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洛羿和温小辉的26字母(七)

Work Text:

【mandrake,曼德拉草】

 

“这五百多天,他碰过你吗?”

洛羿的手像蛇信一样,从温小辉的脸颊一路游走到他胸前,捏起他嫩滑的乳粒,柔声问道。

“说话,他碰过你吗?”

看着小小的乳粒被自己亵玩到红肿突起,洛羿舔了舔嘴唇,手指转移到了温小辉的裤腰,“如果答案不是我想要的,那后果也不会是你想要的。”

温小辉的呼吸急促而颤抖,他的喉头像是被什么东西堵住了,就连两腮肌肉都僵硬得生痛。

他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洛羿不是已经改邪归正了吗?他们不是都和好几年了吗?这是怎么一回事?

温小辉记忆告诉他,昨天是黎朔生日,黎朔和赵锦辛刚好在国内,就请了几位朋友们一起吃吃喝喝。温小辉自然不能缺席,在饭桌上跟赵锦辛和邵群轮流拼酒,最后自己先喝得头昏脑涨,被洛羿强行缴了酒瓶抱回了家。

这是他仅剩的记忆。

醉酒后醒来,温小辉就发现自己回到了在鹏城刚刚被洛羿逮住的那一天,看着发生过的事情在面前重演,他竟然毫无能力改变,只能按着既定的路重走一遍,甚至连开口说话都做不到。

一切都如幻梦,只有洛羿对他猛烈到可怖的爱欲,是真切的。

见温小辉僵着脸不答话,洛羿也不恼,轻轻一笑,指尖稍微用力,随意地就解开了温小辉的皮带扣。

餐桌上的障碍物早就被他扫到了地上,现在温小辉就像一只任他啃噬的羔羊,长裤从腰间滑下,浑身赤裸,肌肤如玉,洛羿甚至产生了,温小辉的每一处毛孔、每一根头发丝都在喷洒着荷尔蒙,对他发起暧昧邀请,让他狠狠肏哭自己的错觉。

“我……我和他做过,那又怎么样?”温小辉咬着嘴唇,颤抖着声音答道。

与此同时温小辉内心也在疯狂大叫,握草,为什么我的答案跟说好的不一样了?这是哪个“不怕死的温小辉”宇宙吗?!

洛羿当然听不见他心里的叫骂,他只听到说出口的回答。看着温小辉紧紧皱起的眉,满脸都写着抗拒,洛羿咬紧牙,额头青筋暴起,“小辉哥,你不要骗我,乖。”

“谁骗你了,如果不是你捣乱,我早在美国温泉旅馆那次就跟他睡过了。”肉体温小辉冷笑。

内心温小辉险些背过气去,他很佩服这个平行宇宙勇敢无畏的自己,但他不想跟这个自己捆在一起啊啊啊!!谁能救救他!!

“好,好。”洛羿气到牙齿都战栗起来,他深吸一口气,“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试一试,看看你有没有说谎。”

下一秒,洛羿剥掉了温小辉的内裤,温小辉最后一道防线也土崩瓦解。

他俯下头,狠狠攫住温小辉的唇瓣,大力吮吸啃咬,滚烫湿黏的舌头如暴风一般在温小辉口腔内肆虐,仔仔细细舔吻他每一处柔嫩的黏膜。

温小辉快窒息了,满口都是洛羿蓬勃的雄性气息,虽然现在时间线错乱,但他内核还是那个爱洛羿至深的温小辉,仅仅是亲吻,就让他小兄弟站了起来。

洛羿敏锐察觉到温小辉下体的变化,终于放开他的双唇,低下头看向小小辉,嗤笑,“呵,这是一个性生活不断的人该有的反应吗?看来黎朔没能喂饱你啊,小辉哥。”

温小辉伸手想推拒洛羿,但洛羿纹丝不动,感受到温小辉的抗拒后,洛羿反而变本加厉起来。他一只手就制住了温小辉,另一只手抽出自己的皮带,把温小辉两只手举过头顶,用皮带捆在一起,看着温小辉这副任人宰割的样子,洛羿血液里的暴虐基因开始疯狂沸腾。

“小辉哥,可能会有点疼,但是我忍不了了。”他吻了吻温小辉的额头。

洛羿没有说谎,他确实忍不了了。

这五百多天里,他向自己证明,温小辉不是他复仇计划里的错误,他对温小辉的爱恋早已烙进血肉,只有跟温小辉在一起,他才有活在人世的感觉。

现在,他必须把温小辉肏到哭不出来,不这样做的话,他无法证明自己真的存在。

温小辉双手被死死捆住,他努力想挣动,但改变不了任何,只能看着洛羿在他眼前脱掉理智外衣,迅速兽化。

洛羿双目猩红,他不再有耐心了,他把修长的手指直接捅进温小辉嘴里,搅弄着温小辉的舌头,强逼温小辉把他的手指舔湿。

“唔……放……放开……”温小辉猛烈摇头,但他越是反抗,洛羿越是兴奋。

洛羿直接用空着的那只手捏住了温小辉的下巴,让温小辉不能摇头也不能咬牙,另一只手继续在温小辉柔嫩口腔内翻搅,“小辉哥,你的嘴上功夫一点长进也没有,黎朔没让你练练?”

温小辉死死瞪着洛羿,眼眶泛红,殊不知这样的神情对洛羿体内卑劣的欲望简直是火上浇油。

洛羿把手指从温小辉嘴里抽离,温小辉终于得到呼吸的机会,大口大口透着气,下一秒洛羿就吻了上去。

一边啃吻温小辉,另一边,温小辉的蜜穴入口也被洛羿的手指造访。

洛羿大部分时候都是个温柔的情人,即便床上狂猛,但前戏一定会做足,决不允许温小辉在床事上受伤。可是今天的洛羿像被开启了兽性开关,他只是草草地在穴口抽弄几下,就迫不及待地掏出了胯下涨得发疼、又热又硬的粗长凶器。

温小辉看着洛羿那个大家伙,忍不住心里发憷,他比谁都知道那玩意的威力,如果就这样生生捅进来,他可能会直接血溅三尺痛死过去。

“这里,被黎朔肏过吗?”洛羿扶着阴茎,对准了温小辉的蜜穴,鸡蛋大的肉头在穴口磨蹭,“他那个假正经的样子,真的能硬起来吗?”

“不要拿你怪物的逻辑去揣测别人。”温小辉咬牙说道。

洛羿又笑了,“怪物吗?我是怪物没错。被怪物肏会不会更爽呢?小辉哥,你马上就知道了。”

紧接着,温小辉就感受到了一阵撕裂般的疼痛,他连叫都叫不出来了。

洛羿的阴茎像烙铁一样锲进了那个紧窄的蜜穴,硬热的巨物一点点破开湿滑的黏膜,狠狠碾过敏感点,温小辉快疯了,他几乎要被撕扯成两半,一半是被迫打开身体的剧痛,另一半是灼烧般的快感,他不受控制地哭了出来,泪水横流,发出了像小动物一样的嘤嘤低泣声。

“小辉哥,你别哭……”洛羿享受着被温小辉下面的小嘴紧紧包裹的快感,发出深深的叹息,“呼……你越哭,我越想干死你……”

温小辉泛红的眼角,红肿的嘴唇,晶莹的泪水,隐忍的哭声,无一不是上佳春药,在洛羿体内放了一把熊熊大火,烧得洛羿难以自抑。他略略看了一眼温小辉被强行撑开的穴口,连一丝褶皱都看不到了,但庆幸的是并没有真的受伤。洛羿暗自松了口气,开始大开大合地抽送起来。

紧致的花径随着温小辉的哭泣一起收缩颤抖,密密实实包裹着大肉棒,洛羿爽到头皮发麻,他紧紧扪着温小辉的臀瓣,把阳具抽出再整根顶入,每一次都顶到最深最深,阳具上跳动的筋纹在高热花壁内凶狠刮蹭,每一次摩擦都能让温小辉发出高亢的尖叫。

温小辉真的懵了,他从来没见过如此狂暴的洛羿,也不知道该如何应对,他的双腿被洛羿压到了胸前,只露出圆翘的臀和那口被摧残到不行的蜜穴,温小辉除了发出一声声淫浪哭喊,除了被洛羿一次次带到欲望巅峰,什么都做不了。

阔别了快两年,这具身体对洛羿散发着恐怖的诱惑,这样暴虐地操干了数百下以后,仍然不能满足洛羿,他抽出阳具,把温小辉转移到地毯上,像动物一样四肢着地,高高翘起屁股,股间的蜜穴已经被蹂躏成了熟红色,穴口沾满了刚才被洛羿阳具带出的淫液,那都是温小辉情动的证明。

洛羿看着那个不断张翕的肉穴,啪啪拍了几下温小辉的屁股,“骚成这样的小辉哥,我也是第一次见呢,被我强奸也能有快感吗?”

温小辉早就没了说话的力气,在餐桌上被洛羿操射了两次,现在下体软软垂着,放不出空炮了。

洛羿也不指望得到他的回应,平复了一下气息以后,再次提枪上阵,肉刃顶开温小辉的穴口,一路碾过敏感点捅到最深。他抱着温小辉的屁股,腰上像装了马达,又快又猛,不知疲倦地疯狂进犯。温小辉被他插得几欲昏死,脑袋里一片浆糊,全身只剩下后穴还有知觉,快感如同强电流一遍遍击打他的神经,他已经被连绵不断的高潮折磨疯了,但洛羿完全没有停下来的趋势。

温小辉知道,洛羿是在补偿这五百多天的相思,只是这怪物一般的体力,无论做多少次爱,他都很难适应。

“小辉哥,呼……你想不想我?这两年,有没有想过我……”洛羿额头渗出汗珠,顺着他的下巴滴落在温小辉光滑洁白的背脊上,滴落在温小辉耸起的蝴蝶骨上,洛羿伏下身,啃咬起了温小辉的蝴蝶骨。

他下体动作依旧不停,继续肏干这个他最渴望最热爱的洞穴,如果可以,他甚至想把温小辉整个拆吃入腹,那样温小辉就是他一个人的,他们就能永远在一起了。

温小辉实在是承受不住了,他害怕再被洛羿操下去,自己会被操到脱肛,他后穴用力,一收一缩,吮吸着洛羿的大棒。洛羿高兴坏了,他以为这是温小辉对他动情的回应,抽插反倒更猛烈起来,温小辉这下再也没力气了,他怀疑洛羿一枪能直接捅到他的喉咙口。

眼前仿佛有烟花炸开,温小辉直接失去了知觉。

 

再一次醒来,是在他们京城别墅的床上。

温小辉睁开眼,首先感觉到的就是浑身的酸痛,下半身几乎失去了知觉,他开口想说话,但喉咙也传来一阵剧痛,只发出了几句嘶哑的喘息。

洛羿坐在温小辉旁边,发觉温小辉醒了,立即端过一杯清水,伺候温小辉饮下。

“我……我……我在哪呢?”温小辉糊涂了。

“你在家呀,”洛羿疼惜地抱住温小辉,轻轻吻着他的脸,“真是个傻瓜,昨晚喝醉回来,非要闻书房那瓶春药,闻完就出事了,缠了我一晚上。”

“春、春药?”

“就是那瓶你以为的香水,吉普赛人的秘方。里面放了曼德拉草提取物,既能致幻,又能让人发情,你非说好闻,我抢都抢不走。”洛羿看着温小辉,眼里是不容错识的餍足,“不过,吸了春药的小辉哥,真的格外可口呢,告诉我,你的幻觉是什么?”

“是,是……”温小辉结巴了。

难道他内心深处的渴望,就是被洛羿强奸吗?

苍天啊!温小辉懊恼地抱住了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