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荆棘之花车

Work Text:

16.突然发情期
尹柯喝醉了以后倒也挺乖的,不吵也不闹,只是傻傻的坐在沙发上愣愣的看着窗外的风景,微红的眼角挑起一抹魅人的红晕,可表情却又可怜兮兮的,看起来像只被人遗弃了的小妖精。

千智赫看着他,心想不管怎么样,尹柯都是他的老板,是给他发工资的人,也是他为数不多的朋友之一,他怎么也不能把喝醉了的他一个人丢在工作室,自己离开啊。

半搀着废了老大劲才把人送上床。细心的替他喂了水,盖好被子,顺便还像哄小土豆一般和晕乎乎的尹柯又聊了几句,才勉强把人哄睡着,这才认命般的开始帮忙收拾东西。

忙里忙外了半天,好不容易整理干净,千智赫刚一屁股坐到沙发上,口袋里的电话便响了……

千智赫吓了一跳,赶紧掏出手机按下接听,又瞅了瞅正呼呼大睡的尹柯……

嗯,还不错,没醒,这才急急忙忙的跑到走廊接听了电话……

“千千……千千……你去哪里了?呜呜呜……千千,你是不是被坏人抓走了。”电话那头传来了小土豆又软又腻的声音,好像哭了。

“没有没有,宝宝,别哭……”千智赫这才想起来自己好像忘了打电话给儿子报备晚上可能不能回去陪他的事情,一听见儿子哭的稀里哗啦,心都揪了起来,“千千没有被坏人抓走,尹柯叔叔今天搬家家,千千去给他帮忙了,宝贝快别哭了好不好……”

“你骗人……”小土豆哭的更伤心了,“karry爸爸说,千千不肯回家,是不想要我和karry爸爸了……”

“……”千智赫瞬间无语,只能软言哄道,“是真的,千千怎么可能会不要宝宝呢,千千真的和尹柯叔叔在一起啊,你不是最喜欢尹柯叔叔了嘛?尹柯叔叔现在不开心了,千千得留在这陪他啊。”

“柯柯怎么了?”小土豆到底年纪还小,加上千智赫答应他的事情很少不守信,很快也就相信了,立马关心起一直和他关系很好的尹柯来。

反倒是一边一直忙着撺掇儿子的王凯利不大乐意了,他对千智赫不打电话报备便擅自外出不归这件事很是生气,可又觉得自己在千智赫那里似乎没什么立场,这才故意“挑拨离间”,让儿子打电话提醒那只小绵羊。

可万万没想到这个小鬼居然那么信任千智赫那个家伙,居然被他三两句话便打发了,王总裁气不打一处来,摸了摸儿子的小脑袋,半哄着儿子:“宝贝,让karry爸爸和千千说两句好不好。”

小土豆因为和千智赫通过电话,证实了千智赫并非不要他了,心情早已雨过天晴,乖乖的就把电话双手送上,自己则睁着一双漂亮的大眼睛一瞬不瞬的瞅着karry爸爸。

“你在哪?”王凯利拿起电话便黑了脸,也不和电话那头的千智赫多说些什么。

“我……”千智赫吓了一跳,刚刚还在和儿子聊天,怎么一会功夫便换了一个人,“我,我和尹柯在一起呢。”

“现在已经十一点了……”王凯利语气愈发不悦,“你们两个Omega在外面有多危险,自己没数吗?”

“没有在外面。”千智赫也有点不开心了,毕竟他和王凯利之间什么关系也没有,凭什么对方要用这样的语气和他说话啊。

“现在回来,我在家里等你。”王凯利还是那么咄咄逼人,“半个小时后,如果你再不回来,儿子的抚养权问题,就没有半点可商量的了。”

“你……你……”千智赫气的差点骂娘,可能怎么办呢!王首富财大气粗,手眼通天,又是儿子的亲爸爸,若他真的提出起诉,自己一个刚出茅庐的二流小设计师,只怕还不够他塞牙缝的,“你这是威胁……”

“随便你怎么说,不过,我这个人一向说到做到,你还剩28分钟了。”王凯利勾起一边的嘴角,笑的像只狡猾的狐狸。

“我……我离得远……”千智赫只能认栽,为了小土豆的监护权不落到王凯利手里,他也只能忍了,“半个小时真的赶不回来。”

“好,那就一个小时。”听到千智赫乖乖服软,王腹黑的心里得意的不行,于是好心的有多给了他半个小时。

“我知道了……”千智赫苦着脸缩了缩脑袋,这才委委屈屈的挂了电话。长叹一口气,决定先回屋里和尹柯打个招呼就乖乖回王家的庄园。

可这一进屋,他立马察觉到有些不对,这满屋又香又甜的信息素味道是怎么回事?

“赫赫……”床上躺着的睡美人此时也挣扎着爬起了身,满脸晕红的向他求救,“你……你有没有抑制剂啊?”

千智赫大吃一惊,赶忙伸手摸了摸尹柯脖子后面的腺体,那里热的烫人,果然是发情期。

“我……我没有……”对于已经被人标记过,并生个一个孩子的千智赫来说,其他未曾被人标记过的Omega的信息素已经无法再影响到他,所以平日里他也很少再随身携带这些抑制药物,“柯柯,你等等我,我现在就去帮你买。”

不敢再多做停留,老妈子千智赫飞快的跑出工作室,想去寻附近最近的药店,当然,路上还不忘给那边刚刚把小土豆哄睡了的王凯利,大致解释了一下现在的情况。

王凯利沉默了片刻,便只是问了一下他和尹柯所在的位置,又嘱咐了他两句,让他自己注意安全,便挂了电话。

千智赫见王凯利不再强制他一小时内必须回去,这才放下心来,慌慌张张的向药店赶去。

可刚刚赶到,他便傻了眼,这附近的药店都不是24小时营业的,只营业到晚上十点,而现在却已经接近半夜了。

千智赫不死心,跑了一圈,这才发现附近大大小小的药店都早早打烊了。

这下真没办法了,苦着脸的千智赫只能灰溜溜的往回走,心里还在琢磨着,实在不行,今晚就用物理降温的方式帮尹柯避过第一波情热吧……

17.三爷的Omega

等他赶回工作室三楼尹柯的休息室时,哭唧唧的尹柯已经意识不清了,居然放了一整浴缸的冷水,把自己憋在里面,一边自己抚慰自己,一边哭着喊“邬童”。

千智赫嗅着满屋甜丝丝的苹果香,千智赫也有些晕眩,但他还是勉强支撑着自己,废了老大力才把浑身冻得和冰块一般的尹柯从浴缸里捞了出来,用一边干净的浴巾替他擦干了身体,这才拽过一边的小凳子,让尹柯坐好,而他自己则跑到外面的衣柜那里,想替他找件干净的衣服。

就在他刚刚替还在浴室里的尹柯套上一件白衬衣的时候,休息室的门似乎响了,千智赫吓了一大跳,他赶紧又跑出浴室想要确认一下情况,就看见一个又高又帅,全身却散发着黑气的Alpha走了进来。

仔细一看,居然是尹柯的合法丈夫,那个在外面包养了小三的邬童。

邬童眉头紧促,一双仿佛淬了寒冰一般的桃花眼冷冷的撇过一边的千智赫:“他在哪?”

“在……在浴室……”千智赫吓得浑身发抖,毕竟他只是一个比普通人还要柔弱些的Omega,乍一遇上邬童这么强势的Alpha,没吓得两腿发软已经是了不起了。

邬童没再理他,只是自顾自的大步走进了浴室……

千智赫傻了眼,这邬童是怎么知道他们在这的,他摸了摸脑袋想了半天,这才想起,休息室的门被邬童推开了,他得去关好。

这不去倒好,一去关门,千智赫又吓了一跳,门口走廊处居然还站着好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模样,看起来都不是好惹的。

“千智赫。”人群里突然走出了一个气质绝佳,帅气阳光的男子,仔细一看,我kao,居然是王凯利那个家伙。

千智赫一下子就想明白了,他在去给尹柯买药的时候,不经意的告诉了王凯利他和尹柯的位置,而王氏和邬氏都是社会名流,他们私下肯定是认识的,所以如果没猜错的话,邬童肯定是王凯利叫来的。

邬童刚刚走进浴室眼睛就直了,浴室里的可人儿,白色衬衣松松垮垮的穿在身上,胸前锁骨露出来一大截,嫩白的色泽,像极了刚剥壳的熟鸡蛋。

短发湿漉漉的往下滴水,肩上的衣服都浸湿了一大片,雪白的脸蛋儿现在粉红粉红的,看着就叫人想咬上一口。一双又直又白的长腿则光溜溜的呈现在邬童面前,还留着他们上次欢爱后留下的浅痕,。

邬童强忍住心里的悸动,一把把尹柯拉了起来,稍稍用力,便把他整个人打横抱了起来,用浴袍裹好从浴室抱回休息室……

尹柯则整个人都软在邬童怀里,下意识的用双手紧紧的环住自己Alpha的脖子,迷迷糊糊间,只觉得自己好像汪洋大海里的一叶扁舟,突然寻到了彼岸一样令人心安。

邬童看着他这幅神志不清的样子,再也顾不上门外的兄弟围观,狠狠的噙住那张小嘴,顶开他微闭的牙关,来了一记火辣辣的湿吻。

“邬童……”尹柯原本就已经有些神志不清了,现在又闻到了邬童的信息素味道,热吻后,立马呢喃着喊着他的名字,“邬童……”

邬童心里一软,忍不住又凑了过去在他殷红的薄唇上印了一个吻:“宝宝,我在呢……”

迷迷糊糊的少年似乎听到了他的回答,浅浅的笑出梨涡,又把小脑袋往他怀里蹭了蹭:“邬童,我好爱你……”

尹柯的告白突如其来,声音也小的如同蚊子哼哼,可邬童偏偏就是听见了,他忍不住低下头看向自己深爱了很久的人,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表情管理,勾起嘴角笑了出来。

抱着因为适才一记热吻而暂时平静下来的宝贝儿,邬童走出了浴室,这才仔细打量起这间休息室。布置的还不错,干干净净,整整齐齐,尤其是那张两米宽的大床,一看就是费了心思,看起来舒适的不行。

千智赫已经被给他通风报信的王凯利带走了,自己那帮手下还傻呵呵的愣在那看着他抱着尹柯走出来,邬童也没说什么,他很少带尹柯出现在一些涉黑的场合,所以“百善门”栖梧堂的人还真没见过他。

不过对于尹柯,他们也是早有耳闻的,邬童那么个霸道的人物,身份背景更是异于常人,能够跟他结婚的Omega,那自然也是绝对不是普通家庭的小孩,更是有传闻说他们这位小嫂子,论相貌那绝对是一等一的极品美人,虽然不得三爷欢心,但也算相安无事的在一起过了一年多了。

对于这位不被三爷放在心上,甚至被合法Alpha纵容小三欺负上门的小嫂子,邬童这帮“栖梧堂”的兄弟们可是好奇极了,一个个都伸着脑袋瞪大眼睛想要看清楚那个被三爷公主抱出浴室的Omega。

可他们巴巴是眼神却惹怒了邬童,下意识的把尹柯的小脑袋往自己怀里又按了按,这才冷冰冰的开了口:“你们先回去吧。”

站在一边的程宇心下了然,毕竟他是跟在邬童身边一起卧底“百善门”唯一的“影”的成员,不但身手心性是数一数二的,更是少有的可以不用邬童说话便可理解他想法的人。

“走吧走吧……”程宇打了个哈哈,一把搂住一边的一个好兄弟的肩笑道,“耽误了三爷的好事,咱们可一个也赔不起。”

众人哄堂大笑起来,邬三爷明媒正娶的合法Omega,果然气质脱俗不是那些庸脂俗粉可以比拟的,就连这帮平日里刀口上舔血的亡命之徒也都不得纳罕,邬三爷这是被什么鬼迷了心窍,居然放在家里的仙子不爱,偏偏看上了那个长得虽然漂亮可毫无气质的网红。更加为了保护她,还牺牲了程助理的名誉,故意安排她和程助理领了结婚。

邬童小心翼翼的把小人儿放到了柔软的床铺上,好整以暇地看着任人宰割的尹柯,他的雪白脸颊因为发情变得红扑扑的,温润如玉的眼眸无辜又懵懂的半睁着看向邬童。

适才的热吻暂时缓解了他的情热,也让他勉强从浑浑噩噩中找回了一丝意识,但发情期的到来,让尹柯根本无法拒绝自己的Alpha,但又觉得害羞,只能让自己整个人趴着柔软的床上,只敢用眼角的余光偷偷的查看邬童的表情,背脊和臀部的曲线弯出勾人的弧度,没穿裤子的修长双腿完全暴露在邬童眼中。

邬童炽热的眼神在尹柯的身上逡巡了几遍,终于开了口:“你还挺机灵啊?这种馊点子都能想得到?”

“我……我没有……”尹柯现在有点怕怕的,他擅自离家出走这件事最终还是被邬童发现了,居然连一天都没撑到,就被人抓了个正着,尹柯现在又是懊恼又是害怕,虽然邬童从来没有真的凶过他,但Omega对于自己的Alpha或多或少都会有些畏惧感,何况邬童还是Alpha中的Alpha,气场等级都是一等一的强势。

“……”光是看着他那副又乖又怂的小模样,邬童的心就早已柔软的不行,“既然没有,那等会跟我回家。”

“啊!”尹柯愣了一下,赶紧爬起身来,也顾不上自己即将进入发情期的问题,毫无意识又肆无忌惮的释放出了他诱人犯罪的信息素气息,“不行,不行,我不回去。”

邬童的眸底的欲望变得更深了,心上人的天真无邪彻底激起了他隐藏在心底的兽欲,下半身毫无顾忌的高高的撑起了帐篷。

不回去就不回去吧,至少现在不是说这些的时候,邬三爷身子一沉,突的像一只猎豹一般扑了过去,三两下便撕烂了爱人身上仅剩的一件衬衣。

白皙如玉的躯体被他牢牢固定在身下,殷红的薄唇甚至来不及叫出声便被他牢牢擒住,疯狂的掠夺Omega口中甘甜的津液。

Omega比Alpha更早进入状态,虽然“同床异梦”,但身体上的契合度却高的吓人。

在性事上,尹柯对于邬童是毫无招架能力的,只要邬童随便折腾了他几下,便可以将他送上情欲的天堂,不停的变换姿势和似乎永不停歇的疯狂打桩,磨得尹柯哭肿了双眼,却依旧用纤细的双腿紧紧的缠夹着邬童的腰。

酣畅淋漓的床上大战,最终还是以尹柯落败而告终,朦朦胧胧间他似乎隐隐察觉到这次有些和以前不一样的地方,可他实在累的睁不开眼了,也没有心思再去追究,到底问题出在了哪儿,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邬童舒服了,这些天的辛苦和疲惫都在适才和尹柯的床事里被消灭了个干净,更重要的是,这次他终于肏开了尹柯的生殖腔,把滚烫的jy灌进了他的孕囊,完成了最终标记,让尹柯彻彻底底的属于了他。

看着肿着眼也肿着嘴,却还是挂着饕足笑意缩在他怀里睡的像只小猫一般可爱的尹柯,邬童只觉得,自己从未像现在这般幸福……

 


17.策反兄弟们

离了“wink”工作室,跟随邬童的一行人也没回去,而是由程宇做东,寻了个酒吧,喝上两杯。
“我刚刚看见了,那位柯少爷怕是发情了吧。我瞅着咱们三爷怕是也憋了挺久的了,哈哈。”四瓢儿是邬童亲手提拔的人,虽然身上江湖气颇重,倒也甚是讲义气。

“柯少爷到底是咱们三爷的合法Omega,你们又不是不知道,咱们三爷洁癖又重,从来是不肯在外面乱来的,家里的总好过外面那些吧。”程宇笑着端起酒杯和他闲聊起来,这些年随着少主潜在“百善门”,虽能保持本心,但多多少少也沾染了些许气匪气。

尤其是在“栖梧堂”邬三爷亲自提拔的这群兄弟面前,他更是自在,毕竟这帮兄弟虽然粗俗,但因为当初刚进“百善门”时,是被邬童给看中提拔的,对待邬童那都叫一个忠心耿耿。

邬童虽然心狠手辣,但对于这群人,却也做不到恩断义绝,所以才刻意把这帮兄弟分到他的小队里,待得他日,剿灭“百善门”时,也好给这帮兄弟留条活路。

“唉,真是搞不懂,你说三爷家里明明有这么个大美人,他干嘛非得要那个女明星呢。”四瓢儿和程宇关系一直不错,也知道程宇和白雨柔之间根本没有关系,这才敢当着他的面感叹道。

“世事无常,柯少爷虽说是三爷明媒正娶的,但爱情这东西谁说的准呢。”程宇勾了勾嘴角笑了笑,面不改色的说起了瞎话,“要是都能解释的清楚,那就好了。”

“唉!我反正是瞧不上那个女明星,矫揉造作,尖脸刻薄模样,长得是漂亮,可一点气质也没有。”四瓢儿咂咂嘴,满脸的不屑,“唉,也就咱三爷把她当宝了,还调了一队人去保护她。”

“没办法嘛!五爷和老大都盯着咱三爷呢!”程宇继续不动声色,“要知道,当年影给咱们百善门留下的阴影可不小,老大现在比谁都还要敏感,现在对付自家兄弟也下手毒辣,毫不留情起来。”

“咱们三爷虽说位高权重,但到底是邬中将的儿子,家里又财大气粗,老大当然对我们三爷严防死守咯,就怕他哪天造了反。白小姐这次出了事,三爷急成那样,全百善门的人都知道了,三爷的弱点就是白小姐,三爷自然不得不防啊。”

“唉!说的也是。”四瓢儿挠了挠头长叹了口气。
“唉,不过,弟兄们,我一直有个问题想问你们。”程宇又要了杯酒,自顾自的点了一根烟,缓缓的吸了一口,这才笑着开了口。

“程哥,你有话就直说,咱们兄弟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一边的二秃子插了一嘴。

“老大现如今对我们栖梧堂愈发严苛了,上个月还寻了个错让人处置了刘大茂,三爷差点为这事和老大翻脸,你们怎么看这事?”

二秃子愣了一下,低下了头半天说不出话来,他用眼角余光瞟了瞟其他兄弟们,他虽然粗野,但他不傻,三爷虽然牢牢握住了门中生意人脉关系,可韩五爷却是老狐狸的心腹,他俩之间必然会有一战。

他们虽然都是一群亡命之徒,但若不是到了万不得已,谁都不愿意轻易站队,那可是小命不保的事。

程宇笑了笑,又要了一杯酒,挑了挑眉不再说话,“影”也不是什么慈善组织,邬少主卧底至今,培养的这帮所谓的兄弟,都不是真正穷凶极恶之徒,所以想要给他们个机会。可若是他们没那份心,组织也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有异心的人。

 

这帮兄弟对邬童自然是没有异心的,但要想让他们一下子转变,未免也有些操之过急了,所以他今天只是提一提,一来探探兄弟们的心思,二来,大浪淘沙,淘去些三心二意的沙硕。

18.邬童的秘密

尹柯清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三天后了,发情期的这三天,邬童一刻也没舍得离开他,就在他一波又一波的情热里占有他,满足他……

现在,那个平日里精力充沛,体魄强壮的Alpha正安静的躺在他身边,用强而有力的臂膀紧紧的环着他的细腰,沉沉的睡着……

尹柯愣了一下,只觉得有些不可思议,强忍着仿佛被坦克碾过一般都剧痛,他轻轻的掰开了邬童的手臂,自行坐起身来……

“被……被标记了呢……”看着自己满身欢爱后留下的痕迹,尹柯终于意识到,他彻底失去意识前那不一样的感觉是什么了,现在的他再也不是一颗香甜青涩的小苹果了,现在的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一股淡淡清甜的苹果气泡酒气息,他被邬童标记了。

把身体蜷成一团,尹柯有些不知所措,这里已经不是他工作室三楼的休息室了,看来在他昏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邬童应该是把他带回上次他醒来时的那座别墅。

嘴角忍不住微微扬起,抿出甜蜜可爱的梨涡,尹柯看了一眼身边差点被自己榨干了的爱人,忍不住凑了过去,“吧唧”一口亲在了某人的唇角……
好开心啊,邬童,邬童终于标记他了,这是不是说明,他已经打败小三成功成为邬童最爱的人了?

尹柯现在乐得几乎快忘记浑身宛若散架般的剧痛了,只是将毛绒绒的小脑袋拼命往邬童怀里钻,惹得还在熟睡中的人终于不堪其扰,抱着他坐了起来。

“醒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邬童这三天确实累坏了,柯柯真的太可口了,初次被入侵的生殖腔甬道又软又湿,那种销魂的感觉得简直快要了他的命,“痛不痛?”

“不疼……”才怪呢,尹柯现在浑身痛的都快散架了,可还是咧着嘴傻乎乎的冲邬童甜甜的笑着,“一点也……嘶,一点也不疼……”

“小傻瓜……”邬童揉了揉他的小脑袋,被他可爱的表情逗了了,“你这三天只喝了粥,现在应该很饿了吧,我让孙姨做点好吃的好不好?”

“不要,嗯~人家不想吃东西,人家想让你抱着我。”尹柯死死的搂着邬童的脖子不肯撒手,生怕一松手,这个Alpha又会离他而且,“邬童,你已经标记我了,那你以后就不许出去勾三搭四了。”

“好,我答应你。”邬童心里一软,忍不住把他软软的身子环在自己怀里,“我只要你就够了。”

“真的吗?”尹柯惊喜的抬起清亮的眸子看向那个正紧紧把他拥在怀里的男人,但很快又垮下脸来,“算了,反正你肯定又只是骗我的……”

看着怀里的小可爱有些落寞的表情,邬童心一疼,其实这些天,他也想了很多,过去他似乎是关心则乱,总是害怕自己一个不够谨慎,便会给尹柯带来灭顶之灾,可从没想过,自己模糊不清的态度,差点会让他失去尹柯……

略一沉思,他低下头轻轻的在怀里的尹柯额角印了一个吻:“宝贝,对不起。”

“我不喜欢听你说对不起!”尹柯突然觉得更委屈了,一把推开了紧紧拥着自己的Alpha,“邬童,我不喜欢听你说对不起,上学的时候是你跟我说你喜欢我,我相信你了,所以我答应跟你交往。可你从来没有说过你心里还有个白雨柔,如果你说了,我根本不会缠着你的,是你招惹了我,现在你又和我说对不起,邬童,你真是个大混蛋……”

“……”尹柯越说越难过,这是他第一次真正面对自己和邬童之间的问题,琉璃色的双瞳隐隐有了水色,无辜又委屈。

“没有,我没骗过你……”邬童再次把他拥回怀里,“我爱的人,从始至终都只有你,以前是,现在是,以后也依旧只会是你。”

“我不相信……”尹柯终于憋不住了,哇的一声哭了出来,“你在医院都说的很清楚了,你说你愿意和我离婚,你为了白雨柔要和我离婚,呜呜呜……”

“不会的,宝贝,我不会的……”邬童现在后悔极了,他终于察觉到,自己那所谓的保护带给了尹柯多么大的打击,“白雨柔只是我现在执行的某件任务里的搭档罢了,我们只是在演戏……”

“演……演戏?”尹柯愣了一下,他眨了眨眼又确认了一遍,自己并不是听错了,“什么演戏?什么搭档。”

邬童长叹一口气,这才坦言道:“宝贝,我在执行一件极其重要的任务,必须选择一个人和我搭档,白雨柔就是我的搭档,我们只是合伙人罢了,我从来没有碰过她。”

“真的……”尹柯傻了,他突然觉得自己似乎是在听一个不可思议的故事,既让他开心,有让他疑惑,“你没有骗我?”

“没有骗你。”邬童微微一笑,他决定不再瞒着尹柯,但也不敢把所有真相都告诉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小少爷,“这个任务是爷爷安排的,,你也知道他老人家,商海里浸淫了一辈子了,除了我们兄弟三个,他老人家谁都不相信,又因为我是老大,所以这个任务便落到了我头上。”

“对方也不是省油的灯,我作为爷爷的孙子想进入对头公司的内部当然不会那么容易,只好装出一副纨绔子弟的模样,投其所好,可我总不能把你给扯进去吧,你那么好看,要是让那群色狼惦记上了,那我可是会吃醋的,……”

“讨厌……”尹柯听着听着,突然听见自家Alpha调笑的语句立马羞得抬不起头来,“什么嘛……”

“所以啊,我没办法了,就找来白雨柔,让她演一回不要脸的臭小三转移那群人的视线咯。”邬童瞧着他又羞又臊的样子,某处又开始蠢蠢欲动。

“不对,你骗人……”尹柯还是有些不相信,撅起小嘴抱怨道,“她都在医院逼婚了,你也答应了,你还骗我……你……你……你真坏。”

“啧……”邬童露出狡黠的笑,薄唇覆上那张还在喋喋不休的红唇,轻轻的啄了一下,又凑上去在怀里人白嫩的耳垂处咬了一口,“那天在场那么多记者和爷爷对头的人,你突然闯了进来,我们不演那么一出,又怎么好交代呢?”

“交代?”尹柯可不傻,邬童说的那么有理有据,他也确实相信了一大半,那天自己接到了谌浩轩的电话,主动跑去捉奸的,白雨柔的房间里也确实待了很多不认识的人。

而且邬童好像也就只有在医院答应了要和自己离婚,如果说邬童只是害怕得罪他们尹家的话,应该不会在公众面前答应,反而回到家里就变卦了啊。要知道尹家虽然家规森严等级分明,但也不会任由邬童公开羞辱尹家的颜面啊。

媒体消息并没有被封锁,他和邬童闹离婚的事,到现在都还挂在头条上呢,可尹家却没有一个人来过问这件事,那就证明,邬童并没有说谎,他们一定也是知道邬童和白雨柔不过只是合作关系这件事的。

想明白这点后,尹柯又惊又喜,一下子又从长满了尖刺的毛栗子变回了可爱的小甜豆,一头扎进邬童怀里再不肯撒手了。

邬童也任由他抱着撒娇,一下一下的摩挲着他光洁滑嫩的裸背,心里暗暗舒了一口气。

他到底还是没敢把所有的真相都告诉柯柯,下个月就要交易了,不出意外的话,这比价值十一亿美元的交易,老狐狸肯定会亲自到场的,“影”早已布下了天罗地网在那等候多时了。

终于和他心意相通的柯柯如果知道了事情的真相,一定因为任务的艰巨和可怕而担心受怕,甚至于会想办法阻止他去的。

为了这次的清剿行动,他和常安,karry已经付出了太多,绝不可以在此时功亏一篑。

三天后,常安和karry应该会把谌浩轩和那个叫千智赫的Omega和karry的儿子一起送来这里。谌浩轩也是“影”的成员,还是让他告诉柯柯真相更合适一些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