嗨,内裤挂在脚上,衣服也已经被抛在地上。他的后背靠着冰凉的镜面,双手都没有空闲的玩弄自己。

常剑雄从袋中掏出润滑剂,打开盖子就往时俊青的性器根部挤。

“常剑雄,你摸摸它。”自己玩当然没有被恋人玩舒服,时俊青抓着常剑雄的手往自己的性器摸去。
“可是我对你这里比较感兴趣。”一边说着,他一边贴近时俊青,手顺着时俊青的性器摸到阴囊、会阴,最后在后穴停下,用手指抚弄、打转、浅刺,润滑剂也顺着流到了这里。

两人赤裸,常剑雄的性器贴着时俊青的大腿,后面的欲望被激发,时俊青现在只想得到更多,用后面一口吞下他的性器。
“常剑雄,你快点。”
“别急,让你感受点不一样的。”
在确认时俊青的后穴能容纳两根手指后,常剑雄又从袋子中掏出另一样东西。

跳蛋。

两人的情事中一般不会使用道具,都是较为原始的运动,道具给的新鲜感不断填充着时俊青的空虚,他忍不住舔了一下嘴唇。
没有放过时俊青的这一小表情,得到认同后的常剑雄开始他的行动。
“你什么时候……买的……”

常剑雄又挤了些润滑液在跳蛋上,然后将跳蛋顶在穴口,时俊青能感觉到自己的后穴反射性的收缩了一下。
“就这两天,别紧张,你放松,嗯?”感觉到时俊青的大腿肌肉有点紧绷,他揉了揉时俊青的臀部,换来一声呻吟。

就着润滑液,跳蛋一下就被吞入。后面被异物入侵,时俊青不太习惯,不是常剑雄的手指和性器,没有肌肤的温度,也不够深入。
但没等两秒,常剑雄的手指又插了进来,时俊青一个哆嗦,手掐紧了常剑雄的肩膀。
跳蛋沾满了润滑液,常剑雄的手指根本夹不住,反而把它向更深处推进,效果倒是出奇的不错。时俊青的前端开始分泌晶莹的液体,大概是前列腺液。
跳蛋在常剑雄的不断戳弄下四处窜动,碰到敏感点时,时俊青的手总会把常剑雄的肩膀掐的更紧,常剑雄也总在这个时候去亲吻他的后颈或者是乳头。

他爱极了时俊青沉迷性欲的样子,整个身体都泛着可爱的粉红色,头发贴着脸颊,送到嘴边的喉结,肿立的深褐色乳头,还有不自觉蜷缩着的脚趾。

在跳蛋的刺激下,时俊青并没有照常剑雄说的放松,反而更用力吮吸着常剑雄的手指,时俊青的注意力全都放在自己的后面,常剑雄没有想到他居然对跳蛋如此敏感,已经开始寻思着下次去换个什么道具再来试试,拉珠?或者按摩棒?

常剑雄将手指抽出,时俊青的后穴一下空虚了许多,眼睛慌慌张张地望向常剑雄,不知道他又要玩什么花样。
“青青,跳蛋可不只是这样用的。”
“常剑雄……你!”
后穴里的跳蛋开始震动,毫无章法的逗弄也换来时俊青毫无章法的呻吟,他很难形容这种感觉,与常剑雄精准地刺激他的敏感点不同,跳蛋在他的体内随意窜动,什么时候会碰到敏感点完全无法预测,碰不到时难耐,碰到时也只是隔靴搔痒。

“常剑雄,你磨叽个啥!”
时俊青一把啃在常剑雄的肩头,是泄愤也是泄欲。
不够,这样完全不够,尝过了激情性爱的滋味怎么还会满足于这种程度?

了解时俊青习惯于刺激的情事,常剑雄也不过多的折磨他,在确定他后穴的扩张程度足够之后,抬起他的臀部,毫不客气地侵占他的后穴,满满当当。
“呃啊……你倒是把跳蛋拿出去啊……”

“拿出去?那可就没意思了。”
常剑雄凑近他的左耳,鼻息喷洒在时俊青的耳后,还带着喘息的声音,时俊青不得不承认他沉迷于常剑雄声线的性感,头皮发麻,酥麻的感觉顺着脊椎传到至腰窝,括约肌控制不了的紧张收缩。
这让他对常剑雄的性器感觉更加深刻。

“我觉得你应该会喜欢这种,嗯?”
常剑雄先是顶着跳蛋轻磨了两下时俊青的敏感点,感受到时俊青肌肉的紧绷和颤抖,对着敏感点又是几下猛撞。

说实话,常剑雄也没有这样玩过,跳蛋不只是刺激了时俊青,也在不停刺激着他的性器,这种感觉也就只亚于两人玩角色扮演时时俊青故意用下流的词汇、称呼刺激他。要是被时俊青听到他的想法,怕是会被嘲笑,一个生理的快感、一个心理的快感,并没有什么可比性。
可是常剑雄哪管那么多,把时俊青吃抹干净就足够快乐。

时俊青的背顶着洗漱台上的镜子,他总是很容易深陷在常剑雄带给他的情事中不管不顾,只有镜子的冰凉能让他还有一丝清醒。他觉得,嗯,让他不可自拔的春药是爱情吧!
时俊青开始脱力,手指扣不住常剑雄的肩膀,双腿也没有盘上常剑雄的腰的力气,只有括约肌还在机械性的收缩着。
时俊青的高潮比常剑雄预计的要早一些到来,他的身体突然抽搐,两人小腹间也是一片湿热的粘腻,时俊青的眼角分不清是动情的泪水还是生理性的盐水。

常剑雄觉得时俊青的眼睛是看向自己的,但是又有些像在透过他的眼睛看什么。
两人情事总是很有默契,常剑雄永远都是在时俊青高潮后一小段时间再抵达高潮,总是让时俊青在高潮的余韵中再接受一把刺激。
时俊青还没有完全从高潮中回过神来,声音不自觉的带有点颤抖。

“常剑雄,以后咱们不要这样玩了。”
“刚刚高潮的时候,你知道吗,我感觉像是要溺水了。”
“然后看到一块浮木,但是却又抓不住它。”
“很无力,很恍惚,太刺激了,或许还有点像吸了毒。”
“我想看着你的眼睛,但是我也不知道我在看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