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魏姚】不要吃我

Work Text:

今天姚青山又往台下抛媚眼儿了。

台下坐的可不是魏洗星,而是能为了姚老板一个眼神儿心动到直接心肌梗死螺旋升天的死忠“姚粉”。还是个新到燕城搞不清状况而且顶没眼力见儿的。

 

“姚老板您这《状元媒》的行头可用了老些时候了吧,改明儿我就给您置办套新的!”

“姚老板您再多看我两眼呗!”

“姚老板要不我现在就给您量量行头的尺寸?”

“姚老板我送您回去吧。”

打从散了戏,这位爷就贿赂了戏楼经理摸进了后台,跟在姚青山后头磨磨唧唧,还总管不住自己的手想往青山身上招呼。

虽说春阳班一向有顶讨厌这一套的闵老板镇着,这事儿不常发生,不过青山依然是早就习惯了这种人的存在。

谁让世人眼里头,唱戏的说到底就是看官们的玩物呢。

 

毕竟是来捧自个儿的,总不能甩难看脸色给人家,还得虚情假意地应付着。

不过要说是自己先招惹人家的那可冤枉大发了。

那媚眼儿可真不是冲着这位爷抛的,这戏演到这节骨眼,角色情绪到了跟台下的座儿互动一下,这是青山演这戏讨彩头的小惯例,每次连媚眼儿抛的方位都一样,只是今天恰巧这位爷坐在这位置了才被砸了个正着。

要早知道又是这么个好自作多情的主儿,姚青山宁愿在台上的时候省了这点细节。

 

难得有空来接青山回家的魏洗星可不懂这些弯弯绕绕,他只看见了青山出了戏楼还和某个看起来有点身份的陌生男人纠缠不清了好久。眼看着男人的手都摸到青山腰上了。

看来自己平日里都没来接家里这位美人儿,可错过了不少重要情节啊。

 

不过魏洗星从接到青山起就什么也没提,一切都好像和往常一样,冷静平淡的脸上毫无波澜。

只是晚上的运动中明显地狠了些,好像要生生拆吃了美人一样。

 

从今晚这场性事一开始,青山就发觉了不对劲。

前戏格外得漫长,润滑和扩张却又做得格外潦草。

魏洗星仿佛今天才知道姚青山是个让人痴迷爱恋的大宝贝,把人禁锢在身下,紧紧地抱着,发狂一般亲吻和啃咬着,连平日里轻柔的爱抚今天都失去了力道的控制,在青山白皙的身上留下深深浅浅的红痕。

不知过了多久,青山早已被亲吻和揉捏地软似一滩春水,撩得火起难耐却总不得满足,简直要怀疑今晚魏洗星只打算进行到搂搂抱抱亲亲而不会再有下文的时候,身后燥热发痒的地方才堪堪被放了两指进去。例行公事般来回按压抽插了几下,连涂抹在外的软膏似乎都还没乳化完全,魏洗星就换上了真正的家伙。

“呃——”没有足够扩张和润滑的进入还是会带来疼痛感的,青山猛地攥紧了魏洗星搭在自己身侧的手腕,这一下差点没把魏大帅的腕骨捏折了。

手腕酸麻的痛感和下身被容纳包裹的满足感让魏洗星也深深吸了一口气,然而没等青山缓过劲来,魏洗星就开始了猛烈地运动,仿佛一场战役的一开始就遇到了必须出重兵攻克的硬骨头。而这样的攻势一直持续到了最后。

一点也找不见从前怜香惜玉的做派了。

可青山早已失去了思考这种种异常的理智。一次次精准擦过敏感点并深深嵌入的顶撞让青山仿佛被抛进了风狂雨骤中骇浪滔天的大海中央,看不到光亮和陆地,身边唯有魏洗星这一块浮木,载着他忽而被推上浪尖,忽而又被卷入海底。他并没意识到身边这块浮木才是搅起这场风波的主宰者,但他一次次地讨饶,断续地呻吟着、央求着。

青山已经去了一次了,正处于不应期之中的敏感让他随着魏洗星每一次的动作都轻轻颤抖,忽而又被翻了个身,腰身被牢牢握住,趴跪在床上,继而身后就又被魏洗星强势地填满了。

“啊……”青山简直有些懵了,可这样格外深入的入侵让他几乎说不出话来,“魏……魏洗星你——”

他不喜欢这个姿势,他知道魏洗星也并不很喜欢。他们都喜欢在灵肉合一的交融中互相看得到彼此的脸,互相感受得到因为彼此而差乱的呼吸,而不是这样仿佛野兽交合一般带着屈辱和臣服意味的状况。即使在肉体的关系上他们拥有着不同的角色,但他们依然是平等的。他们都这样觉得。

今天魏洗星到底怎么了?

当一切终于结束的时候,青山已经没有力气再去思考多余的问题,而意外却依然没有停止。

魏洗星似乎平静了一些,但仍然紧紧地把青山抱在怀里,低头凝视着枕在自己肩窝、已经困倦地睁不开那双惹祸的桃花眼的美人,不住地在眉间和额角落下轻柔的吻,仿佛忽然间看不够了一般。

为什么从前没有发现自己竟如此珍视这个人呢?当看到其实他还是会和旁人靠近会对他人表达好意时,自己竟会生出强烈的要把他揉碎了完完全全融入自己的疯狂念头。

回想起过去,自己和青山能走到一起真是奇哉怪也但又好像理所当然,就好似降临在自己头上的一场梦境。也许人们都能做一场浪漫的梦也是天赋人权吧。看来自己真的被这妖精缠上了,迷住了,而且心甘情愿。

不知怎的,魏洗星脑海中忽然浮现出“红颜祸水”这几个字来,继而含着嘴角扬起的一点微笑轻轻摇了摇头。

他别扭又要强的青山怎么能是祸水呢?

就算是,也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