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habits

Work Text:

 

 

 

 

當初明明是他提的分手,但好像走不出來的也是他。

分手後的一年裡他去遍了城市裡的所有夜店,酒精混著保險套散在巷子裡,每天從不同的街邊醒來。

他打工賺到的錢不多,全都跟著白粉吸到鼻子裡去,聽bartender說他沒意識之後總是一直哭。

一年後的一個晚上他在一間club看到他,他還是那個的樣子,和和善善的舉著酒杯。

他不知道他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明明是一個不喜歡派對的人。

他轉身想逃走,自己這副狼狽樣,實在沒辦法解釋那時憑甚麼甩下人就離開。

但他動不了,和初次遇見一樣,他穿過人群看進他的眼裡。

他只能僵在那裡,看著他從遠方走向自己,看著他對著自己的黑眼圈和粗糙的頭髮抿了一下嘴問過得好嗎。

他想回答的話卡在喉嚨,他想說他錯了,對不起,我們能不能重來。

但他發不出聲音,只能低著頭拙劣的把滴進酒杯的眼淚藏起來。

他又走近了一點,小心翼翼的把顫抖的人圈在懷裡,他抵著他的肩哭得無法換氣。

那天他們回了他許久沒回過的家,在亂糟糟的毯子裡kiss and make love。

隔天他醒了走進廚房,把所有酒精和白粉倒進下水道,不需要了,他想,不需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