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小辉哥女装车

Work Text:

预警:温小辉女装
不接受女装play的请不要往下看了!!!

 

温小辉微博和视频账号的粉丝越来越多了,毕竟他长得漂亮又有趣,还是货真价实的技术型化妆师,逢年过节抽奖回馈粉丝也毫不手软。

但随着粉丝增多,也开始有不和谐的声音出现。

一撮一撮的杠精拼了命到他微博评论区里刷存在感,骂他娘炮,骂他吃男朋友软饭,比比皆是。温小辉一开始还会怼他们几句,如果觉得“娘”是贬义词,那请问你是你爸生的吗?但杠精们岂是一两句就能吓跑的,见他会回嘴,更加来兴致了。

温小辉牙一咬,心一横,一不做,二不休,你骂我娘炮,那我就娘给你看。

他打电话给罗睿,商量着俩人找个时间去“重拾旧业”,做一场特别的直播。

“哈?又假扮小女生啊?”罗睿正在后厨打发奶油,手忙个不停,用肩膀和耳朵夹着手机回话。

温小辉半躺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啃水果,“对啊,这么大惊小怪干嘛,你又不是没玩过,有家室以后都这么虚了啊,忘记我俩以前辉煌战绩了吗?”

“可是秦子蛟老说我太娘……”

“又秦子蛟秦子蛟,那上次化装舞会扮武藏的是谁啊,是你孪生弟弟吗!你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你??”

罗睿被温小辉吼得皱起小脸,只好放下蛋抽,把手机拿了半米远,“好啦好啦,听你的就是啦,那这次我们穿什么衣服啊。”

“你知不知道最近网上挺流行的Lolita装啊?”

 

一个月以后,lory甜品店举办了一次Lolita茶会,进店消费满200元的顾客都可以穿着lo裙参加,店内甜品饮料全场5折,除此以外还会现场抽选幸运顾客免费赠送日牌限量Lolita套装。

秦子蛟像门神一样搬了把马扎坐在店门口,满脸写着生人勿近。

店内则是欢声一片,大姑娘小姑娘们穿得眼花缭乱,还有拎小包撑小伞的,lory的员工们都是第一次见这样的阵仗,一个个在人群间拎着一颗心穿来穿去,生怕上点心上饮料的时候不仔细,弄脏这些姐妹的宝贵裙裙。

一处靠窗的卡座里,也坐着两位身穿lo裙的少女,一个梳着双马尾,双眸翦翦,明艳照人,脸颊上有一颗小小黑痣。另一个烫了小羊毛卷,化了淡妆,面目温和秀丽,看起来只有十六七岁。

全场大约只有坐在外边当门神的秦子蛟知道“她们”的真实身份。

正是温小辉和罗睿。

温小辉面前支着一个手机支架,他用那张美到雌雄莫辨的脸怼到摄像头前,恶狠狠地说着,“说老子娘?老子娘给你们看,从现在开始要是有一个人认出老子真实性别,老子就去陶然亭公园裸奔三十圈!”

“那个,裸奔就算了,会被警察叔叔抓的……”罗睿小小声提醒温小辉。

“哼,不管,往头上套个丝袜裸奔,抓了也认不出我是谁。”温小辉撩了一把今天早晨刚做的空气刘海儿,得意洋洋道。

罗睿拜服于发小的无厘头,决定放弃劝阻。

直播间飞机游艇都刷起来了,评论区不断有人在提要求。

“主播光坐着算怎么回事啊,有本事去溜达溜达啊。”
“就是,不溜达几圈哪知道有没人认出你啊,别怂。”
“小哥哥太漂亮啦!!!”
“我的妈也这是男孩子????”

温小辉看到这些评论,嘟了嘟嘴,气哼哼,“去就去,谁怕谁呀。”

说罢,他端起手机支架,离开卡座,走入店内人群中。

看见温小辉的顾客无不惊叹于他的美貌,还有人直接上来搭讪问他是不是哪家厂牌的模特?或是哪个网红?温小辉怕说话就露馅,一一微笑应答。

角落里有个小姑娘拍到了这一瞬间,美滋滋配图发微博,“今天在lory碰到一个神仙小姐姐,又美又文雅,还很害羞,好想勾搭啊~~~”

温小辉在人群里巡游一圈,果真没人认出他真实性别,他又回到卡座上,跟罗睿嘚瑟自己是如何的天生丽质难自弃。

此时,恰好一个男店员路过,他看着卡座上的双马尾美少女总感觉眼熟,但又认不出是谁,一时被美色迷惑,走路没看路,打翻了手里托盘,奶茶洒了温小辉一身。

“哎呀!”罗睿跳了起来,小小声尖叫,他第一反应是上手摸了一把被奶茶淋到的裙子,发现是常温,这才松了口气,随后看向那个冒冒失失的男店员,“小张你干嘛呀,走路小心点!”

店员小张看了看罗睿,又看了看温小辉,瞠目结舌,“老、老、老板……”

温小辉倒是很淡定,其实一条lo裙对那些学生妹来说算贵,对他来说还真就是毛毛雨,他朝小张摆了摆手,“没事没事,下次注意点,这次是我,要是弄脏了别的客人的衣服就不好办了。没事,我去厕所洗一洗。”

罗睿点点头,“你记得别进错门,要进男厕所呀,吓到女顾客就不好了。”

温小辉翻了个白眼,“你以为我是你吗?”然后拎起裙子向厕所走去。

厕所在一个拐角处,离卡座有段距离,处于罗睿视觉死角,店内其他人也都在忙碌自己的事情,并没有人发现温小辉穿着女装进了男厕所。

也没有人发现,在温小辉进去以后,又有一个戴着帽子的高大男人也尾随其后进了男厕所,还在门柄上挂了个“清洁中”的牌子。

 

温小辉是戴着手机进厕所的,但他当然有公德心,一进去就把手机塞进了小手包里,隔着小手包用声音跟直播间观众交代,“我现在进厕所把衣服处理一下,进了厕所你们就别想看直播了,等完事我再把手机拿出来,啊。”

他把手包放在洗手台上,拧开水龙头先洗了洗手,正当他从洗手池里抬起头,想要脱下弄脏的衣裙时,面前的镜子里出现了第二个人影。

温小辉吓得大叫一声。

“艹!洛羿!你什么时候来的,你吓死我了!”

刚刚那个尾随他溜进厕所的,正是洛羿。

洛羿站在温小辉身后,双眼如狼,热切的目光似乎要把温小辉全身都舔一遍。从他精致的小脸,到他几乎能盛水的锁骨,盈盈一握的腰,裙摆下露出的笔直白皙的小腿。

“小辉哥,这么好玩的事,你都不告诉我。”洛羿舔了舔嘴唇,一把将温小辉扯到怀里,手撩起他湿淋淋的裙摆,指尖放肆地在他大腿内侧逡巡。

“你干嘛哎哎你干嘛……”温小辉先是让洛羿吓了一大跳,又被他这开门见山的流氓行径搞得面红耳赤,“这种事我怎么跟你说嘛……”

温小辉伸手想制止洛羿的撩火行为,但洛羿可是专业泰拳手,两只爪子跟铁钳一样,烙上温小辉大腿就扯不开了,温小辉掰了半天,不仅洛羿纹丝不动,反倒把自己内裤蹭下去半边。

“呃……嗯啊……你、你锁门……没有……”小小辉被洛羿完全掌控,略显急躁地撸动,粗糙的指头不断摩挲着铃口,温小辉爽得想翻白眼。

“当然锁了,还挂了清洁中的牌子,”洛羿爱死了温小辉这一撩就发骚的小性,手上一边动作,嘴上也没闲着,反复舔吻温小辉的脖颈和锁骨,“小辉哥,你今天怎么这么香?”

温小辉被爱人淫弄得双腿发软,几乎站立不住,全身力量都交托在洛羿怀里,颤着嗓音努力回话,“香……香吗……化妆品……腌入味了吧……”

洛羿没忍住笑了,“这种时候,还要讲笑话吗?看来是我不够努力。”

温小辉睁着迷蒙的眼,刚想问洛羿,努力什么努力?下一秒洛羿就把他抱上了洗手台,裙摆撩至腰间,上衣往左右剥开,胸前粉嫩的乳头和腿间努力站起来的阳具,都尽收眼底。

温小辉侧过头就看到了镜子里的自己,被这淫乱模样惊到了,暗骂,“艹,我现在……也太像援交女了……”

洛羿低低笑着,挤了满手的洗手液,往温小辉腿间伸去,“谁家援交女有鸡巴的?”

“啊……”温小辉感觉到冰凉粘稠的洗手液抹到了他紧闭的穴口,洛羿那骨节分明的指头在穴口轻轻揉按,揉得他又酸又胀,不断呻吟。

呻吟同时,两颗乳头也跟着呼吸一起微微颤动,看得洛羿口舌生津,他俯下头,张口衔住了一边的乳粒,像要吸出奶一样大口大口吮吻起来。

温小辉被他吸奶吸到要疯了,抱着洛羿的脑袋,想要让老公大口吃奶,这时他余光瞟到了身边的手包,忽然想起来什么事一样,面色惨白,尖叫出声,“啊!!!洛羿快停下!”

洛羿听出温小辉语气不对,从他胸乳里抬起头,吻上温小辉的鼻尖,“怎么了?”

“我、我我、我没关、直播,直播没关啊啊啊啊啊呜呜呜呜呜……”

温小辉觉得天都塌了,他要骂自己一百遍不中用,每次洛羿撩他他都忍不住中美人计,一撩就发骚,完全忘了还有直播这回事!

“完了,我完了,我今天起要转行色情主播了……”温小辉靠到洛羿肩头,伤心哭出声,“呜呜呜,我不做了,你快起开,我不做了!”

这么一个被剥的上下几点尽露,玩得浑身乱七八糟,菊穴粉红,乳头泛光,满脸眼泪的小美人,说“我不做了”,洛羿要是能听,他就不是男人。

“小辉哥,不怕,”洛羿拿起手包,重重往墙上一摔,肉耳都能听见里头手机四分五裂的声音,“手机都坏了,直播自然断了,不怕。”

温小辉哭了一会儿,听了洛羿说,似乎真的是这么个逻辑,他抽抽搭搭地看着洛羿,“真、真的吗?”

洛羿扶住温小辉后脑勺,吮吻着温小辉脸颊上那颗痣,含糊地回应,“当然真的,别管了。”

温小辉其实还是想管,但事实不允许他再管了。

洛羿的手指像蛇一样,润滑足够以后,游动着钻进了温小辉的穴口,在紧致滚烫的肠道内刮蹭,温小辉浑身弱点都被洛羿捏在手里,既无法思考又不能抗拒,只能任凭过激快感一遍遍洗刷他的神经。

“小辉哥,每次按你这里你都会发抖。”

洛羿对着温小辉的敏感点大力揉按,温小辉哭叫着喊出声,“啊……啊啊,不、轻一点……老公呜呜……轻一点……”

床事里说的轻一点,洛羿当然不会信,他又加了两根手指,三根手指在穴道内粗猛进出,或许是着装特别,或许是地点背德,温小辉感觉到前所未有的刺激,甚至主动分泌出了肠液,晶莹粘稠的液体流了洛羿满手。

洛羿见菊穴已经扩张完毕,拉开裤链,粗硬的阳具从裤裆里弹了出来,洛羿扶着阳具,伞状的头部在温小辉穴口磨蹭,“来,跟小小小辉哥打个招呼。”

温小辉对洛羿这种突然幼稚的行为无话可说,用行动证明自己的渴望,粉嫩的穴口一张一翕,朝着面前这根耀武扬威的洛小羿发出邀请。

洛小羿的肉头被蜜穴吸吮,他爽得如遭电击,但脸上依然不动声色,只是挺着大肉棒,用力进入了他的桃源密径。

虽然两人已经做过很多次,可是洛羿的尺寸实在是太超过了,每次刚开场温小辉都要努力去适应,他感觉自己屁股里被插进了一根棒球棍,棒球棍还不安分,带着可怖的力道捅进最深处,大开大合地抽插进犯。

“唔……啊啊、呃……啊……老公,你、你怎么……”温小辉咬着唇,承受洛羿猛烈的欲望,“怎么……不吃奶了……呜呜……”

洛羿正大力操干着,表情虽然沉静,但通红的面色和暴起的青筋泄露了他难以抑制的兴奋,温小辉实在太好了,这个人,这具身体,他永永远远都要不够,不仅要不够,他还觉得每一次性爱都是对温小辉迷恋的累积,越是干得多,就越想继续干。

不过作为一个床上床下完美丈夫,老婆的要求,他怎么能不满足呢?

洛羿扪紧了温小辉的臀瓣,顺带揉捏一把,阴茎擦过敏感点,温小辉直接射在了洛羿小腹上,洛羿让他坐高一些,温小辉还处在突如其来的高潮余韵里,任他摆弄。

垫高温小辉的屁股以后,洛羿稍稍低下头就能够到他的胸口,洛羿放过了刚才被吸得红肿胀大的乳粒,瞄准了另一颗,“小辉哥,你的奶只能给我吃。”

恍惚中,温小辉感觉到洛羿炙热黏湿的口腔裹住了他的乳头,带着颗粒的舌头灵活地将乳头卷起又放开,又舔又吸,狠狠摩擦。温小辉这下不担心直不直播的问题了,因为他连叫都叫不出来了,柔嫩的肉洞被洛羿操到麻木,乳头被吸得又红又肿,裹上一层唾液。

温小辉全身只剩下了承受快感的那条神经,洛羿的热切爱欲甚至渗入了温小辉的血液,他感觉自己就是个鸡巴套子,被洛羿翻来覆去、不知疲倦地大力操弄。

洛羿看着温小辉爽到失神的样子,满足无比,温小辉双颊涨红,脸颊上晶莹的不知道是泪水还是涎水,胸口两颗乳头都肿得像哺乳期的妇人,身后小洞被肏成了深红色,肠液糊满了雪白的臀瓣。

这么好的温小辉,居然是他的独占物。

洛羿越想越激动,没收住力道,直接把温小辉肏到昏迷了,昏迷前温小辉哭着喊着求洛羿快射,但他却肏得更加用力,几乎要把两颗囊袋也一齐塞进温小辉穴道里。

如此这般,洗手间里神秘尾行男子,将男扮女装的lo装美少年淫弄到人事不省,墙上挂钟的时针至少走过了3个格子,洛羿才肯在温小辉穴里射出来。

那口平时紧闭的小穴,此时已经被艹得完全合不拢了,张开个口子,精液混着肠液从穴口里漫溢。洛羿用风衣外套包裹住温小辉,尤其注意盖住了头,自己则穿好裤子和衬衣,抱着温小辉,神情淡定地从洗手间里走出去。

事后,温小辉倒赔了罗睿五千块洗手间打扫费用,罗睿也顺便告诉他,lory的洗手间一进去就收不到WiFi信号和4G信号的,温小辉进洗手间的那一瞬间,直播应该就断了。

洛羿被迫对着温小辉四分五裂的手机深深三鞠躬,然后大书特书三千字检讨书。

“有你这样写检讨书的吗?!你自己看看,什么叫,对不起,我再也不在干老婆的时候摔手机了,这是根本问题吗?!!!!”

花园里的狗子听到主人生气大叫,抬起头看了一眼二楼卧室,不过很快,卧室里又传出了它熟悉的低泣声,狗子甩甩耳朵,继续自己的刨土大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