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ctions

Work Header

他们的新年

Work Text:

“就是这个地方,我怎么都过不去!”

温小辉坐在厚实的织花地毯上,叉着腰指挥洛羿,洛羿握着温小辉新买的限定款游戏手柄,双目聚精会神地盯着面前的电视屏幕。

“嗯,好,不着急,我帮你过。”洛羿安抚温小辉。

温小辉被这个破游戏气坏了,视频网站上一堆主播安利,等他买回来才发现基本没有难易梯度区分,上来就是hard模式,他又玩不太来横版过关,好好的一年最后一天,心情全毁在了这上面。

“小辉哥。”洛羿表情没什么波动,有条不紊地操控小人过关斩将,还抽出空跟温小辉说话。

“嗯?”温小辉脑袋搭在洛羿肩头,有些消沉地回话。

“游戏过不去也没什么的,我们没必要为了一个消遣的东西败坏心情。”

“那我打游戏就是很想赢嘛。”

温小辉不高兴地撅起嘴。

话音刚落,电视里传来游戏通关的音乐,洛羿松了口气,放下手柄,把温小辉抱到怀里搂住,“那现在赢了,你看。”

温小辉瞟了一眼屏幕,还是不大高兴,但只不高兴了一秒钟,过了一秒以后立即振作起精神,掏出手机拍下了通关画面,配上“腊鸡游戏,我比主播通关还要快,不建议买,买了的趁早卖二手”的文字,一键发送到朋友圈。

“哼,这还差不多,垃圾游戏!”拍完通关照片以后,这游戏对温小辉的最后一点价值都没了,他气呼呼按了退出。

“说得对,就是垃圾游戏,小辉哥不生气。”洛羿实在是太喜欢看温小辉这副模样,娇憨里带着一点点小作,他知道温小辉平日待人接物不会这样,只是独独在洛羿这里愿意放松身心亮出爪子。

洛羿很享受这种感觉,他永远都希望能够多独占一些与温小辉有关的事情,是好是坏他都不在意,只要能得到温小辉的“区别对待”,他就很开心。

温小辉也能感受到洛羿对他的无条件纵容,有时候温小辉脑子里甚至会冒出“就算我想杀人放火,洛羿也会在10秒钟内给我想出一百个实施方案”的诡异想法。

曾经人生中最灰暗的那段日子,温小辉一度以为他已经被洛羿打击到丢失了自我,那个开朗自信娇俏活泼的小太阳可能再也回不来了。

但事实是,洛羿用他多年如一日无微不至的爱与关怀,一点点弥合了温小辉心口的裂隙。

“现在游戏也通关了,今晚我们还要出去吗?”洛羿温柔地问温小辉。

温小辉一脸茫然,“啊,出去?出去干嘛呀。”

洛羿笑了,“今天跨年啊,你这就忘啦?中午不是说,想带我去吃一家新开的日料店吗。”

温小辉一骨碌坐起来,动作太突然,脑门撞到了洛羿的下巴,他连忙捂住脑门哎哟一声,洛羿也捂住下巴,两个人看着对方的狼狈傻样,不约而同笑出声。

“痛不痛?对不起啊,宝贝,我给你亲亲。”温小辉一边捂着自己脑门,一边凑过去要亲亲洛羿的下巴。

“不痛,”洛羿低声道,“不痛可以要亲亲吗?”

温小辉也不忸怩,吧唧一口亲了上去,亲完嫌不够,还要给洛羿吹吹。

吹着吹着,温小辉就感觉到后脑勺扶上一只大手,按住了他的头。

下一秒,洛羿温软的唇瓣贴了上来。

新年前夕的夜空被城市的灯火映照得亮如白昼,光线透过落地窗洒到他们二人相拥的身影上,像是朦胧而温暖的虚焦。

明明只是普通的一个吻,洛羿却有擦枪走火的架势,手撩开温小辉的上衣,顺着他柔滑肌肤一点点抚上胸口,温小辉及时察觉到了不对劲,费尽力气强迫自己同洛羿的唇舌分开,按住他作祟的手,被吮得晶莹的嘴唇里吐出粘腻的话语,“不……不行……还要出门呢……”

洛羿仿佛被家里萨摩耶附身了,一扫平日的理智风度,什么道理也不肯讲,一个劲地抱着温小辉磨蹭,“我想要,我想要,我想要。”

温小辉看见这样的洛羿,心里软成了一滩水,只有在讨欢的时候他才有那么一点少年人的无措样子,让温小辉又爱又怜。

“可是,都说好了要去的,我还惦记他们家的鳗鱼饭呢……”温小辉艰难地进行天人交战。

洛羿那边不等温小辉做决定,先麻利地扒了他的裤子,手指关节在柔滑双股间摩挲,小小声地祈求,“小辉哥,求求你。”

温小辉向来招架不住洛羿对他撒娇装可怜,干脆不再反抗,紧闭双眼,自己扭了扭屁股,“好好好好好……你来吧。”

洛羿又被他逗笑了,“小辉哥,我们明明是做开心的事,你不要一脸视死如归好吗?”这样的温小辉,他怎么也爱不够。

温小辉只好睁开眼睛,凑到洛羿那张精致美艳的脸庞前,落下一连串湿腻的吻,“好嘛,我们一起来。”

洛羿天生体温偏高,温小辉早就发现了这一点,他一边与洛羿接吻,一边放松身体,感受洛羿温热的手指在他身后肉穴的褶皱处轻柔按压,酸胀中带着一丝酥麻,指节一层层拨开褶皱,进入高热紧致的谷道里为所欲为。

洛羿另一只手也没闲着,伸到温小辉上衣里四处点火,像蛇一样滑过他的腰和背,在腰窝处留恋片刻,最后落到胸前,重重揉捏那两颗粉褐色乳尖。

温小辉上身下身的敏感处都被洛羿掌控在手中肆意玩弄,他脸色也逐渐蒸得艳红,眼底冒出一丝丝水汽,接吻的间隙,唇舌间泄露出星点呻吟,“唔……洛、洛羿……”

洛羿柔软却力度十足的舌尖在温小辉口腔内扫过,直至吮尽了最后一滴甘露,才解放了温小辉的嘴,怕他喘不过气。

温小辉无力地靠在洛羿肩头,大口大口地透着气,虽然还穿着上衣,但他现在就好像是一汪裸露在空气里的蚌肉,任凭洛羿挑弄他柔嫩内核,毫无应对之力,只能尽力舒展身体。

洛羿很满意温小辉动情不能自已的模样,虽然铺了地毯,但他还是担心会着凉,于是抱起温小辉,把人转移到沙发上,撇开了温小辉两条笔直纤长的腿。

“东……东西呢……”温小辉神智迷乱,却还惦记着要做润滑。

洛羿扫了一眼四周,发现桌上还剩半块温小辉吃过的草莓芝士蛋糕,手一伸就把蛋糕端了过来,指头抠下一块芝士奶油,尽数抹上了温小辉的蜜穴。

温小辉身下一凉,刚想问是什么,就闻到了蛋糕的香气,他小小地啊了一声,“你……你怎么拿那个!”

洛羿抹完了芝士奶油,把指尖吮干净,用暧昧低沉的嗓音回应,“因为,我也想尝尝啊。”

温小辉现在无暇思索洛羿的话外音,娇声催促,“别玩了,快点呀,老公……”

“遵命。”

洛羿伏下身,脑袋埋进了温小辉双腿之间,温热的口腔将整个蜜穴都包裹在内,认认真真地舔吻起了穴口的芝士奶油。

“啊!”温小辉叫出声,“老公你你干嘛?”

他一低头,就看见双腿间洛羿黑黑的发顶,想也知道现在在他肉穴里作祟的是什么了。

温小辉被洛羿舔得神智昏昏,全身感官都聚集到了那处甬道,他感觉到那条舌头正模拟阳具的动作,在他穴口和穴道里来回逡巡,温小辉这下连叫都叫不出声了,快感像过电一样在他神经血液里流窜,他张着嘴,吐出一小截粉色的舌尖,腹下肉柱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洛羿舔够了,终于抽出舌头,两根手指慢慢爬进了穴口。

温小辉可能天生就应该做0,敏感点前列腺都比一般人生得浅,洛羿手指又长,几乎每次只靠手就能把他玩到射。这次也不例外,洛羿轻车熟路地找准地方,重重按压。

温小辉像一条离水的鱼,被过度的快感刺激得弹动起来,口中发出杂乱无章的哭叫,眼泪也开了闸,不知道是因为太酸还是因为太胀,泪水停不住地往下流。

洛羿见他如此,硬起心肠继续揉按,天知道,温小辉这样的尤物,仅仅是被手指就能玩到射,那对洛羿来说是一种多么恐怖的满足感。

蜜穴里手指慢慢增加到了四根,洛羿此时的动作大概比他弹钢琴、使枪都还要灵活,时而弓起手指刮蹭,时而整根抽出再挺进,温小辉被他淫玩得彻底失去了力气,肉柱吐出一股股精水和前列腺液,把小腹糊得一片晶莹。

但下一刻,温小辉还是忍不住叫出了声。

因为洛羿撤下手指换上了真家伙,硬如烙铁的阳具无情碾过温小辉体内的软肉,直直捅进花径尽头。

果然手指还是小打小闹,如果刚才的快感令温小辉意乱情迷,那现在的快感大概就是在温小辉脑神经上涂满跳跳糖,再灌上一整瓶雪碧,洛羿的硕大在温小辉湿滑柔嫩的肉道里捣进捣出,力气又猛速度又快,温小辉每次和洛羿做爱都会有害怕的感觉,原来小黄书里形容的那种高潮不是假的,每次洛羿捅进来,他好像都经历了一次短暂的死亡。

洛羿把温小辉双腿挂在臂弯里,尽可能地捅进最深,温小辉迷乱间睁开眼,第一眼看见的就是洛羿的下巴,那真是很好很好看的下巴,既遗传了洛雅雅流畅的面部线条,又随着年龄增长拥有了雄性的阳刚之美,如刀削斧砍一般。明明是冬天,但洛羿脸上的汗珠顺着下巴一滴滴坠落,温小辉在心里偷偷想着,可能洛羿永远也不会知道,仅仅是看到他这么一个永远理智冷静的人为了自己染上情欲,那种快意,胜过世间一切。

洛羿察觉了温小辉在看自己,他分出神,低下头,轻柔地吻着温小辉,舔掉他脸上的泪珠和唾液,一句句一声声如同咒语,“舒服吗?小辉哥……喜不喜欢我……”

温小辉看着洛羿温柔的神色,忽然冒出了一个诡异的念头,他感觉洛羿分成了两个人,一个负责对他进行心理安抚,又温柔又细致,另一个则是兽性化身,继续在他身下悍猛挞伐,不知疲倦。

温小辉都快被这样的洛羿搞得精分了。

但显然洛羿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他在温小辉的脸上珍视地吻着,并不影响他下身在温小辉体内凶猛进犯,他的阳具又热又硬,肉棱刮过蜜穴内的每一个褶皱,温小辉恍惚间觉得自己快被操死了,不知道还能不能听到新年的钟声。

此时mini温小辉也和主人一样有些脱力,因为已经射了三次,实在射无可射,哆嗦着渗出一点点前列腺液,随着洛羿挺动的节奏而颤抖。

“小辉哥,”洛羿好像发现了新大陆,抓起温小辉的手放到了他的小腹上,“你摸。”

温小辉不解地看向小腹。

“我一插进去,你的肚皮就顶起来了,”洛羿露出了狂热的表情,“你看,好像,好像怀孕了……”

说话间,他加大了操弄的力度,温小辉看着自己薄薄的小腹被体内肉棒一次次顶起,再配合洛羿念咒一般的话语,他真的有种自己会怀孕的错觉。

“不……不怀孕……”温小辉快要哭了出来,“呜……我不要怀孕……”

洛羿贴着他的耳朵喃喃低语,“为什么不怀孕,怀孕不好吗?我还没操过大着肚子的小辉哥,好想看小辉哥怀着孕被我操……操到扶着肚子浪叫,水流了满床都是……”

温小辉被他形容的场景吓到了,又刺激又觉得害怕,挣扎起来想要逃脱,却被洛羿迅速按住。

洛羿把温小辉两只手都按在头顶,下体巨物更加迅猛地抽插操弄,“跑什么?不想怀我的孩子?嗯?”

“啊……不、不怀孕……不要怀孕……”温小辉感觉自己已经被洛羿彻底剥开了,完全无处可逃,只能被动地承受洛羿猛烈的欲望,快感在他神经里堆积到了临界点,他快要支撑不住了。

洛羿也完全陷入了自己的美好幻想,他使上了更大的力气,把温小辉操得哭都哭不出来,他被自己脑海里大着肚子承欢的温小辉蛊惑了,好像捅得越用力,温小辉就真的会怀孕一样。

窗户外传来新年礼花的声音,一束束礼花点亮夜空,让他们二人的淫乱姿态无所遁形。

洛羿捧起温小辉的臀,最后冲刺了上百下,将一股股滚烫黏液射进温小辉体内。

温小辉承受不住过载的快感,已经完全昏迷了过去。

过了两分钟,洛羿终于射完,他喘了口气,抱起昏迷的温小辉走进卧房。

这个新年好像确实过得有些草率,但洛羿无所谓,他和温小辉以后还会有无数个新年,不,不只是新年,他们相守的每一天,都是节日。