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昨日之日

Work Text:

唐莉佳和左婧媛,丝芭时尚创建以来最年轻的主编和公认的天才摄影师。

 

大数据分析表明,办公室恋情向来不是什么好主意。

 

两个人第一次见面是在唐莉佳上任那天的接风晚宴上。

 

“空降的主编?我以为老刘走了该我顶班了呢”,左婧媛看了一眼挂了几个气球俗里俗气的舞台,又瞟了一眼红毯另一头紧闭的门,不耐烦地瘪了瘪嘴把手伸向了眼前的鸭舌。然而从邻座敲过来的筷子半路截住了这只不老实的爪子。

 

“你一个摄影师,就知道在这儿打嘴炮”,刘倩倩把筷子放下装作什么都没发生的样子,用眼神继续警告左婧媛,“多大人了,还拿手抓”

 

左婧媛在嗓子里哼了一声,悻悻地收回手抓起筷子夹了一条鸭舌放回盘里,在桌布上蹭了蹭手拿着鸭舌啃了起来,还不忘向刘倩倩炫耀。

 

同桌的同事笑了笑,在左婧媛胡作非为的账上又记了一笔。

 

宴会厅的门是在左婧媛第二条鸭舌啃到一半的时候被推开的,所有人的视线都集中到了敞开的门上,只有左婧媛还在专心致志地啃着手上的鸭舌。

 

等到左婧媛收拾完那条鸭舌肯抬头的时候,唐莉佳已经站在台上了,老板脸上堆满谄媚的笑容,手也油腻地摸到了唐莉佳腰上,然后被后者完全不给情面地躲开。老板的笑容尴尬地凝结了一秒,然后招呼台下的秘书把花抱上来。

 

感情又是个靠潜规则上位的,欲拒还迎这招用得不错。左婧媛伸出筷子夹了第三条鸭舌,准备靠它打发了接下来无聊的就职演讲。

 

“大家好,我叫唐莉佳,是新上任的主编,希望我们合作愉快”

 

然后唐莉佳就弯腰把花放在台上从上面迈过去走下了台,一串动作行云流水,脸上一直挂着自如的笑容。

 

“咳咳,欢迎我们的唐主编,大家可以开动了”,老板从地上捞起那束花,又是尴尬的笑容。

 

还好没人在意,所有人都迫不及待开始动筷。

 

左婧媛这时候反而把注意力放在了唐莉佳身上。一句话的就职演讲,没有长篇大论的履历吹逼和未来展望,这个女的还是有点儿意思。

 

唐莉佳这时候正好抬眼,对上左婧媛的眼神,对她笑了笑。向来自视甚高的人突然觉得无措,拿起旁边的高脚杯灌了一口,低下头继续跟鸭舌较劲,然后因此错过了唐莉佳嘴角更肆无忌惮的弧度。

 

“左婧媛,你耳朵怎么红了”

“喝酒喝的吧”

“你别扯了,你酒量我还不知道,红的还能一口就上头”

“……”

 

 

 

那晚之后的一周里,左婧媛都没再见过唐莉佳,据办公室里爱传闲话的人说,她是跟着老板去了总部。

 

“新上任的唐莉佳,你了解吗”,左婧媛最后还是耐不住性子问了最可能有情报的刘倩倩,毕竟是前主编的情人,或许跟先主编也有点什么关系,也不知道是个什么逻辑。

 

结果刘倩倩还真的知道点什么。

 

“听菲菲说,她认识这个唐莉佳蛮久了,一直单身,工作绩效极高,是个有手段的女人”,刘倩倩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抠出四分之一的脑子跟左婧媛聊这些有的没的的八卦。

 

谁成想,左婧媛猛地一拍桌子,刘倩倩剩下四分之三的脑子也宕了机,暂时不去管电脑上的工作,一脸狐疑地看着左婧媛。

 

“所以你是说刘力菲选了她来接班而不是我吗???”

还以为什么大事……

“也不能这么说,菲菲她不是怕你累着吗”

“刘倩倩你这个重色轻友的东西,就知道向着刘力菲!”

 

 

 

唐莉佳再次出现是在一周之后的例会上,照常是创意提案,讨论然后主编拍板。

 

一切都很顺利,只是唐莉佳只要对一个方案表示一点点赞赏,左婧媛就开始对着小本子分析它的问题。

 

刘倩倩坐在左婧媛旁边对她过于反常的积极感到诧异。

 

唐莉佳倒是没什么反应,全程面无表情,只在散会的时候撂了一句“左婧媛,来我办公室一趟”

 

左婧媛倒是处变不惊,回去把东西放在桌子上就进了主编办公室,安安稳稳地在扶手椅上坐下。

 

“今天在例会上你是什么意思?是看我这个主编不顺眼吗?”

 

唐莉佳整个人压上来,鼻息打在左婧媛的脸上。

 

左婧媛却看着唐莉佳撑在椅子扶手上已经开始颤抖的胳膊噗嗤笑出了声。

 

“唐主编,虚的话不用勉强”,左婧媛脱了高跟鞋轻轻踹了唐莉佳一脚,趁她还没站稳一转攻势站起来把唐莉佳放倒在了办公桌上。

 

“唐主编,你口红有点儿花了,我帮你擦一下吧”

 

左婧媛发誓,她这句话没有别的意思,指尖在唐莉佳唇边蹭过的时候也真的只是想擦个口红顺便调戏一下这个还蛮合自己口味的上司的。

 

可唐莉佳偏偏在这个时候伸出舌头舔了舔唇,可爱的笑眼眯起来装凶却不知道自己实际上看上去像只慵懒的猫咪。

 

左婧媛很喜欢猫,于是涂了正红色口红的唇替代了手指的位置。

 

左婧媛走进办公室的时候莫名其妙地看着唐莉佳锁上的门和合上的百叶窗现在起了作用。

 

所以说,其实是早有预谋的吧。

 

 

 

左婧媛从主编办公室走出来的时候,西装和衬衫的扣子都一丝不苟地扣着,没人会注意到左婧媛的眼神里有一丝魂不守舍,或是原本别得整整齐齐的头发有一缕耷拉在耳侧。

 

只是准备去喝杯咖啡,大不了被辞掉,结果直接在办公室把顶头上司给办了,大概是超额完成任务吧。

奖励自己点什么呢?听说楼下新的甜品店的舒芙蕾不错,今天就选它了!

 

刘倩倩看着左婧媛上扬的嘴角和快要蹦跶起来的步子,今天太阳大概是要从东边落下了吧。

 

左婧媛之前用工作号加了唐莉佳的微信还从来没聊过一句,叉子碰到舒芙蕾奶油的时候,左婧媛的手机屏幕上显示了唐莉佳发来的第一条信息,“我挺喜欢你的口红色号的,配你”“我也觉得,看咱俩审美这么一致,要不要做我女朋友”

 

半分钟之后,唐莉佳回过来的是一个ok的手势。

 

之后,大概就算是在一起了吧,知情人士只有刘力菲和刘倩倩。

 

 

 

说来也好笑,情侣会一起做的事情两个人都凑不到一起去。

吃饭,口味不搭;出门,一个钟情游乐园一个钟情山水;逛街,一个冲着包包去一个在超市货架前流连忘返。

看电影的风格也不搭,左婧媛喜欢跟着矫情的爱情片哭哭啼啼,唐莉佳习惯于跟着喜剧片笑出眼泪。即便如此,两个人也能一起看电影,一盆爆米花放在沙发中间,左婧媛在电视上看爱情片,唐莉佳举着手机看喜剧片。抽纸放在唐莉佳手边,偶尔拿一张擦掉笑出来的眼泪再递给一把鼻涕一把泪的左婧媛。

 

天生一对大概就是两个人唯一的默契全留在了床上。左婧媛勾勾嘴角唐莉佳就知道乖巧地吻上,唐莉佳稍微扭动一下腰肢左婧媛就知道该去填补哪处空虚。契合到连呼吸心跳都同步,所有的敏感点甚至都无需刻意找寻。

 

可是人的欲望是无限的,对征服和占有的渴望不止局限在一个人的身上。在这个行业工作,生活里最不缺的就是漂亮的肉体。她们从来只是彼此的特殊,但从来不是彼此的唯一。男人女人,帅气美丽妖艳,都是合适的发泄对象。

 

承诺在她们之间向来一文不值。反反复复被单方面撕毁的协议,交易的另一方也报复性地吻上酒吧里刚认识的陌生人的唇。只是一瓶酒最后的味道总是渡到了对方的舌尖。出轨,分手,喝酒,上床,反复如此。

 

是爱还是欲望,抑或是习惯。习惯了看见她的身影,习惯了贴近她的手心,习惯了她的呻吟。

 

分手炮最后总成了复合的引线。她们在肆无忌惮的放纵里把酒瓶狠狠地砸向家里那面石面的墙,靠着床坐在地毯上,狠狠地亲吻,十指相扣到指甲嵌到对方的皮肉里,说这次酒醒了,一定他妈的好好做人,谁也不能再对不起谁了。

 

可惜都是真心醉话,谁也没做到过。不过没关系,因为总会有下一次分手炮,总会有下一次复合。青黑色的石墙已然被酒瓶里残留的红酒染上了浅浅的血色。

 

她们有想过尝试一下开放关系,但好像也没有必要。占有欲是爱的一部分,更何况被默许的出轨便没有了它本身的意义。

 

相互之间的背叛和试探到了最后仿佛成了一种畸形的竞赛。

 

左婧媛最出格的一次尝试要数答应了一次略显唐突的求婚。

 

新郎是左婧媛的研究生同学,现在在一家装修公司当设计总监,长得不算帅,看起来老实巴交的,两个人倒也算是门当户对。听刘力菲转述刘倩倩的描述,这男的就是个舔狗,喜欢了左婧媛很久,死皮赖脸追了一年,现在终于追到手了于是对她要多好有多好。

 

左婧媛把捧花塞给了唐莉佳,笑着说“你也要幸福啊”。

 

好一个姐妹情深,也不知道是谁带的头,全场观众都跟着鼓起了掌。新郎对唐莉佳笑着点了点头。

 

唐莉佳费了好大力气才忍住没有翻个白眼。不要对我笑了,我就是那个一直在睡你老婆的人,你对我这么友好我会愧疚的好吗。

 

唐莉佳是在把捧花顺手扔在地上的时候发现里面的房卡的。919,怎么不是419呢,都是结了婚的人了,应该有点儿自知之明了。

 

唐莉佳推门进去的时候,左婧媛穿着一袭婚纱坐在床上,头纱蒙在脸上,笑得唐莉佳心里发毛。

 

不过穿着婚纱的左婧媛可真美,和她想象中一模一样。

 

在从极致的欢愉里跌落凡尘的半梦半醒的时刻,她也有过少女怀春的美好幻想。她曾在朦胧里看到过,两个人一起穿着婚纱,办一场只有她们两个人和牧师的婚礼。要足够虔诚,除了神没有别人可以注视她们的结合。那天晚上要偷偷溜进教堂里,十字架周围即将消耗殆尽的蜡烛是唯一的光源。她们要在第一排的长椅上亵渎神灵,不过上帝兴许不会介意见证如此美好的事情。她要在摇摇欲坠中听到左婧媛说“我爱你”,然后回以最深刻的叹息。

 

现在左婧媛穿上婚纱了,可她没有。不过也罢,说到底都是骗自己,现在是,那些她幻想出来的美好也是。孰真孰假谁也辨不清。

 

左婧媛看唐莉佳走进来,把头纱撩起来直勾勾地盯着她看。唐莉佳走到床边,把她的头纱放下来,然后再缓缓地掀起来,搭在她的头顶。

 

“哪儿有让新娘子自己撩头纱的道理”,唐莉佳笑着说,语气和上次两个人扬眉裂眦不欢而散时相比格外温柔。

 

撩头纱就像掀盖头一样,那块织物下面是不可方物的美,是承诺了未来的幸福,这份礼物应该由即将拥抱她的人亲手开启,这也是一种承诺。

 

从前左婧媛就总是嘲笑唐莉佳,说你总是很在意那些形式化的东西。头纱谁撩盖头谁掀有什么关系,新娘总是你的。

 

“不过现在就算顺着你走了形式,新娘也不会是你的了啊”

 

左婧媛冷不丁开口,唐莉佳在眼眶里打转的泪被硬生生怼了回去。

 

“还说我呢,左婧媛,穿着婚纱和别人偷情,真有你的”

 

唐莉佳把左婧媛头上的头纱整个拿下来扔在一旁,挑起她的下巴吻了上去。

 

升温不需要多少前戏,唐莉佳是临近沸点的糖浆,左婧媛的唇舌是最后被送入火中的干柴。她吻上自己微凉的皮肤的时候,唐莉佳情不自禁地颤栗。

 

唇齿在脖颈和锁骨留下点点粉红的印记,然后向下含住了微微颤抖的红豆。

 

唐莉佳看着左婧媛把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取下来,然后从她的胸前滑到小腹再游走到双腿之间。

 

她倒宁愿左婧媛带着戒指,反正说到底也用不上那根手指。

 

摘了戒指就好像在承认她们在做了什么不对的事情,就好像她左婧媛对这个大概还算不上相熟的男人真有一份忠贞要守着。她心知肚明,这个男人不过是左婧媛拿来气她的一把枪,此时惺惺作态地摘掉那枚本身就不该戴在那里的戒指尤为可笑。

 

可她说错了一点,左婧媛难得地送进去了三根手指。唐莉佳清晰地感受到下身传来的酸胀和快感,那人清晰的指节。

 

被送上顶峰的时候,唐莉佳把牙印印上了左婧媛瘦削的肩膀,这次一点也没怜惜,直到嘴里尝到血腥味才松了口

 

“左婧媛,我要你记我一辈子”

 

离开酒店,唐莉佳回家洗了个澡在床上从下午一直躺到第二天黎明。她从躺下哭到了晚上,红肿着眼睛感受到紧绷的后背叫嚣着疲倦,却怎么也睡不着。想着总是在她身上为非作歹的人正被人压在身下,莫名觉得遗憾和委屈。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总之是觉得委屈,心好像空了一块,再也填不满了。于是爬起来用凉水洗了一把脸,打开电脑电脑定了一张单程机票。

 

唐莉佳辞了总经理的职位,在老板问起有没有替代她的人选的时候在对话框里输入了左婧媛的名字,然后和公司的所有人断了联系,收拾了一个箱子的东西买了机票说走就走。

 

 

 

 

后来唐莉佳在大理古城的酒吧里也收到过刘力菲的短信,“倩倩说她在找你”。

 

这个她是谁心照不宣。

 

可唐莉佳不会再回头了。在这座安静的城市做酒吧驻唱是件惬意的事情,工资还有偶尔的小费加上之前的积蓄,她过得很好。再说了,再爱她也不会去做别人婚姻里的小三,伤人心的坏人她做腻了,现在要从良了。

 

身上黑一块白一块的小猫填了舔爪子,安静地听着主人细若蚊蚋的叹息。

 

EN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