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王莲:当刺客莲被王捕获(4)

Work Text:

第四章:

在王宫遭了这么多天罪,总算是吃饱了,白莲擦了擦嘴角边的油渍,看到塌上乱成一团的被褥,轻皱了眉。
“邓公子,这种事情唤奴婢来就好,热水已经备好了,请早些去沐浴。”香鸾见此赶忙点燃手中的香炉放到炉架上,去整理阮陈忠君的床榻。

“你是…?”除了那个侍卫,白莲就没见过阮陈忠君身边有第二个人可以随意进出他的寝宫,对方的年龄看起来与自己差不多,又或者比自己小一点。

小宫女抬起头眨了眨水灵灵的大眼,打量了白莲片刻。“奴婢香鸾,是王上的贴身宫女。邓公子果然如王上所说的举世无双,不过比起黎侍卫还是差了点~”香鸾说完脸颊微红自顾自地去收拾膳桌上的食盘。

黎侍卫?说的应该就是下流君王的那个贴身侍卫吧…白莲想起了那个侍卫不顾廉耻的吞吐阮陈忠君巨物的画面,即后一阵恶寒,再看香鸾那情窦初开的表情,若是告诉她那晚黎影和阮陈忠君发生的事情,估计她就不会是这幅表情了吧…

“邓公子,热水已经准备好了。”香鸾想着放在浴汤里的花瓣,王上说得对,果然还是莲花比较适合这位公子,看来没有备错。

走进御汤阁,白莲对香鸾吩咐道“把屏风和帷幔全部拉上,你就下去吧,我不习惯被人伺候”。这个小宫女挺可爱的,不过...爱慕黎侍卫? 白莲打了一个寒颤,这小宫女的爱好他不懂。

看见香鸾听话的走了出去还带上了房门,白莲满意于她的知趣,慢慢将身上的衣物一层一层脱下来。他仔细聆听了一下周围的声音,看来是没人守在门外了,才继续解下发带,美丽的银发如瀑一般散到背部。

白莲把自己沉在水中,看着水中漂浮着的银发发着呆,头发好像长了不少,他恨不得拿剪刀全部剪掉,自己若是能像那个下流侍卫一样,有一头漂亮的青丝该有多好。

白莲一点也不喜欢自己的头发,在莲国的传说中,银发若是生在女子身上,那么莲国将会永世安康,可若是呈现在男子身上...根据典籍记载,将会是祸害乱世,民不聊生。

母妃的死、父王的死…还有莲国的破灭,都是自己这个灾祸所害。他很感激自己的母妃和父王,没有在出生时就杀了婴儿时期的他,虽然长大后对他不怎么好,但是他们却是因自己而死,不愿再过多回忆自己在莲国发生的一切。也许阮陈忠君是在替父王和母妃惩罚自己吧……白莲叹了口气,这样想,心里多少会舒服一些。

白莲认真将身体的每个部位清洗干净后穿好亵衣离开了御汤阁,他烦躁地躺在榻上,银发铺散开来,完全睡不着,也不想睡…

“王上…”感觉身体好热,更可怕的是一种空虚感油然而来,不只是精神上的空虚,身体上也是一样,白莲喃喃地叫唤着阮陈忠君,即后一脸惊恐的立刻捂住了嘴,自己这是怎么了?为什么会发出这样的声音...是自己的身体变奇怪了,才不是因为那个下流君王!白莲埋进被子里,强迫自己不要去想阮陈忠君。

白莲等了一个下午,直到天黑阮陈忠君才匆匆赶到正殿门口。“王上,您终于回来了,邓公子他说什么也不肯用晚膳。”香鸾匆匆行了礼,令身边的小宫女将大门打开。

阮陈忠君皱了皱眉,这小白莲又绝食,看来自己真是宠坏他了。

“小白莲?睡了吗?”透过纱幔,阮陈忠君看到床上将自己裹得像只茧子的人儿轻笑了一下。

白莲憋屈的一动也不动,批个奏折需要这么长时间吗,明明自己在莲国的时候都不需要为政务浪费时间,一定是和那个侍卫去做淫乱之事了!他一点也不想理这个下流君王,干脆就装睡到底,看他怎么样!

这小白莲真是摸不透,午时还好好的,现在又不知道在和谁置气,阮陈忠君不耐烦地将被子拽起。“邓白莲别装睡了!给你一点颜色你这就开上染坊了?”若不是十分生气,阮陈忠君绝不会叫白莲的全名,可话音刚落,他就后悔了,床上的人儿正满面泪痕的蜷缩在床上,任谁见了都会心疼万分。

“小白莲你怎么了!?怎么又哭了?是不是伤口又痛了?”阮陈忠君赶忙把白莲抱到怀里,掏出手帕为他擦干眼泪。

“呜…”白莲没有说话,只是静静地趴在阮陈忠君怀里哭泣,他也不知道自己今天是怎么了,不堪回首的往事全部重现在脑海里,又想到黎影和阮陈忠君在一起做的那些事情,好像心被揪住了一样。

漂亮的小脸上全是泪水,虽然白莲不怎么爱笑,可阮陈忠君也不喜欢看到他哭。“你到底怎么了!?你倒是告诉朕啊。”也不知道他躲在被子里哭了多久了,阮陈忠君满是心疼和疑虑,如果让他知道是谁把小白莲弄成这样,他恨不得将那人千刀万剐。(←不用想了就是你和黎影)

看他一脸焦急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白莲还是撒了个谎,没向他袒露出真实的心绪。“我…我想家了,呜…”

若是是以后把这里当做自己的家,那就不用再想了吧...阮陈忠君张了张嘴,到底还是没有开口,叫他放下君王架子去哄一个人,这可比登天还难,不过行动上将他抱的更紧了一些。

“小白莲真香,是天生的体香吧。”一身白色的亵衣勾勒出白莲完美的身材,看得阮陈忠君的眼神就跟黏在了上面一样。他捧起白莲的头发,轻嗅着那特有的莲香。

白莲哽咽一声,红着脸将头埋进阮陈忠君的胸口。

“小白莲你的头发变长了,这个颜色真漂亮。”阮陈忠君爱惜的抚摸着白莲的头发。

漂亮…?白莲微微皱起秀眉看着他,眼中满是不解。为什么令父王、母妃、祖母讨厌的银发,会让这个男人觉得漂亮?

“怎么了,朕说的不对吗?小白莲就是很漂亮。”看出了白莲的茫然,阮陈忠君挑了挑眉,毫不逃避地直视着他。

“那你说,是那个黎影漂亮,还是我漂亮…”炽热坚定的目光仿佛有着星辰要把自己卷入进去,白莲不敢久看,低下头小声问道。

“当然是你,小白莲是这世上最漂亮的,朕只喜欢小白莲一个。”阮陈忠君没有丝毫犹豫回答道。阮陈忠君的话不像是假话,可他之前和那个侍卫是怎么回事,白莲攥紧了握着阮陈忠君衣领的手,没有道出心中的顾虑。

安谧的寝宫,一道清瘦的身影站在屏风后,阮陈忠君和白莲都没有想到,黎影就站在那里听着他们的床笫密语…

趁白莲还在疑惑之际,阮陈忠君突然将他压在床上,双手撑在他的耳边,打断了白莲的思考。

“在想什么?莲国?还是王后?在朕的面前不许想任何人。”阮陈忠君埋头亲吻着白莲的每一寸肌肤,并标记上一道道仅属于自己的痕迹。

不够…要把他占为己有,变成自己的专属,阮陈忠君的目中布满了欲望的火光,更加用力的啃咬着白莲的锁骨。

“没有…嗯~王上,轻、轻点…”白莲一直很讨厌被别人触碰,可就是不想抗拒阮陈忠君,他己都不清楚这是为何。

阮陈忠君仿佛想到了什么,停下了动作,从袖子里掏出一块印有龙印的玉佩给白莲。

“这是我的玉佩?”白莲开心的从阮陈忠君手中接过玉佩,这几天光惦记着琼梁,忘记找母妃留下的东西了,阮陈忠君没有丢掉真是太好了。

“你好像很重视它。”阮陈忠君主动帮他系好。

“嗯,这是母妃留给我的东西,谢谢王上!”白莲回应道,撩开头发方便他为自己系紧玉佩,虽然脸上没有笑容,但语气中多了几分喜悦。

闻言,阮陈忠君又将他扑倒在榻上。“那你如何感谢朕?”

想到他又要和自己做那种羞耻的事情,白莲立即臊红了脸。“王上,我身体还没好,而且有些乏了…改日好不好…”

“乏了?那朕来帮你舒服吧。”说罢,将白莲的亵裤扯了下来,将他整个人倒过来压在自己身上。“王、王上!你干嘛…”白莲被迫撅起屁股半趴在阮陈忠君的身上,双腿也被强行拉开,下体正对着阮陈忠君的脸…

“王上…这个姿势好害羞…”若不是阮陈忠君死死扣住了他的脚腕,白莲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啊!王上,您在干嘛…别…”让白莲更加羞窘的是,阮陈忠君含住了他的玉茎,而且在不停地舔吻着…

“嗯~嗯,王上…别舔了,好~好舒服…”白莲感觉四肢开始发软,快要撑不住了,没想到会这么舒服,他从未有过这种感受,难怪阮陈忠君会无法拒绝黎影。

“支撑不住就趴在朕身上吧。”阮陈忠君松了口,说完又轻轻舔舐着白莲的玉茎。

“嗯~唔啊…王上~”不能光自己一个人舒服,白莲也顺手扯下阮陈忠君的下衣,干脆整个身体压在他身上,抬起他粗壮的巨物,大胆的伸出嫩舌轻舐着。

阮陈忠君无论如何也想不到,白莲居然会主动帮他做口事,他受宠若惊地抬起头看着趴在自己身上的白莲。

“王上~你的…好大,吞不进去…唔唔!”白莲艰难地含住了阮陈忠君的巨物,虽然已经顶到喉咙了,却还有半截露在外面。

白莲模仿着黎影之前的样态,笨拙地吞吐着前端,阮陈忠君也一口含住他的嫩茎,快速吞吐起来…

“嗯嗯…王…上,唔…太,快…唔…”刚刚成年的白莲哪里经受得起这样的刺激,粉嫩白皙的小东西立刻泻出精水,全部涌进了阮陈忠君的嘴里。“哈啊…王上…对不起…”白莲像是做错事的孩子,无力地瘫倒在阮陈忠君的腿上。

没想到白莲泄的这么快,阮陈忠君先是愣了愣,即后毫不犹豫的将白莲的精水咽了下去,并蘸了嘴角边的一点送入白莲口中,让他尝尝自己的味道。

“王上…你怎么,那东西这么脏…”白莲羞愧地红着脸,侧身躺在阮陈忠君的身边。

阮陈忠君宠溺的刮了下白莲俊挺的鼻梁。“朕怎么会嫌弃小白莲的东西脏呢?小白莲的东西比任何琼浆玉液都要好喝。”抬起白莲的下巴,阮陈忠君轻轻吻了上去。

“唔…王上…”白莲闭起眼睛,任由他吻。

今晚的养心殿格外宁静,伴随着燃尽的香炉,两人很快相拥而眠...唯有黎影一个人呆呆地站在屏风后目睹了今晚所发生的一切,阮陈忠君乃九五之尊,怎能帮白莲做那种事情?还吞下如此淫秽之物?他努力平息怒火,悄无声息地回到了偏殿。

“邓白莲,我看你能在王上面前得宠多久…”黎影突然想到了什么,即后修长的凤眸中露出了从未有过的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