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响迦cp】反差系列 弱点

Work Text:

【1.0】弱点

——————

 

先告白的人是李响
先动手动脚的人是李响
先拉开酒店房门的人是李响
坐在床边,先迎面压来开始这场激烈拥吻的人
也是李响

刘迦一时没弄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弱势的一方
情事上被动了,床事上,总不能还这样吧?

刘迦嘴上进攻着,左手往旁摸了摸,右手抵着李响的右肩膀,用力一推,但是李响压在自己身上环抱着自己,居然没有推动?!

口中的交融把那一股欲火燃去了身上的每一处,最近大半年来录制节目编舞赶场子,刘迦几乎快一整年没有自己发泄过了。他那不满的二兄弟此时硬梆梆的贴在身上,被身上的重量压出了难耐的痒意。

粗重的呼吸里,还微弱的参杂了一声喉咙里压出的闷哼。

 

身下人的一条腿悄悄逃出了禁锢,盘到自己身上。

李响缓缓睁开眼,身下那个瓷白的小脸眼睛眉毛皱的紧紧的,一边在卖力的用舌尖挑逗自己,一边居然还有空想别的心思。

这姿势
引君入瓮啊~迦哥

李响用大腿往上轻轻一顶,身下的闷哼终于藏不住了

刘迦咬紧后槽牙,手脚并用,带着身上的人用力往旁一翻。
这次轻松的翻身压在了李响身上

两个人翻身的动静下,那惊世一吻终于暂停休战
刘迦对上李响直勾勾的大眼睛

 

“你……你怎么睁着眼”
天呐我在说什么!
看到那双眼睛里藏不住的笑意和宠溺,刘迦的大脑又当机了

“是是是”
李响默默把想抬杠的吐槽声憋了回去,乖巧的闭上眼。没事儿,谁让响哥今天心情好

被这样一打断,优势是回来了,但是思绪跟理智也回来了一些。刘迦压在李响身上,看着李响长长的睫毛,懵了

接下来咋整?真干啊?

 

没有给刘迦太多跑神的机会,李响的手就环上了刘迦的脖颈

“都在上面了,还跑神呐”

后脑勺被人一摁,唇齿重重的磕在一起,又开始新一轮的攻城掠地。

 

李响的手从自己的后脑勺慢慢摸去后颈,耳边,肩膀,后背,像是抚摸又像是探索
刘迦的一只手撑在床边,另一只手空着,但因为李响后背都躺在床上,而不好下手

正面啊!他摸哪啊!他哪都不敢先下手啊!

摸胸口?男人摸啥胸口
摸下面?卧槽是不是太快了
摸……那个地方?不行啊他没有经验啊

一只手捣腾捣腾挪下去,后来又乖乖的挪上来捧在李响的脸边

没事……再,再亲会儿吧
这感觉也不赖

两个人细密的舔吻,在那一小方天地里争个高下,李响的手摸到刘迦的腰上,把衣摆一掀,手指轻轻的抹过那凹陷的腰窝
身上的人肌肉一紧,往旁躲了躲
李响一吻结束在唇角,睁开眼,刘迦的脸上已经跟自己一样红扑扑一片,卧蚕上一双眼睛不似往常清亮

“迦哥原来~怕痒呀”
“啊!”

“你不也怕痒!”
“哈哈哈,我是怕痒啊,但是没有你那么怕!”
“啊呦!”

 

两个人在床上像两个小孩子,互相挠着对方的痒痒,翻来覆去~
你压我,我推你
你挠我,我挠你
在柔软的床铺上,扭打在一起

 

“你给我下来!”
“不下~”
“哈哈哈哈,你够了哈!李响!下来!”
“不~下~怕痒还想当攻?”
“你不也怕痒!”
翻身

“没你怕呀~”
再翻

“半斤八两!”

“刘迦老师……咳咳咳咳,你压着我胸口了”

两个人玩的面红耳赤,劲儿也不收了,李响挡着嘴皱着眉狠狠的咳了几声,刘迦赶紧把胳膊抬起来坐起身

双手被人十指一扣,往后重重一栽,后脑勺砸床晃的一晕
“扑~倒~”
李响一双眼睛笑盈盈,猛地低头咬在了自己锁骨上

 

“啊……!”

刘迦有一个死穴,他的锁骨碰不得。洗澡的时候会避免用水直冲,冬天从不带重的围巾压锁骨,不喜欢别人拍他的肩膀因为手指会碰到。从小他锁骨那里就特别特别的怕痒。
以前真的只是觉得痒而已

这一口咬的很重,牙齿正嗑在凸起的锁骨上,刘迦腰眼一麻,喊了一声。

“你别……呜!”
咬住皮肤的牙齿没有松开,温软的舌头贴覆上来,吮吸舔舐,舌尖一下下扫过被嘴唇包裹住的皮肤,在那根锁骨上上下舔弄

一股股电流从腰间,从锁骨接触的地方,往自己的心口蹿。难受的像发高烧时的脱力,浑身每处的肌肉都在发麻发酸发疼。心口处电流荟聚的地方更是难受的不行

“嗯……,啊,响,…等,啊,下,”

“唔…,好,啊…呃……难,受”

嘤嘤哼唧的呻吟断断续续的飘来,李响扣紧的手上力气没撤,嘴上的吮吸反而加重了些。刘迦真的很难受,又莫名失了力气,再加上刚刚两个人笑去了大量体力。他皱着眉头,交替的蹬着两条腿,无助的扭动。想要摆脱那难受的感觉。
腰上的肌肉一缩一缩的抽搐着往上顶,贴在身上人的火热上。又被压回去

“啵”一声吮吸,李响才抬头,看着白皙锁骨上印的深红印记。旁边还有一圈牙印。李响伸手在那杰作上抚了抚,蹭去亮晶晶的水渍,刘迦又狠狠的颤抖着瑟缩了一下

那一双眼睛水雾一片,迷茫着,难耐的忍受着

 

“刘迦”
“你是我的”

 

“唔……啊”

 

——————————

幼儿园的挖土机

END

 

——————
小剧场
迦:你什么时候发现的……
响:在你夜莺自己给自己锁骨上画翅膀的时候~
迦:你…!
响:唉,这是体质问题~不要那么在意嘛

啧啧啧,一个身上有弱点的人,怎么可能当攻呢~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